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3日

应该说第二日的游程其实基本上还是集中在市内的。罪魁祸首当然是天气了。是啊,除了天气,我还能怪呢?不过手机能上网的好处就是能躺在床上密切跟踪全澳的天气变化。因此获知第三日始天气会变好的消息后我们没有犹豫,直接定下余下的行程——D3热带雨林,及D4珊瑚海大堡礁。

住处门口的广告,“也有为人类开设的雨林专列——在这里预定”

住处门口的广告,“也有为人类开设的雨林专列——在这里预定”

仍然是早起。仍然是一副简约打扮。巴士直接开到我们的旅馆,开车的小伙子还是比较热情的,跟所有人打招呼状。问我们叫什么从哪里来,我说从墨尔本来,他恍然大悟般的叹:“Oh!”(不过随后的行程中我们会听到很多次这样的“Oh”,大约他们总以为我会说从日本来吧!)上车一看,只有我们几个亚裔。本以为会满车皆是日本人呢,因为定行程的旅行社服务小姐英语也不甚流利,就是个典型日本人模样。

08:55,Bayview。一路顺风。

清水火车站(Freshwater Connection Railway Station)前的小铁道车

清水火车站(Freshwater Connection Railway Station)前的小铁道车

车站外景色

车站外景色

Freshwater station

Freshwater station

车站的一部分是改装后的车厢

车站的一部分是改装后的车厢

库兰达观景火车(Kuranda Scenic Train)

库兰达观景火车(Kuranda Scenic Train)

库兰达观景火车车头,很是花哨

库兰达观景火车车头,很是花哨

车厢

车厢

车内座位如澳洲人习惯皆靠左。车厢上方有淘金热时代的旧照,过道一侧则装有现代化的LCD屏景点介绍。

车厢

车厢

车行热带森林

车行热带森林

这里有段有趣的小插曲。旁边的座位坐着一家澳洲白人,父母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女孩跟爸爸闹别扭,于是当爹的可怜兮兮的不停说笑话什么的逗她开心。看得我们在座的都挺着急的,还不能表现出来。等车子开到森林以后,可能是周围大家开心的情绪感染了她,终于她笑了。我感觉她老爹也暗暗松了口气,哈哈。

正当开心的时候,悲惨的事件发生了——拍照时我酷酷的价值不菲的墨镜掉下了火车!当时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咣当”声,后来才知道是……而且更可气的是这段还录在相机拍的短片里了。唉,曾经在《墨城游记(20):布勒雪山一日游》中记述过我几次三番丢墨镜的惨痛经历,以及我是如何跟漂亮并且尤其是价格不菲的墨镜有“仇”的,今天的经历再次证实了这点……于是一怒之下在随后这两天连买两副墨镜——我让你丢,我让你丢!

窗外瀑布

窗外瀑布

峡谷和城市

峡谷和城市

火车穿越

火车穿越

11点,在一处名为巴伦瀑布(Barron Fall)的峡谷(赛达山,Saddle Mountain)列车停了下来让游客拍照留念。

高峡深谷,流水巉岩

高峡深谷,流水巉岩

车行40分钟后,便到了库兰达(Kuranda)车站。

库兰达车站

库兰达车站

库兰达是一个位于雨林中的小镇,当初是由伐木工人兴建起来的。如今和很多澳洲小镇一样,成为当仁不让的旅游景点了。

库兰达镇

库兰达镇

天气这个好。因为是今天第一批火车进入库兰达的游客,所以在库兰达逛的时候街上还是空空的。路边有块牌子,上面用拉丁拼音土著语写着“Gulu Bulmba Ngunbay”,看不明白什么意思,旁边的英语翻译是:“此地叫Ngunbay,鸭嘴兽之乡”。哦,原来如此!这里有条大河巴伦河(Barron River,就是前面的照片峡谷中的那条),里面出产鸭嘴兽呢。理所当然的,这里也是土著人之乡了。

