蠡园 的搜索结果

梁溪漫志(105):蠡园菡萏任天真

2016年7月9日

蠡园最美几时?春、夏。乃因春有桃花点点,柳叶初黄,樱花烂漫,迎春绽放,水天靛蓝共一色。夏有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春之蠡园,迄今有文《晴红烟绿蠡园春》、《层波叠影蠡园春》二篇,而夏之蠡园,迄今仅有文《蠡园秋涛荷亭亭》。

又是一次台风来前的蠡园之行。更有前几周暴雨如注。

DSCF8708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84):层波叠影蠡园春

2015年3月22日

一二年四月,曾携母春游蠡园并作《晴红烟绿蠡园春》,虽特意携带单反,惜忘带存储卡,捶胸顿足之余只得取iPhone而摄,留下不少遗憾。今春光明媚,暖阳空照,蠡园层波叠影,山明水秀,及心念新年新气象之感,是乎携友怀揣相机而行。

古云事无两全。相机虽好,花开未盛,又留一憾,心忖待四月盛开之时再作补遗。

蠡园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9):蠡园秋涛荷亭亭

2009年8月8日

夏末秋初时,蠡湖涌似涛。乃携友人游,拾阶千步廊。台风抢过境,浊浪欲排空。柳枝乱飞舞,莲叶何亭亭。绿波随风起,白沫渐船艟。

菡萏听水声,银桂待闺中。烟波广浩淼,金光照无垠。横亟如练带,广厦连万幢。风景旧曾谙,往来有少年。喟觉年华逝,秋月晒夏荷。


卷一、佳能EOS-50E + 柯达ProImage

荷花

荷花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15):壶中方天赏吟苑

2017年4月29日

五一节前夕,携家人逛吟苑。

说起吟苑,乡人大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它与锡惠公园梅园蠡园鼋头渚并称为无锡的几大园林。不过,它却又默默无名,游客罕至,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小得甚至不如小区的花园。然而,它却是观赏无锡花卉盆景艺术的专业园林,也就是说,没有一些鉴赏能力,恐怕去了也会觉得了然无趣。

吟苑大门,毫不张扬,有着江南小园林的典雅味道。步入园中,右侧是云林画稿馆,通向北边的宁静致远榭、逸林馆、历历亭、荟峰馆等建筑。正前方有一座假山小池,对着一堵白墙砌就的照壁。照壁上有一六边形的窗格,透过窗格,能一眼看到一汪碧绿的东西向池塘。照壁两侧,有两扇小门,小门后是围绕池塘一周的小路,通往好山入座楼与丽秾轩。顺着右侧的路向西走,先走到曲韵桥上。桥左,是池塘,池塘以远,是园南面堆叠的土山,以此挡住了园外杂景,并将锡山借入园中,很有些寄畅园的味道;桥右,是池塘的另一半面,可以望见宁静致远榭,以及隐约可见逸林馆、历历亭、荟峰馆等建筑。

继续向前,一座古典建筑映入眼帘,便是那好山入座楼了。这里,很多老人摆起龙门阵,喝茶、聊天、吃面。绕过好山入座楼,曲曲折折的走向南侧,不知不觉便进入了丽秾轩这样的盆景及花卉观赏区。观赏区以花丛、花山、花池、花坪为特色,可以说横看成岭侧成峰。不过这里的人实在太多,对拍照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有些也只能忽略了。过碧渡桥,绕到了小园池塘平行于来时的另一条小路,回头向大门而返。这条路可以说比进来的路要美,虽然少了锡山的借景,但是一步一景,加上杜鹃花、水仙花及不知名的野花群芳灿烂,花气袭人,让人心旷神怡!踱步到芳草轩,轩外有着全园最美的景致,由路边向池塘望去,池塘内一座土山形似鼋头渚的三山岛,岛上一座石塔,四周种满了灿烂如云霞的紫红色杜鹃花,要是早上光线好的时候来,这简直如同仙境一般。芳草轩内,斑驳的墙面诉说着久远的故事,一座水泥葡萄架,爬满了紫藤,叶间只让星星点点的太阳光照射下来。

再往外走,一侧有宜啸亭矗立土山上,为繁茂的枝叶所挡,只能看见一条石阶路通向密林。路边,两座假山呈龙盘虎踞态势,扼守住入园的通道。错身过假山,豁然开朗,来时门口的假山小池映入眼帘。小池内,十几尾锦鲤躲在树荫下乘凉。

吟苑,它是这样一座不起眼的小园子,不起眼到常常为人所忘。于我,上一次来时还是1999年,高中同学第一次聚会,如今回首,那稚嫩的笑脸仿佛历历在目、欢声笑语回响耳畔,但斗转星移,一晃竟然已经过去了十八年!这十八年间,去过那么多的地方,有些留下了貌似光辉的足迹,有些已如过眼云烟……然而,吟苑就像一位待字闺中、默默守候你的淑女,无论你曾踏破铁鞋、留情何处,她就在那里,不离不弃,因为她知道,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到这里,为她那不大气却精致、无做作有文章的气质所折服,忘记那过去的浮华,沉醉于水般的温柔……

