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城游记(23):与老牛走墨城下

2006年1月6日-7日

之所以总是不写(下),是因为自古伤离别,写啊写的就写出怀旧来了,有违“阳光洒满身上”的宗旨,不好。只是老牛实在催得紧,还是赶紧写完了事吧!

第三天下午,带老牛去典型的澳大利亚人家里做客,也就是我从前的房东Pinkster家。参见《墨城游记(04):追忆㈡澳洲人家》。

花园

花园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21):与老牛走墨城上

2006年1月3日-4日

按:本来不想写了,因为在老牛的Blog里已经记了好些,可这家伙歪曲事实的本领一流,又加上摄影技术奇烂,张张过曝或跑焦,哪怕有为数不多的几张佳作也因为人懒的原因不做后期处理就放了上去,用我们无锡话说就是“拆烂污”,因此为免铸成千古冤案,为让真相昭雪天下,我——老虎,一个正直的青年,一个低调朴实、心地善良、善解人意、人畜无害的正直青年,决定以史为镜,以笔为刀,以墨为剑,以牛为靶,真实的记录下这段往事来……

(呵呵,上面是开玩笑了。真实情况是有些照片拍得还不错但老牛的文里没发,因此发上来补遗……)

先补一段逸事:老牛嚷嚷着要到澳洲来,是05年底的事。这家伙,口袋里的米多得瀑了出来,刚去过吴哥又来澳洲,我只有摇头叹息!圣诞节前后,老牛说,签证下来了。2号,老牛出现在上海,把林哥一顿盘剥,半天工夫,又上了向南的飞机杀将过来了!老虎惶恐……

这头牛先去了悉尼,然后乘Jetstar的廉价航班飞到墨尔本。下午3点,我兴冲冲的出门去,转n趟车到了机场。结果扑了空。原来老牛的飞机停靠的不是墨尔本国际机场,而是Geelong的一个小型机场。晕死过去……醒过来以后我回到墨尔本市,在Skybus的终点站等他。瑟瑟寒风中等啊等,几个小时后一个电话打来,这头牛等不及了就去乘VLine的火车去了。又晕死过去……又饿又冻的我随便找了个小店冲进去买了个葱油饼,然后在巨大的South Cross Station(原Spencer Street Station)等。手机这时候忽然没电了,真是屋漏偏逢雨……焦急的在诺大车站里到处询问,到了晚上9点的时候,那些保安基本上都跟我认识了。这时候第n辆火车开过来,终于,到了!黑黝黝的老牛在Blog里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我正张望寻找着tiger,被迎面传来的一阵荡笑吓了一跳:‘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在人群中找最黑的那个便是……’”

刚下VLine的老牛,打上马赛克以增加神秘气息

刚下VLine的老牛,打上马赛克以增加神秘气息

继续阅读

秦风汉韵(04):华山自古一条道

2000年4月13日-14日

按:因为看了老牛送我的《中国国家地理选美中国》特辑,中国Top10的山:Everest,G2,梅里……因此对登山的欲望益发不可收拾蠢蠢欲动。画饼充饥,现在只好炒炒冷饭,把本科时的一些游记拿出来充数。本篇华山游记就是这样的产物。不知怎么,就很想回到当年,再跟着欧阳多走几座山。可惜啊,一晃很多年过去了……不管怎样,这是第一次在blog公开这些照片,都是翻拍旧日胶片。之前在BBS也从没有发过。不全,部分照片在家里,特别是华山云海日出那几张,以后有机会补上。

华山,古称“華山”、“太華山”,“華”的意思是“花”。有五峰,朝阳(东峰)、落雁(南峰)、莲花(西峰)、五云(北峰)、玉女(中峰)。在五岳之中,华山以险著称,登山之路蜿蜒曲折,长达12公里,到处都是悬崖绝壁,因东南西三面是峭壁,只有柱峰顶向北倾斜打开了登华山的道路,所以有“自古华山一条道”、“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整个山体位于秦岭北麓,由一块完整的花岗岩山体组成,最高峰南峰海拔2160米,为五岳之最。

发信人: chine (kittyhawk), 信区: tourist
标  题: 2000.4.14华山游(序)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BBS站 (Thu Apr 20 10:39:47 2000), 站内信件

不知为什么最近大有创作的冲动,因此将去华山的游记连夜写好了贴上来。也许在tourist板块的诸位都是去过华山的说。总之,班门弄斧了啦!

又及:要求斑竹给我辛苦费!呜呜~(饿了一顿的kittyhawk)


继续阅读

秦风汉韵(03):交大说说咱的车

2003年7月22日

说到这交大的车吧,话可就多了!