库兰达土著人表演

库兰达土著人表演

小马驹

小马驹

正当到处乱逛的时候,在街角我看到了这个老歌手。他的嗓音是这么的富有穿透力和磁性,一旁喝咖啡的人们仿佛是为了享受这样的歌声而坐在那里。我听了一会儿,感到不给点硬币已经对不过他的歌声了。他说,谢谢。我一直站着直到一曲结束。想起年初老牛来澳洲的时候一直吵吵着要看街头艺人弹唱,要买乡村民谣CD。无心栽柳,反而是我在这热带的街头,听到了最棒的一曲。

因为感觉很好,给这幅照片配了特别的颜色,取名“1968”。Yani同学问我为什么要取名1968,为什么要精确到年,我说,还记得《阿甘正传》么,阿甘在1968年正穿行在越南的丛林中,而他的女友詹妮则在全国巡回演出反战。此情此景让我想起的,的的确确就是1968年,那个嬉皮士和乡村民谣横行的年代。Yani说,嗯,可以印到T恤上。呵呵。

1968

1968

请一定听一听他的曲子。你不会后悔的。

看完了精彩的演出,一时迷失方向,就在小镇里乱逛。有一个商场里面卖那种灌木林咔叽服,就是那些早期去非洲打猎的英国猎人短装服,很酷的模样。不过想来想去还是没有买。到了十字路口,很多的路标竖在中央。先去所谓的“(土著人)遗产集市”(Heritage Markets)逛逛吧!

所谓土著人手工艺品,其实更像是日本制造

所谓土著人手工艺品,其实更像是日本制造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里面卖东西的人除了白人便是日本人或者中国人,让人大失所望。这就是旅游业的负面了。本来还想在里面吃顿当地特色的饭来着,结果回头一看招呼我的是两个马来妹妹,卖的也是马来风味的中餐。一下子没了兴致。倒是旁边角落的那束盆栽,更多的吸引了我的眼球呢。

市场一角

市场一角

盆栽

盆栽

所谓的“鸟类世界”,就是游人付30澳币触摸一下鸟儿

所谓的“鸟类世界”,就是游人付30澳币触摸一下鸟儿

在出市场的时候,忽然在露天的桌子上看到了散落的几十本1984年的《国家地理》杂志!而且还保存相当完好。啊,当场口水长流不止……随手翻了其中一本,是介绍当时中国的少数民族的一期专刊(见附图)。被吸引住了,就坐在那里看了好久。真想把这些杂志全都席卷一空啊。可是善良的品性还是主导了我,只好恋恋不舍的放下了。

Kuranda桌子上的国家地理

Kuranda桌子上的国家地理

出门左转,刚要去看蝴蝶馆,忽然发现新买的墨镜又不见了。我……对自己无语了!冷静,冷静!哦,我大概是丢在放《国家地理》的桌子上了!赶紧走回去看,万幸还在那里!唉,不要摆酷了,把太阳镜装进包里吧!安全第一……

在集市的一角有一处不起眼的名叫库兰达考拉公园(Kuranda Koala Gardens)的私人公园。9澳元一张票不算贵。里面不大,但是比较别致。我终于没有忍住抱着考拉合影的冲动。不过平心而论,那里的一条流水线还是相当不错的,只要30多澳元不仅为你拍摄自己抱着考拉的四张1吋小照片和一张5吋大照,还可以做四张印有3吋照片的邮寄明信片,以及两个镶嵌1吋照片的钥匙圈,相当的划算。最主要原因当然还是昆士兰州是全国唯一一个可以合法抱着考拉合影的州,下次去昆士兰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酣睡中的胖乎乎考拉

