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5日

要说无锡近代最大的望族是哪一支,九成无锡人会说是“荣家”——代表人物便是近代工商业实业家荣德生、荣宗敬兄弟,以及荣德生之子、投身新中国建设的“红色资本家”、国家副主席荣毅仁。荣家古里所在地即为荣巷,即如今小桃源附近,旧时东从梁巷东大池西到梅园以及南到荣巷数百亩均为荣家所有,可谓近代无锡第一望族。

荣家的历史要从元末说起。在《瞭望东方周刊》2011年9月所刊载《荣氏家族往事》中曾详述荣氏家族的发展历程。原来,荣氏最早的鼻祖来自山东芸山,曾在芸山与孔子相识。无锡荣氏的先祖则居山东济宁,到宋代大宗相符年间,荣氏因任朝廷命官,被派往湖北担任湖广鄂渚,因此将整个家族迁往湖北并开始编家谱传后人。直至明朝,荣后人荣清举家迁往江苏金陵。据记载,荣清父亲在元末被乱军所杀,荣清万念俱灰,搬迁到金陵后,洪武帝授官给荣清,叩拜不受。为了给亡父找一块好的墓地荣清四处奔走,此时刚好国子监的一个同学邀请荣清到无锡散心小住,结果是荣清发现此地民风淳朴,土地肥沃,靠山临水,决定在无锡扎根。他把落脚地点选在无锡城外也便是后来的荣家头,亲自带着三个儿子和七个孙子搬迁到长清里,并按照由北到南,依山分居,形成上荣,中荣和下荣三个村。下荣临水,土地最多,经过多年的开发与疏浚,将临湖湿地做成桑基鱼塘,也便是如今的荣巷。此地旧时水路交通发达,乘船从荣巷出发,可沿东梁溪,通过运河到城里,更可经过太湖到湖州上海等地。

经过几百年发展,荣氏已形成人丁兴旺的村落。到了近代,荣家出了一位荣熙泰,其出身贫寒,好学有才,因亲戚朱仲甫在广东当官,便长年跟他到广东三水打理杂事。此时香港已割让给英国,经过港英政府的多年治理,工业欣欣向荣。在广东荣熙泰大开眼界,世界观豁然开朗,从此十分倡导实业救国的理念。荣熙泰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荣宗敬在14岁就被他送到上海做学徒,小儿子荣德生则在15岁的时候被送到上海学会计。从此开始了近代荣家的实业道路。最开始两兄弟在上海开了一个钱庄,生意很好。1893年,荣德生跟随父亲荣熙泰到广东游历。在自述中,荣德生在二月十九到香港,只见香港“满山灯火,可观者惟三条马路”,他甚至感叹香港的治安环境“夜间外出,必执灯笼,路不拾遗”。此行让荣德生大开眼界,找来很多香港出版的书籍,其中《美国十大富豪记》和《西方事业杂志》对他影响深远,直至七十多岁时接受记者采访,荣德生仍然能一口气背出书中美国十大富豪中的八位。

在此行中,荣德生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面粉。在广东时荣德生发现,从国外进口的面粉色泽好,价格便宜,这些用新机器磨制而成的面粉很有竞争实力。于是他便想要引进西方新机器磨制面粉在国内销售。荣宗敬得知后大力支持。1901年,27岁的荣德生开始操办面粉厂,正月开始招股,并获得同族的支持。但是,设立面粉厂遭到地方士绅的反对,他们认为,烟囱会破坏无锡的风水。最终开明的无锡知县孙襄臣驳斥了地方绅士的无理要求,面粉厂顺利奠基。农历二月初八,位于无锡西门外太保墩的保兴面粉厂破土动工。在这17亩的工厂内,装了四部法国石磨,三道麦筛,两道粉筛。经历整整一年的建设和机器安装后,1902年的农历二月初八,保兴面粉厂试机生产。经过三年的苦熬后,保兴的面粉终于以质量好而畅销全国。荣德生在日记中记述,其他厂家都以为他用国外设备,磨出面粉质量好,荣德生却认为,是自己“办麦当心,剔去热坏麦”,此举增加成本,却让面粉质量过硬,赢得良好的市场口碑。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荣家兄弟发展的黄金时期。从1914年至1922年8年间,荣家的面粉产业发展迅速,其产量占全国的三成左右。到1935年,荣家有14家面粉厂,并开设了9家纺织厂,比如申新棉纺厂(今国棉一厂)等。“固守稳健、谨慎行事、决不投机”,这是荣熙泰留给两个儿子荣宗敬和荣德生的遗训。兄弟俩一直将此话作为警句立足商海。

