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梁溪漫志

梁溪漫志(11):无锡古刹南禅寺

2008年12月7日

无锡南禅寺坐落于无锡南门,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的江南名刹,旧言“梁溪丰大刹,首惠山,次南禅”,意思是说无锡地区南禅寺的地位仅次于惠山寺。根据县志,南禅寺建于南朝梁武帝太清初年(547年),因其规模宏大高僧辈出被称为“江南最胜丛林”。北宋天圣年间重建南禅,宋仁宗赐名“福圣禅院”。八年后,宋仁宗又为与南禅寺遥相呼应的无锡城北的北禅寺赐名“寿圣禅院”。皇帝接连给锡城两寺院赐“福圣”、“寿圣”之号,算是江南佛界很荣光的事情了。1104年,由宋徽宗赐名“妙光”,在南禅寺建妙光塔,为七级八面楼阁式内木外砖结构。整个禅寺建筑结构具唐代建筑的显著特点。比如主殿内梁架由立柱支撑,柱上安有雄健的斗拱承托屋檐,一眼看去许多曲折形斗拱层层迭驾,层层伸出,出檐深远高大,气势磅礴。大殿内没有立柱,梁架结构简练,举折平缓,等等,都是明显的唐代建筑风格。

1995年,无锡市人民政府对南禅寺进行了重建,新建天王殿、藏经楼、大雄宝殿,配建了塔院。院内设邮票钱币、花鸟鱼虫、旧书字画、民间工艺、古董珍藏交易场,寺南建文化书城。读中学的时候我还经常去买邮票呢呵呵。如今的南禅寺是围绕南禅寺、妙光塔和古运河所建的超大型文化商贸中心。

无锡南禅寺外

南禅寺外,禅寺大门处右方是赫赫有名的“穆桂英美食”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0):石路萦回九龙脊

2008年11月29日

惠山位于无锡西,是天目山脉由东向西绵延的支脉,南朝前旧称历山,周围约20公里。据《蠡溪笔记》载,晋代开山禅师西域僧人慧照,来到此山,常与名士交往,名气很大,人们便用慧照的名字命山称慧山。慧惠相通,惠山之名由此而来。惠山山有九峰,分别为头茅峰、二茅峰、三茅峰、莲花山、嶂山、唐山、横山、产山和锡山,南向北望,犹如九龙,因此苏轼有诗《惠山谒钱道人烹小龙团登绝顶望太湖》云:

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留连。
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
石路萦回九龙脊,水光翻动五湖天。
孙登无语空归去,半岭松声万壑传。

说的就是在我家后山上鸟瞰美丽的太湖时的景色。苏轼曾于宋熙宁七年春来锡,自带贡茶小龙团,与好友一同品尝二泉水,再由二泉亭登山顶眺望太湖,写下“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的名句。清嘉庆四年,无锡人将苏轼诗句刻在石上,并刻“东坡题处”四字以纪念这位文豪。这块碑我小时后还在杂草丛生的某处小路边看到,这次去就怎么也找不到了……惠山主峰三茅峰海拔328.98米,峰顶有号称“江南古刹第一庙”的三茅峰小庙;次峰二茅峰海拔302米,有无锡电视塔和微波站;头茅峰海拔205米,有古石台。这些山可以统称龙山,因此我家所在地叫龙山村,荣毅仁老私邸就在我家后面,当然龙山村是以前的称谓了,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村了,都是别墅区。

在上篇《无锡青山寺》中提到周末天气很好,因此从家出发一路走上山,本来只是登高一下望远,谁知自虐惯了兴致上来就走到顶峰,走得腿都有点抽筋了。记得上一次去顶峰那还是我6岁时候的事情了……

