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日

正如四月从周庄回家路上顺便去了同里一样,出了甪直自然便想到去距离甪直仅18公里远的锦溪。

锦溪居昆山西南隅,宋前因有一溪,夹岸桃李纷披,晨霞夕辉,尽洒江面,满溪跃金,灿若锦带,所以得名。东临淀山湖,西依澄湖,南靠五保湖,北有矾清湖、白莲湖,有“东迎薛淀金波远,西接陈湖玉浪平”之句,历来称“金波玉浪”。北宋君臣南逃江南定建都临安之时,宋高宗之侄、后为宋孝宗赵昚路过此地,宠妃陈妃病殁,水葬于此。宋孝宗感于此,将锦溪改名陈墓,并延续830年之久。许是太过难听晦气,1993年政府恢复锦溪古名。沈从文喻其为“睡梦中的少女”,冯英子则称为“淡抹浓妆总相宜”,刘海粟则誉其是“江南之最”。

国庆节期间人流不断,明智的选择了东边侧门以入,避开了拥堵的车流。本以为是为甪直锦上添花之事,怎料蓝天下的锦溪碧水绿荷格外明媚,大大出乎意料。

锦溪

入口处有一渔夫坐在船上悠闲的吸着烟,船上坐着六只鸬鹚都低着头在打瞌睡,吸引了无数相机。不得不感慨收门票的古镇的管理确实比不收门票的到位的多,连游客喜欢什么都摸得一清二楚。

锦溪渔夫

天气其实挺热,但这份工确实也相对轻松,老船夫乐得悠闲自在。

锦溪渔夫

船底下有很多鱼,异常兴奋的游来游去,大约游客常来这里喂食。

锦溪

游人忍不住问,为啥鸬鹚不抓鱼呢。老渔夫笑着答道,鱼太小了,看不上。挑肥拣瘦呀,原来如此……

锦溪渔夫

游船整齐的排在塘中。

锦溪

过塘有莲池禅院。此为圆通宝殿。

锦溪莲池禅院

禅院向陈墓荡一侧,能看到陈妃水冢。陈妃何许人也?一般大家都说是宋孝宗赵眘之妃,清乾隆《陈墓镇志》支持了这种观点,但雍正《陈墓镇志》则说陈妃是宋高宗赵构之妃,并记载,陈妃死后棺木并未直接下葬,而是在20年之后才下葬的。而乾隆《陈墓镇志》则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同。依我看,雍正志并不牢靠,江南此地怎可能棺椁20年后再下葬?连带着它对是何人之妃的记载也一并不可靠了。

自然,莲池禅院也是因陈妃而造,设寺诵经,为之超度,连带着将原来的五保湖更名为陈妃荡。望着陈妃水冢,感到无论是否孝宗所作,其对这位妃子的深情可算杰出了。

陈妃水冢(明·文徵明)

谁见金凫水底坟,空怀香玉闭佳人。
君王情爱随流水,赢得寒溪尚姓陈。

陈妃水冢(明·高启)

遥闻帝子葬陈妃,未许青山觅翠微。
江底有龙成穴地,水中无辇到泉扉。

锦溪莲池禅院陈妃水冢

十眼长桥传建于明代,桥有九柱十孔,全长52米,造型古朴别致,为远近水乡所罕见,人称“小宝带桥”,是观湖赏月极佳之处。

锦溪十眼长桥

锦溪十眼长桥

古莲池。

锦溪古莲池

香炉前有一汪清水,种有小金莲数十平。远处则荷花遍野。

锦溪古莲池小金莲

锦溪莲池

出禅院,桥上可观渔人操舟楫。

锦溪

古镇之所以为古镇,除莲池佛门风月外,自然有小桥流水,比如普庆桥。

锦溪普庆桥

张省美术馆。张省(1955-),昆山人,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刘海粟的关门弟子,现为广州大学松田学院艺术系终身教授。入内参观片许,感觉其画作有岭南派之风,但满墙姹紫嫣红,性太奢,不喜,故舍去。