1912年,清廷灭亡,民国刚立,百废待兴。这一年,荣家的生意只能说平淡。“新麦平常,仍由江北办来,纱也平淡,无甚利益,因开支节省,月月有余。”但是政府成立农商部,让荣德生这位江南实业家备感鼓舞。当年袁世凯商议新政,邀请商界代表,荣德生在被推选之列。八月,荣德生带着秘书同行,与一百多各省代表齐聚北京,这次会议共提出八十多条议案,对国家发展工商业有一个详细的规划,扩充纺织业、由国家出资设立母机工厂、送学生出国学习技术等等,荣德生对棉铁政策十分感兴趣,并一一记录。回到无锡后,荣德生心胸大开,写下一本《无锡之将来》的册子,堪称无锡近代最早的城市规划。在这篇规划内,荣德生提出对无锡的七点规划,他提出拆掉无锡城墙,在城墙遗址上修建马路(这也成为无锡解放后第一个拆除城墙的原因之一,当然那时革命的思想,如今看来算是破坏古迹,但是在当时这是很先进的思想)。他认为,无锡城内马路狭窄,始终为小市面,缺少大城市所应该有的大马路,因此,拆掉城墙建成马路是最可行之举。他还希望无锡引进大的电气厂,让无锡走入电气时代。荣德生记述,无锡的工业发达,大家都是各自供电,如果有大的发电厂集中供电,为居民供电,也降低企业生产成本。除此之外,他对无锡人的生活也做了规划。他认为,要在无锡城内建造大型的商场,以方便市民购物,在龙山锡山一带山上,修建居民住宅区,在太湖之滨建别墅群。在这些居民区附近建公园、咖啡馆和弹子房等娱乐设施,修建高塔供人登高望远看太湖美景。到20世纪20年代初,荣家的产业得到极大的发展,已经成为商界巨魄的荣德生再次热心地规划自己的家乡。1925年,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荣德生提出要建以无锡为中心的太湖实业港,提出将利用太湖的水利交通优势,将无锡、湖州和苏州等城市联系在一起,依托上海港口和市场,大力发展纺织等轻工业,形成大的工业带。又过10余年,他提出,开发太湖风景区,发展无锡的旅游业,他并认为做好环太湖的交通,修建宽阔的马路和游人码头,利用太湖的天然山水,沿着太湖各景区之间,兴建适量的佛教寺院。为倡导太湖风景区的建设,他自掏10万银元,在无锡太湖边重修开元寺(今梅园)。他以浙江杭州为例,认为杭州旅游业发达是因为有灵隐寺和岳王庙等各类庙宇,香客不断,人气倍增,在旅游方面,荣德生提出两个值得无锡学习的城市:“内学杭州,外学瑞典”。

可惜抗战爆发。其时荣德生拒绝与日伪合作,在上海当寓公,1938年,随工厂撤到西南地区,继续生产自救。当时无锡和上海方面消息频传,因日军轰炸,多处厂房被毁。此外,一起创业的同胞兄弟荣宗敬在香港病逝,更让他受创,上海金融界趁机逼债,荣德生苦苦支撑。在外界的印象中,哥哥荣宗敬喜投资冒险,风格激进,爱排场;弟弟荣德生人称“二木头”,到4岁才开口说话,常年长袍马褂,戴一顶黑色瓜皮帽,为人精明会算账。两人在生意场上也是高度配合,哥哥荣宗敬在上海打理生意,出手阔绰,弟弟荣德生在无锡守住老家地盘,乐善好施。抗战结束后,荣德生安然回到无锡荣巷,他已年过七旬,但人老心未老。他制定了两个伟大的计划,第一是旨在让荣氏家族企业复兴的天元计划,第二是开发西部的“大农计划”。他利用在西南的数年时间,考察西南西北各地,建议政府对西部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在甘肃青海大力发展畜牧业和种植业,以铁路动脉贯通到沿海地区,为沿海工业提供原材料,开发矿产,在西部发展重工业。

