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0日

清名桥古运河南长街,虽然就在无锡市中心,却不常去,仅有2009年2010年两次,皆有心得。今日友人劝说下三去新修的街区一逛,逛完却思绪万千。

这是坊前修的霸气的牌坊,那样式跟南京夫子庙的有一拼

南长街运河古邑牌坊(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入口广场附近的古韵轩饭店,修得很是漂亮光鲜

南长街的饭店(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牌坊左边,本是去年都来吃过的矮脚楼面馆,如今也变成了俗不可耐的星巴克。

南长街的牌坊(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星巴克打头站,历史文化又在哪里?

南长街星巴克(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对面应该是新人的婚礼,礼炮在上空绽放

南长街附近的烟花(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入门,是异常繁华喧嚣的一条街,与从前完全不同了,在上海北京能看到的一些酒吧,这里也都纷纷粉墨登场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还有在乌镇西塘等地到处都有的私人慢邮明信片小店,这里也如期而至。小文艺小清新们济济一堂,不出意外的还有村上春树的几本书。

南长街明信片小书店(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面对一墙的明信片挑花了眼,不过哥已经开始自制了

南长街明信片小书店(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这一大串桌椅,仿若上海新天地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哈尼店,也是一样一样的

南长街哈尼店(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还有汹涌的人流和堆积如山的啤酒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酒吧(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还有年轻男女们在各自忙着各自,想着各自所想

南长街吃面女子(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长腿女子(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长腿女子(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我们慢慢的走过了喧嚣,来到桥的对岸

古运河(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这里还在大规模的进行着施工,已经让整个街区面目全非。挖掘机彻夜的清理着河道淤泥,低沉的机器轰鸣声让这里的夜更加阴沉,而一桥之隔,便是轰然作响的纸醉金迷。

南长街古运河(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道旁仍未安置的古屋,安静的等待着各自的命运,或为酒吧,或为商铺。

南长街古屋(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在这阴恻恻中,与去年没什么区别看到产权的纠纷和宣示

南长街古屋(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大公桥,一座民国时的老桥,躲藏在在光怪陆离身后

南长街大公桥(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回到主街上,是群魔乱舞的世界

南长街(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事实上我仍然不知道今晚我镜头的焦点在寻找着什么,直到我偶然拍到她——一位老大娘直愣愣着看着街对面。

南长街老大娘(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循着目光看去,原来是她的老伴站在街中心看着对面狂欢的派对。

南长街老夫妇(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老夫妇(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老夫妇(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老夫妇(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南长街老夫妇(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一连十分钟,老人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镜面另一个世界的光怪陆离,那古屋内疯狂旋转的霓虹灯和用酒精麻醉的喧嚣新人类。

老人们,是什么将你们拒之门外?

快门按下,我很难过。我一向也是这些新人类中的一员,在北京上海慕尼黑或是乌镇的酒吧中挥洒着自己的青春而自鸣得意不以为然。但是曾几何时,渐渐发觉自己正在远离这些酒精和荷尔蒙的污秽,以茶为乐以水为香。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原以为这里会被保护性的开发成一座安静美丽的古典绿洲,让老人们在这里安居乐业享受现代旅游带来的便利和福利,年轻人们能思古而为自己所居之地自豪万分。然而事实是为了暴利这里成了一块金钱的圈地,踏上这块土地买下第一个冰激淋的时候我们和新的一代正在和已经改变了这繁华都市中最后一块心灵和生活的绿洲,那已经保护了六十多年的一块城中土地和老式而悠闲的生活方式从此将覆灭永不存在,金钱保护了老建筑的画皮却撞坏使它失去了生活的本质,随着这些老人最后的消失在啼笑皆非的“文化”幌子下我们渐渐远离儿时的记忆趟水过街的乐趣和外婆的蒲扇,在酒精和白花花大腿的刺激下坐着时速三百公里的动车摔下古老文明的轨道终结在电闪雷鸣的荒野,生的计划却死的随机。

南长街古运河(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可问题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这右岸灯火通明的繁华,照不透左岸阴暗封闭的工地,中国的道路,早已偏离了古邑南长街的清名和大公,却如漂浮着古老水草和现代油脂的夹杂在左右之间的古运河一般无可奈何的向东流去。

也许本来就不该/让我进来/你应该把我拒绝在大门外/最好不要怪我把你伤害/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未来/可善良的人/你打开了门/现在一切都被破坏/我奇怪我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你不必原谅我/我比你更悲哀/那道门已经被破坏/欢乐再也回不来/那道门已经被破坏/欢乐再也回不来/就要离别的时候/我并不想走/顾盼左右/只盼望着你挽留/这是最后一回/谈论到爱/从今以后/我将不会再来/我听到了哭声/绝望的声音让我心里很难受/犹如刀在割/流的血很多/该如何安慰你/已经无话可以说/那道门已经不存在/欢乐再也回不来/那道门已经不存在/欢乐再也回不来/那道门已经不存在/欢乐再也回不来/那道门已经被破坏/欢乐再也回不来/我奇怪我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该如何安慰你/只能重复着一句/和你在一起多美好/就算什么都得不到/和你在一起多美好/就算什么都得不到