锦溪张省美术馆

北王家巷。

锦溪北王家巷

又有锦溪壶文化馆。因对此不通,故略过。

文化馆向北,桥板上书“重建众安桥”。桥下渔女川流不息,引吭高歌。

锦溪重建众安桥

此地已为昆山界,故昆曲盛行,渔女所唱,自然美妙。

锦溪渔女

水边长廊。

锦溪水边长廊

岸边红辣椒。

锦溪辣椒

溥济桥。

锦溪溥济桥

上塘街边小店乡人谈生意。

锦溪上塘街边小店

欲参观“柿园”,苦不认路,四处相问,皆不知,直到一丝绸店老板欣然指路。乃穿过“博艺群芳”牌坊,竟是一大马路,人来车往。过路,往“柿园”而去。路边老妪闷头拣菜,对贩卖仿佛并不在意。

往“柿园”而去路边

此为“柿园”,地处偏僻,颇有隐秘色彩。

锦溪柿园

绕过一小片民房,过一阴暗走廊。

锦溪柿园

乃见柿园大门。

锦溪柿园

柿园是近代著名国家、围棋国手陆曙轮先生故居,因园内有两株柿树而得名。现为陆曙轮和次子陆家衡先生的书画艺术陈列馆。陆曙轮(1900-1980年),名纪,字曙轮,锦溪人,性淡泊,有隐士风,工诗、书、画,并擅围棋。三十年代曾代表国家围棋主力队员迎战日本棋手。学画师从近代著名画家陈伽阉,又为陆廉夫再传弟子。曾执教于沧浪美专。山水画有元人气息(难怪我喜欢其中某几幅画作,实在有倪瓒之风)。代表作《秋山萧寺图》等曾入送1937年全国美展。陆家衡自幼接受家文庭训,后师从父友、著名碑贴考据学大家翁运先生,悟得书画之笔法,继而又问通于吴门宋秀丁先生,致力于两汉六朝碑版研习,潜心于隶书创作,偶用丹青,以草篆之法入画,颇有青滕、向阳、缶卢之风。

正厅片石山房始建于清同治年间。

锦溪正厅片石山房

现藏陆曙轮作品16幅,著名碑贴考据家翁运、湖南省书协主席巴根汝、吴门大家沙乃翁等作品,以及陆家衡书、画佳作20余幅。

锦溪柿园陆曙轮画作

转过中堂,西厢外豁然开朗,一方小院,有柿累累。

锦溪柿园小院

锦溪柿园小院的柿子

一串红摇曳多姿,阳光下闪闪放光。

锦溪柿园小院

曲径通幽,不觉园小。

锦溪柿园小院

清风徐来半亭,廊下有石质棋桌。

锦溪柿园清风徐来半亭

园内虽不说奇花异果,却也绿树芭蕉,别有风味。

锦溪柿园

绕过西边院子,南侧一角有小柿树一棵,院墙已有頹祀。一方小天地,仿佛是鲁迅的百草园,我却更怀念幼年时满是杂草和虫子的小院子。

锦溪柿园

房北还有一个小院,此地除柿树外,更有数十盆景。

锦溪柿园

好在这些盆景自然茁壮,全无虬龙般故意弄歪的“病”树。

锦溪柿园

房内家具朴实无华。

锦溪柿园

杞菊流芳。

锦溪柿园

屋东有一小巷,通往北边沿河路。

锦溪柿园外小巷

沿河石板路也修得干净整洁。

锦溪柿园外沿河路

风和日丽,老屋繁荫。于此倘佯,心情舒爽。

锦溪柿园外沿河路

具庆桥。

锦溪具庆桥

沿河居民,或有老妇浣衣,或有小儿发呆。

锦溪沿河老街

沿河有三岔河口,河上有天水桥,俗称北观音桥,始建于明永乐(1407年),由郭子敬捐款建造,清顺治九年(1652年)重建。拱券为纵联分节并列式,现存桥体拱券、水盘部分全部为青石材质,桥墩为青石与花岗石混砌而成。桥联:东向“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西向“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做好事”。

锦溪天水桥

锦溪天水桥

天水街。

锦溪天水街

三叉河口,静谧安详。

锦溪天水桥

桥北有大宅,可惜大门紧闭,便不知其内风云。

锦溪天水桥

街边老者拉二胡而乐。

锦溪三贤街

有树故意弯曲,想必此地有懂盆栽之人。

锦溪三贤街

三贤街。

锦溪三贤街

丽泽桥。

锦溪丽泽桥

绕过丽泽桥,从溪西返回。

锦溪丽泽桥

居民或躺或坐,享受午后慵懒的时光。河对面有陈墓区公所旧址,位于天水街与下塘街交接转角处,建于民国,曾为乡镇行政机构,后作为基督教堂浸信会分堂,现为江苏省文保单位。

