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0日

张家界,一个奇山峻岭的所在。它位于湖南西北部,澧水中上游,属武陵山脉腹地。1982年9月,张家界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1992年由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索溪峪风景区、天子山风景区三大景区构成的武陵源自然风景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有意思的是,张家界市原名大庸县,隶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其市中心的大庸路便由此而来。1988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将大庸县升级为大庸地级市。但因名气实在太小,94年在全国的改名风潮中大庸市也与时俱进改成了风景区“张家界”的名字。有利有弊,改名导致太多的游客在张家界市内问“张家界怎么走”时让不少本地人摸不着头脑。其实正确的问法是“武陵源怎么走”或“张家界森林公园怎么走”。

然而,大庸县原本是一个响亮的名号。此地曾为南蛮,尧舜时期,“舜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从此史上便有了“南蛮”一说。春秋时期,此地为庸国,曾随周武王灭商,是巴、秦、楚三国间较大的国家。公元前611年为楚国所灭。公元前221年秦始皇设置郡县,大庸一带属黔中郡慈姑县,县治在慈利县官塔坪(今蒋家坪乡太平村)。三国吴景帝永安六年(264年),嵩梁县称“天门山”,并设置了天门郡。至两晋、南北朝时,都从属于天门郡溇中、临澧县。明洪武二年(1369年)设立大庸县,取“大学”“中庸”之两字,盖因此地野蛮,意欲有所修养。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设立了永定县。1949年到1988年,慈利县属常德管辖。至1988年底,大庸、桑植两县为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所管辖。

因此,张家界市应复名大庸,才是正本清源。

张家界市区本身是不太值得游览的——张家界的风景区分为两大部分:武陵源风景区(市北约十公里),包括黄石寨、杨家界、袁家界、天子山、索溪峪风景区;以及天门山风景区(市南约五公里)。如果能全走完会是一件满分幸事,但是时间总是有限的,两天时间能走完一半已是十分了不起,所以做好计划取其精华便十分重要。因此便打算在一天半内走完武陵源的杨家界、袁家界和天子山三个部分的主要精华景区,再用半天走完天门山风景区。怎奈计划总是丰满现实总是骨感,第一天的畅快淋漓过后便是第二天无尽的郁闷。所谓国庆出行,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

诚如世人言,国庆前往张家界并非明智的决定,但一介上班族,除却黄金周,奈何?提前一天在中秋节从下午到晚上辗转到浦东机场乘夜机也是无奈之举。

9月30日,天气上好,公交环保出行。

无锡公交车(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无锡火车站稀落的人群。自数天前始,城里的人便开始大批出行了,让近几日的交通畅快无比。

无锡火车站(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20:50,春秋航空9C897航班,机舱内贴着鲜艳的五星红旗。22:59,降落张家界荷花机场。这是一个小机场。机场外,乱哄哄的游客群意味着一个拥挤的假期。因为天色太晚,欲打出租前往市内张家界国际酒店,但是原本20元的价格,机场的士司机却狮子大开口,先是假装不认路,接着说在郊区要直接开价80,这无耻让我气愤的直接转头就走。幸好机场外有免费的机场摆渡巴士,可以从机场开往民航酒店,而民航酒店就在市内澧水上观音大桥北堍。从民航酒店打车到张家界国际酒店,也仅十余元而已,即便如此,也有司机假装糊涂不认路,直到我亮出底牌说我认识路,你都不认路还来做啥司机,才有一个擅唱白脸的的士司机来把我们接上车。此地民风刁悍可见一斑。

张家界荷花机场(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酒店原为张家界市内最为豪华的老牌酒店,以接待韩国团为特色,但近几年已被其他酒店迎头赶上。这也一再的被张家界的哥们证实。这些的哥很有意思,一再的询问酒店价格(大约希望能从中获益),并且不停的抱怨政府花光了钱来建设旅游景点,但是市里的人们却无法从中获益,反而受到了物价飞涨的冲击,生活成本上涨。这些说辞可能有对的地方,不幸的是,这说辞在全国各地也都是听得见的。穷山僻壤出刁民,也许正是此意。

酒店外是澧水。水发源于桑植县北部山区,东流经张家界、慈利、石门、临澧等县市,在津市市新洲镇流入洞庭湖後归长江。澧水右岸便是天门山。夜已深,一轮中秋圆月却挂在天顶,明亮,皎洁。澧水上,两座大桥,除了刚才经过的观音大桥,便是饭店西侧的澧水大桥了。夜色中两座大桥灯火辉煌。

张家界澧水大桥(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旅行第一天。按计划前往张家界市北的武陵源风景区,并打算走完杨家界、袁家界。一天的行程非常紧凑,因此出发前不免忐忑。

张家界的早晨静谧安详。但,许是国庆的缘故,一早就有爆竹声,让睡梦中的我还以为住在了兵营的隔壁。天气晴朗,好得不能再好了,是个非常好的开端!