太平庵

龙山村旁的太平庵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9):无锡古刹青山寺

2008年11月29日

无锡青山寺位于无锡城西惠山脚下的青山湾,北靠惠山二茅峰,东邻惠山头茅峰,西接惠山与嶂山相连的山梁,南对产山。出乎人们意外的是,不起眼的青山寺也曾是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呢——根据《吴地记》载,青山寺始建南朝梁大同年间(535-545年),梁武帝重浚梁溪河,故名梁溪。青山面对梁溪,乡人在此建庙供奉两位治水功臣,因此《无锡县志》载:“青山寺旧祀水帝。”香火旺盛不衰。此后青山庙规模逐渐扩大,至南宋时已成寺院。清乾隆年间增建500罗汉堂。清咸丰年间(1860年左右)因太平天国战乱全寺俱毁。民国期间由地方乡绅和实业家捐资重建,并在附近建一亭,供香客游人休息观景。1940年代,著名国产电影《火烧红莲寺》曾在此拍摄,因此有心看青山寺旧貌的大概要去找那部黑白片子了。1950年代,青山寺还有38间房屋。1960年代,革命电影《锡北峰火》摄制组也曾到此拍摄。1970年代起因文革青山寺逐渐被废。到了1980年代青山寺已经只有很破落的几间禅房了——记得我很小的时候还见过一两次。1988年经无锡市政府和原郊区人民政府投资300多万元,在青山寺周围兴建了青山公园,在青山寺遗址修建了九龙山庄,并于1996年在九龙山庄东侧重建青山寺一部。2003年起青山寺大规模重建,在原青山寺的坡下兴建了三间主殿两间偏殿,我出国时还在修建,如今已经全部建成了。

青山寺山脚下是依山而建的华晶新村,也就是80年代响遍全国的原华晶微电子有限公司(原电子工业部742厂)的职工聚居地,我在此居住过18年。如果说寄畅园是康乾的精神家园,那青山寺就是我的精神家园,因为从出生到离乡上大学,这18年里,去青山寺散步和游玩的次数真的是不计其数。那漫山几十处可以逃票的小径,都曾留下我的足迹;那公园里每一棵树每一面坡,每一处池塘每一块岩石,都承载着我童年和少年的无尽记忆。这些记忆里,有与家人的,有与小朋友的,有与同学的,有与老师的,有与邻居的,有与父母同事的……都太多,太多了。甚至高考前两天,我还与小学同学一起清早背书上山,讨论题目。最后一次去,是2003年11月,出国前夕与老爷子一起从新家的后山抄近路,翻山越岭进的公园。

虽然现在已经不住在青山寺附近了,但偶尔的还是会想起那曾经的点点滴滴,因此今天趁着两个月来难得的好天气,把笨重的D80和轻巧的LX3相机都揣上,从家出发沿路步行20分钟来到青山公园,人生第一次买票进门上山,重游青山寺。

无锡青山公园和青山寺正门

青山公园正门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8):消失的惠山古镇

2008年10月11日-12日

取了这么一个稍稍耸人听闻的标题还是冒着被本地政府和谐的危险的。说它稍稍耸人听闻,是因为古镇本身并没有消失,它还是存在在那里,而且正在被修缮中,但消失的是古镇的韵味、古镇的人。根据无锡古镇开发办的命令,所有在惠山古镇上的人都将被强制拆迁,导致民怨沸天。试想一个古镇,里面住的不是原住民,那这个古镇还是它本来的范儿吗?我不知道对所有居民强制拆迁这个一刀切的馊主意是哪个昏君想出来的。据街上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大爷说,拆迁后,进行招商引资,以后来开商号的,可能都是什么河南人啊浙江人啊……我不反对招商引资,也赞同对古镇进行保护性开发,修旧如旧,但我反对以开发为名,行强制剥夺本地居民居住权和经营权的实质。正确的做法是修旧如旧的同时让本地居民有机会选择继续住在原地或选择异地补偿性房置,正如无锡南长区在南禅寺改造时给与居民的正确做法一样。这样原居民可以在享受到古镇修缮好处的同时,继续经营旧时的商号,让外地游客体会到无锡的古老风情。反之,难道游客们愿意相信操着一口非无锡本地方言的人在叫卖正宗无锡惠山泥人或者紫砂陶壶吗?强制剥夺经营权这种实质最赤裸裸的表现在拆迁费之低可能是让大家大跌眼镜的,例如某网友家一套200平方的古屋才评估18万元!要知道,撇开惠山镇得天独厚的市口位置和从古至今商业的繁荣不谈,就算在小桃源这样的偏僻地儿,如今每平方米商品房市价都要6000元啦!200平米18万元,那是10年前的价格,我真的很佩服拆迁公司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直接证明了强行剥夺居住权是以开发为名,行损害本地居民利益之实,而之中利益的蹊跷大概就“不为人所道也”了。另外根据方月亮的描述,在拆迁整治过程中做法比较差劲,比如把老井填没用自来水龙头接上、比如用一些粗糙的花岗石代替古色古香的人字形青砖路等等自欺欺人、打着保护历史建筑的旗号、口口声声尊重历史而实为篡改历史破坏文物的行为(见《惠山古镇印象》)。我曾经在2005年回国时特意去了一趟惠山下河塘(见《无锡夏之初体验》),看着古镇衰败的模样,不禁发出了“无锡人的无锡,要靠无锡人来保护!”这样的感慨。但如今的“保护”,是无锡人不能接受的!

