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7日

自08年回锡始,每隔几个月必行走南长街(往日链接),有为试验胶片而作,有为饱览夜色而作,有为陪伴客户而作,有为愤世嫉俗而作,也有为测试相机而作。

今之行,乃为妻之闺密马小姐接风,再加许久未与妻一同散心,故携带X-Pro2一部。

秋初下午之光线,柔和曼妙,街上行人摩肩接踵,热气腾腾,却又没有夏日里的躁动感。

甫始,便于钱同仪旧宅慎修堂内瞥见两只无比自在的猫咪。慎修堂内有匾一,有二百多年历史,乃乾隆十八年进士、海瑞学生顾光旭书。二十世纪初,匾为前清秀才钱镜清花100银元购得。他的儿子钱同仪回绝高价收购,宁愿无偿捐给钱王祠。如今此匾已回归故里。这两只猫咪,怕是来守护这方老宅的吧?

钱同仪旧宅慎修堂

钱同仪旧宅慎修堂

无比文艺的马小姐,在路边玩物店前追逐光影。

追逐光影

追逐光影

青阳豆腐花,也是一绝。

南长街青阳豆腐花

南长街青阳豆腐花

西下的阳光打在门口的绿萝上,熠熠生辉。

绿萝

绿萝

店内的鸟笼,竟然如此晶莹剔透。

鸟笼

鸟笼

鸟笼

鸟笼

弗兰肯乡村餐厅,往来多次。

弗兰肯乡村餐厅

弗兰肯乡村餐厅

马小姐也对街边这处手工陶艺着了迷。话说这玩意,不是二十年前大学里的我们玩剩下的么?

手工陶艺

手工陶艺

一个调皮大胆的女孩,翻身上石虎。

调皮大胆的女孩

调皮大胆的女孩

猫咪见到马小姐的亲昵,竟然竖起尾巴警惕的走了,留下了一脸的尴尬。

大公桥上的猫咪

大公桥上的猫咪

想不到下午的光线竟然把这处从不出彩的路边小景儿,打扮得如此金光闪闪。

南长街下午

南长街下午

清名桥是不能不来的。这座三百年的石桥,今天用它的雄伟和柔美的赭石色,迎接了远道而来的朋友。

清名桥

清名桥

不见了红色的大游船,古运河里不禁显得空空荡荡。

清名桥上

清名桥上

自上游漂流而下的水葫芦,也曾在乌镇锦溪的河里见过,并不是污染的代名词。

清名桥上俯瞰古运河

清名桥上俯瞰古运河

清名桥上俯瞰古运河

清名桥上俯瞰古运河

一个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的年轻人,独自站在桥上四处张望着。

清名桥上年轻人沐浴阳光

清名桥上年轻人沐浴阳光

一家店中,橱窗内摆满了猫咪。他们是怎么做到让猫站在台子上不乱走的呢?

玻璃窗内摆满了猫咪

玻璃窗内摆满了猫咪

南下塘路边居民种植的金钱草。

金钱草

金钱草

卖冰糖葫芦的货郎,你的吆喝能否吸引二十一世纪的孩子和他们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的父母?

南下塘卖冰糖葫芦的货郎

南下塘卖冰糖葫芦的货郎

路边的凤眼兰(Common Water Hyacinth),象征着此情不渝。

凤眼兰

凤眼兰

南下塘手作集市

南下塘手作集市

一汪碧水东流

一汪碧水东流

重回弗兰肯餐厅,门可罗雀。曾经汹涌的人流都去了哪里?

蘑菇意面

蘑菇意面

萨拉米色拉

萨拉米色拉

餐前面包

餐前面包

德国酸菜香肠

德国酸菜香肠

牛扒,为照顾小妈妈们的肠胃,全熟!

牛扒,为照顾小妈妈们的肠胃,全熟!

黑森林蛋糕

黑森林蛋糕

白汁焗饭

白汁焗饭

马小姐的火车要在七点开,短短的行游就在微妙且暧昧的紫罗兰色的天幕下结束。

南长街黄昏紫色的天空

南长街黄昏紫色的天空

拍糊了的照片,仿佛期待着下一次的精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页 第2页 / 共2页

41条评论

前一页 第2页 / 共2页

4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