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 的搜索结果

最忆江南(58):冲山之滨奠英魂

2014年8月9日

苏州城西28公里,太湖之滨的邓尉山麓有光福镇,是一座嵌入太湖的半岛,具2500多年的悠久历史,有“湖光山色,洞天福地”之美称。传春秋时,吴王阖阂曾在当地虎山圈地养虎,饲养人聚居处遂名虎溪。吴亡后,养虎之业遂衰。萧梁大同年间(535-546年),有顾氏舍宅为寺,取名光福,从此得名,沿用至今。本地最著名莫过香雪海,每到春天梅花漫山盛开,“梅花之盛不得不推吴中,而必以光福诸山为最”,犹胜无锡梅园。不过今天自然是看不到这种胜景了,只能留待明年再访。

开车自穹窿山一路西行,沿途景色渐觉乡村,有果树林数百亩,河流池塘密布,白墙黛瓦不绝于眼,好一派苏南村落风光。过光福镇、邓尉山、香雪村,沿林荫大道福湖路继续前行,渐至一桥,过桥后乃有一村,即冲山村。村口有乡人贩卖土产,驱车入村,则两侧商铺关门者众多,仿佛萧条,许是周末无甚生意之故。同行嚷着要找木雕工厂,因不识路,误至湖东村,沿堤行,乃见湖边科学船上有悠闲垂钓者。返,续向西,土路终端见一门,仿佛疗养院,有门卫房,踌躇不敢入,片刻驶入,竟无人阻拦。此地风景优美,但房屋已旧,仿若三十年前的疗养设施。路尽有望湖宾馆和太湖阳光酒店,来者寥寥,仅见一车。走下岸边楼梯,有二养护工人正在锄草。水草疯长,又不见人来,疑其工作毫无必要。湖中有水亭二,岸边有数排木质长椅,仿佛水边影院。可能曾经有过辉煌的演出,已不得而知。

白沫浮碧,浊浪排空。

冲山太湖阳光酒店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50):荣氏古里荣巷街

2012年6月15日

明初年,无锡荣氏始祖荣清迁无锡,定居于梁溪河下游北岸,督率子孙辟草荒、筑河坝、建家宅,逐渐使之成为田地平畴,屋舍俨然,阡陌交通,有粮田、鱼池、桑竹等的安身立命之所,初步建立了上荣、中荣、下荣三个自然村落。1860年—1863年由于太平天国起义,战火焚毁了大半荣巷,荣氏家族被迫出外避战乱从事商业活动,在民国时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镇子。几经风雨沧桑,荣巷渐渐的没落。如今的荣巷,已在开发的前夜,不少的旧宅已在整修。

在荣毅仁纪念馆东侧,有一些古宅已经修缮完毕。修缮后的古街干净漂亮。按照这一片的旧时规划,沿纪念馆东侧小路一路向南走,有荣坤生宅、荣和甫宅,以及荣鄂生祠堂等。

荣巷(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49):荣氏古里纪念馆

2012年6月15日

要说无锡近代最大的望族是哪一支,九成无锡人会说是“荣家”——代表人物便是近代工商业实业家荣德生、荣宗敬兄弟,以及荣德生之子、投身新中国建设的“红色资本家”、国家副主席荣毅仁。荣家古里所在地即为荣巷,即如今小桃源附近,旧时东从梁巷东大池西到梅园以及南到荣巷数百亩均为荣家所有,可谓近代无锡第一望族。

荣家的历史要从元末说起。在《瞭望东方周刊》2011年9月所刊载《荣氏家族往事》中曾详述荣氏家族的发展历程。原来,荣氏最早的鼻祖来自山东芸山,曾在芸山与孔子相识。无锡荣氏的先祖则居山东济宁,到宋代大宗相符年间,荣氏因任朝廷命官,被派往湖北担任湖广鄂渚,因此将整个家族迁往湖北并开始编家谱传后人。直至明朝,荣后人荣清举家迁往江苏金陵。据记载,荣清父亲在元末被乱军所杀,荣清万念俱灰,搬迁到金陵后,洪武帝授官给荣清,叩拜不受。为了给亡父找一块好的墓地荣清四处奔走,此时刚好国子监的一个同学邀请荣清到无锡散心小住,结果是荣清发现此地民风淳朴,土地肥沃,靠山临水,决定在无锡扎根。他把落脚地点选在无锡城外也便是后来的荣家头,亲自带着三个儿子和七个孙子搬迁到长清里,并按照由北到南,依山分居,形成上荣,中荣和下荣三个村。下荣临水,土地最多,经过多年的开发与疏浚,将临湖湿地做成桑基鱼塘,也便是如今的荣巷。此地旧时水路交通发达,乘船从荣巷出发,可沿东梁溪,通过运河到城里,更可经过太湖到湖州上海等地。