一堵白墙砌就的照壁。

DSCF1164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83):木渎古镇山塘街

2017年1月15日

周六天气向晴,动了出行木渎的念头。只是来不及准备,便去惠山古镇小走。但毕竟心痒难耐,又不想浪费木渎古镇的游园门卡,于是周日下午计划出行,往木渎而去。

木渎,别名渎川,胥江,雅称香溪,位于苏州古城西。春秋末年,吴越纷争,越王勾践用“美人计”献西施于吴王夫差。夫差专宠西施,特为之在灵岩山顶建造馆娃宫,又在紫石山增筑姑苏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木材堵塞了山下的河流港渎,“木塞于渎”,木渎之名由此而来。

于是,这又是一个与夫差、勾践、范蠡和西施相关的地名,算上咱无锡的蠡园蠡桥仙蠡墩,诸暨的西施殿,这几年倒也拍摄了不少与这几个春秋冤家有关的地儿。

去木渎,主要看的是严家花园、虹饮山房、古松园、灵岩山、天平山等著名景点。木渎也以传统手工艺品闻名,历史上有泥塑名家袁遇昌、银器高手朱碧山、琢玉名家陆子冈、绣圣沈寿等名家。

非常可惜天气在周日下午忽然变得阴沉,冷风飒飒,给拍摄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只好自我安慰说,既来之则安之。

好在门票不需要自己掏钱,只需将之前信用卡积分兑换的旅游网套票到售票处换张单子即可。

入口是新修的、现代化的。对这样的新造建筑,不好评论什么,但好过残破不堪连游览价值也没有的模样。

DSCF1809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07):烽火吴墟阖闾城

2016年9月11日

在这个很有特殊含义的9·11,单位组织前往西郊阖(hé)闾(lǚ)城博物馆参加法制教育。所谓法制教育,即观看反腐倡廉电影、参观法制栏目等。私下说,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值得商榷,更多流于形式罢了。同事们对此也有同感。此话并非主题,到此为止。

然而阖闾城博物馆倒是值得一观,虽然并没有留给我多少时间来走。阖闾城者,有介绍如是说:

阖闾城遗址包括阖闾大城和阖闾小城,大城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雪堰镇城里村,小城位于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胡埭镇湖山村,占地约100万平方米,为春秋中期城池遗址。城址呈长方形,东西长约1300米,南北宽约800米。城中段有残存城墙相隔,形成东西两个方形城区。城墙残高3-4米,墙基厚约20米,均系夯土筑成。东西无城墙残迹,利用宽约30-40米的直湖港(闾江的一部分)作堑壕,与外界隔断,其他三面均有6-30米不等的城壕,总长约4000米,城内现有周家、城里及东城等自然村,有5座桥梁与外界通联。该遗址是2500年前吴王阖闾时期的都城遗址,曾获得过“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根据考古调查和钻探,阖闾城的筑城年代大致与吴王阖闾的年代相当,即公元前515年-前496年之间。阖闾城遗址有郭有城,有完整的宫殿群,且阖闾城遗址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亦与历史文献的记载相符。

简短来说,赫赫有名的春秋五霸始祖的吴王阖闾的都城,就在俺们无锡和常州西南交界处啦!

DSCF0965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54):水乡遗韵周庄镇

2014年4月5日

周庄镇位于苏州昆山西南,原名贞丰里,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是吴王少子摇的封地。镇为泽国,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须舟楫,依河成街,桥街相连。

元末,周庄出了个江南首富沈万三。本名沈富,字仲荣,俗称“万三”——万三者,万户之中三秀,所以又称沈秀,作为巨富的别号。其父沈祐为湖州人,由湖州路乌程县南浔镇沈家漾徙居平江路长洲县东蔡村,后迁至周庄东垞。有二子,次子名沈贵,字仲华,号“沈万四”。

沈家本营垦殖,“其先世以躬稼起家……大父富,嗣业弗替;尝身帅其子弟力穑”;后又利用周庄镇北白蚬江水运之便,通藩贸易,周庄因此成为其粮食、丝绸、陶瓷、手工艺品的集散地,成为江南巨镇。据《吴江县志》载:“沈万三有宅在吴江二十九都周庄,富甲天下,相传由通番而得”。沈万三致富后把苏州作为重要的经商地,曾支持过平江(苏州)张士诚的大周政权,张士诚也曾为沈万三树碑立传。后张士诚战败,沈万三只好投靠明太祖朱元璋,听说朱元璋定都南京缺钱造城,便助筑南京都城三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南京中华门便是沈万三出资建成。朱元璋封了他两个儿子的官,在南京还建造了“廊庑一千六百五十四楹,酒楼四座……”,本来是件挺美的事,大概是马屁拍得太容易,沈万三随后又提出出资犒劳军队,谁知拍到了讨饭出身的仇富愤青皇帝朱元璋的痛脚上:匹夫竟想犒劳天子的军队,乱臣贼子,应该杀掉!马皇后劝说道:不祥之民,天将灭之,陛下诛杀他干嘛呢!沈万三总算保住小命,发配云南,最后客死他乡。

