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2日

第二日早起。说是早起一点也不为过,大概早晨六点就起来了。然后出发。天气仍然是阴的,但却能见阳光刺穿远山若隐若现的云朵。既然有变好的迹象,因此心存侥幸般不带雨具。

行走途中感觉饿了。先去填饱肚子。起来的太早,不知道去哪里吃。这样的小镇,也别指望餐馆早开吧。乱逛到Cairns Central(凯恩斯中心商场),看到彩虹。很兴奋的拍了好多照片。如下。

凯恩斯清晨

凯恩斯清晨

凯恩斯的彩虹

凯恩斯的彩虹

Cairns Central里面有很多的商店,比如Target,Myer,Bi-Lo和Coles,还有零零碎碎的小商店。可惜转了一圈只有麦当劳开着。排了一会儿队,谁知麦当劳的服务员说,既没有chicken burger(鸡肉汉堡),也没有beaf burger(牛肉汉堡)。于是我问:“What do you have(你们有什么)?”她说早餐只有三明治加火腿鸡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买了再说吧。

狼吞虎咽的吃完,往海边走去。仍然是阴沉沉,间或有一缕阳光。路上人烟稀少,大约都是在睡梦中呢吧。路边的棕榈树,却是毫不在意的挺立着。来到Trinity Inlet(崔尼蒂小港)。这里的海滩边淤塞了很多海泥,应该是06年3月21日的五级热带气旋“拉里”袭击昆士兰州所致吧,据说凯恩斯的海滩和珊瑚海的大堡礁要十至二十年才能恢复!当然也包括澳洲的香蕉种植业,今年澳洲全国的香蕉价格比从前贵了四倍,记得刚来澳洲的时候香蕉是最便宜的水果,手腕粗的大香蕉一把只要约5澳元,每星期都买上一把,每次吃了一半,看着有麻点的就直接扔掉。如今小得跟两根手指细的小香蕉价格也已经涨到12.99澳元一公斤了,经常看到澳洲人在超市拿起一根小香蕉,反复打量很久,还在手里捏来捏去,然后叹口气放下……扯远了。撇开香蕉,回到主题。不管怎样,真是可惜了凯恩斯那些金黄的沙滩了……路边的游人们也无可奈何的互相张望着,摇头离开。

临近正午,阳光终于明媚起来。当地的小摊小贩们也赶紧摆出阵势。可能澳洲的周六就是用来摆摊摆贩和大血拼的时候吧,还记得霍巴特的萨拉曼卡集市么?

鲨鱼嘴

鲨鱼嘴,旁边的都是鲨鱼牙齿小项链,买了两串

木玩具

木玩具

珐琅

珐琅

布娃娃和布袋

布娃娃和布袋

行走在路上。两辆奇怪的车车。

“邪恶的露营者们”(Wicked Campers)

“邪恶的露营者们”(Wicked Campers)

“冒险鸭”(Adventure Duck)两栖车

“冒险鸭”(Adventure Duck)两栖车

信步走到靠近海港的一边。这里有一个小公园Fogarty Park(福格蒂公园),公园边有个巨大的铁锚。铁锚前的铭牌上写道:

On this spot
the Official Founding Party
of the
Port of Cairns
landed.
6th October 1876

