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溪漫志(16):无锡梅园香雪海

2009年3月7日

早就计划好了去无锡梅园赏梅,但江南在淫雨了二十多天后,直到这周末才终于有些放晴了。虽然没有蓝天,但已经不能再忍了,因为去欧洲已经错过了腊梅绽放,再不能错过晚季梅花。再者从我家小桃源到梅园,只要5分钟的车程,因此确实很方便。

说到梅园,便不能不提这一段荣氏家族典故:无锡梅园是江南著名民族工业家荣宗敬、荣德生(荣毅仁之父)兄弟以“为天下布芳馨”的宗旨,利用清末进士徐殿一的小桃园旧址于1912年建。园林以荣家私宅为中心,背倚龙山,倚山建园,以梅饰山,借山饰梅,别具一格,有梅四千株,品种繁多如玉蝶梅、绿萼梅、宫粉梅、朱砂梅、墨梅和龙游梅等,堪比小香雪海(香雪海在苏州光福镇)。

中国文人墨客咏梅诗词极多,如宋灏“贵不移于本性,方有俪于君子之节”、卢梅坡“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宋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而最有气魄的大概是毛泽东的《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也正因此,这梅园的梅,除了被赋予了文人的气节,更被认为是春天的呼吸,而去梅园赏梅,也就成了无锡人迎春一大快事了。

荣德生亲题的“梅园”

荣德生亲题的“梅园”二字,竖立在公园入口处

春天,从梅园开始

春天,从梅园开始

一入门,迎面扑来的便是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赏梅的人们

赏梅的人们

赏梅的人们

赏梅的人们

香海轩与荣德生先生像

香海轩与荣德生先生像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

香海轩宫灯

香海轩宫灯

香海轩

香海轩

乐农别墅,内有邓小平接见所有荣氏海内外亲属的照片。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乐农别墅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前香雪

念劬塔

念劬塔

念劬塔俯瞰香雪

念劬塔俯瞰香雪

念劬塔俯瞰香雪

念劬塔俯瞰香雪

远眺无锡市区的摩天大厦

远眺无锡市区的摩天大厦

俯瞰梅园

俯瞰梅园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经畬堂

荣毅仁

荣毅仁

经畬堂东厢,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经畬堂东厢,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经畬堂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经畬堂梅园豁然洞读书处同学会

上图所谓“豁然洞”读书处,其实是荣家设施完备的一条地下暗道。

梅园豁然洞

梅园豁然洞

荣家后山顶,是一块平地,可攻可守,一条小道通往后山的洼地,想得很周到。

荣家后山顶

荣家后山顶

还是来看梅花吧!

梅园玉蝶梅

玉蝶梅

梅园玉蝶梅

玉蝶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绿萼梅

绿萼梅

朱砂梅

朱砂梅

乱花渐欲迷人眼。

乱花

乱花

乱花

乱花

乱花

乱花

水边的阿迪丽娜-梅花

水边的阿迪丽娜

水边的阿迪丽娜-梅花

水边的阿迪丽娜

一株珍贵的粉白梅——粉色和白色花朵的枝条互不相干的长在一起,猜测是嫁接的。

粉白梅

粉白梅

信步走到古梅奇石馆。这里搜集了很多珍奇的梅花盆栽。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

古梅奇石馆早春

古梅奇石馆早春

古梅奇石馆梅盆

古梅奇石馆梅盆

古梅奇石馆梅盆

古梅奇石馆梅盆

财神殿

财神殿

财神殿红灯笼

财神殿红灯笼

香樟掩映下,远香馆古色古香。

远香馆

远香馆

锡明亭

锡明亭

梅花村

梅花村

除了梅花,其他的花儿也在争奇斗艳。

争奇斗艳的紫丁

争奇斗艳的紫丁

争奇斗艳的紫丁

争奇斗艳的紫丁

争奇斗艳的迎春

争奇斗艳的迎春

争奇斗艳的群花

争奇斗艳的群花

争奇斗艳的盆栽

争奇斗艳的盆栽

我喜欢的一张小野花儿。

争奇斗艳的无名花

争奇斗艳的无名花

一晃时光不早,游人渐散,我也出了门。门口看到久违十年的苏北豆腐花,心喜之下便要了一碗端在路边吃了起来。热气腾腾的豆腐花让我不禁想起了童年在梅园的点滴。比起前几星期在欧洲那走马灯似的旅行,我其实很享受这样的周末,因为我可以惬意的、毫无负担的扛着单反,肆无忌惮的换镜头、轻轻松松的摄影,而不是连掏出小相机都要思前想后。我想,这才是旅行的真谛吧!