1946年物价飞涨,企业生存艰难,荣德生感叹民生艰难却不忘忧心无锡的建设,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自己的无锡未来计划,在经济复兴计划中,扩充自己早年的太湖实业港计划,将苏州无锡常州连成一片,建设人口达到数百万的城市集群,建设成一个以轻工业为主的城市带。以旅游和轻工业为主的模式也成为80年代苏南经济腾飞的开端,以今人的看法来说,荣家超前的规划给了苏南苏锡常富裕的开端。

70年代末改革开放进程中,荣家成为国家政策的排头兵,其最为显赫的成果便是荣毅仁在邓小平支持下于1979年10月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后来凭借以往大上海资本家的经验发行海外债券、收购香港资产,如今中国最为成功的商业银行之一中信银行(CITIC BANK)便是它旗下。

荣家在无锡还有一项德行便是造桥,其成立了“千桥会”,从30年代开始到现今,共出资或集资建立100多座,其中到目前为止仍在使用的仍有40多座,比如大公桥,又比如太湖上的宝界桥等。宝界桥曾经花掉荣德生10万银元!

除了实业和造桥,荣家还办学。1919年,荣家在荣巷设立公益工商中学,1947年更设立了江南大学,如今成为无锡本地最大的大学,也成为苏南地区“211工程”重点高校之一。荣德生藏书甚为丰富,并于1916年设立大公图书馆,后因战事散佚甚多。1952年荣德生去世前,将所藏53263册图书全部捐献给国家,数量实在巨大。如今无锡图书馆线装古籍约30万册,其中荣德生赠书就占40%,馆藏古籍善本中,荣德生赠书占92%。在2008年3月,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无锡图书馆藏善本入选48部,其中45部为荣德生赠书!

因此,说近代的无锡便是荣氏家族一手创造的也不为过。在《雷雨》中周朴园说过,“无锡是个好地方”,民国时也曾将无锡称为“模范县”,其中荣氏家族功不可没。至于在新中国成立后,来自荣氏家族默默的扶持更是和风细雨,比如修建梁溪路、捐款3000万港元修建新宝界桥、修建灵山大佛等等。

荣氏家族今虽在,但已经散落在北京香港海外等地搏金,渐渐的离无锡而去。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留在荣巷里的荣氏故里建筑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昔日的繁华已成过眼烟云,能保存下来已是不易。幸好政府意识到了这点,前两年无锡正式规划荣巷历史文化保护街区,近代建筑群将被作为旅游资源开发。经过两年的修葺,荣氏古里纪念馆已经建成开放,荣巷古村落目前也正在拆迁重建中。

荣氏古里牌楼。整个牌楼呈“三间四柱”格局,由四根90×90厘米、高10多米的方形门柱,6根近8米的横梁组成。建筑使用了约400立方米的材料,全部采用福建著名的606花岗岩石料。牌楼北面刻着:由任城而鄂渚,由鄂渚而梁溪,三千年积厚流光家学渊源惟笃实;自有明迄前清,自前清迄中华,五百载声希味淡后人佑启望来兹;横批:荣氏古里。

荣氏古里(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氏古里(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牌楼南面镌刻着镏金行楷楹联:裘带其素,琴歌其乐,孔圣后学绳祖武;梁溪以滨,惠巘(yǎn)以阳,工商祥地振民族;横批:天地山海。