此处
凯恩斯港正式建立。
1876年10月6日

佛加提公园的铁锚

佛加提公园的铁锚

凯恩斯的海港跟霍巴特的海港很是不同,首先一个水的颜色就不一样。这也难怪,霍巴特毕竟是一个临近南极的冷水港,凯恩斯则是进出珊瑚海的暖水港。

香格里拉(Shangri-La)饭店和凯恩斯港

香格里拉(Shangri-La)饭店和凯恩斯港

海港里停泊着很多的航船游艇,除了上篇提到的“堡礁王子”号等等以外,还有一些比较有特色的游艇。比如下图的“海魂(Ocean Spirit)”号双体帆船。

姊妹“海魂”号

姊妹“海魂”号

荷兰父子帆船

荷兰父子帆船

正午,睡着在梦中的港湾。

梦中的港湾

梦中的港湾

海港旁有个很不错的咖啡厅Al Porto Cafe Restaurant。因为天气的关系人并不是很多。

咖啡厅Al Porto Cafe Restaurant

咖啡厅Al Porto Cafe Restaurant

简单的早午餐

简单的早午餐

小Q先生

小Q先生

从远处珊瑚海吹来的凉风夹杂着暖风,坐在咖啡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混血美腿mm

混血美腿mm

在凯恩斯的市中心,也就是围绕海港的一圈瞎逛。天气时好时坏。信步又走到前一篇提到过的纪念碑。这次有机会好好打量它了。

战争纪念碑

战争纪念碑

铭牌上写,纪念碑由退役M.D.Kenny船长、协会成员Felix Grasso、Albert Smith和Steve Thimios捐献。1999年9月19日。

舰炮

舰炮

野战炮

野战炮

铭牌上书:

31/51澳大利亚步兵团,在荷属新几内亚的莫绕克及外围、艾兰登河,以及不甘维尔的清巴山脉、经加河、唐斯山脉、努马努马、拉图阿和坡顿登陆战中服役,63位同志阵亡。1943-1946年。

31/51澳大利亚陆军团铭牌

31/51澳大利亚陆军团铭牌

凯恩斯地区艺术馆

凯恩斯地区艺术馆

大堡礁酒店赌场

大堡礁酒店赌场

法院酒店

法院酒店

然后又走回咖啡店在咖啡店门口的长椅上躺了好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暖暖的很舒服。

手机自拍

被朋友称为“咸蛋超人”的手机自拍

在街上乱逛的一大“收获”就是,在凯恩斯,流行的语言竟然是日语。暂不论街上到处竖着的“巨泉のオ一ケ一ギフト”(抱歉其实我完全看不懂那些符号)或者“免税店”字样,就连购物也是被当作日本人直接上来就是日语。对比就是在华人泛滥的墨尔本中国城,似乎中国人进店也是被英语伺候啊。更夸张的是当地的很多商贩甚至连英语都说不好,以至于我一开始对自己的英语能力乃至自己的生存技巧都产生了巨大的怀疑,直到看到随后进来的各个游客问的问题他们都一知半解,才稍许恢复了点信心。

因为同行的女士吵嚷着要去吃日餐,所以晚餐就随便挑了一家日餐馆坐下了。这个日餐馆墙上挂着“横纲”大横幅。横纲(Yokozuma)是相扑的最高级别比赛,所以等花了近50澳元买的三碗油腻的面端上来的时候,同行的一位女士在飞速吃完后一路大喊:不行了撑死了。啊,那大约是给相扑选手们吃的,所以,嘿嘿……

横纲

横纲

横纲

横纲

煎饺

煎饺

紫菜咸腿肉油汤面,很像味千拉面的风格

紫菜咸腿肉油汤面,很像味千拉面的风格

紫菜咸腿肉辣酸菜油汤面

紫菜咸腿肉辣酸菜油汤面

其实我觉得味道还不错。大约像我这样乐于尝试随遇而安的Paladin是不会在意这些会不会发胖之类旁枝末节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页 2 / 2

41条评论

  1. 不错的旅行哦,澳洲是非常宜人的地方,
    可惜我只去过布里斯班一个地方,遗憾啊遗憾
    不过看了你的旅行日记,感觉很棒哦

    回复
  2. 又来你这儿随你游了一圈儿澳洲,还是赞啊~~~
    感觉很专业的文字,很专业的图片儿,都可以登上旅游杂志撑起一个版块儿了~~

    回复
  3. 心情在路上 Reserved Unknow Browser Unknow Os

    小摊边的小姑娘很可爱呢,坐地上,吹海风的人有点装酷,哈哈。
    今天看到这,嗯,开心“旅游”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