最后,放上一张押题照。

梅园香雪

梅园香雪

共有 55 条评论

  1. 老虎,年初三我去梅园还全是花苞。所以今天起了个大早又去了趟,基本全开啦。超美~通知你一下,可以去拍了,我今天拍了不少。不过没时间更新。

  2. coco:我也想去啊,我家离那里那么近!但是,现在都会很忙啦。哎。武松打虎……很雷。

    1. @老虎 兄罗列诗句皆有名,但勿忘宋林逋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啊。此句堪称写梅状梅之首呀! :razz:

    2. @老虎 虎兄:

      我今晚已大幅度地拜读了你关于无锡的游历漫记,大开眼界,让我这个外乡人对无锡有了诸多美好的印象;尤其是你关于古建筑、古镇、古遗迹的诸多见地,深为感佩,我亦有同感。如今假文物、伪古迹遍地横行,且有愈演愈烈之趋势。如兄这般振聋发聩、振臂一呼的有识之士,实为少见!虽一介小民,人微言轻,但疾呼之中颇见拳拳赤子之心,亦见兄经年累月之积累和学识——在当下物欲横流的社会,殊为不易!

      我最近利用出差的机会,去了次无锡,只待了一晚。头晚去了清名桥,大失所望。除了古桥孤零零地守望,其余皆翻新为喧嚣的酒吧。同去同事(亦文青一枚)曾在无锡生活过一年,物是人非,亦喟叹世风日下,当年古桥古镇已然不复存在。故刚才在兄博客上喟叹一番。

      翌日,我俩同游东林书院。偌大的一江南名胜,昔莘莘学子趋之若鹜、皓首穷经之所,如今门可罗雀,两小时内再无游客踏入。令我俩唏嘘不已!

      巧的是,两天前,在我推荐下,父母游历无锡两天(锡惠景区和鼋头渚)刚回沪,因此我上网找些关于无锡的资料,不想发现了你的博客。可谓大喜过望!

      兄之博客包罗万象,兄之爱好古今中外,很多亦与我相似。

      兄毕业西交大,我毕业同济,均为理工科。观兄之文,乃知兄之父腹有经纶,闲暇之余爱赋诗填词。家父也是从事古典文学研究的大学老师,故我虽学理工,但常常心有旁骛,徜徉与传统中不能自拔。希今后有空多多联系!

      祝兄及夫人在外一切顺利!

      1. @jfxn jfxn兄:见兄留言甚喜,不觉引为知己!我乃一介草民,怀揣对家乡的热爱,利用旅游的形式,写一写文章,穿插针砭一下时事,期冀更多的人能读到而已!兄台赞誉,是高抬了!
        东林书院是我无锡人的最大骄傲,但是如今除了一些老者,怕是大部分本地年轻人对它已经没有了兴趣。去年读明朝,对东林党的崇拜是更上了一层楼,也因此写了《东林书院为清流》一文以示怀念。
        因为之前积攒的照片比较多,因此更新也比较慢,等巴西的写完,大概会写一下江阴,希望兄台到时能来鄙博指正。
        我目前在无锡。不知兄台家居何方?也不知兄台有没有博客,感觉兄台也是常在江湖行走之人,若有博文可以交换分享拜读,岂非快哉?
        祝:好!

      2. @jfxn 我是上海人,土生土长的那种。如兄来上海,一定与我联系,吾可有幸尽地主之谊。
        兄从善如流,且博客古往今来、中西贯通,焉有不继续关注之理?往后必当经常瞩目之,更待兄之妙文如流水汩汩,连绵不绝。如能集结出版,则更是锦上添花之妙事。 :razz:

  3. 真巧,前两天还在和同事聊腊梅,今天就在你的照片里看见了,广东人就没有见过腊梅,我还告诉他们我小时候用4根筷子捆在一起,将蜡烛烧化,用筷子一头蘸一下做成花瓣,再找一根带刺的干树枝,把花瓣扎在刺上,做成腊梅树插在花瓶里,很好看,我已经有20年没有见过腊梅了,但过去的事还记得很清楚,我印象中腊梅是单4瓣,但你拍的是多瓣的。

  4. 你很有才华,是一个对生活用心,做事严谨的人,非常欣赏你,有机会到珠海澳门,也写写珠海澳门,华南和江南有不一样的景色和文化,很期望有一天看到。

  5. Pingback: 梅园小雪初晴 Hong Kong WordPress Unknow O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