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畅园 的搜索结果

梁溪漫志(41):金匮山房秦家祠

2011年2月19日

(近日于南禅寺旧书市场入《崇安史话》全套五本,其中所载,多已记游,唯年初所摄之金匮山与秦淮海祠,拖延数月。今乃著文以记。——2011年10月6日夜)

无锡自古以来便是一郡,自隋起隶属常州管辖,元升为州。明后降为无锡县。清初无锡属江南省常州府。因江南氏族旺盛,康熙六年(1667年)江南省撤销,划为江苏、安徽两省。雍正四年(1726年),为了进一步瓦解江南氏族的抵抗,巩固对人口密集地区的政治统治,进一步将无锡分为无锡、金匮两县,以大运河为界,河西属无锡,河东属金匮,出现了罕见的一城两县、城墙分管的奇观,一城同治,两个县衙,形如布达与佩斯。无锡县衙仍沿汉代以降既有处所,金匮县衙则另在元亿丰仓地界建。

无锡的由来自是众所皆知,源自县城西之锡山,而金匮的由来则少有人知。今无锡城中央,原有金匮山一座,虽不高,也隆然丘阜,可登可攀。元《无锡志》曰:“此山负土所成,要非天设,届邑之中,故指为镇山云。”后,邑人竞相采挖山上花纹卵石,竟然石尽山平。

明永乐年,无锡知县卢克敏垒土为山,立碑山下,丹阳王彬原撰碑文曰:“……若无锡卢侯之葺山也,其以义使民者哉。山高三十丈,周围十之,山下有金匮,藏镇邑符书,故名金匮,由来久矣。”下文提到卢克敏发现当时无锡“民生未遂,人才未复”的主要原因便是风水不吉,因此趁豪民强善三家遭遇火灾之际,恢复建造金匮山。早在嘉靖年(1520年左右),修建寄畅园的富豪秦氏家族在此建立书房“金匮山房”。可惜二百年后,金匮山又被削平。清光绪《无锡金匮县志》对“金匮”的来龙去脉说得很是详细:“金匮山,一名紫金山,在城中六箭河北岸,旧为邑之镇山。山高逾三仞,周三十丈,隆然中峙,四望道里适均。相传郭景纯尝麦黄金符匮于山下,时有紫气腾上,故名。土中石玲珑黑白,亚于昆山。元以后取石殆尽,而土亦耗减,块若覆釜。明永乐中知县卢克敏除瓦砾,加善土而筑之,缀以太湖石。今在秦氏宅,曰金匮山房,仅一拳耳。”

民国后,秦家族衰落,此地也被荒废。如今此地辟为秦观和秦邦宪故居。

秦邦宪故居(Camera:Sony NEX-5 + Sony E18-55/3.5-5.6 OSS)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40):惠山古镇祠堂群

2011年7月30日

关于惠山古镇,我曾经写过两篇文章,分别是2008年详细介绍惠山古镇的《消失的惠山古镇》和2010年拍摄拆迁过程的《惠山古镇的结局》。时光如梭,几次路过看得惠山古镇这里大兴土木,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自从近日买了个Recesky的lomo相机后,心头便又长草,积攒胶卷总得用掉,胶片相机也得活动活动……这些闲话不提,而更主要却是去看一下古镇如今恕好?祠堂群落如今修缮完否?

惠山横街和通惠路交叉处的路口竖起了亭台,匾额上书“惠麓钟灵”,为马寅初民国十九年题。

惠麓钟灵(Camera:Vanta G-5 + Luxitar 28-70mm/f3.5-4.5 + Fuji ProPlus II + Epson GT-X970)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25):锡惠龙光金莲池

2010年7月25日

故唐相李绅,生大历七年(772年),少丧父,入惠山寺读,穷困不能书,乃窃寺经纸,主藏僧驱之,寓居元稹处,有《悯农》二首:“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元和元年中进士,入节度使李掎幕。掎反,欲策之,绅以所为专恣,不受其书币,抗而下狱。掎诛,绅反惠山寺隐。四年赴长安任校书郎,与元稹、白居易共倡新乐府诗,作《乐府新题》廿首,又为元稹《莺莺传》(西厢记)作《莺莺歌》。长庆四年(824年),李党失势,李绅被贬端州(广东肇庆),太和四年起历任江、滁、寿州刺史,开成五年任淮南节度使,后入京拜相,任中书情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继升尚书右仆射门下侍郎,封赵国公,居相位4年。会昌六年病逝扬州,终年七十四岁,归葬无锡。赠太尉,溢文肃。

李相读书处,今锡惠公园惠山寺下,二泉书院是也。惠山寺余二年前曾有一记,是为《寺庙·无锡锡惠山寺》,洋洋洒洒数千言,绍介仔细,或可一读。今虽暑气逼人,仍前往一观。

离家数百米,经惠山南麓新辟森林公园。

惠山南麓森林公园

惠山南麓森林公园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11):吴下阊门留园冠

2010年3月20日

苏州,古吴人称姑苏,“风物雄丽为东南冠”;明清时期称“衣被天下”;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誉苏州为“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自八八年母亲带我至苏州一游至今已逾二十二年,弹指之间,儿时记忆已化为梦绕,云岩寺塔前哭闹着求来拨浪鼓后纯真无邪的笑颜,与大雄宝殿明黄色的庄严、青草碧水翠绿的春色和江南朦胧的春雨气息一并涌上心头。今天,我又来到这座城。出了火车站,它比我想象中的残破、混乱和具有现代气息。许是天气,许是心境?而络绎不绝的外地人,使那传说中的吴侬软语,也消失不闻……但仍然希望,那些古迹能带来些许古典和人文。