锦溪陈墓区公所旧址

居民多以小舟为车。

锦溪摇船

回到锦溪上河塘。

锦溪上河塘

锦溪上河塘

长埭廊。

锦溪长埭廊

锦溪长埭廊

路过锦溪镇杰出人物馆。此地甚至有江泽民题词,可想有不少名人辈出。

比如下图这尊铜像:朱文鑫(1883年10月9日-1939年5月15日),字盘亭,号贡三,锦溪人,中国现代天文学家。15岁经乡试录取副贡,19岁考进江苏高等学堂,1905年肄业,后与冯召清、柳亚子等人创办苏州女学,被举为校长。1907年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习天文,1910年获理学士学位。在美期间,任中国留美学生会会长,撰著《中国教育史》和《潘巴斯(Pappas)切园奇题解》两书,并对法国天文学家梅西耶(C.Messier)于1781年发表的103个星云和星团的位置(即著名的“梅西耶星表”)进行重测。1928至1933年间,当选中国天文学会的第六届至第十届年会秘书,并兼任第八届年会的天文学名词编译委员,1939年当选为天文委员会委员。1940年,日本学者桥川时雄在《中国文化界人物总鉴》一书中为朱文鑫列传,其时尚不知他已于1939年去世。1980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天文卷》亦为其列传。2003年,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国家天文台等十余单位在锦溪镇举行了“纪念天文学家朱文鑫诞辰120周年学术研究会”,缅怀其对中国天文史研究的卓越贡献。

锦溪镇杰出人物馆

陈三才烈士纪念馆,更有费孝通题词。陈三才(1902年8月4日-1940年10月2日),名定达,号偶卿,锦溪人。自幼聪明好学,1916年于江苏省立笫二中学毕业,保送清华大学,1920年毕业,赴美国伍斯特理工学院留学。期间曾任留美学生会主席,并担任足球队、网球队队长。1924年毕业得学位并入美国著名的西屋电机公司实习工作。1926年回国后在上海经营北极公司。平时关心国事,热衷慈善,曾担任清华同学会会长、联青社社长。1931年发起组织中国工程师学会。抗日战争期间,他积极投入,出钱出力,亲赴抗日前线,协助军队构筑工事。后因谋划刺杀汉奸汪精卫未成,被76号特务逮捕,于1940年10月2日杀害于南京雨花台。

这样看来,明天还是烈士的忌日啊……

这里更看到了无锡老乡顾毓琇老先生悼念挚友陈三才的题词。1946年“纪念陈三才烈士”追悼会也是由顾毓琇主持的。想知道顾毓琇的事迹可参阅我以前写的《拜访顾毓琇故居》。

锦溪陈三才烈士纪念馆

锦溪还有一处有特色的中国古砖瓦博物馆。由于各大博物馆精品太多,故对此并不以为然,草草拍摄若干而已。

锦溪古砖瓦博物馆

龙形瓦当。

锦溪砖瓦博物馆瓦当

大黄道砖,为粘土经土窑高温烧制而成。

锦溪砖瓦博物馆大黄道砖

日薄西山,镇上渐渐的少了游人,多了烧饭的乡民。

锦溪

锦溪

路过古董铺子,无意中听到了一段地道的昆曲。

锦溪古街

小咖啡馆前拿着胶片相机认真拍摄的摄影爱好者。

锦溪古街

禅院之美。

锦溪

一家之闲。

锦溪

望着茶炉发呆的姑娘。

锦溪禅茶一味烧茶炉的姑娘

把玩手机的游客。

锦溪的游客

自上游漂流而下的菱叶。江南采菱时节多的是这样的漂浮物,算不得污染。

锦溪的菱叶

夕阳之美。

锦溪夕阳

再见,水乡佛国。

锦溪水乡佛国牌坊

8条评论

  1. 一上午手机登陆几次,评论似乎都发送失败了。想说,你整理的游记都值得一看。有景观有人文,最重要,有平实的生活气息,PC端绕回来续点33个赞!

    回复
  2. 目前生活在那些民居中的仍是本土原住民吗?他们主要的生活来源可是依靠的旅游业?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