酣睡中的胖乎乎考拉

工作人员抱过来一只巨大的考拉。这家伙肯定是个老家伙,巨重无比,一上来就用钩子一样的爪子牢牢抓住我的衣服不放。上帝保佑我的衣服。

没有免俗,抱着考拉

没有免俗,抱着考拉

啊,忘了说了。上面这只胖考拉的名字叫Frank。哈哈,当那个甜甜的澳洲mm告诉我的时候我就笑死了。Frank,你别分特啊。

连公园的门票也是在游客手上敲一个考拉章

连公园的门票也是在游客手上敲一个考拉章

其实公园里不只考拉,还有其他一些动物。除了能跟我之前写的《墨城游记(13):墨尔本动物园中》的蛇虫百脚们媲美的蜥蜴毒蛇(就不在这里展开了,以免变成另一篇动物园游记)以外,还有些稍微可爱点的,比如这两只棕袋鼠。

袋鼠

袋鼠

信步前行,有一个展示开拓者们伟绩的小木屋。门口立着一个铁皮人。它不是爱丽丝仙境中的那种铁皮人Tinman,而是用各种各样的金属零件拼凑的。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笑呵呵的“老爷爷”,我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它站在那里多久了?十年,二十年?抑或更久?当初制作它的那人,也许自己也成了个老爷爷吧?时间真是可怕啊……

铁皮人

铁皮人

开拓者小屋(Pioneer Shed)

开拓者小屋(Pioneer Shed)

淡水鳄,立刻想起了前一阵子(9月4日左右)被魟鱼尾刺死的享誉全球的“鳄鱼猎手”史蒂夫·欧文先生(Mr. “Crocodile Hunter” Steve Irwin)。他的死简直在澳洲掀起了一场风暴。讽刺的是,他死亡的地方就在凯恩斯北,道格拉斯港,也就是我下一篇要说到的我们去的珊瑚海。

爬满池塘的淡水鳄(Freshwater Crocodile)

爬满池塘的淡水鳄(Freshwater Crocodile)

出动物园,呼吸新鲜的空气。这里真美啊。

Kuranda街景

Kuranda街景

是时候停止乱走,吃顿饱饭了。进得一个写着考袋鼠肉的餐馆。坐定。店里的土著活计高高大大的,长得有点像《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里面的上尉艾登·福特(Aiden Ford)。我看了菜单,袋鼠肉汉堡薯条大餐,13澳币。作为旅游景点的餐馆来说不算贵,不过想必很小吧,于是问福特上尉,袋鼠肉汉堡多大?他比划了一下,大概拳头大。我猜也是,于是我说,要一份袋鼠肉汉堡薯条大餐,再要一份早餐火腿煎鸡蛋三明治。他问:“是单人吃吗?”我说是的。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趁上菜的间隙我好好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餐馆还是蛮有情调的。有趣的是屋顶上放着一个古董级自行车。

Kuranda餐厅的自行车

Kuranda餐厅的自行车

没多久,终于上菜了。OH MY GOD!除了这三个英文字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字来表达我当时的感受了。哐!袋鼠肉汉堡没错的确是拳头大一个,但他也没说这其他薯条蔬菜沙拉什么的有满满一盘啊。哐哐!第二份也是巨大的一个盘子,里面满满的两个鸡蛋和烤面包,一个煎西红柿,还有烤火腿。OH MY GOD!旁边的一位金发mm叫出声来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转头过去无奈的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多。她说,她还以为我是个超级食神什么来的。这时候福特上尉就在旁边坏坏的笑,说,先生请享用你的午餐。啊,看来我今天一定得尽全力打开胃口才行。于是我就开动了!

Kuranda的大餐,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Kuranda的大餐,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Kuranda的大餐,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Kuranda的大餐,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吃完了四分之三。剩下的死活塞不进去了。最后拼尽力气猛喝了一口橙汁,腆着肚子付账去也……

Kuranda大餐,实在吃不下了

Kuranda大餐,实在吃不下了

吃得饱饱的在街上乱晃的感觉真好啊!

打电话给同行的女士。她们说在丛林里迷路了。我于是决定去“解救”她们。这又开始了另一个传奇的故事……

从镇中心往一处名叫丛林小径(Jungle Walk)的地方走,眼前的树越来越茂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暗黑破坏神》。

丛林小径入口

丛林小径入口

“其实总的来说还好嘛!”我心里想。自小就跟我爸“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流连”,因此这点小丛林自不在话下。走了一段,听到水声,我兴头上来了。

丛林(古墓丽影?)

