梁溪漫志(108):银光粼波渔父岛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一星期过得如箭飞快,上周日漫步蠡湖之光仿若昨日,今晨响应徒步号召,又带家人徒步渔父岛与西堤。

渔父岛位于蠡湖西侧,为突入蠡湖的半岛。民间传说,范蠡功成身退,携西施隐居蠡湖,养鱼耕作,写下史上第一部养鱼专著《养鱼经》,故被尊为渔父,其岛取名渔父岛。

前几年,政府在岛的北端修筑了一条三百米景观长堤,与蠡湖之光相连,因极类西湖长堤而取名“西堤”,有美誉“堤湖相映。亭台石桥,花木绿荫,金沙湖水,银光粼波”。

DSCF1182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07):飞泉帆影蠡湖光

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蠡湖之光,在无锡的蠡湖西侧、太湖大道与环湖路交接处,为蠡湖百米高喷所在处,又有蠡湖之光雕塑等,渎山和充山隔湖相望,湖光山色,十分迷人。

久已未在冬日来此地踏青,入冬来江南淫雨霏霏,连月不开,日星隐耀,山岳潜行……难得好日子,自然不可辜负。

DSCF6849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06):烽火吴墟阖闾城

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在这个很有特殊含义的9·11,单位组织前往西郊阖(hé)闾(lǚ)城博物馆参加法制教育。所谓法制教育,即观看反腐倡廉电影、参观法制栏目等。私下说,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值得商榷,更多流于形式罢了。同事们对此也有同感。此话并非主题,到此为止。

然而阖闾城博物馆倒是值得一观,虽然并没有留给我多少时间来走。阖闾城者,有介绍如是说:

阖闾城遗址包括阖闾大城和阖闾小城,大城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雪堰镇城里村,小城位于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胡埭镇湖山村,占地约100万平方米,为春秋中期城池遗址。城址呈长方形,东西长约1300米,南北宽约800米。城中段有残存城墙相隔,形成东西两个方形城区。城墙残高3-4米,墙基厚约20米,均系夯土筑成。东西无城墙残迹,利用宽约30-40米的直湖港(闾江的一部分)作堑壕,与外界隔断,其他三面均有6-30米不等的城壕,总长约4000米,城内现有周家、城里及东城等自然村,有5座桥梁与外界通联。该遗址是2500年前吴王阖闾时期的都城遗址,曾获得过“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根据考古调查和钻探,阖闾城的筑城年代大致与吴王阖闾的年代相当,即公元前515年-前496年之间。阖闾城遗址有郭有城,有完整的宫殿群,且阖闾城遗址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亦与历史文献的记载相符。

简短来说,赫赫有名的春秋五霸始祖的吴王阖闾的都城,就在俺们无锡和常州西南交界处啦!

DSCF0965

继续阅读

闽越无诸(05):霞浦波澜万千潮

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 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

霞浦,福建省宁德市下属县,有着约一千八百年历史。据《霞浦县志》:“清置霞浦县,县境西南有霞浦江,东流入海。又有霞浦山,海中有青、黑、元、黄四屿,日出照映,江水如霞彩,这是山以江名,县以江名。”

霞浦之出名,大约是由于摄影师的功劳。近十年来,霞浦滩涂摄影成为了全国摄影师的必修课,间接导致了旅游业的发达。

霞浦之出名,又大约是因为当今圣上曾于1988至1990年担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宁德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

无论如何,霞浦,我们来了!


三沙镇

自无锡至霞浦县,D3125次动车耗时约6小时37分钟。下车后顿感湿热,比江南毒辣的太阳毫不留情的晒在身上。接我们一行十六位业余摄影师的中巴就停在霞浦动车站外。没有丝毫停留,直接上车,出发前往三沙镇。

三沙镇位于霞浦县城东部,东南西各有摄影胜地,实在是摄影师的天堂。

DSCF0809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06):梁溪河畔仙蠡礅

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家附近有仙蠡墩,位于蠡桥西侧、梁溪河北岸。据载,此处原为无锡先民居住,传说又是范蠡与西施在无锡的隐居之所。2012年政府投资,在此打造了三面环水、以墩为地理地貌的遗址公园。

上一次绕梁溪河暴走,还是在2月份时,有文《冬夜漫步梁溪河 》,乃从仙蠡礅的东侧沿着蠡桥-尺马渚桥-阳光城市花园沿河小路-梁韵大桥而行。

今日决议从仙蠡礅沿着仙蠡礅家园-住友家园沿河小路而行。

四周都是居民小区,夏日里傍晚来此散步纳凉确实好去处。只是上一次来时刚好发大水,整个仙蠡礅都被淹了😓,只得怏怏而归。今日饭毕无事,乃围绕仙蠡礅梁溪河畔走一圈,全程计6.3公里,耗时1小时49分钟。

DSCF0649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80):十八载梦圆普陀

2016年8月6日,星期六

普陀山,南海佛国。

十八年前,有懵懂的五个少年,趁着暑假放养的当儿,征得了家长们的同意后,结伴而行,乘坐绿皮慢车到上海,转坐出租车到十六铺码头,接着乘坐“法雨”号渡轮,经过一晚的颠簸,来到普陀山游玩。

普陀山-朱家尖-沈家门,一路吃喝玩乐、欢声笑语,也有吃坏肚子、躺入医院。

四天后返程,接待的大哥笑着说,下次来普陀山,要带着女朋友咯!

话音犹绕耳,然白驹过隙,时光匆匆,少年天各一方,聚少离多,不久大学毕业,工作繁忙,成家立业,各守幸福。带着女朋友一起重回普陀山,也便成了再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十八年后,重返舟山列岛。

重温当年所记载的游记《宁波北普陀之行》,不禁感慨,那时的傻瓜小相机,用的还是柯达胶片;那时的摄影者,都只舍得在名胜前拍人;那时的交通,耗日长久;那时的建筑,平房居多;那时的游玩,需要在门口买一张地图。而如今,挎着微型单电数码相机、手持iPhone、戴着AppleWatch、看着导航出行的我,开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恍若隔世。那时青涩的自己,稚嫩的面庞,永远挂在嘴边的笑容,如今也许再也找不见。

车行常台(苏嘉杭)高速,一路堵车,好在经过六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穿越三四片积雨云,终抵舟山市。印象里的那年,这里是个小渔村,哪有如今那么多的高速公路、跨海大桥与高楼大厦?那年,五位少年所下榻的旅店,已经是当地某局领导打招呼后的山庄豪宅,还贴着白色的马赛克瓷砖、覆盖着老式的红色琉璃瓦。而现在,沿着市内快速路我们很轻松的抵了在携程预订的四星级酒店舟山元生大酒店,没有一丝障碍,迅速入住。

舟山元生酒店恢弘气派。当然它并不是入住舟山市内唯一的选择,只是女王贤惠,在携程上从几十家里淘了一晚后,敲定这家建成不久、设施完善、环境优美、远近可达、评价颇高的酒店。打开窗,能看到哪怕是在偏僻的山脚下,也已别墅成群、四通八达。楼下所停车辆,奔驰宝马成群,彰显这座现代渔村的富裕。

DSCF5924

继续阅读

1 2 3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