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3日-14日

哈蒂瓦(Xàtiva,正式的西班牙语:Játiva)与昂第年特(Ontinyent,西班牙语:Onteniente)是在西班牙马德里——瓦伦西亚火车线附近的两个小镇。这两个小镇是如此的无名,以至于我相信绝大多数去西班牙旅游的中国人不会知晓它们,所以要不是因为工作,我们是想破头也不会想到去这偏远的地方。

哈蒂瓦坐落在伯尼撒山南坡下的平原,镇内有一座教堂可以追溯到1414年。哈蒂瓦最著名的是一座城堡(不过我们没有去),可以追溯到罗马时期(当地甚至有些房屋可以追溯到摩尔人时期),特产是谷物、水果和橄榄油,最引以为傲的是从12世纪开始由阿拉伯人从东方带来的造纸术和丝绸工艺,最黑暗的历史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五世在战胜当地摩尔人以后下令将哈蒂瓦全城焚为灰烬。

昂第年特则坐落在哈蒂瓦的东部,比哈蒂瓦还要小一些。当地最著名的是在旧城内的一座教区教堂,有着高耸的方形城堡样高塔,可以俯瞰全城(在明信片上会有),还有一座属于Almodòver公爵大人的宫殿(可惜也都没去)。当地最著名的产业是纺织业,可惜被我们中国人的廉价倾销给搞垮了,所以有一定的排外情绪。

从马德里坐火车到哈蒂瓦,需要三个多小时。在这沿途的,都是如下的荒野,很戈壁很西北。

[附图]:火车上望西班牙平原荒野

西班牙平原荒野(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这贫瘠的土地,被西人称为富饶,我也算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了,但是沿途的橄榄树却的确长得很好,许是有其特殊的原因。车到哈蒂瓦,正午时分,抬头望山崖上还有类似长城一样的宫殿遗迹,心想着有时间去看一下才好,但时光不等人啊,因为赶时间,匆匆在火车站一摄,想着回头还是要经过这里。

[附图]:哈蒂瓦火车站

恰第伐火车站(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出火车站却有点小小的惊喜,因为看到了美丽的棕榈树。真漂亮。没有浪费时间,上了出租就直奔昂第年特。本以为是很近的距离,谁知越开越荒凉,大家都在心中打鼓。开了约莫40分钟到了目的地,居然只要18欧,真是便宜啊!

[附图]:连绵的伯尼撒山

连绵的伯尼撒山(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住进了昂第年特当地最有名的凯撒旅店(Kazar Hotel)。

[附图]:凯撒旅店,标榜四星级

凯撒旅店(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国外的星级与我们定义是很不同的,在国外的旅店只要是服务到位、历史悠久,都可以算星级,但照国内的标准来看顶多只能算是招待所。

但无论怎样来说,这是一座当地能提供的最舒适的和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小旅店。从房间的窗户向外看,便是充满浓郁西班牙风情人家的阳台。

[附图]:窗户与房间

凯撒旅店(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凯撒旅店(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附图]:虽然看着一般,却是西班牙国王与王后来过的地方,前台上方是他们的画像

凯撒旅店(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附图]:但我喜欢旅馆外的景色

凯撒旅店旅店外(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附图]:傍晚走在具有浓郁伊比利亚风情的小镇,感觉是不一样的

Ontinyent(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Ontinyent(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不知是不是周末的关系,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人,只有几个小孩在街头的小公园玩耍。景色是很美的,只是有些过于的荒凉。路边的小店只开了一爿,进去了买了一张明信片,又是鸡同鸭讲的英西对话。

走在街头望着夕阳洒落在陌生的地方,看着街上的老奶奶迎面走来叽里咕噜的说着奇怪的语言,我又一刹那时空错乱。

[附图]:夕阳西下的街头

Ontinyent(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胡乱走了一圈,大家便打道回府。同事跑到一个大超市去买东西,说是要买方便面,便四处找。问“instant noodle”肯定是不行的,直接问“spaghetti”吧!结果果然是如假包换的西班牙式spaghetti,没得商量。忘了解释了,之所以要买东西吃,是因为西班牙人地处热带的关系,相当的变态,下班时间晚上7点,开饭时间一般是晚上10点……