经过几百年发展,荣氏已形成人丁兴旺的村落。到了近代,荣家出了一位荣熙泰,其出身贫寒,好学有才,因亲戚朱仲甫在广东当官,便长年跟他到广东三水打理杂事。此时香港已割让给英国,经过港英政府的多年治理,工业欣欣向荣。在广东荣熙泰大开眼界,世界观豁然开朗,从此十分倡导实业救国的理念。荣熙泰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荣宗敬在14岁就被他送到上海做学徒,小儿子荣德生则在15岁的时候被送到上海学会计。从此开始了近代荣家的实业道路。最开始两兄弟在上海开了一个钱庄,生意很好。1893年,荣德生跟随父亲荣熙泰到广东游历。在自述中,荣德生在二月十九到香港,只见香港“满山灯火,可观者惟三条马路”,他甚至感叹香港的治安环境“夜间外出,必执灯笼,路不拾遗”。此行让荣德生大开眼界,找来很多香港出版的书籍,其中《美国十大富豪记》和《西方事业杂志》对他影响深远,直至七十多岁时接受记者采访,荣德生仍然能一口气背出书中美国十大富豪中的八位。

在此行中,荣德生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面粉。在广东时荣德生发现,从国外进口的面粉色泽好,价格便宜,这些用新机器磨制而成的面粉很有竞争实力。于是他便想要引进西方新机器磨制面粉在国内销售。荣宗敬得知后大力支持。1901年,27岁的荣德生开始操办面粉厂,正月开始招股,并获得同族的支持。但是,设立面粉厂遭到地方士绅的反对,他们认为,烟囱会破坏无锡的风水。最终开明的无锡知县孙襄臣驳斥了地方绅士的无理要求,面粉厂顺利奠基。农历二月初八,位于无锡西门外太保墩的保兴面粉厂破土动工。在这17亩的工厂内,装了四部法国石磨,三道麦筛,两道粉筛。经历整整一年的建设和机器安装后,1902年的农历二月初八,保兴面粉厂试机生产。经过三年的苦熬后,保兴的面粉终于以质量好而畅销全国。荣德生在日记中记述,其他厂家都以为他用国外设备,磨出面粉质量好,荣德生却认为,是自己“办麦当心,剔去热坏麦”,此举增加成本,却让面粉质量过硬,赢得良好的市场口碑。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荣家兄弟发展的黄金时期。从1914年至1922年8年间,荣家的面粉产业发展迅速,其产量占全国的三成左右。到1935年,荣家有14家面粉厂,并开设了9家纺织厂,比如申新棉纺厂(今国棉一厂)等。“固守稳健、谨慎行事、决不投机”,这是荣熙泰留给两个儿子荣宗敬和荣德生的遗训。兄弟俩一直将此话作为警句立足商海。

1912年,清廷灭亡,民国刚立,百废待兴。这一年,荣家的生意只能说平淡。“新麦平常,仍由江北办来,纱也平淡,无甚利益,因开支节省,月月有余。”但是政府成立农商部,让荣德生这位江南实业家备感鼓舞。当年袁世凯商议新政,邀请商界代表,荣德生在被推选之列。八月,荣德生带着秘书同行,与一百多各省代表齐聚北京,这次会议共提出八十多条议案,对国家发展工商业有一个详细的规划,扩充纺织业、由国家出资设立母机工厂、送学生出国学习技术等等,荣德生对棉铁政策十分感兴趣,并一一记录。回到无锡后,荣德生心胸大开,写下一本《无锡之将来》的册子,堪称无锡近代最早的城市规划。在这篇规划内,荣德生提出对无锡的七点规划,他提出拆掉无锡城墙,在城墙遗址上修建马路(这也成为无锡解放后第一个拆除城墙的原因之一,当然那时革命的思想,如今看来算是破坏古迹,但是在当时这是很先进的思想)。他认为,无锡城内马路狭窄,始终为小市面,缺少大城市所应该有的大马路,因此,拆掉城墙建成马路是最可行之举。他还希望无锡引进大的电气厂,让无锡走入电气时代。荣德生记述,无锡的工业发达,大家都是各自供电,如果有大的发电厂集中供电,为居民供电,也降低企业生产成本。除此之外,他对无锡人的生活也做了规划。他认为,要在无锡城内建造大型的商场,以方便市民购物,在龙山锡山一带山上,修建居民住宅区,在太湖之滨建别墅群。在这些居民区附近建公园、咖啡馆和弹子房等娱乐设施,修建高塔供人登高望远看太湖美景。到20世纪20年代初,荣家的产业得到极大的发展,已经成为商界巨魄的荣德生再次热心地规划自己的家乡。1925年,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荣德生提出要建以无锡为中心的太湖实业港,提出将利用太湖的水利交通优势,将无锡、湖州和苏州等城市联系在一起,依托上海港口和市场,大力发展纺织等轻工业,形成大的工业带。又过10余年,他提出,开发太湖风景区,发展无锡的旅游业,他并认为做好环太湖的交通,修建宽阔的马路和游人码头,利用太湖的天然山水,沿着太湖各景区之间,兴建适量的佛教寺院。为倡导太湖风景区的建设,他自掏10万银元,在无锡太湖边重修开元寺(今梅园)。他以浙江杭州为例,认为杭州旅游业发达是因为有灵隐寺和岳王庙等各类庙宇,香客不断,人气倍增,在旅游方面,荣德生提出两个值得无锡学习的城市:“内学杭州,外学瑞典”。

