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4日-5日

出租车在高架上缓缓的向前移动,除了引擎沉闷的声响、两旁汽车沙沙的声音和偶尔超车时响起的喇叭声,再无声响。四周的车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拥堵,连喇叭也已懒得按。

很久没有去上海。这次借着工作培训,到上海见两个朋友。

小雨飘洒在车站,仿佛预示着干净空气的到来。别着手站在站台中央的小孩,戴着可笑的猫咪帽,却老成得像是干部。

出门见朋友。浦东大道空旷,没几条街却便是上海最繁华的金融街和外滩。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下班的全是年轻人,多数人没有车,带着忙碌一天的疲惫、回家的渴望与朝气蓬勃,匆匆忙忙的向着地铁站走去。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四号线转二号线。二号线地铁厢体上贴满了韩国即时通讯商Line的广告,大有在金融之都将微信拉下马来之势。穿着时髦的各国女子们站立车厢内,或熟练的玩着小游戏,或在讨论时兴的韩剧。看着他们,我才知道原来当年并不是我离开了上海,而是上海离开了我。

光怪陆离的南京西路和静安寺,一切有如旧时不曾改变。UNIQLO宽敞明亮的售货大厅,依旧照耀着门口的民乐卖唱者。街上树梢变幻色彩的霓虹灯,奢侈的消费着这座城市昂贵的电力。朋友指着静安别墅说来过吗,于是想起很多、很多的往事……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与朋友来到西康路平成屋。小小的日餐馆木门紧闭,拉开却有着人满为患的客人。走上楼,在角落里有一个榻榻米桌子,很隐蔽的适合我们低调的见面。虽然装潢上并没有达到日本的精致,能看出地板的廉价和装饰的粗糙,但墙上贴满的日本招贴画、老上海风情的海报和电视里日本九十年代风格的演唱会,也让去过日本居住的朋友说这里比日本还日本。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Apple iPhone 4S (35mm/f2.4))

(Camera:Apple iPhone 4S (35mm/f2.4))

随便点了一堆食物,三文鱼是不可少的,芥末章鱼更是此中必须,烤明虾是为了它的风味,豚骨面是怕饿着肚子。但点黄桜清酒和毛豆又是为了什么呢?一壶清酒喜相逢,多少往事都付笑谈中!

(Camera:Apple iPhone 4S (35mm/f2.4))

隔壁桌,一个八五后或九零后很漂亮的女孩被围在中央做着当仁不让的主角,一旁两个小男生殷勤的和她说着话,另一旁三个戴眼镜的女孩仿佛做着称职的陪衬。

再隔壁桌,三个打扮入时的女孩欢快的聚在一起。看着年轻人们朝气蓬勃的生活,想起我们也曾有这样的青春。而这样快乐的青春,早已被我们挥霍的一干二净,留下充满创伤或甜蜜的回忆,忽而天堂,忽而地狱。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微醺着出门,又去寻找夜晚的甜点,怎奈人家十点都关门了,实在有违不夜城的风范。喝了些热巧克力,或咸或淡的聊着。

一个往南,一个往西,各自散了。


第二日培训。中午见老友吴姐,坐着她的红色英朗顶着明媚的阳光绕着正大广场寻车位。天好暖。

又是个勾起往事的地方。算来又一年。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毫无计划和头绪,随机来到广州蕉叶。人满为患,只是仍有位置给我们。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老友相见,分外兴奋,除了点了一堆的食物,便是如十年前那般拿着相机乱拍。吴姐说,在她男友面前,可是万万不好意思拿着相机拍食物的,只是我面前才如此开心和快乐。有时候我们在他们面前太在乎自己的形象,从而失去了本来的童真和乐趣。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大肆饕餮后,撑得饱饱的离开。

“最终,他们离开了正大,这个承载着太多回忆的地方。”

下午继续培训。结束后无所事事的听着电视里的自然传奇在床上睡大觉。西下,餐厅觅食。退房,出门打车。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第一次用打车软件,刚按下就看到一辆出租驶来,赶紧按掉却发现所谓打车神器压根连接不上,不需有违约拉黑的恐惧。大松了口气。

这是座高度文明化的都市,来自全国的车辆拥堵在这狭窄的高架路上,寂寞无声。司机应该是早已适应了这种生活,沉默着,聚精会神得连收音机也不开。右旁忽然驶过一辆漂亮的红色甲壳虫,开着她的是一个漂亮的湖北女孩,快得我只来得及用手机拍下她烫着时髦卷发和纤纤细瘦的身形。我不由的想,她的父母一定为她在上海工作而骄傲并常常四处吹嘘。

在金融街,望着一排高大闪光充满压迫感的现代建筑,感觉已来到了纽约。难怪全世界的导演们要到上海拍电影,实在是既便宜又精彩的不二选择。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我只是一年没来,却已经惊叹于它越加的繁华,那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姑娘,满揣梦想的他省人,当见此时,怕是已开始怨恨贫穷的故乡。我是幸运的,因为从繁华到寂寞,又来往于繁华寂寞,已能淡然处之,宠辱不惊,但见此繁华未免还会心跳加速,跟着汹涌的人流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而那些不幸运的人,又怎能挡得住这淘金般的热浪,愿意放弃错过这一班致富的列车呢?我是幸福的,因为我能在一个小时内穿梭于恬静的古典园林、美丽的湖光、清幽的古镇与繁华的上海之间,享受现代与古典间的平衡,而那些不幸福的人,埋怨之余又怎可避免移居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寄希望于用财富才能带来弥补心灵的空虚与改变未来的期望呢?曾经不理解为何有那许多人背井离乡寻找着自己未可实现的梦想,如今却恍然明白只是因为他们的运气一般,没有生在富裕美丽的江南,只能背井离乡,在异乡与都市人竞争打拼,通过光鲜的生活证明自己的社会价值。正因为我相对很多人的独特,不需费太大力气稍作努力便能考上好的学校、出国、旅行,有好的工作和生活以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决心和才智,同时接受了中国和西方的教育,所以知道生活和工作需要有平衡,并有能力达到这种平衡,因此我是不应该以我的生活态度来判断别人的。很多人或者没有机会去看到这种回归生活本质的平衡,或者虽然知道却无法选择,或者根本不愿意知道赤裸的真相,只能到大城市跟着经济的指挥棒试图做一个成功梦,用几十倍的努力冒着早衰的危险抛弃亲情为异乡的房地产发展做炮灰,赚着钱还想移民,移了民又想回来,反复折腾,乐此不疲。然而这些人是可敬可爱的,因为他们是大部分中国人当前的状态,正因为这种奉献才造就了中国的成功与发展,哪怕牺牲了太多。

欲借清风揽明月,海上何方是故乡?

(Camera:Fujifilm X-M1+Fujinon XF18mm/f2 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条评论

  1. 一来上海感慨那么多

    这一手字多少有些湿粘,那曾经得是多么的缠绵悱恻?

    纽约那个,不有句话说,中国的城市像欧洲,中国的村镇像非洲……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