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5日-21日

第一章 Fairfield

我如幽灵般,在这初秋的3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了这座伤感之城。呼吸到熟悉甜蜜的空气,我知道这里是我的家,是我这么多年生活的地方。然而,我到底属于哪里?身躯在分裂。

机场等行李,被缉私犬扑了。我讨厌这些狗,每次都被指令扑向从中国航班下来的华人们。我也讨厌那些带了好多违禁食品的中国游客。

等朋友的车,冷风飒飒,阴郁沉沉。忽然看到从前的一个客户在面前大步的走过,没有看到我,仿若这里一切与我无关。听着澳洲乡音的我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车姗姗来迟。走高速。车窗外,秋雨渐至;车窗内,有点沉闷。港口没有“塔斯马尼亚之魂”号,已然驶往德文港。我曾经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闲适美好的时光。我却再也回不去了。

老房子,熟悉而陌生。忽然之间,门口无数紫茉莉绽放。这江南独有的紫茉莉,这么多年,不知它们从何而来?

紫茉莉

紫茉莉

朋友犀牛带我去了Fairfield(“展览场”)。高处甚为辽阔。望大雨前夕的墨尔本城乌云压阵,深切感到力量已不可逆转。

Fairfield

Fairfield

雅拉河边,大雨前的人们仍然闲适。大雨中的我们却仓皇失措。

雅拉河边

雅拉河边

傍晚的Glen Waverly,饭局、残阳、乌云。

Glen Waverly

Glen Waverly

Glen Waverly

Glen Waverly

金光射向天宇,我与朋友分道,走在不同方向。


第二章 Caulfield

母校Monash大学,它依然是那么恬静。我已太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却仍然是个过客。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我走在去往阳光餐厅的路上,恍若一梦。餐厅里的陈式未变,菜品未变,但服务生已然换了几茬。一个女生问我,要点什么?我说,老样子。但她不会知道老样子是什么样子?我已经足够老,老到已从餐厅的记忆中清除出去。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时间长了,也会毫不留情的忘记。

阳光却依然这么灿烂,甚至有点夏日的熟悉感觉。啊,我的那么多年!我走了一圈,却依然走回了那个让我感怀的秋天!但今天,我是来告别的吧。那些曾经绚烂的梦,如今只剩下了感伤。

Monash大学

Monash大学

Caulfield的这些邻居家的小房子,大概100年也不会变。那样很好。我不想它们变。我希望永恒。

Caulfield Emo Road

Caulfield Emo Road

当年曾感怀和心心念念的漂亮小屋,如今也不可能再买了。

Caulfield小别墅

Caulfield小别墅

“沙罗双树”,一如从前。

Caulfield Emo Road

Caulfield Emo Road

Caulfield

Caulfield

很多年前住过的地方。

Caulfield Moama Road

Caulfield Moama Road

Caulfield tennis kids

Caulfield tennis kids

欢乐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第三章 Yarra River and Shrine of Remembrance

我坐在火车里,不知所措的驶向都市。炎热的风吹过,满街都是短袖T恤,我北半球初春御寒的风衣已经不合时宜。

在熟悉的地方下车,只为求证我仍然属于这个城市。我已不属于,因为我的手机再也没有响起过。想要找到朋友来逛街,思忖再三,仍是无果。

走在雅拉河上的王子桥,我只是在无数次上又加了一次。

Princes bridge

Princes bridge

Princes bridge

Princes bridge

Melbourne streets

Melbourne streets

Yarra River

Yarra River

雅拉河南岸的商铺

雅拉河南岸的商铺

州立艺术馆

州立艺术馆

雕塑

雕塑

喷泉和儿童

喷泉和儿童

Marquis de Linlithcow,第一任澳洲总督

Marquis de Linlithcow,第一任澳洲总督

Marquis de Linlithcow雕塑

Marquis de Linlithcow雕塑

草地

草地

皇冠

皇冠

大道

大道

大道

大道

还一个愿——曾经无数次的开车经过这里,却没有机会来参观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战争纪念馆

勋章之墙

勋章之墙

纪念馆出口

纪念馆出口

林荫大道

林荫大道

太多的照片,不如就此放下沉重的历史,享受南岸难得的阳光。

游客

游客

游客

游客

游客

游客

王子桥上的街灯

王子桥上的街灯

Yarra River

Yarra River

Yarra River

Yarra River

一对儿让人艳羡的情侣,在桥上秀着属于他们的恩爱。

Young couple

Young couple

我在这河边的长椅上,躺了一下午。这一下午的雅拉河美色,是属于我的。

Yarra riverbank

Yarra riverbank

在手机里,我写下了这样的话:

三月十八日,十六点,雅拉河畔,发呆一小时,任微风吹过脸颊,看雅拉河水潺潺。我想通了,不再难过,事情总有它的出路,就让往事随风,走好今后每一步路就好,只要自己和爱自己的人开心,何必在乎往事?

28分钟后,墨尔本以一次地震铭刻了我的誓言。


第四章 St Kilda

炎热的一天。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却已经有很多墨尔本的市民们来到圣科达海滩,享受着海风带来的片刻清凉。这片海是迷人的,我不知还有几次能踏上她的肌肤。

St Kilda

St Kilda

墨尔本的翡翠,原来就是St Kilda这片海。

St Kilda

St Kilda

St Kilda

St Kilda

水边的阿迪丽娜

水边的阿迪丽娜

水边的阿迪丽娜

水边的阿迪丽娜

与朋友相约,来到永远无法拒绝的美食餐厅。

餐厅

餐厅

小女孩与狗狗

小女孩与狗狗

餐厅

餐厅

餐厅

餐厅

冰沙

冰沙

水果酸奶

水果酸奶

意面

意面

炸鱿鱼

炸鱿鱼

夕阳

夕阳

夕阳

夕阳

夕阳

夕阳

彤云

彤云

彤云

彤云

彤云

彤云

曾经的家门口,火烧天际

曾经的家门口,火烧天际

“怀念着往日的坚持和现在你我的改变”——陈绮贞。


第五章 Eureka Skydeck

我来到墨尔本最高楼Eureka Tower的Skydeck,最后一次俯瞰这座都市。

Eureka Tower前的豪车

Eureka Tower前的豪车

Eureka Tower Skydeck俯瞰都市

Eureka Tower Skydeck俯瞰都市

Eureka Tower Skydeck

Eureka Tower Skydeck

Eureka Tower Skydeck

Eureka Tower Skydeck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Eureka Tower Skydeck sunset

情人

情人

Eureka Tower Skydeck俯瞰夜景

Eureka Tower Skydeck俯瞰夜景

又去了Lygon Street,点上上最中意的意餐。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与墨尔本的朋友见面。

Lamb

Lamb

Caesar Salad

Caesar Salad

Spaghetti

Spaghetti

Spaghetti

Spaghetti

Icecream

Icecream

Tiramisu

Tiramisu

Guys in Lygon street

无题

夜色已深,散伙回家。

Melbourne Flinders night

Melbourne Flinders night

Melbourne Yarra River night

Melbourne Yarra River night


第六章 Epilogue

我告别所有人,踏上三万英尺的云层,消失在茫茫的人海,如同此行从来不曾发生过一样。

但从这里,我重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页 第11页 / 共11页

104条评论

前一页 第11页 / 共11页

10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