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最忆江南

苏浙皖沪赣

最忆江南(05):常州古寺天宁寺

2008年10月2日

回国已两天,去的地方不多,家虽在无锡,但就从常州天宁寺写起吧!

常州天宁寺始建于唐朝永徽年间(650-655年),初名广福寺,乃开山祖师法融所建,时仅“筑室十余楹”。唐天复年间(901-904年)修建天福寺,后改名万寿崇宁寺。北宋政和元年(1111年),改为现名天宁寺,其间又先后更名为光孝寺、崇奉徽道场;至元代复称天宁寺,并沿用至今。和始建南朝、贵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的无锡南禅寺不同,天宁寺虽建于唐代,但在佛教界一直被誉为“东南第一丛林”,原因是“殿大、佛大、钟大、鼓大、宝鼎大”。其地处常州东门外,南对京杭运河,东南倚靠文笔塔和红梅阁、舣舟亭古迹,东毗常州最大的红梅公园,是该地现保存最完整的唐代风格寺庙,几经焚毁重建,但仍不失其韵味。鞑靼皇帝乾隆三下江南都去过天宁寺烧香,还提了不少匾额。

天宁寺内主要殿宇有八殿、二十五堂、二十四楼、三室、两阁等建筑,总面积过110亩之多。八殿中的天王殿为全国屈指可数大殿,殿内左右两边是高达7.8米的四大天王,在全国同类塑像中是最高大的。殿中弥勒佛坐在汉白玉神台上,佛龛飞檐翘角,上端刻有90尊佛像,精致美观。殿左右两旁分别是普贤殿和文殊殿。殿后门外天井两侧是罗汉堂,供奉五百罗汉。八殿中的大雄宝殿是全寺最大的佛殿,有“栋宇摩霄汉,金碧灿云霞”之称,供奉三尊俗称“三世佛”的大佛,即正中的释迦牟尼佛、东方世界药师琉璃光佛及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大殿两侧四大天王造型生动威风凛凛,身高达7.8米,堪称江南金刚之冠,墙上嵌有石刻罗汉像518幅,其艺术水平之高更为罕见,被视为寺中瑰宝。

2005年底常州在天宁寺后以仿古唐宋风格复建“天宁宝塔”的佛塔。建筑总面积27000平方米,共13层,呈八角形布局,总高达153.79米,为迄今中华佛塔之最高。塔林有2000多尊汉白玉小宝塔,塔身外饰5万块镌佛玉石,以吾之愚见,的确没有见过比这座宝塔更高的佛塔了,很大程度上成就了常州的“灵山大佛”——所谓见塔身如见佛祖身。

此次国庆一登塔顶,俯瞰兰陵,也算是给酝酿中的行摄中华寺庙系列开了个好头。

常州天宁寺附近

天宁寺附近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04):上海东方之明珠

2008年8月4日-5日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这座刚过百五十年的新兴城市之所以越加兴旺发达,正是因为有着像我老姐这样辛勤的蜜蜂在这座城市里耕耘。如今老姐早已在上海生根发芽,家住小区高层俯视城市,美景尽收眼底,乐哉。

以下相片大部分由Sony T9便携机拍摄,少部分为Nokia 6230i手机图片,经异地传输后图像有损失,虽然经重制,仍然差强人意,请大家见谅!

上海蓝色港湾小区

蓝色港湾小区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03):常州城市大发展

2008年8月2日-3日

印象中的常州,一直以来是苏锡常江南地区的老三,对它城市风貌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准。但这次去常州却感觉到了常州的长足发展。固然常州在各项经济指标上可能仍不及其他县市,但是一位江阴籍的市长却实实在在为常州的老百姓打造了一个未来大城市的框架。

无锡站候车室

无锡站候车室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01):宁波北普陀之行

按:算是挖掘坟墓,把十年前写的两篇老文掘出来了(有删改)。犹记当年刚刚经过高考的洗礼,又有天天写日记的好习惯,再加没有强大的数码相机,所以字里行间含蓄隽咏自成韵味,再看近几年写的游记,却越来越似精美图片堆砌成的快餐文章。幸乎?悲乎?最让人难过的是现在已经写不出这些清新的文字了……

[2010/7/21] 后记:今日将之前胶片扫出以飨读者。


北普陀六日(1998年)

1998年7月16日,星期四,上海阴有雷暴雨

下午一点,公共汽车上,只见黑云密布,一场南方下午典型的暴雨铺天盖地。我与几个朋友心里都忐忑不安,虽然仍在说着俏皮话。地上万朵白色水花让我们心情沉重,沮丧万分。

Y234次车20元一人,14:46开。阿杰等人忍耐不住已在打扑克了,我则开始看一本武侠。火车快速的开过苏州,昆山……空调使我们打冷战,阴云的天气让我们失望。16:55,终于下了这过于“舒适”而使人肢寒的车,一头扎进熙熙攘攘的出站大军中。上海也是暴雨刚歇,空气闷热,积水犹存。为赶时间乘上去十六铺码头的TAXI,七个人足足花了七十多元。上海变化真大,高楼似乎是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外环路上一路飞驰狂爽无比,可惜终究只是个灰色的城市——由钢筋水泥铸成的一个大碉堡。

我们很怀疑船是否能如时开,但船还是于18时准时启航了。船名叫“法雨”,听上去怪怪的颇有神秘主义的味道。蜜蜂自信的说:“叫‘法雨’的缘由是,取船名有一条规则——新船袭旧名。‘法雨’八成是旧上海老外给起的名儿。”阿西不动声色的拿出了普陀山地图,上面赫然三个字:法雨寺。蜜蜂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们在四等A舱,定价78元一人。站到甲板上眺望浦江夜景,拿相机不由得拍了几张大船的照片。还有一艘护卫舰,看来看去都象是出口泰国的“纳来颂恩”级。只好先拍下来再说了。

因为是四等舱,所以人较多,计三十张铺子。空调开放,船行平稳。说好轮流值班看包,结果蜜蜂最先呼呼睡去,难怪一身肥肉了。我看着书,坚持了一会儿也睡着了。

23时醒了一次。此时船速很高已出上海界,颠得很。与阿西聊了一会儿,又再睡去。


1998年7月17日,星期五,普陀山少云转雷雨

凌晨一点三十分,被混蛋蜜蜂洒在脸上的水弄醒。再也睡不着了,整个下半夜在闷热的空气和半睡半醒中度过。四点多带上相机我们出去看海上日出。阴云密布,今天是没什么指望了。结果一直到六点,才有一点金灿灿红艳艳的东西拼命从云中钻出。“喀擦”拍下,我想这一定是杰作。没有吃早餐,就走到船头,尽情享受海风带来的清凉,如同泰坦尼克主人公般的张开双臂迎接朝阳和大海。大海在我们脚下,船儿劈开波浪将海水分开,留下长长的一条白练。真有一种征服感啊!

普陀山日出

普陀山日出

继续阅读

1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