可惜抗战爆发。其时荣德生拒绝与日伪合作,在上海当寓公,1938年,随工厂撤到西南地区,继续生产自救。当时无锡和上海方面消息频传,因日军轰炸,多处厂房被毁。此外,一起创业的同胞兄弟荣宗敬在香港病逝,更让他受创,上海金融界趁机逼债,荣德生苦苦支撑。在外界的印象中,哥哥荣宗敬喜投资冒险,风格激进,爱排场;弟弟荣德生人称“二木头”,到4岁才开口说话,常年长袍马褂,戴一顶黑色瓜皮帽,为人精明会算账。两人在生意场上也是高度配合,哥哥荣宗敬在上海打理生意,出手阔绰,弟弟荣德生在无锡守住老家地盘,乐善好施。抗战结束后,荣德生安然回到无锡荣巷,他已年过七旬,但人老心未老。他制定了两个伟大的计划,第一是旨在让荣氏家族企业复兴的天元计划,第二是开发西部的“大农计划”。他利用在西南的数年时间,考察西南西北各地,建议政府对西部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在甘肃青海大力发展畜牧业和种植业,以铁路动脉贯通到沿海地区,为沿海工业提供原材料,开发矿产,在西部发展重工业。

1946年物价飞涨,企业生存艰难,荣德生感叹民生艰难却不忘忧心无锡的建设,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自己的无锡未来计划,在经济复兴计划中,扩充自己早年的太湖实业港计划,将苏州无锡常州连成一片,建设人口达到数百万的城市集群,建设成一个以轻工业为主的城市带。以旅游和轻工业为主的模式也成为80年代苏南经济腾飞的开端,以今人的看法来说,荣家超前的规划给了苏南苏锡常富裕的开端。

70年代末改革开放进程中,荣家成为国家政策的排头兵,其最为显赫的成果便是荣毅仁在邓小平支持下于1979年10月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后来凭借以往大上海资本家的经验发行海外债券、收购香港资产,如今中国最为成功的商业银行之一中信银行(CITIC BANK)便是它旗下。

荣家在无锡还有一项德行便是造桥,其成立了“千桥会”,从30年代开始到现今,共出资或集资建立100多座,其中到目前为止仍在使用的仍有40多座,比如大公桥,又比如太湖上的宝界桥等。宝界桥曾经花掉荣德生10万银元!

除了实业和造桥,荣家还办学。1919年,荣家在荣巷设立公益工商中学,1947年更设立了江南大学,如今成为无锡本地最大的大学,也成为苏南地区“211工程”重点高校之一。荣德生藏书甚为丰富,并于1916年设立大公图书馆,后因战事散佚甚多。1952年荣德生去世前,将所藏53263册图书全部捐献给国家,数量实在巨大。如今无锡图书馆线装古籍约30万册,其中荣德生赠书就占40%,馆藏古籍善本中,荣德生赠书占92%。在2008年3月,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无锡图书馆藏善本入选48部,其中45部为荣德生赠书!

因此,说近代的无锡便是荣氏家族一手创造的也不为过。在《雷雨》中周朴园说过,“无锡是个好地方”,民国时也曾将无锡称为“模范县”,其中荣氏家族功不可没。至于在新中国成立后,来自荣氏家族默默的扶持更是和风细雨,比如修建梁溪路、捐款3000万港元修建新宝界桥、修建灵山大佛等等。

荣氏家族今虽在,但已经散落在北京香港海外等地搏金,渐渐的离无锡而去。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留在荣巷里的荣氏故里建筑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昔日的繁华已成过眼烟云,能保存下来已是不易。幸好政府意识到了这点,前两年无锡正式规划荣巷历史文化保护街区,近代建筑群将被作为旅游资源开发。经过两年的修葺,荣氏古里纪念馆已经建成开放,荣巷古村落目前也正在拆迁重建中。