荣氏古里(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江泽民题匾“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纪念馆为对外免费开放。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1916年5月1日——2005年10月26日),中国现代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卓越的国家领导人。生于无锡,1937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历史系,获学士学位。1937年——1949年为无锡茂鑫面粉厂经理。1947年——1950年任上海申新纺织印染第二、三、五厂、无锡茂鑫面粉厂、合丰染织公司、天元实业公司、开源机器厂总管理处总经理,其后担任多个实业公司总经理。从1950年开始走上从政道路,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财经委员会委员、上海工商业联合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主席、第一到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政协第二到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等职。文革时被四人帮从关键的上海市长职位拉下来做了纺织工业部副部长。从1979年开始,成立中信实业公司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直到1985年才加入了共产党。其后担任多个学术机构及协会的会长和名誉会长,1992年还曾担任中国足球协会名誉主席。1993年——1998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2005年在北京逝世。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胡锦涛与荣毅仁、荣毅仁与江泽民。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馆内珍藏有图片资料,详细介绍了荣毅仁承上启下、复兴企业的历程。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1990年2月,汕头大学落成纪念时李嘉诚送给荣毅仁的鼻烟壶一对。

荣毅仁纪念馆展品(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福建友人赠送的玉马、怀表等物。

荣毅仁纪念馆展品(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纪念馆一角。

荣毅仁纪念馆一角(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纪念馆南部为花园。这私家花园可能是新建的。

荣毅仁纪念馆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雨宜轩。

荣毅仁纪念馆花园雨宜轩(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家的转盘楼。别看宅子那么大,其实以前住了荣家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呢。

荣毅仁纪念馆花园转盘楼(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部。

荣毅仁纪念馆后部(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氏图书馆。

荣毅仁纪念馆后图书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图书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图书馆(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转盘楼内。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左为朝廷命官荣熙泰,右为荣熙泰之子荣宗敬、荣德生兄弟。荣宗敬,名宗锦,字宗敬,晚号锦园。荣德生,宗敬弟,名宗铨,字德生,号乐农居士。以钱庄起家,后涉足实业,民国时在苏锡沪及武汉等地设立12家面粉厂和9家纱厂,被誉为中国的“面粉大王”和“棉纱大王”。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图片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面粉大王”的厂子。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图片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可能是一个纺纱机器模型。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纺纱机器(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上海无锡等地棉纺厂。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图片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更为详细的介绍还请读者亲自前往观看……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图片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转盘楼中各个子嗣的住处,其实颇为拥挤。上面说过,别看楼很大,家里人太多,几十口人住着也挺挤的。这样的布局让我不禁想起了扬州的何园,规模大了很多,但是形制实在是很类似。

此为荣伟仁夫妻卧室。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伟仁的客厅。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伟仁的书房。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与杨鉴清1936年的婚房。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与杨鉴清1936年的婚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与杨鉴清婚纱照。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与杨鉴清1936年的婚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的客厅。当时一个留声唱片机一个电子管收音机就算很富有的家庭了。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的客厅(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的客厅(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的书房。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的书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的书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昏暗的光线。以前的富豪所住不过如此。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的书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1936年时,荣毅仁尚未婚嫁的弟妹房,东厢房为妹妹们的卧室。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妹妹的卧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中间为学习室。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弟妹们的书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西厢房为弟弟们的卧室。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弟弟们的卧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玻璃比大哥家漂亮的多了。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弟妹们卧室的雕花玻璃(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伟仁子女的卧室。这简简单单的应该是儿子们的卧室。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子女卧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子女卧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这漂漂亮亮的当然是女儿的卧室了。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内子嗣住所荣毅仁子女卧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左为转盘楼南侧外墙。右边是夫人房。