6:30,在楼下餐厅挤着吃早餐。早餐是自助餐,颇有特色的是墙上挂满了韩国人赠送的书法作品,内容竟然都是唐诗。自助餐也少不了当地特色,一个师傅专职从几个桶里舀出米线来。周围有好几个韩国旅游团,感觉韩国大叔大妈们真的很土。

张家界国际酒店早餐自助面条(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吃完不错的早餐,步出酒店,站在子午路上打车。清晨的张家界市空气清新无污染,各种车辆往来大路,但没有东部城市的繁华。一辆的士停下,我们上了车,打表去中央车站。因为今日任务实在紧迫,对山上的情况又不太清楚,只好紧赶慢赶了。车到中央车站,摸索着来到停满巴士的停车场,上了一辆标着“张家界——武陵源”的车。去武陵源的人毕竟是少,大部分的人都去挤森林公园班车了。这是很傻的,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从森林公园门票站到水绕四门那数十公里90多分钟金鞭溪徒步路上了。

上车没多久就发车了。经过子午路大庸路交叉路口时我们才发觉,张家界中心车站发车其实会经过我们酒店外。也因此,想起前晚的士司机下车时忠告,其实早上可以走到路口去直接坐车,并不需要打车到中心车站。

车行40多分钟便来到武陵源汽车站。早上人并不多。因为怕时间来不及,从汽车站又花了15元冤枉钱打车去门票站,其实路程只有短短的一站路而已。武陵源门票站外入口处有一座雄伟的现代高塔,古色古香。

张家界武陵源高塔(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到了门票站还是吓了一跳,售票门口排了七条长龙!广场上也密密麻麻都是人。没办法,排队吧。这一排就是半小时。门票是意想中的贵:248元一张,外加保险3元——没办法,人为刀俎呗。买完票进大门,还要排队。挤在各路拖拖拉拉的旅行团中间实在不爽。检票处需要按指纹,算是比较先进的,但是时至今日我也没弄懂这指纹到底有什么用——是用来等出事时核对遇难者身份吗?来不及问,已经冲进了环保车车场。这里一片混乱,开了几个门有发往各个路口的车次,但是根本不需要按照路牌排队,完全可以随便找一个入口进去,然后找到站在最中央的调度问去往电梯坐哪辆车,找到车牌直接上去即可!

快速的冲上了车。人很快齐了,发车。车在狭窄的环山公路上以60公里的速度“飞驰”,间或有对面来的大巴车与我们擦肩而过,让我一会儿想起太白山,一会儿想起仙居。车外是索溪湖——索道下的拥塞湖。

车过水绕四门。此地有“张良墓”,盖因据《仙释志》载:“张良,相传从赤松子游。有墓在青岩山,时隐时现。”青岩山,便是此时张家界森林公园之袁家界、黄石寨。《陵墓志》载:“汉留侯张良墓,在青岩山。良得黄石公书后,从赤松子游。邑中天门、青岩各山,多存遗迹。”此处存疑,因张良乃安徽亳州人,随刘邦征战天下,封留侯沛县,而王关中,因此不太可能到楚国潇湘之地安度晚年。大约是张家界的一个美丽传说罢了。而“张家界”之所以取代“青岩山”之名,根本不可能因为张良隐居于此,倒有可能是张氏族人自吹而已!

水绕四门者,乃群山环绕金鞭溪是也。下车得见所言不虚,山岩陡峭,如笔插天,号“将军列队”,其下溪流涔涔,好一派湘西风光!日出其时,金光四射,山岩闪闪放光,虽手中有旗舰微单,亦不能摄其精彩,无奈大声赞叹而已!

张家界武陵源水绕四门(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张家界武陵源水绕四门将军列队(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来不及多想多拍,此时摩肩接踵游人众多。跑进售票处买百龙天梯票,价格不低:单程票56元。冲进百龙天梯,挤入人群。百龙天梯乃风景区开设的直达杨家界的一座大型电梯,1999年动工,2002年运营,设备德国造,为世界最高、速度最快、载重最大的电梯。百龙电梯上升之时,面对前后山岩,可见“神兵聚会”——由四十八座独立的石峰组成,又称四十八大将军岩。

张家界武陵源百龙天梯(Camera:Sony NEX-5 + Sony SEL 18-55mm/f3.5-5.6 OSS)

电梯到顶,即为袁家界一隅。此处风景甚好,但不及多看匆匆而走,直奔主题杨家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