——《门》(郑钧)


[2011.8.16] 今天在色影无忌上看到网友用海鸥4和120胶卷拍的一组无锡南长街捡破烂阿婆的照片,心里很是难过。网友柠檬弟弟7月25日文中写道:“一个收破烂的阿婆,住在南长街旁边拆迁后废弃的危房中,和老伴相依为命。儿子不孝,生活艰难。每天靠捡破烂为生,曾经遭人放火烧房子,差点烧死。住在一个几平米的小屋中,内部破烂不堪,连电灯都没有。用的东西穿的衣服全是捡来的,平时在旁边一个没有两面墙的小屋做饭,洗澡,就不得而知了,她说,晚上蚊子很多,难以入睡。”

南长街收破烂阿婆

南长街收破烂阿婆

南长街收破烂阿婆

南长街收破烂阿婆

南长街收破烂阿婆

就在一墙之隔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与酒肉之臭,而这里却是挣扎在死亡温饱线上。这样的南长街难道不是一个笑话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条评论

  1. 貌似中國江南各地都有相同的一條古街
    就是臨著運河水去開發出現代時尚小店的林立風貌
    蘇州的平江路也是這麼一條街
    雖然我沒去過但是聽說了
    看你最後一段寫得挺悲涼
    有時候我覺得中國的落差
    是自己內部的落差相當大

    回复
  2. 果然很似上海的新天地!!似乎每个古镇古街都不免落入了这样的悲哀里。。。

    ps,我是过了好久才知道好多人喜欢叫老婆LD的~~太难领悟了!!!

    回复
  3. 我是七月三号去的,感觉能破坏的东西都被破坏掉了。过了牌楼就看到星巴克,想到了成都锦里的那家。一路逛下来,好些店和上海的新天地—田子坊的类似,朋友倒是蛮喜欢瓷器店里的东西–特别是耳环,我是只喜欢那些个茶壶和茶杯……。

    回复
    • @ANDY 田子坊貌似要比新天地好些,更原汁原味些。耳环这样的东西其实不如去淘宝买。我在那边还看到一个别致的衣帽钩,跟我家在无锡其他地方买的一模一样,要价居然180,坑爹啊,要是这东西能卖出去不如就开几公里路直接贩到这里来卖了。

      回复
  4. 柠檬弟弟 China Internet Explorer Windows

    楼主的文字写的很不错,这次我看了新一期的中国摄影上晋永权的一片文章,说中国气象与中国摄影的关系,正是映射了当前社会的发展问题。
    我们目前社会很浮躁、很浮夸、大跃进,伪中国气象就像新中式建筑一般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乍一看是好的,仔细品味却粗制滥造。
    再过个几十年,大家再回过来想想,一切便明了。

    回复
  5. 清明节三天到无锡游玩。让我觉得无锡没有自己的特色,为了短视的利益,盲目的开发,或是一味的模仿。然后,把祖宗留下的宝贵的东西白白浪费了。就如,那长街上星巴克,怎看怎碍眼。

    回复
    • @肥姑姑 的确是这样,而且不仅是无锡的问题,全国都有这样的问题。幸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无锡还有个太湖绝佳处的鼋头渚,不妨前往一观。

      回复
  6. 闲的要吹泡 China Internet Explorer Windows

    去过那里的蓝莲花小酒吧,和同事一起去听维族的小伙儿表演,晚上回来就被老爹教育了一顿.门口的喜马拉雅餐厅,去年的生日和同事一起去吃了顿,之后就再没有去那里了,没有聚会的理由,没有特地去的冲动,去过就好。

    老无所依和光怪陆离的生活并存.

    回复
  7. 深有同感!新潮流如果都是这么荡涤旧东西的话,那今后也没有传统可言了。当年新文化运动曾经一度横扫一切传统文化,但后来这帮新文化运动的健将都作了某种程度的反思……所有老建筑都改为酒吧,就是上海新天地开的好头;后来又衍生到田子坊。这样的改造,大抵都是取悦讨好老外,实在没有任何的文化主张可言。

    回复
  8. 平凡人生 China Google Chrome Windows

    无锡南长街,经历过昔日的繁华与破败,现在又耗费巨资打造了一条面目全非的新马路,有人说是中西合璧,有人说是半洋不相,反正给年轻人新增了一个高消费的场所。感谢作者为大家呈现出南长街的变迁、新貌和思考。

    回复
    • @平凡人生 应该是仿造新天地的格局。
      本文成文于两年前,那时对很多事物看法还比较激进,最近平和多了。既然已经建造了,那便去享受它吧!

      回复

2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