很可惜,因为当顺民当惯了,从民国开始便是“模范县”的高帽子让无锡人除了花钱的时候(无锡450万人口却是全国人均第三高的消费市,仅次于上海广州,高于北京深圳)还记得要回忆一下曾经的荣光外,对于某些的割裂历史的行为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人愿意站出来高喊。悲哀啊,悲哀!

这次之所以拿着相机走了两次,就是想尽可能把我记忆中的古镇留住在最后的时刻。今后那个开发成类似风景区一样的江南古镇也许很宏伟很漂亮,但已经没有它本来的味道了。


无锡惠山古镇,主体在惠山横街、直街至宝善桥以东惠山浜一带,面积约20万平方米,聚集了100多处以明清祠堂花园、会馆会所为主体的古建筑群落,区域内有各类祠堂、庭院、会馆、书院、庙宇。古镇所存的祠堂建筑以1949年6月苏南军区参谋处测绘资料为依据,核心部分的范围从玉皇殿(即昭忠祠)、惠山寺向南,沿黄公涧、锡山脚(锡山北麓)到直街口,再顺小桃源、通惠路一线以南为界,东西长842米,南北宽428米,占地面积为22万平方米。其中祠堂总用地约12.5万平方米,占古镇总面积的56.8%。今存比较完整和可以修整的祠堂及其重要的建筑遗址118处,年代自唐至民国。祠堂的建筑总面积共47000余平方米,大小房屋1500余间。此密度极高的祠堂建筑群为国内外所罕见。惠山古镇祠堂中的姓氏占到百家姓中的70余家。据记载,祠堂涉及的历史名人达80多人,其中宰相、尚书、御史25人,儒家学者17人,忠节之士30多人。惠山古镇横街片区含惠山寺门、龙头下、寄畅园门三个重要历史点。直街片区分布着东岳庙、春申君祠、陶公祠、陈文范祠、浦孝祠、袁龙图祠等祠堂。中心祠群位于古镇祠群中心,烧香浜和横街之间,有许多重点保护祠堂如王武愍公祠、倪云林祠、范仲淹祠、陆宣公祠、顾可久祠、虞徽山祠、杨藕芳祠、周子祠、高忠宪公祠等。上下河塘片区从龙头上至宝善桥,是清初皇家南巡要道,一度是繁华之地。惠山浜片区位于宝善桥与锡惠桥之间,两侧有唐祠、祝祠等祠堂群。

由于惠山古镇自5000年前始便有先民居住,因此西从惠山寺、东至京杭大运河黄埠墩、南抵锡山龙光塔、北以通惠西路为界,广至整个惠山东麓和北麓都可以称作惠山古镇。如今我们说的惠山古镇,是狭义上的惠山古镇,即惠山横街片到惠山直街片的区域。

从西门到惠山寺,曾经有一条“五里香塍”,旧称五里街,又称绮塍街,是旧时无锡城到惠山去必走的一条大道。清咸丰六年(1856年),邑贡生窦承焯重修绮塍街,废坊补书坊额,曰“五里香塍”——香指花香,塍指田间。此处自元始便“一株杨柳夹枝桃,红绿相映五里遥”。明初浦长源有诗云:“出郭楼台三四里,游人不得见山容”,又有民谣云:“惠山街,五里长,踏花归,鞋底香”,“惠山五里街,雨后着新鞋”。

惠山古镇五里香塍遗碑

五里香塍遗碑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7):蠡湖城太湖之星

2008年10月18日

经表弟等人推荐傍晚坐车跑去参观无锡蠡湖新城蠡湖公园旁的“太湖之星”。太湖之星摩天轮于2006年5月28日破土动工,历时两年零四个月,总投资2000万美元,由日本泉阳兴业株式会社独资兴建,高115米,是目前亚洲最高的水上摩天轮,可比墨尔本之眼大多了,有70多舱,可坐乘300人,环转一圈需18分钟。而且是今年10月1日刚刚对外开放,晚上去流光溢彩,用无锡话说就是——“羡的!”

