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日

四月文《水村渔笛赏同里》中提过:虽非刻意,不知不觉间,江南六大古镇已游其五:周庄(2014)、同里(2014)、西塘(2010)、乌镇(2009)、南浔(2010),所遗者唯甪直一镇,待日后有机会前往。

于是,国庆欣然驱车前往甪直以补遗憾。此种心情,犹如集邮者方六缺一,某日忽然得遗,自必欣喜异常。

甪直位于苏州城东18公里处,距今已有2500年的历史,费孝通曾誉为“神州水乡第一镇”。据《甫里志》载:甪直原名为甫里,因镇西有“甫里塘”而得名。后因镇东有直港,通向六处,水流形有酷如“甪”字,故改名为“甪直”。镇为多水之乡,北有阳澄湖,南有淀山湖、澄湖,西有金鸡湖、独墅湖,因而有“五湖之汀”的美名。镇东广场矗立一座独角怪兽“甪端”的雕塑,传说此兽可避邪镇风,佑一方百姓。

因国庆,揣测沪宁高速必然拥堵,乃采用八月去往穹窿山之S83环太湖高速路,果然车辆稀少。不多时便来至古镇。摩肩接踵,停车小有问题,灵机一动停在公安局门口,居然无事。

如同所有热门古镇,入口处必然有一牌坊。好在甪直的牌坊规制不算出格,属于中规中矩。

甪直古镇牌坊

这便是甪端。

甪端

镇门口有老式客栈,墙体斑驳,却很有上个世纪的风采。

甪直镇口老旅馆

进入古镇便有小桥流水。与其它江南古镇类似,水多、桥多是甪直镇的一大特色,历来有江南“桥都”美称。据记载,一平方公里的古镇区原有宋、元、明、清时代的石拱桥72座半,现存41座。

甪直古镇

香花桥。

香花桥

一条狭小的沿河古街,两旁都是做小生意的居民。我欣赏这样的商业模式,好过某旅游公司统管整个景区。

甪直沿河古街

甪直木制品

甪直小商贩

狗儿仿佛预见我的快门,一瞬间回过头来。

甪直的狗儿

闲散舒适作桥上观。

甪直的桥

正是红菱好时节。

甪直红菱

巷陌相通。

甪直小巷

一把座椅,便能安享一日。

甪直小河

苏式的小船。

甪直小船

不知不觉走岔了路,来到镇东北角。

甪直镇东北角

这里没有什么游人,有的是老式的生活。

甪直

一丛非洲小雏菊,盛开在老街。

甪直马兰花

以及让人感慨的像周庄的双桥。石板上的桥名看不太清楚了,但是古桥无疑。

甪直的古桥

未修缮完毕的某条沿河古街,空空荡荡。

甪直古街

转了半天又回到热闹的主街。

甪直主街

众安桥。

甪直众安桥

春香斋正仪青团,店家挂出招牌本店曾上过CCTV7的《央视播报天下》节目。

春香斋正仪青团

赫赫有名的保圣寺,唯一让人不后悔买了甪直门票的景点。保圣寺建于梁天监二年(503年),距今约一千五百年,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国家一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又找到一座南朝四百八十寺,让人欣喜!)历代兴废,最盛时,殿宇5000多间,僧众千人,范围几达半个镇。及至明代成化年间,寺内仍有200多间建筑,保持了一流寺庙的格局,号称江南四大寺院之一。

寺内有唐代著名雕塑家杨惠之所塑的九尊泥塑罗汉,虽历经千年苍桑,却仍然保存完好。元代书法家赵孟頫曾为寺题抱柱联:“梵宫敕建梁朝推甫里禅林第一,罗汉溯源惠之为江南佛像无双”。郭沫若看后曾讲“保圣寺的罗汉塑像,筋骨见胸,脉络在手,尽管受着宗教题材的束缚,而现实感却以无限的迫力向人逼来,使人不能不感到一种崇高的美”。

保圣寺

因需门票,此地清静,甚合我意。

有百年枸杞树,寺内共存四株。此株穿云裂石,垂持于湖石峰顶,有“初春银枝隐翠,盛夏繁花争艳,深秋红果漫冠,寒冬苍藤抱石”之句。

保圣寺百年枸杞树

前有旗杆石,为宋代遗物。天王殿(明崇祯三年重建)内有古代铜镜展,虽有汉、唐古镜,但毕竟不如各大博物馆展出之物,故略过不提。

保圣寺天王殿

保圣寺古物馆。1928年,原保圣寺罗汉殿塌圮,残存罗汉岌岌可危。经蔡元培等人呼吁,成立了保存甪直唐塑委员会,多方筹集资金后,由范文照设计建造了本古物馆,并由江小鹣、滑田友等人复原,把幸存的九尊罗汉塑像放在这里。