发苏州后登虎丘寺望海楼(唐·刘禹锡)

独宿望海楼,夜深珍木冷。
僧房已闭户,山月方出岭。
碧池涵剑彩,宝刹摇星影。
却忆郡斋中,虚眠此时景。

虎丘,大约是苏州最有名的一座山,因吴王阖闾而得名。虎丘有剑池、云岩寺塔、陆羽井等多处古迹。只可惜诗中提到的望海楼早已影踪全无了。多年前虽一游虎丘,此次时间关系乃不得游甚为惋惜,待适时春暖花开定前往一谒。

虎丘

虎丘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21):清名桥畔伴伯渎

2009年10月31日

趁着这个秋天快要结束前最后明媚的时光,拿着胶片相机信步来到已有十多年未去的清名桥、伯渎桥与古运河区。这里是无锡南长区最古老的河滨地区之一,有着古运河的万千风情,可惜多年以来一直是年久失修的状态。如今无锡市政府将其修缮一新,路净水清,鱼跃鸟飞,甚感宽慰。希望将原住民也能妥善安置,而不成为一个面子工程。

清名桥位于无锡市南门外的古运河与伯渎港交汇处,飞架运河两岸,南侧是伯渎河,流经梅村至常熟,是无锡古运河上著名的景点。清名桥原名清宁桥,始建于16世纪晚些时候的明万历年间,是无锡寄畅园的主人秦燿的两个儿子捐资建造的,因兄弟俩的大名分别是太清、太宁,因此各取一字叫做清宁桥。清康熙八年(1666年),无锡县令吴兴祚重建。道光年间,因讳道光皇帝的名字旻宁,改名为清名桥,也有不少人以讹传讹为“清明桥”。

清名桥

清名桥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9):无锡古刹青山寺

2008年11月29日

无锡青山寺位于无锡城西惠山脚下的青山湾,北靠惠山二茅峰,东邻惠山头茅峰,西接惠山与嶂山相连的山梁,南对产山。出乎人们意外的是,不起眼的青山寺也曾是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呢——根据《吴地记》载,青山寺始建南朝梁大同年间(535-545年),梁武帝重浚梁溪河,故名梁溪。青山面对梁溪,乡人在此建庙供奉两位治水功臣,因此《无锡县志》载:“青山寺旧祀水帝。”香火旺盛不衰。此后青山庙规模逐渐扩大,至南宋时已成寺院。清乾隆年间增建500罗汉堂。清咸丰年间(1860年左右)因太平天国战乱全寺俱毁。民国期间由地方乡绅和实业家捐资重建,并在附近建一亭,供香客游人休息观景。1940年代,著名国产电影《火烧红莲寺》曾在此拍摄,因此有心看青山寺旧貌的大概要去找那部黑白片子了。1950年代,青山寺还有38间房屋。1960年代,革命电影《锡北峰火》摄制组也曾到此拍摄。1970年代起因文革青山寺逐渐被废。到了1980年代青山寺已经只有很破落的几间禅房了——记得我很小的时候还见过一两次。1988年经无锡市政府和原郊区人民政府投资300多万元,在青山寺周围兴建了青山公园,在青山寺遗址修建了九龙山庄,并于1996年在九龙山庄东侧重建青山寺一部。2003年起青山寺大规模重建,在原青山寺的坡下兴建了三间主殿两间偏殿,我出国时还在修建,如今已经全部建成了。

青山寺山脚下是依山而建的华晶新村,也就是80年代响遍全国的原华晶微电子有限公司(原电子工业部742厂)的职工聚居地,我在此居住过18年。如果说寄畅园是康乾的精神家园,那青山寺就是我的精神家园,因为从出生到离乡上大学,这18年里,去青山寺散步和游玩的次数真的是不计其数。那漫山几十处可以逃票的小径,都曾留下我的足迹;那公园里每一棵树每一面坡,每一处池塘每一块岩石,都承载着我童年和少年的无尽记忆。这些记忆里,有与家人的,有与小朋友的,有与同学的,有与老师的,有与邻居的,有与父母同事的……都太多,太多了。甚至高考前两天,我还与小学同学一起清早背书上山,讨论题目。最后一次去,是2003年11月,出国前夕与老爷子一起从新家的后山抄近路,翻山越岭进的公园。

虽然现在已经不住在青山寺附近了,但偶尔的还是会想起那曾经的点点滴滴,因此今天趁着两个月来难得的好天气,把笨重的D80和轻巧的LX3相机都揣上,从家出发沿路步行20分钟来到青山公园,人生第一次买票进门上山,重游青山寺。

无锡青山公园和青山寺正门

青山公园正门

继续阅读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