荣氏古里牌楼。整个牌楼呈“三间四柱”格局,由四根90×90厘米、高10多米的方形门柱,6根近8米的横梁组成。建筑使用了约400立方米的材料,全部采用福建著名的606花岗岩石料。牌楼北面刻着:由任城而鄂渚,由鄂渚而梁溪,三千年积厚流光家学渊源惟笃实;自有明迄前清,自前清迄中华,五百载声希味淡后人佑启望来兹;横批:荣氏古里。

荣氏古里(Camera:Sony NEX-5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30):无锡太湖绝佳处

2008年-2010年

几天前,有位大学时的文友更新她的博客,其文《Travel: Wuxi》提到,到了无锡,天气不好,感觉无锡让她大失所望。我在留言中说到,虽然无锡的确受了工业化的污染,但是如果选择合适的时间来,也还是能拍到很不错的照片的。她也表示同意。

刚好前日有BMY旧友蒜头发来豆邮,说:

来自: tsian (上海)
时间: 2010-12-14 17:42
话题: 活动

最近想过年前在 www.21percent.com.cn/ps 上做几篇介绍全国各地家乡的日志。
就是邀请几个摄影比较好的朋友讲讲自己的家乡,文字配以几张图片。
照片和文字都不讲究,只要你自己觉得好就可以了。请问是否有兴趣?
当然了,所有版权都归原作者。图片长边不要小于800哈。

我一直喜欢参与蒜头的小活动,本着积极参加的原则选了从前发过的一些拙作分享读者,大体上描述了无锡的方方面面。很多照片也许已经能在维基百科全书上看到,那都是我传上去的了,很多链接也都是我做的。

相机型号嵌入在照片标题中。应蒜头要求,点击图片后弹出的图是800边长。

2008-11-29 @龙山 无锡最高峰三茅峰鸟瞰

20081129 Wuxi Sanmaofeng(Camera: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 Summicron 1:2.0- 2.4 ASPH))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28):章山桃源东大池

2003年11月3日-2016年5月1日

东大池,在无锡惠山第三峰下章山南麓,池广数十亩。吴佳佳所编《无锡名胜》第十六节说:

据《锡山景物略》记载:‘章山,在惠山第三峰之阳,璨山之西南,山下东西二池,皆名大池。’

书中继续说到,明隆庆五年(1571年),施策被谪至滁州,万历十九年(1591年)以太仆寺卿归故里,在其先祖施武墓左侧建“大池别业”,筑望湖台,别墅前临藕花渠,后倚石壁,群山环列,老桂葱茏,有《东大池》诗云:

草堂栖隐北山河,三月春寒未试罗。
绕径松杉林气合,满庭竹叶雨声多。
苍苔路滑人稀到,白昼窗虚鸟自过。
住世却求清净理,不妨寂寞入烟萝。

民国无锡人陆培之仿效荣德生梅园再次建亭植柳,开白沙泉眼一。后归徐燕谋,又增“燕居池馆”。涧水从惠山之麓来,入塘为池,人称“世外桃源”,故竖牌坊“小桃源”。

“东大池?是甚么名胜地吗?”爱牟忍不住向嘉华发问了。“这里有一家别墅,是我们去年替你找就的。” 四人改途向北,折入田地中的一条支路上去。路直趋山麓,走不多远有小学校舍一间,校门都是严闭着的。转过校舍后现出一面溶溶的大池,池水碧绿而不能见底。池形如象倒打的一个问号一样,在撇尾的一点处,一座大理石的洋亭,是两叠两进的结构。亭下有石槛临池,左右有月桥,下通溪水。池之彼岸有松木茂林,树虽不古而幽雅成趣。三面环山,左右形如环抱。爱牟和芳坞尼特都惊异了起来。“啊,有这么好的地方!”“这简直是世外桃源了!” 沿着池东一直走过月桥,便走到别墅的区域。沿途有新植的梅花,已经开放。石亭后面是一面草场,草场尽处便是一列三间的住宅。住宅的形状颇似庙宇,屋浅无楼,结构本不甚美好,然而四方的风物也尽是补偿它的缺陷了。住宅右手还有一带翼房,留守的老人正在门前织履。石亭拥立在假山石上。底层前为空间,后为石窟。上层前为平台,后为亭屋。平台三面均有石栏,正中有圆形石案,有石凳环绕。登台一望,全池景色尽在眼中。风声鸟声,松声涧声,凝静之中,时流天籁。啊,这是多么理想的境地哟?

——《漂流三步曲·炼狱》 (郭沫若 [1924年])

今小桃源已为百姓所居,有民房数百间。我家也有幸在此一隅偏安,取其秋冬春夏,四时宁静。

小桃源龙山 [2013/11/3]

小桃源龙山 [2013/11/3]

继续阅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