丛林(古墓丽影?)

走啊走,仿佛没有尽头。这让我不由想起小时候跟我爸爬惠山时的情景来。出国前我爸专门陪我爬了一次,现在我真希望跟我爸再爬一次啊。

待我看到一条大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点二十分了。只用了十八分钟我就穿越了所谓的丛林小径。这时忽然看到路边有个牌子上贴着地图,上面标记着“去巴伦河国家公园:约1.5公里;去巴伦河瀑布:2公里”,然后红色虚线直至火车站。去还是不去?心算了一下,人每公里行走需花费15分钟,我要快一点,大概10分钟,那两公里我只要20分钟多一点就到了,算上来回,也足够赶得上三点半的缆车。而且一直往前按照地图所说可以直接回到车站,也可以省下不少时间。毕竟难得来一次,不能留下遗憾啊!于是我就一个人出发了!

路边遇到的“吟游者”,那家伙可真酷

路边遇到的“吟游者”,那家伙可真酷

好吧,就让我从这里开始,登上瀑布的山顶!

长路

长路

走着走着,看手机,时间紧迫。

有个分叉路。向右!

有个分叉路。向右!

随地留念后默念“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哈哈

随地留念后默念“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哈哈

继续走,时间紧迫起来。怎么2公里路还没有到头?抓住一个从山上下来的人问,他说,得20分钟。我想我得加油了!继续快走。走了十五分钟我又抓住一个路边的人。他说,很快了,只要10分钟了。

这时候看表,已经是2:40分了。山路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仿佛没有尽头。难道不是2公里?

伸出右手拇指向上,准备搭车。那辆红色的越野车理都不理,直接驶过。

咬牙继续走。46分……47分……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我仍在坚持。

这时后面开来一辆巨破的小面包。我看着它,心想没准儿能搭车?果然!果然!它忽然停下来了,里面开车的小伙子探出头问,要不要搭车?我说好啊,很开心的走过去,费了半天劲儿拉开破门钻进去,里面三个白人小伙子,仿佛是昆士兰某个农场来的。车里面没洗的锅碗瓢盆到处都是,还飘着一面澳洲国旗。哈哈,又想起了《阿甘正传》了。一个小伙子问,你一个人?我警觉的说,不是,我跟我朋友一起的,他们在镇里等我呢。小伙子们没说什么。也许是我多心了吧……不过多长个心眼总是不错的。小伙又问我哪里来,我说“墨尔本”。于是耳畔又响起了熟悉的“Oh!”声。

搭车果真很快,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一个什么瀑布(叮叮瀑布Ding Ding Fall?不记得了),可是不是我要去的那个最高点观景台。我下了车,说了声“Thx buddy(多谢了哥们儿)”就加紧速度往山上快走。

已经是2点50分了。我的观景台不知道还在什么地方。 两旁的树林密密麻麻很是茂盛。路却忽然又往下走了。把心一沉,心想这下没戏了。现在回头也晚了,不如坚持到底吧。大不了赶不及缆车夜宿库兰达镇就是。只是明天一大早去珊瑚海的计划要彻底泡汤,真是不甘心啊。其实那时我要是知道大后天飞机误点有整整一天可以浪费,大概就不会这么着急了。可是在那天,当一个人在无人的森林公路上盲目前行的时候,心中那股冒险的熊熊烈火却是不停的燃烧。真是疯狂啊!

听到水声了,听到水声了!加快脚步,加快脚步!怎么路又拐了个弯呢。完了,完了,大约是再也没希望了吧!

正当绝望的时候,一个拐弯,到了!!