洪武时,富民沈秀者助筑都城三分之一,请稿军,帝忍曰:匹夫稿天下之军,乱民也,宜诛之。后谏曰:不祥之民,天将诛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戌云南。

——《明史·马后传》

但有学者说,《明史》是清人所著,抹黑前朝的记述随处可见,很多地方不符合史实,比如沈万三这段就有学者指出:

乾隆年间编纂的《吴江县志》里说,“张士诚据吴时万三已死,二子茂、旺秘从海道运米至燕京”,编纂者的史料来源是明代人莫旦撰写的《吴江志》。莫家和沈家是儿女亲家,莫旦说的话,《吴江县志》的编纂者自然不敢怠慢,但钦定的正史已经出版发行,他们也不敢推翻,所以只好在后面加上一段注释:莫旦说张士诚占领吴会的时候沈万三早已经死了,但《明史》里又说沈万三帮高皇帝(朱元璋)修南京城,请求犒劳军队,被高皇帝抄家流放,谁对谁错,我也搞不清楚。

张士诚的军队占领吴会的时间是元朝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1368年才建立明朝。这就等于是说:按照莫旦的说法,朱元璋登基做皇帝的时候,沈万三至少已经死了十二个年头,死人既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替他修城墙,也不必再担心被他抄家流放。

历史扑朔迷离,但沈万三的名气却早已传开了。然而问题又来了:沈万三名气这么大,为啥周庄不叫沈庄?

原来,周庄改名源于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诸暨人周应熙在贞丰里官拜迪功郎。所谓迪功郎,为北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年)十一月始置的从九品寄禄官,县簿、尉等都可算入内,为官制中最低的一个品阶,俗称“九品芝麻官”。时天灾粮荒,乡民凋敝。为了祈求上苍保佑风调雨顺,周迪功郎与妻子章氏便将自己住的房子全都捐了出来,建了一座全福寺,还将自己的二百亩田产也全都赠予全福寺作庙产。当地百姓有感周氏的仁义,从此便把贞丰里改名为周庄。九百年风风雨雨,这位舍家为民的周迪功郎在历史长河中只出现过两次:乾隆年间章腾龙撰、嘉庆陈勰增辑的《贞丰拟乘》中有两处涉及,而光绪年间陶熙编撰的《周庄镇志》则在“人物”部分为其立有小传:“宋周迪功郎,佚其名字。吾镇自迪功郎收获设庄于此,遂成大聚落,故名周庄。元佑元年,迪功郎及妻章氏舍宅为全福寺。其余事实无考矣。”

于是,常萦绕在人们脑海中的这个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自然,这些故事我是找了资料后才知道的,去玩的时候可不会想那么多——清明节第一日自驾去周庄。一早,从无锡东上沪宁高速于苏州北枢纽转苏嘉杭高速,果然在苏州段一路堵得望不到头。一小时后过尹山枢纽才稍许缓解,下高速转周湖线,一路飞驰到周庄外,发现这里隔着一条小河,小河上的小桥有障碍,是进不去周庄的。停车不容易,早已堆满了车,好容易找到一小片路边田地,于是竖直了扎进去,刚下车,果如网上所说,早已等候此地的村民上前来收费二十,然后给了一张盖着“周庄西水闸桥停车专用章”的皱皱巴巴的“周庄聚宝桥 贰十元 看车收据”。网上还有些人为了区区停车费跟村民发生争执的,我想此路是村人开,有钱自驾玩的人一定比他们要有钱吧?不算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开心,有什么不好呢?当然如果想要省钱的还是可以停到周庄里面的停车场内的。

虽阳光充沛,但湖风飒飒。沿全功路走入有江泽民题字“周庄”的新牌楼。因路上耽搁已近晌午,腹中饥饿,找了一家土菜馆点了五个小菜朵颐,其中糯米糖藕、白丝鱼、银鱼炒蛋和番茄蛋汤一如江南水乡一贯的水准,而特殊的一道菜是青椒干丝,里面除了青椒和干丝外,还放了肉丝和咸菜,风味相当的独特。饭饱后沿全福路踱入古牌楼,上悬“贞丰泽国”四字,为我们本家中的大名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江阴书法家沈鹏所提。人群熙熙攘攘,中外友人群聚于此。古牌楼左侧有票务中心,可使用携程等网站预定的团购票代码,节省12元。入景区大门有一照壁,除刻有周庄水乡景色外,还有费孝通所题写的“江南水乡古镇-周庄”。

向右转沿着小河边后港街前行,有一周庄博物馆,有展出多件古时候用的家什农具等物,因在惠山古镇有类似展览,故直接忽略之;内堂展出的是1977年从附近太师淀出土的陶罐瓦罐及动物骸骨,其中飞禽黑皮陶贯耳壶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为良渚文化时期遗物;门口一侧有一个古代棋盘栩栩如生挺有意思。出门前看到园子一角有一个小小的石桩上刻有“瑲珩朱公 十週紀念”,说明这座大宅就是建于民国初年的朱宅了。

(Camera:Fujifilm X-E1+Fujinon XF18-55mm/f2.8-4 R LM OIS)

继续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