保圣寺古物馆

唐幢宋础。此幢于唐大中八年(854年)建,宋代重立,崔渔正书撰,上刻尊胜陀罗尼经文和莲瓣、卷云、蟠龙、菩萨、飞天等图案。幢周的柱础,为保圣寺大殿旧物。

唐幢宋础

大铁钟,为明末清初之物。

保圣寺大铁钟

杨惠之所塑的九尊泥塑罗汉。杨惠之,唐开元时雕塑家,生卒不详。先曾学画,和吴道子同师张僧繇,号为画友。后见吴名声渐重,于是焚毁笔砚,专攻雕塑,在南北各地寺院塑过多座塑像,技艺高超。著有《塑决》一书,惜已不存。后称“雕圣”。

杨惠之不知何处人,与吴道子同师张僧繇笔迹,号为画友,巧艺并著。而道子声光独显,惠之遂都焚笔砚毅然发奋,专肆塑作,能夺僧繇画相,乃与道子争衡。时人语曰道子画,惠之塑,夺得僧繇神笔路。……且惠之塑抑合相术,故为古今绝技。惠之曾于京兆府塑倡优人留杯亭像,像成之日,惠之亦手装染之,遂于市会中面墙而置之,京兆人视其背,皆曰此留杯亭也。

——《五代名画补遗》

杨惠之所塑的九尊泥塑罗汉

保圣寺碑廊,有明清多座石碑,多为地方布政使司及县衙定刑量罪、钱粮公示牌、当地人墓志铭,等等。

保圣寺碑廊

一侧有叶圣陶故居及纪念馆。叶圣陶,原名叶绍钧、字秉臣、圣陶,1894年10月28日生于江苏苏州,现代作家、教育家、文学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有“优秀的语言艺术家”之称。

叶圣陶故居及纪念馆

叶圣陶故居及纪念馆

叶圣陶纪念馆建于县立第五高等小学的原址上,1917年至1922年,叶圣陶曾在这里任教。

叶圣陶纪念馆

与外熙熙攘攘相对,此地除我们与看馆人外无一游人,有一小儿高兴的喊:“终于有人来看学校啦!”

叶圣陶纪念馆

叶圣陶著作

叶圣陶生平

叶圣陶纪念馆与学堂

叶圣陶纪念馆与学堂

叶圣陶先生墓。

叶圣陶先生墓

园内还有千年古银杏三株。

千年古银杏

此株银杏腹中还生有榆木一株,似“怀中抱子”,为寺内三绝之一。

千年古银杏

园内斗鸭槽、小虹桥和清风亭,是晚唐著名诗人、文学家陆龟蒙(字甫里,亦即甪直旧称)留下的遗迹。陆龟蒙曾做过湖洲、苏州刺史的幕僚,但一身清贫、生活艰朴、常与农民一起耕种田地,并发明了农民翻土耕地的牛犁。

清风亭。

清风亭

陆龟蒙有白莲、白芙蓉诗:

和袭美木兰后池三咏·白莲

素花多蒙别艳欺,此花真合在瑶池。
无情有恨何人觉,月晓风清欲堕时。

白芙蓉

澹然相对却成劳,月染风裁个个高。
似说玉皇亲谪堕,至今犹著水霜袍。

清风亭。

清风亭陆龟蒙

斗鸭槽,以整块武康岩雕凿而成。

斗鸭槽

清同治五年所立“唐贤甫里先生之墓”碑。

清同治五年所立“唐贤甫里先生之墓”碑

墓旁原有白莲寺,又称天隋寺,即陆龟蒙故祠,现仅存石础。白莲寺,梁代始建,曾为陆龟蒙别业,宋熙宁六年(1073年)重建,后毁。现仅存大殿遗址。宋代十六只青石柱础仍伫立原地。

白莲寺石柱础

这些石柱础浮雕“铺地莲花”、“宝装莲花”,可见当年白莲寺的规模。

白莲寺石柱础

保圣寺前古朴的街道,条石铺就的小路绵延狭长。

保圣寺前街道

沈宅,为沈柏寒旧居。沈柏寒(1884-1953年),名长慰,又字伯安,甪直人。同盟会会员、教育家。早稻田大学毕业后,回家乡成立新式学堂甫里小学,并组建地下武装力量“吴昆甪直镇人民自卫团”。

沈宅建于1873年,原建筑面积为3500平方米,现向游客开放的为西边720平方米。因沈氏拥有众多的产业和财富,清末民初以来乡人称之为“沈半镇”——读者们想到了谁?对了,无锡的“薛半城”薛福成

沈柏寒旧居

乐善堂。电视剧《红楼梦》等都曾在此取景。

沈柏寒旧居乐善堂

沈柏寒旧居乐善堂

很有意思的“小心火烛”,是不让火旺出来的意思吗?

