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1日

从王府井回来后我跟弟弟去吃了顿非常丰盛的午饭,都是特色小吃,有牛肉面(跟西安的牛肉面味道真像)、排骨面、烤羊肉、饺子等等等等,吃得脑满肠肥。有时候觉得吧,其实也不用刻意追求什么优裕的生活,能这样天天吃上传统的美食,也是一件让人惬意,可以知足的事情了。

然后我跟大学室友死党阿边挂了个电话,启程去中科院化学所找他叙旧。阿边同学是个善良正直的好青年,记得当年在宿舍里我们经常针砭时政的时候,阿边就常常在他的玻璃片后面睁大了他的眼睛,惊讶的说:“至于么,不会吧?”如今阿边在化学所里混得人模人样,实在是值得我这个老朋友过去叨扰一番。

出门,打的。的哥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说不认识。这可好玩了,我们一边接收着阿边的短信,一边拐来转去的,终于也就找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门面儿。这时候斜地里窜出了一小青年,大伙儿一看,嘿就是阿边。只见阿边上穿深蓝T恤,下穿被硫酸烫了个大洞的牛仔,脚蹬一皮鞋,连的哥也说,嘿,你这哥们儿有个性啊。

走在化学所的大院儿里,感觉气氛很好。中科院果真很有钱,一幢一幢大楼全都齐茬茬新崭崭的,扔在国外也算标准挺高的。

[附图]:化学所的一个什么加速器楼

化学所的一个什么加速器楼

[附图]:化学所的办公楼

化学所的办公楼

转了一圈后就去阿边的小实验室。里头比较局促,主要是试验仪器堆满了屋子。见到了阿边一直抱怨的破电脑,其实也不是很破,换个显示器估计就OK了。跟阿边侃了侃,留了影。为了顾及彼此的颜面起见,就不在这里发了,呵呵。

之后我提议去清华转转。三人从后头一小后门窜出去,在胡同里七走八绕,见到一大街。这当儿阿边迷了路。太阳火辣辣的,我已经有把阿边斩立决的念头了。阿边反应不慢,逃到八丈开外,连声说前头就是,我这才把罪恶的念头生生压了下去。

[附图]:清华有钱,又在玩命造楼

清华有钱,又在玩命造楼

[附图]:清华大学侧门

清华大学侧门

进学校之前还闹了个笑话。门卫看我们不像是学生模样(难道穿得还不够学生样子?),就把我们拦下来了。我还没开口,阿边搭话说是中科院的,过来有事。门卫让把身份证登记一下,阿边登记的时候我开玩笑说我们不会作奸犯科的,门卫笑得花枝乱颤。其实我当时是想再说一句要是作奸犯科就把这个中科院的四眼儿送派出所去。忍了忍没说。

走在清华的宿舍区,左边是很破的宿舍楼,右边是现代的办公楼,比如TFNRC——清华同方纳米技术研究中心(TsingHua-Foxcom Nanotechnology Research Center)。这楼随便摆在硅谷的什么地方也是幢牛楼。

[附图]:TFNRC

TFNRC

[附图]:TFNRC

TFNRC

[附图]:TFNRC

TFNRC

正是文科毕业生们拍照的时间。看着一张张青春笑脸,我们忽然觉得自己老了。

[附图]:毕业生,阳光灿烂

文科毕业生们

水木清华BBS的telnet主菜单logo就是下面这个当年的主校门,现在所谓的“二校门”。“清华园”三个字乃是清末大学士那桐手迹。旧迹已毁,现在这座是文革后重建的。

[附图]:二校门

二校门

[附图]:清华园牌匾

清华园牌匾

在拍照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个气质美女。我瞟了一眼,发现阿边和表弟的眼睛都直了。从这位mm可以看出,清华大学的男生为了保护资源不外流作了多大的努力,以至于还专门有一部片子反映“清华无美女”这种歪曲的观点。甚毒。

[附图]:粉色的绶带,读文的ppmm

粉色的绶带,读文的ppmm

礼堂。它是座罗马希腊结合的古典建筑,Collins风格的石柱,拜占庭风格的圆顶。说来好笑,我无数次的在水木清华BBS的Digi(数码影像)版看到这个建筑,原因是大家都喜欢把这栋建筑作为试验数码相机焦距的参照物。现在我也来试验一下。

[附图]:礼堂
礼堂

礼堂旁边是“清华学堂”。熙熙攘攘的都是毕业生在拍照。清华学堂始建于1909年,具有浓厚的德国古典建筑风格。国学研究院的名人门曾在此治学。

[附图]:清华学堂

清华学堂

往荷塘走。谁说清华无美女,这不又有一个?