风景这边独好,风景这边独好?啊,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这里的风景,被密密麻麻的树挡住了。没有什么瀑布,没有什么壮丽的河川,甚至比不上从我家后山爬上惠山,鸟瞰波光粼粼的太湖那种“石路萦回九龙脊,水光翻动五湖天。孙登无语空归去,半岭松风万壑传”的感觉。但是,再想想,仔细想想,同行者中,只有我奋力的完成了这趟疯狂的自虐,因此也没有遗憾了。不是么,我在凯恩斯的热带雨林没有遗憾了!

让人失望的所谓观景台——但重要的是过程!

让人失望的所谓观景台——但重要的是过程!

来不及感慨,我必须赶紧回去。已经将近3点。去他的地图!什么“大约2公里”,按照我的行走速度,4公里都不止!该死的马马虎虎悠闲开着车计算里程的澳洲人!要是原路返回,肯定赶不及吧。不过我也无怨无悔了。正在此时……

瞅准旁边一对白人夫妇钻进越野车。直接冲到那辆车边上,跟正要开车的男的说让他给我搭个车。那个男的正在迟疑,大约是男的都很警觉吧,尤其是个亚洲人要搭车。倒是那个女的非常善解人意(也很机灵),让满身臭汗的我坐进去了。万岁,万岁,我这趟传奇自虐,算是完满了。一路上跟他们聊天。其实他们也不是本地人,是从悉尼来度假的,有三周之多呢。那个女的很有一套,大概知道如果我是劫匪早就可以动手,不必等到上了车才开始,因此也问了我很多个人问题。我也表现得落落大方,一一作答。男的也放开了。这时候女的又问我从哪里来。我说墨尔本。于是再次被“Oh!”。

他们很不错,虽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路,不过还是看着地图把我载到了火车站/缆车站。好人!我说我要付钱,他们说不必了。我说我坚持,他们说真的不必了。于是我问他们叫什么,女的说他们叫杰森和詹妮(惭愧,我已经不能确切的记得是不是这两个名字了,不过我想我会记住并感谢他们的)。和他们挥手道别后,我找到了同伴(她们正小资般坐在爱尔兰咖啡馆喝咖啡)。走进缆车站。

缆车站(Kuranda Skyrail)

缆车站(Kuranda Skyrail)

这时真正的领教了什么叫日本人众多。只见漫山遍野全都是一坨一坨的日本人(夹杂着少数越南和印尼人)涌下来,满口日语(和叽里呱啦语)把我们包围,让前面的一个来自美国的漂亮印裔妹妹也很是无奈。

7.5公里的缆车路,出发了。

俯视壮丽的巴伦河(Barron river)

俯视壮丽的巴伦河(Barron river)

按照缆车手册上所说,整个缆车线路分为36个塔台。从T36塔台(库兰达站)到T33塔台之间是雨林复垦种植区,T33到T32之间是巴伦河区(上图),有名为雨林桉树卡达之(Cadagi)和法拉黛(Faraday’s)的两棵树。T32到T29之间是红桉树林,以及在桉树上寄生的数不清的寄生植物(例如槲寄生mistletoe)和无花果。

缆车在巴伦瀑布站,也就是上午火车停车的地方有个转接站。游客可以停下来从另一角度看看峡谷。

巴伦瀑布站,看得到对面的返程火车

巴伦瀑布站,看得到对面的返程火车

对面的火车

对面的火车

在巴伦瀑布站有个公告牌说,1935-1963年间这里曾经存在过一个水电站,在峡谷下方还有电车轨道用以运送工人,还有很多有趣的古老运输工具,比如像小铁轨车一样的拖运电动推车(Haulage Trolley)、以及像迪斯尼乐园过山车一样的个人电动推车(Personal Trolley)等等,虽然那些气泵经常会有些毛病,但都是当时工人们用来运送器材和个人的有力工具。

“高峡出平湖”

“高峡出平湖”

继续向前。在T25到T20之间是茂盛成熟的热带雨林,树木可高达50米。有硬木红宾达树(Red Penda)和直叶橡树(Plate-seeded Oak)。在T20到T19是银灰色叶子的金合欢树(Wattle trees),显示早期人类活动的干扰。T18到T15泥土肥沃地势平,有着最复杂和茂盛的雨林,树种有亚历山大棕榈(Alexandra Palm)、超级无花果(Superb Fig)和古柏羊齿(Cooper’s Tree Fern)等。