荣毅仁纪念馆转盘楼南侧外墙与夫人房(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左为夫人房正门,夫人房也就是荣家老太太住的房子,是典型的中式建筑。右为承馀堂,意思是继承杭州江南药王胡雪岩的“胡庆馀堂”。胡雪岩为晚清著名红顶徽商,开办胡庆馀堂中药店。后入浙江巡抚幕,为清军筹运饷械,1866年协助左宗棠创办福州船政局,在左宗棠调任陕甘总督后,主持上海采运局局务,为左大借外债,筹供军饷和订购军火,又依仗湘军权势,在各省设立阜康银号20余处,并经营中药、丝茶业务,操纵江浙商业,资金最高达二千万两以上,人称“为官须看《曾国藩》,为商必读《胡雪岩》”。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与承馀堂(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夫人房内陈列着荣毅仁的摄影作品……想不到荣老爷子跟咱一样也是个摄影爱好者啊。下图为荣毅仁拍的1991年“亚洲一号卫星”发射时长征火箭起飞瞬间。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摄影作品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拍照时的荣毅仁。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摄影作品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作品天鹅。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摄影作品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在加拿大。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摄影作品展览(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下面是荣老爷子的摄影器材三套。这是第一套:美能达303Si单反相机(上面有阿尔法α标记哦,巧的是我手里也拿着α相机,不过是先进的索尼α NEX……美能达已经被索尼吃掉了)。各位色友仔细看了,一共三个镜头,挂机的是35—70毫米变焦镜(狗头?),旁边的好像是一个广角镜头和一个150毫米长焦镜头。这套器材当年也算是豪华配置了,如今基本不值钱……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相机美能达303Si(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这是第二套:Mamiya 6的120中画幅相机。看来荣老爷子还有点专业的嘛。一旁是75毫米标准镜头。这套器材带镜头现在卖出去要上万了。我比较口水这个。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相机Mamiya 6(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相机Mamiya 6(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第三套:夏普摄像机和放映机。这套器材现在已经可以归为古董一列了,因为再也不会有人用这个摄像了。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的夏普摄像机和放映机(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夫人房内荣毅仁的夏普摄像机和放映机(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陈列室的棱窗。

荣毅仁纪念馆陈列室的(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下为梅园豁然洞读书处文存。梅园豁然洞是荣家在梅园别墅修建的防空洞,日军空袭期间荣家将学生一百多人藏于此继续读书教学。荣毅仁当时也在此。此篇为《洗心泉记》。洗心泉,在梅园门东侧,凿于1917年。四周黄石驳砌,深0.66米,泉水清冽。原有洗心泉刻石,并镌“物洗则洁,心洗则清,吾浚此泉,即以是名”的题跋,署名为“乐农居士”(荣德生)。青年荣毅仁文笔不错,摘抄如下,标点为我所加:

古语云,物洗则洁,心洗则清。良然。予父既治梅园于东浒两山,复凿一泉其门右,深仅尺许,勒石泉旁,而命其名曰“洗心”,且附载小识。余晚饭后辄步于园中,经泉侧恒,静立注目,观泉以思,盖疑此泉若未可以洗心。然何以疑若未可以洗心?然曰:心藏身中,有殊外体,即欲得许,由之洗耳。然且不可解体,取濯而洁之也。且以兹泉之浅,兹水之污,事虽可以洗心亦必反。受其污而不能去其染,况未能出心而洗之乎?是名实有所背也。及归于室,意予父命名是必有玄妙之意,因兀坐而深思,欲一得其解。久之,不觉哑然自笑。盖揣命名之意,乃以人之为过皆出于心,而五官四肢从之,是心者实为过之源也。心有过,是心有污也,欲去其污,必先洁其源。若之,何而可以皆其源?则惟曰:持经史坐而读之于以知古今之得失,而反证己身,痛刷前过,庶几可以洗心焉。孟子曰: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是亦洗心之一说也。则此洗心者,用以洗心中无形之污耳,非有宝钻也。名泉之故,亦第借此以寓警为耳,非真可以泉水洗人心也。是为记。

从《洗心泉记》中可知荣毅仁少时便以立下“持经史坐而读之以知古今之得失”的志向,也最终成为圣约翰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

荣毅仁纪念馆梅园豁然洞读书处文存(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墙上另有《念劬塔铭》与《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两篇皆荣毅仁中学时代作文。其中《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为其善。撇开稚嫩的笔触和匠气的造句不说,此文引经据典辨明理义值得一读。现摘抄如下:

古人每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节,曰:“民可使之从事,而不可使其知理。”盖以为天下愚者多,而智者鲜。苟明揭理义,晓示民众,而后使之行之,则必惶然而惧,悻然以为不可,而无诚矣。犹不若强之使由,而不使知之,为能成事也。虽然此特便专职皇帝滥兴民役之借口,以为是出于先圣之言,民众不当诘责之耳。

夫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孔子言之,列于《礼运》篇首,则先圣固已谓天下之大道,宜布之于公众而行之也矣。且孔子果但欲使民由之,而不使知之,实行愚民政策,则亦何必删《诗》《书》着《春秋》,教三千圣徒,成七二贤士,而务教人知道义之所由哉!然则此必非先圣孔子言之之义也。

诚如前义,则证之今日西洋各国处理国是,一皆使民知之,而后使由之者,则其国家宜,若何骚扰不安,怨沸腾,事不可成矣。而西洋各国竟无事不举,号为文明国家者,乃全在使民知之之功,则又何也?

荀子传孔子云:令谨诛贼也,不教而责,成功虐也。《书》曰:义刑义杀,勿庸以即。予维曰:未有顺事,皆言教之必先也。不教而责事功者,盖后世管仲、李斯辈图霸之术,非仁人之所愿为也!然则其义何居?曰:其意当为民可使则由之,不可使则知之。此夫子所谓“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也。”夫如是而后可以正昔贤观点之失,而符夫子发言之本旨也夫!

荣毅仁纪念馆文选(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承馀堂。

荣毅仁纪念馆承馀堂(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承馀堂(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60多岁时荣宗敬出版《杖乡导游录》,为无锡旅游业做了不小的贡献。

荣毅仁纪念馆承馀堂(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家的后花园。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女眷会客室。

荣毅仁纪念馆女眷会客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女眷会客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在北京的四合院故居仿制。房子是仿造的,但藏品是真的。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北京故居仿制(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四合院布局图,进去过道左为大客厅,右为餐厅。沿着长廊走,顺次经过东天井,荣毅仁卧室,小客厅,儿女卧室,西天井。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北京故居仿制(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1991年9曰11日荣毅仁夫妇在家中会见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会见撒切尔(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餐厅。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内餐厅(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会客厅。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内会客厅(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四合院内。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工作台。里面只有一台收录机和一台电脑。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工作室(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小小的家庭影院。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家庭影院(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回廊,设计成封闭的便于遮风挡雨。回廊里有一个老式的缝纫机,想必是老太太没事时做针线女红所用。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四合院回廊(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朝南的明堂。座椅旁有两个氧气瓶和一张轮椅,应该是荣老临终前所用。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四合院回廊(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斯物在,微斯人,人去已楼空,辉煌一生,最后一样要尘归尘土归土,唯余空名长留宇间。

荣毅仁纪念馆荣毅仁在北京故居四合院回廊(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故居外生机盎然。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沿着小径走回大花园。园艺工人已经在忙着浇花施肥准备闭馆了。

荣毅仁纪念馆后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荣毅仁纪念馆大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漂亮的野花。

荣毅仁纪念馆大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波斯菊长过了路面。

荣毅仁纪念馆大花园波斯菊(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墙外是车水马龙。

荣毅仁纪念馆大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墙内是假山小塘,粉墙黛瓦,红枫绿樟。

荣毅仁纪念馆大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好一个幽静的去处。

荣毅仁纪念馆大花园(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如前文所述,荣家子孙如今已散布各地,渐渐的离无锡远去。但无锡仍然是荣氏家族的根和祭祖之所。就像荣宗敬在香港时仍著家乡导游书那样,也像荣毅仁逝世北京却将遗物放回祖居一样,无论荣家人在哪里,心中永远会有这一块故土。

2012年8月8日写于台风“海葵”肆虐日。

6条评论

  1. 和共D合作不容易呀,除非家大名大到不敢动的地步,多少小商人被劫掠了个倾家荡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