[附图]:一个超市,后面夕阳下绚烂的房屋吸引了镜头

 Ontinyent supermarket(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晚上应客户之邀前往当地一家据说很有名气的酒馆。

[附图]:某酒馆,入口处就有这么多琳琅满目的酒

 Ontinyent bar(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附图]:入座,座位上方的灯饰也别具特色,是用上百个酒瓶拼出的

Ontinyent bar

入座,进入话题。照例,开胃酒、红酒、前菜、中菜、主菜、餐后酒、点心、咖啡……一轮下来,大家又都不行了。我记得在座各位都有个感慨:“这才第二天,时间过得怎么这么慢……”

[附图]:中间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当地风味的奶酪菜(cheese),真的把见多识广如我般的人物都击败了,其中左边的奶酪有点水果味,中间的则是法国奶酪,夹杂了葱和别的什么菜,很像葱油饼的味道,最右边的则是原味的。近处的果酱是给奶酪菜配味的,分别是蓝莓、草莓和山楂味。远处一大盘则是上文中提过却没有留影的传说中的西班牙“哈蒙”(jamon)——伊比利亚生火腿。

Ontinyent jamon(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大餐一顿后我们又昏昏沉沉回到旅店,早早睡去。第二日一早爬起,前往会见另两个客户。行程匆忙便也来不及多拍什么,就留下了几张值得纪念的照片而已。

[附图]:令人惊讶的桃花盛开

Ontinyent flower(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忙碌完后,照例又是被邀请去大餐一顿。所以说这大餐一顿的风俗是全世界通用的啊。

[附图]:饭店名叫La Cuina,貌似是个很成功的饭店,熙熙攘攘的

la cuina(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附图]:饭店外的风景

Ontinyent(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附图]:西班牙海鲜饭——“帕埃勒”(paella,西班牙瓦伦西亚语中就是“锅”的意思,其实就是大锅饭),很有点像泰式饭,味道不错,但是饭的夹生程度是不敢恭维的。帕埃勒是一个巨大的盘子呈上来分食,因为看呆了忘了拍照,所以下面的已经是分好了的了

Ontinyent paella

旁注:我还没吃过楼上这么大的虾呢——虾,不是龙虾。

吃吃喝喝的,一天也过得差不多了。场合关系没有尽兴的拍照。又在客户办公室磨蹭了一阵,结束谈判。被奔驰车从昂第年特送到哈蒂瓦车站,明显时光还早,因此一行几人决定改车次。半小时之内,抓狂的找了包括售票处在内的好多西班牙人解释换车,就是听不懂,搞得我们完全是一副落魄街头的模样。我恍然间仿若回到了当年初到澳洲时一天内连续坐错三班公车的时光……情急之下讨来纸笔,笔述!还好英语跟西语毕竟还是有共通之处,售票处的老头终于看懂了怎么回事,告诉我们可以换车,还有10分钟,然后老头定定心心的改来改去的,看着人着急。不管怎样终于办成了,别去说他……

[附图]:再见哈蒂瓦

xativa

前一页 3 / 3

45条评论

  1. 我看到你在西班牙吃的帕埃勒饭了,看照片是很夹生,但我在澳洲吃的一点不夹生喔,应该是不正宗了。

    回复
    • @xiaowei 是的,澳洲被称为美食天堂的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改良兼容并续的风格。另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是澳洲意大利移民常做的海鲜意面,软硬适中,口感甚佳,我在澳洲墨尔本时候常去当地最有名的意大利街Lygon Street大快朵颐,回国后也常在上海的西餐店点我所喜欢的Spaghetti Mariana。怀着对更“正宗“意面的憧憬,后来欧洲出差时多次点意面,结果所谓最正宗的完全是半夹生的,无法下咽!

      回复
  2. 是这样,我去意大利时,吃的意大利面就是一碗清水般的汤里有几十根没有煮透心的意大利面,和我们在珠海西餐厅吃的西红柿牛肉意大利面完全不一样。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