[附图]:聚精会神翻看DC里照片的mm

聚精会神翻看DC里照片的mm

在科学馆门口,阿边又很色的去跟一个清华ppmm搭讪。发指……暂且不论阿边声称去问路这个事实,跟美女搭讪怎么说也是当年阿边不敢不肯不愿不想做的事,现如今,真是物是人非人心不古啊……

沿途都是清华的旧舍——当年皇家的花园,因此当然是很古。比如这个工字厅(原名工字殿),就是当年康熙时期赏赐给皇弟的熙春园(后改名清华园)的主体建筑,建于1762年…… :smile:

[附图]:工字厅

工字厅

[附图]:水木清华

水木清华

[附图]:水木清华

水木清华

两旁对联写的是清咸、同、光三代礼部侍郎殷兆镛撰书的名联:“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窗中云影任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

漫步在荷塘,忽然就能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来。当年在高中,背诵此名篇时,便无数次的向往这片荷塘。“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当时的景致大约已不能想象,但当看到这一片翠绿荷塘,便又能揣测出朱老先生当年的心境来。

[附图]:荷塘

荷塘

[附图]:荷塘边自清像旁留影的硕士mm

荷塘边自清像旁留影的硕士mm

[附图]:花骨朵儿

花骨朵儿

[附图]:弥望田田的叶子

弥望田田的叶子

一只蓝孔雀。清华园果然是兼容并蓄的地方。猜想它的祖先,曾是清华皇家园林中的王子公主,只是如今的它,想必是有些寂寞吧?

[附图]:孔雀

孔雀

[附图]:晚亭

晚亭

(参见清华大学校园部分景致介绍

走完清华,三人出主校门去门外的川俯楼吃火锅。这时候天色还颇早,路上行色匆匆的都是上班回家的人们,诺大的川俯楼并没有什么人。

[附图]:酒菜

酒菜

跟阿边觥筹交错,絮絮叨叨说着当年的往事。想着那些毕业生,便有点儿感慨。燕京有点儿上脸,于是这在blog最后上合影的机会也就没了。忽然想起毕业前,我在小肥羊盘剥边边,也是火锅。那时候的心情很有点阴郁,如今的心情,则是一点怅然。08年,阿边博士毕业的日子,我说好了,会回北京看奥运的(实质是顺便再次很不厚道地盘剥阿边)。

唉,大晚上的,真不应该发吃的,一下子又饿了……方便面方便面。

下面的故事很有点传奇色彩:酒足饭饱已经近六点。打了辆的想冲回车道沟取回包裹然后直奔火车站赶7点35的火车,结果果真领教了北京下班时间的交通,被堵得一塌糊涂。后悔当时磨磨蹭蹭。的哥告诉我们以后要碰上这样的情况一定得坐地铁。不管怎样埋怨是没用的了,还是直接冲去火车站吧,行李包裹啥的就让建峰EMS好了。只是可惜了那只烤鸭……

19:35,北京——无锡的Z1新空调软卧直达车,02车022上铺,¥440的票价。我和表弟失魂落魄的空着手坐在软卧车厢里,旁边是两个40多岁的老北京在喝啤酒和侃大山。火车飞驰,腹中空空。

[附图]:Z1

Z1

[附图]:Z1

Z1

在餐车里,我跟弟弟一文不名,穷得只好点了茶和一碟花生米。旁边的官们点了一桌酒菜,还有茅台,骄横跋扈的大吃大喝着。我们面面相觑,悄悄的走回车厢。

[附图]:餐车里的ppmm

餐车里的ppmm

[附图]:很豪华的餐车,我们的餐桌前却空空如也

很豪华的餐车

手机早就没电了,充电器更是撂在了车道沟,其实也早就没钱了,在北京也充不上值,当闹钟都不够格。无聊又饥饿,不如早点入睡。

凌晨6点半,找不到车票。一通忙乱,在列车长那还出了大洋相,受了鄙视。不过Z1的列车员mm都是很好的mm,特甜,态度特好。感谢她们,虽然我并没有记下她们的名字。无锡的早晨阴沉沉。坐上清晨破烂的2路公交车,北京之行恍若一梦。这个梦是如此的不真实,以至于下车时候一脚踩在永远也修不好的那条该死梁溪路的泥潭里。没错,我是回家了。

【完】

15条评论

  1. 软卧条件真好。偶师兄刚刚以为我在编程呢,凑过来看,鉴定完毕说这哥儿们把清华拍的不错嘛。ps:师兄是清华gg:)

    回复
  2. Re 水水:羡慕个啥子,hoho~~Re 草草:嘻嘻,拍得这么好应该有点奖励对不对?让你师兄bg你,就算你代我被他bg好了…… ;)Re htbian:臭小子就知道成天混吃骗喝,不好好在中科院呆着!

    回复
  3. 对了草草,阿边也是你们河南人啊。对了,你应该见过他的,那时候咱们在康桥两次fb他都出场来着,嘿嘿。

    回复
  4. 以为是澳洲某学校,看了前几张照片,感慨怎么那么象国内的大学。再往后看才知道是清华。风格呀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