无锡蠡湖太湖之星摩天轮

太湖之星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6):无锡古刹惠山寺

2008年10月12日

杂言·无锡惠山寺流泉歌

【唐】皇甫冉

寺有泉兮泉在山,锵金鸣玉兮长潺潺。
作潭镜兮澄寺内,泛巖花兮到人间。
土膏脉动知春早,隈隩阴深长苔草。
处处萦回石磴喧,朝朝盥漱山僧老。
僧自老,松自新,流活活,无冬春。
任疏凿兮与汲引,若有意兮山中人。
偏依佛界通仙境,明灭玲珑媚林岭。
宛如太室临九潭,讵减天台望三井。
我来结绶未经秋,已厌微官忆旧游。
且复迟回犹未去,此心秪为灵泉留。

惠山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它位于惠山秀嶂街,也即今惠山直横街交接处,始建南朝,距今已有一千五百余年,前身是归隐在历山(惠山旧称)、整天与刘宋南平王刘烁以诗章酬和的南朝刘宋王朝司徒右长史湛挺的“历山草堂”,诗词壁刻至今还能在山寺壁间看到。南朝刘宋景平元年(423年),历山草堂改作僧舍,称“华山精舍”。梁朝大同三年(537年),华山精舍改“慧山寺”,寺僧陈大德建大同殿,又名“法云禅院”。唐朝李绅曾在惠山寺苦读,后官拜相位,其名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世人皆知;会昌(841-846年)年间,寺毁;大中(847-859年)年间重建。北宋至道(995-997年)年间,皇帝赐额“普利院”;靖康元年(1126年),赐名相李纲作“功德院”;绍兴元年(1131年),将该院赐信安郡王孟忠厚、祀昭慈圣宪孟太后,改额“旌忠荐福寺”,并赐铜印一颗,上镌“旌忠荐福功德禅院之印”。元末年寺毁。明洪武元年(1368年)僧普真重修;永乐五年(1407年)僧怀祖重修;正统十年(1445年)遭火烧毁,巡抚周忱,知县项伾重建;万历二十三年(1459年),一人叫唐裕的挟妓游春,竞放火炮,炮火飞上殿脊,殿焚毁;次年吴申锡捐千金重建,他儿子澄时又造了禅堂和不二法门。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南巡至惠山寺,在漪澜堂品泉;二十四年,无锡人周宏词力加修治,题额为“圣敬式临”;康熙孙乾隆六到惠山,在秦园(今寄畅园)和竹炉山房休息,写诗词,题匾联,还特为“惠山寺”题额;咸丰至同治年间,李鸿章的淮湘军与太平军在江南一带激战,惠山寺院毁于战火。战后,李鸿章“割寺之大雄殿以后至大悲殿止,旁及竹炉山房为之”,在惠山寺的废墟上建立了“昭忠祠”。辛亥革命后改为“忠烈祠”。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人民政府对惠山寺庙进行了全面整修,于1954年重新设计改建了“古华山门”和二山门。现存惠山寺古建筑有古华山门、唐宋石经幢、金刚殿、香花桥和日月池、金莲桥和金莲池、御碑亭、听松石床、古银杏树、大同殿、竹炉山房和云起楼等,其余寺庙建筑均为根据历史复原。

由于有这么悠久的历史,这么宏大的规模,写惠山寺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因为寺院范围包括整个惠山山麓的宏大皇家建筑,连紫禁城都抄了很多回去,根本就是江南第一园林,不是苏州那几个小文人的小园子能比;更因为写到惠山寺必然写到惠山,写到惠山下天下第二泉,写到倾情二泉的康乾二帝,写到乾隆流连六次的精神家园寄畅园,再写到寄畅所在的锡惠公园、龙光塔、瞎子阿炳墓……这样写下去,怕是很多篇也写不完,因此将它们并起来写完一篇长文章,希望读者们不会厌倦才好。

乾隆眼中的“江南第一山”,就矗立在惠山直街与横街的拐角处。

无锡惠山寺 江南第一山

江南第一山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5):无锡古刹崇安寺

2008年10月11日

“梁溪首刹”、“吴会名胜”

