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日

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国家公园位于墨尔本市以西的澳洲海岸,距离坎普贝尔湾(Port Campbell)约七千米,是维省第二大海洋公园,包括“Twelve Apostles Marine National Park”,即“十二圣徒海洋国家公园”,和“Port Campbell National Park”,即“坎普贝尔国家公园”。所谓十二圣徒,缘因在海岸有十二座巨大的孤立岩石,貌似耶稣的十二圣徒。详细介绍参见链接。大洋路的由来则是在一战后,五万退伍士兵的去向问题使得澳洲政府修建了这么一条环绕澳洲的公路,因为一战也叫“Great War”,所以Ocean Road前便有了“Great”这个字。

三月底,MU中国同学会给所有人发了电子邮件,介绍说在四月一日有去大洋路的活动。其实早在05年1月份我就已经计划好了,相关资料也搜集妥当,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终究是没有去成,这次一定不能错过。

四月一日清晨七点,与往常一样起床。昨晚大雨滂沱,心中一直忐忑不安,孰料今天却是阳光明媚,让人由衷感谢上天。

[附图]:清晨(手机照片)

(Camera:Nokia 6230i (1.3MP))

八点在学校集中,然后跟朋友们上车。天色开始阴沉,下起了雨,不过大家的兴致未受丝毫影响,因为事先看了天气预报,知道今天大风。大风的天气是不会下雨的,何况在车前出现了彩虹,仿佛我们正在穿越彩虹桥一般。

[附图]:彩虹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车行三小时,就来到了著名的十二圣徒。天气很好,阳光灿烂。

[附图]:蓝天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朋友们都欢呼着去看海了。我在后面,看到有位大妈牵着一只巨大的狼犬在海边,很有feeling。旁边一个胆大的mm还去模狗狗的头,吓得旁人都在尖叫。不过那只狗很乖的模样,没有惨剧发生。

[附图]:大狗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漫步木桥,眼前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和金色的巉岩。白色的海浪一波一波袭击着峭壁,让人感慨海的伟大。

[附图]:海景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十二圣徒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按照介绍,这里的海洋因为是靠近南极,所以冷空气和高气压形成了独特的气候,冷水中也孕育了很多独特的海洋动物,比如南极海豹和鲸。

[附图]:巨岩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十二圣徒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数来数去,并没有十二块岩石。原来,按照介绍,所谓“十二”只是一种修辞,并不是一定就有十二块岩石。这些岩石都是因为风蚀和水蚀作用从峭壁上剥离出来的,因此也许我们站着的地方过了若干百年以后就是第十几块岩石了。

[附图]:海边全景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阳光普照圣徒,我最喜欢的一张作品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廊桥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风很大,大家都被冻了个不防,看完十二圣徒,都忙不迭的回到车上。行车半小时,来到罗克·阿德峡谷(Loch Ard Gorge)。这里已经属于Campbell National Park。这个峡谷的命名源于1878年快帆船Loch Ard号在此处的海难事件。全船54人中,只有2人幸免遇难,他们是:18岁的爱尔兰移民伊娃·卡米切尔(Eva Carmicheal)和帆船学徒汤姆·皮耶尔斯(Tom Pearce)。关于这段历史,当时的报纸有如下记载:船沉没后Tom在一个底朝天的救生艇上漂流了好几个小时,在潮汐改变以前不断被冲刷撞击,冲到这个峡谷。没过多久他听到Eva的呼救声,发现她靠着一个桅杆在漂流。Tom立刻跳下海,花了一小时把她救上岸。他把她安置在峡谷内的洞穴中并给了她一点白兰地,然后两人筋疲力尽的睡着了。醒来后Tom爬出峡谷寻找救援,然后遇到了两个附近Glenample火车站的仓库管理员。仓库主休·吉布森(Hugh Gibson)立刻派人把Eva从峡谷中解救出来并安置在家中。

[附图]:当时藏身的洞穴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波涛汹涌的罗克·阿德峡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罗克·阿德峡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罗克·阿德峡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参观完峡谷,继续开车来到Campbell湾的小镇上。这是一个宁静的小镇,破旧的房子,唯一的收入来源大约就是旅游业。Campbell湾很小,大概还比 不上一个湖。海边都是凶猛的海鸥。说它们凶猛是因为看到游人手中的面包都会冲上来抢食。这里有一小段插曲:我老乡Steven正在吃面包,忽然一只海鸥冲下来一口啄掉面包在地上,还没等Steven反应过来,就又一个俯冲从地上叼走了,气得Steven大骂:“我靠,我的面包!流——氓!”本来还有一张 Steven被袭击时的照片,因为种种原因就不发上来了,呵呵。

[附图]:坎普贝尔湾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坐在坎普贝尔镇的咖啡厅喝Cappuccino,看看海,感觉还是不错的。

[附图]:在咖啡厅看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下一个景点是伦敦桥(London Bridge)。有一首著名的歌叫《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顾名思义,这座石桥便也是当掉的了。

[附图]:伦敦桥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伦敦桥附近波涛汹涌的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短片]:伦敦桥

最后的景点是海洞穴(The Grotto),是由海洋冲刷形成的。

[附图]:咆哮的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怒吼的海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图]:海洞穴

(Camera:Canon PowerShot A70 (Canon Zoom Lens 3x 5.4-16.2mm f/2.8-4.8))

[附短片]:海的喘息(Sea’s breathing)

回家的车很快,在KFC吃了晚饭以后就各自回家。下次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去了……

[附图]:中国同学会的招贴画

ccsm_poster

同游者五人。五人者,Steven、老虎、Rachel、David、Antony是也。

前一页 5 / 5

100条评论

  1. 哇,你不是也鬼上身了吧。
    奇怪,那个鬼上身的怎麽还解说,该下课了吧

    回复
  2.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详情参见我校友yoroto的Blog:http://xjtuoverseas.suprglu.com

    回复
  3. 哇,还真是的呢,这末没职业操守的,早就该下课了
    哼,实在是太over了。

    回复
  4. nod
    可是很奇怪来
    为甚没有的地方就是猛出球星,中国为何就不行捏

    回复
  5. 因为中国的教育文化是读不了书的孩子才去踢球,而不是有天分的孩子去踢球。

    回复
  6. 这个说法赞成。
    不过我觉得这条路也很不好走
    我有个朋友初三就退学去上秦皇岛足球学校了
    在那里待了5年,只混了一个二级运动员
    后来回来又重新考大学
    结果考了一个极破的大学,还是靠体育特招进去的呢
    算下来,比我晚上大学好几年那
    现在混的据说也很挫
    早知道当时还不如不去上足球学校那
    最可惜的是,在秦皇岛时和他初恋女友还一直好好的
    从秦皇岛回到兰州,准备上大学了,两人倒是分手了。

    回复
  7. 足球这个东西是要被星探看中,几百个里才出一个那才行。还有很多巴西的球员都是街头球星。中国有么?

    回复
  8. HOHO~ 明显老虎的照片拍得比偶要好看挪 ^0^ 偶住BURWOOD 现在在DEAKIN~
     
    你们也是5人开车去的? 大洋路的确PL呢~~~

    回复
  9. 原来是Deakin的。我高中同学也在那里上过学。不过我们现在都毕业几年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