极端茂盛的雨林

极端茂盛的雨林

为了避免干扰雨林,这些塔台都是用载重直升机(哈哈,我猜是用的皇家空军CH-47“支奴干(Chinook)”重型直升机)吊上安装的。

同行的女士们被高度吓得牙齿咯咯,我却觉得颠啊颠的很舒服,并惊叹造塔工人的攀爬本领。

Barron雨林高塔

Barron雨林高塔

到了T8红岭站。这是最后一个乘客可以下来走动的转接站。这里有着一棵全昆士兰州最大的贝壳杉(Kauri Pine),高50米,粗得足足需要5个人环抱。这种贝壳杉是全雨林中最高的树,非常稀有。在这里还有有意思的绿树蚁巢(Green-tree Ant nests)。

绿树蚁巢

绿树蚁巢

过了红岭站后缆车线路就向下倾斜,开始下山了。这里的树因为山脊泥土较浅,所以全都是清一色的桉树,跟刚才的热带雨林显著不同。

平原、大海

平原、大海

不久,便终于“着陆”了。

四点多,又回到了我们可爱的小旅馆。来这么久,今天是第一天阳光灿灿,让我能够安心拍摄我们的小旅馆。

考拉旅店(Koala Court Holiday Apartments)

考拉旅店(Koala Court Holiday Apartments)

同行的女士意犹未尽,提议先去海滩,然后去吃海鲜。

可爱的Kairns热带黄昏

可爱的Kairns热带黄昏

可爱的Kairns热带黄昏

可爱的Kairns热带黄昏

可爱的Kairns热带黄昏

可爱的Kairns热带黄昏

我们一路沿着海滩寻找着传说中的海鲜自助。本来我还将信将疑,想,到哪里吃不是吃啊,费这么大劲儿干嘛,进了门才不得不被女人们天生对打折商品/食品的敏锐直觉折服。仅仅只用区区25澳元,阿卡西亚酒店(Acacia Court Hotel)旗下的查理海鲜饭店(Charlie’s Restaurant)提供享誉全世界的的海鲜自助。我们一盆盆、一盘盘、一碗碗、一个个的海吃着大对虾、大蛤蜊、大生蚝,以及其他叫不上名字的海鲜,吃得忘了拍照,吃得只想吃西瓜了。旁边桌上的瘦小老头很是生猛,我眼看着他吃掉了整整四大盘大对虾(我只吃了两盘,不过我估计胃口不大有中午那餐的“功劳”),最后打着饱嗝吃了一个蛋糕和数不清的西瓜。

Charlie's Restaurant

Charlie’s Restaurant

要不是怕吃生猛海鲜太多吃出海鲜病来影响明天的行程,其实本来我还可以干掉更多的虾。在此我再次对女士们敏锐的血拼觉察力表示钦佩。三个字——我服了。

因此也发现这世界的大部分女人们到某地旅游,完全就是为了:

  1. 秀漂亮衣服;
  2. 血拼;
  3. 海吃。

这跟大部分男人们:

  1. 看人文古迹;
  2. 冒险;
  3. 艳遇。

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

仿佛是作为这种差别的体现,当女士们酒足饭饱唱着儿歌早早回到旅馆租VCD看的时候,我独自留连在凯恩斯的灯红酒绿那无边诱人的夜空气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页 3 / 3

63条评论

  1. Re c mm:那就随你了,还是一句老话,看你够不够胆色啊~~Re 豆豆:你说的是,有时候为了效果,习惯性的锐化了。

    回复
  2. 说到瀑布,上次和其他人去玩,有机会看到瀑布,可是别人嫌远都不想去,因为山里只有一条路,走多远进去,就得再原路返回。可是我一个人去也不现实,自驾游回来就很晚了。

    瀑布啊,现在想想就遗憾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