崇安寺最初名兴宁寺,建于东晋兴宁二年(364年),由右军王羲之将部分家舍捐出建寺。南朝梁武帝时,改名静慧寺,贵为梁溪首刹,亦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6年),改崇安寺。清咸丰、同治年间,崇安寺两次大火,部分建筑被焚毁,留下大片空旷,逐渐成了民间杂耍和风味小吃集中地。光绪元年(1875年),无锡知县廖纶为恭维皇帝,在大雄宝殿前建“圣谕亭”,内供牌位,上书“当今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无锡崇安寺“皇亭”的地名由此而来。清末民初,崇安寺(含佛寺及道观)规模东起盛巷、新生路,西至中山路,南起观前街(今人民路),北至县下塘,曾与上海城隍庙、苏州玄妙观、南京夫子庙一道被誉为沪宁线四大庙。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传说中战国时楚春申君黄歇行宫所在地的崇安旧地诞生了我国近代最早由民众集资修建、具备现代公园意义、功能和特征的无锡公花园,孙中山亲定为“华夏第一公园”(难怪无锡在民国时嘉为“模范县”),后改名“城中公园”。百年来,历经多次增建、重建和改造,现公园东南角有城中最大水面——白水荡,只是已经没有20年前那么大那么漂亮了。绿树丛中,九老阁、多寿楼、兰移、西社、池上草堂等古老建筑掩映其间。通过民间投资和政府拨款,园中曾建24景,现存10景:绣衣拜石、芍槛敲棋、松崖挹翠、多寿春楔、草堂话旧、方塘引鱼、兰移听琴、西社观鱼、天绘秋容。

关于崇安寺佛、道各古代建筑令人遗憾的结局,罗列如下:

  • 山门,上有贴金砖刻“梁溪首刹”、“吴会名胜”等题字,两旁塑有哼哈二将。解放后拆除,并在原址建国营无锡市(第一)副食品商店,现已搬迁,原址重建牌楼。
  • 金刚殿,塑有四大金刚,辛亥革命后改为商店,今为某超市。
  • 大雄宝殿,是崇安寺主体建筑群,左右筑长廊,东殿为钟楼,西殿为观音阁。1927年,秦起领导的无锡总工会所在地即在大雄宝殿。抗日战争中遭日军焚毁。
  • 大悲楼,有五间楼房,明万历年间造,楼上为藏经阁,阁前为王右军(王羲之)涤砚池,今为崇安寺小学。1963年因属危房改为平房,1969年填没涤砚池。1983年改为市老干部活动室。涤砚池内王羲之提碑已被无锡文物局收藏。
  • 西方殿,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八月由裘廷梁、俞复、吴稚晖等举人仿照日本办学体制,在此创办此新式学堂——三等公学堂,早于清廷废止科举七年。当年即由俞复、吴稚晖、丁宝书、杜嗣程编辑《蒙学读本全书》。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在上海创办文明书局,将《蒙学读本全书》重付印刷出版,并在清廷立案,定为寻常小学堂课本,风光一时,类似现在的国家教委法定小学教材。
  • 皇亭,因肉麻的歌颂皇帝,在辛亥革命后拆毁,改为四面开通的瓦楞敞厅。上午为菜市,下午为杂耍和皇亭小吃摊。皇亭小吃集聚了无锡几十种点心。还开设有拱北楼、新万兴、金阿胖等面饭馆。1975年皇亭所在地改造为4层5000多平方米的人民路菜场,2005年拆并重建皇亭。
  • 南院、北院、万松院、中隐院等,都已被拆除或改建。
  • 道院洞虚宫,位于崇安寺东,曾是无锡道教最大的庙观。主要建筑有:三清殿,1915年拆除后改建为(旧)无锡市图书馆。
  • 三清殿改建后,当家道士在旁另建小三清殿,包括雷尊殿、火神殿,民间音乐家华彦钧(瞎子阿炳)在此居住近40年,即今图书馆路30号,现为阿炳故居。
  • 玉皇殿,解放前曾是无锡县参议会会址,解放后曾为市少年之家。后设园林商场。今为“公花园土特产商店”。
  • 三官殿,已拆。

古崇安寺不在已然久矣,2005年无锡政府在此地重建一亭——皇亭、一阁——崇安阁,是为新崇安(寺)。城中公园部分地区则改为很具有争议性的商业街,强化了无锡的商业气氛,但却也弱化了无锡的文化氛围,实在是比较可惜的一件事情。

无锡崇安寺牌楼

崇安寺牌楼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4):新苏南无锡机场

2008年8月6日

上午10点从苏南无锡机场(原无锡硕放机场,也即1976年林彪想从这里起飞歼击机打毛主席专列的地方)乘坐深航前往北京办差。前一天晚上还很郁闷的到处查怎么从无锡市中心去硕放,后来横下一心打的了事,谁知现在交通便利开辟了机场专用通道“机场路”,打过去只要60块人民币就搞掂。

这次终于学乖了,拿上了我那台Canon A70,虽然老旧了点,但好过在上海用手机瞎拍的囧境。下图都是现拍啊,不是效果图!

新苏南无锡机场航站楼

簇新的新苏南无锡机场航站楼,亮闪闪的比澳洲哪个机场都好

继续阅读

1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