沈柏寒旧居厨房

有此别业,教书也是乐事。

沈柏寒旧居

沈柏寒旧居

晌午,于“梦里水乡”茶楼用膳。无他,位置绝佳可观水弄堂而已。

甪直梦里水乡茶楼

甪直梦里水乡茶楼外

茶楼只管面食,欣然点了菜肉大馄饨。

甪直大馄饨

以及特产奥灶面。奥灶面者,苏菜系昆山名点,中国十大面条之一。以红油爆鱼面和白汤卤鸭面最为著名。

红油爆鱼奥灶面,面条细白,汤色酱红。

甪直奥灶面

清茗一杯,苦尽甘来。

甪直清茗

饭后走至江南文化园。

江南文化园

内有奇石假山,为镇内小园

江南文化园

江南文化园

江南文化园

戏台一座。

江南文化园戏台

匆匆一逛,重回园外。臭豆腐飘香满街。

甪直臭豆腐

虽已啖一碗,但此等美味三碗亦嫌不足!

甪直小馄饨

继续前行至另一处“沈氏旧宅”,但刻字却是王韬纪念馆。同行者笑谑:“此沈家名气不响,只好搬家啦。”

甪直王韬纪念馆

王韬(1828年11月10日-1897年5月24日),初名王利宾,字兰瀛,道光八年十月四日生于苏州府长洲县甫里村(今甪直镇)。十八岁县考第一,改名为王瀚,字懒今,兰卿等,号仲弢、天南遁叟等。1849年应英国传教士麦都士之邀,到上海墨海书馆工作。1862年10月因化名黄畹上书太平天国被发现,清廷下令逮捕,在英国驻沪领事帮助下逃亡香港。应邀协助英华书院院长理雅各将十三经译为英文。1867年冬至1868年春漫游法英等国。1868年至1870年旅居苏格兰克拉克曼南郡的杜拉村。1870年返香港。1874年在香港集资创办著名的《循环日报》,自任主笔,评论时政,提倡维新,对时局产生重大影响。1879年应日本文人邀请,前往日本东京、大阪、神户、横滨等城进行为期四个月的考察,写成《扶桑游记》。1884年在李鸿章的默许下结束23年流亡生活回到上海,次年任上海格致书院院长,积极支持康有为、孙中山变法图强,直至去世,并归葬故里。

甪直王韬纪念馆

蘅花馆。

甪直王韬纪念馆蘅花馆

后花园。

甪直王韬纪念馆后花园

甪直王韬纪念馆

一带河水,流过多少名人故里。

甪直流水

万盛米行,原名万成恒米行,是甪直镇一家老字号店铺,始于民国初年,由镇上沈、范两家富商合伙经营。米行规模宏大,有存放米食的廒间近百,是当时吴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大米行,成为甪直镇及周围十多个乡镇的粮食集散中心之一。米行的格局为“前店后场”,前面是做买卖的店铺,后面是大米加工的工场和储存粮食的廒仓。

万盛米行如今之所以出名,当然要归功于叶圣陶老先生啦……

万盛米行的河埠头,横七竖八停泊着乡村里出来的敞口船。里面装载的是新米,把船身压得很低,齐着船舷的菜叶和垃圾被白腻的泡沫包围着,一漾一漾的,填没了这只船和那只船之间的空隙……

早晨的太阳从破了的明瓦天棚里斜射下来,照在柜台前那几顶晃动的旧毡帽上……

——《多收了三五斗》(叶圣陶)

甪直万盛米行

甪直万盛米行的磨

院后大厅名“耒耜堂”。“耒耜”是古代的农具,也借指耕种。

甪直万盛米行耒耜堂

“万盛米行前的河埠头,横七竖八停泊着乡村里出来的敞口船”——当年叶圣陶老先生所见,也便是这样的景象吧。

万盛米行前的河埠头

如今亲眼所见,也便明了叶老能写出那样不朽的小说,其实真算不得什么难事呢。

万盛米行前的河埠头

走了两遍后不觉下午两点,时间仍多,临时起意驱车南赴古镇锦里。

6条评论

  1. 时光在那些小镇都慢了下来。这种特有的建筑很有趣,房前屋外倒也见着干净,感觉很清幽。

    回复
    • @11少 如果没有那么多游客,可能那边的生活还要更有原始的风味些。建筑是江南特色粉墙黛瓦,因为管理较好的缘故,的确挺干净。不过河流就没那么干净了,洗菜及下水都从河里走,希望古镇今后能更好的维护河流清洁。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