首先您瞧,这交大那么好几万号人,有个千把辆自行车实在是很正常。但交大就这么巴掌大块地方,这车实在是没地儿放呐!于是,只看见横七竖八乱堆一气。有个别没车棚的,或者车棚太小的,就只好把车扔在那里风吹日晒了。又因为陕西这地方出产黄土,流行沙尘暴,因此,交大的车也不能免俗,都灰不溜秋泥巴满身的。就拿东边来说吧,每个月管楼的都要把好几百废钢材往外扔。孩子们又是懒的居多,如今爸爸宠妈妈疼的小太阳小月亮更多了,估计从小就没擦过车的也有个好几千人,更别提修车了,因此铁锈什么的那更是正常。话又说回来,毕竟还是见过几个女孩,骑着优雅的女式车,飘行在学校。那是一道无比靓丽的风景。

然后,仔细一瞧,这一排排车里头,好车没几辆啊!为啥?因为偷儿厉害着呢。印象里,只要在大学买过车的同志,丢个两三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记得我一个师兄当年入校还闹过这样的笑话儿:从江苏吭吃吭吃托运来一辆自行车,因为那时候他家还以为这里是穷乡僻壤黄土高坡呢!那是一辆崭新的山地车,您看那钢圈克罗米,泛着蓝幽幽的光呢。然后我这师兄第一天上课,骑上它别提多威风了!到了教二楼往楼下一锁就上去了。没两个小时下来一看,嘿,没了!我师兄一下子就成了一苦主。因此,这车也就不能买高级的了。这偷儿也得吃饭,看大家都不骑好车,他也只好降低档次,改行破车了。这破车要偷实在是容易之至,根本不用撬锁,只要冒充一管理人员,把几辆车往三轮车上一扔,根本没人管!我有一次,那头烂驴趴窝了,原想一扔了之,毕竟是从一大肆师兄那里买来的,买来时候才10块钱;而该师兄又是从师兄的师兄那里买来的,价钱未知;而该师兄的师兄又是从文艺路二道贩子们那里买来的,价钱好像是40多。但是联想到上课抢前排位置没他不行,而我又是个睡懒觉迟到的主,所以咬咬牙,扛着去修。从东花园扛到公安处,没劲儿了——没吃早饭呗。就往公安处那里一扔。后来一想不好,别把我逮住了说乱扔垃圾。瞅准教1门口有一骑三轮车的,就让他帮忙给我弄出去(原来东区有一修车师傅,那几天某大人物来访,综合整治,撤了。这修车师傅和咱的友谊也有话可说,稍后再表),三轮车说,行,1块钱。于是我往那脏不啦叽车上斜着身子一坐,三轮车师傅一蹬,就和乡下小媳妇儿坐着毛驴一样吭哧吭哧就这么出东南门去了。校卫?没管。当然,这辆车因为年久失修,除了车垫儿还能发挥余热以外,其他已经修无可修了。因此,被我15块钱又转卖给沙坡某修车摊当零配件儿了。基本上,除去各项日常开支,没赚也没赔。:)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20):布勒雪山一日游

2005年8月13日

某日上完课在Caulfield乱逛的时候,看到墙上有一则海报,写着“Mt Buller Day Trip”(Buller雪山游),时间是周末,每人只要30多刀,组织者是MONSU,也就是Monash的学生会了。被那则彩色的广告打动了,尤其看到那片雪景不由大动其心——去不了瑞士少女峰咱去澳洲最高峰兜一圈,嘿嘿。因此当下也没有多想立刻电话过去报了名。一起去的还有我老乡晓明。

周五晚上,翻箱倒柜的把装备全都带上了,包括太阳镜啊帽子啊毛衣啊等等。因为晓明没有毛衣和鞋子,因此我还要多带一些东西。然后详尽的查询了气候状况,甚至在网上还看了监视器的实时画面,确定一定没问题。在兵马俑BBS的overseas版很兴奋的跟大家吹了一番后,11点便早早的躺下了。结果很分特因为暖气的关系老是睡不着,熬啊熬的一直到两点多才睡着。

早晨起来也是痛苦了好一阵。那个学生会安排得也太不合理了,居然早晨7点在Caulfield集中,要知道我这里一大早去Caulfield可是非常困难的啊。6点我洗漱早饭完毕,天还黑着,急匆匆的往晓明家走,然后两人走很长的一段路去Huntingdale火车站。结果这段路比预想的要远的多,看看赶不及火车了,背着登山包的两人开始撒欢儿小跑,等到了火车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下火车走到集合地,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两人郁闷了好久,我给那个组织者即印度小黑Mohit打电话。Mohit懒洋洋的接了电话,说马上就过来。这一个“马上”马上了起码1个多小时,到了9点多,才最终集合齐了,连司机都不耐烦了。一看,大部分都是小黑,另有三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还有一个白人,就是唯一的非小黑团体了。我就说么,小黑就是无组织无纪律,拖拖拉拉的难以忍受!听说上个星期天去的一车都是中国人,唉早知道就跟他们去了不是……闲话少说,小黑们闹哄哄的不知道在干吗,交个钱还拖拉了很久。这时候天开始下雨了,一个小黑堵在车门口说是再check一遍。大家都在外面淋雨,我恼火得恨不能上去两拳。交涉后终于先上去再说,九点半终于开车了,这跟当初Mohit老兄说的什么七点半发车差得也实在是十万八千里了吧,早知道这样我跟晓明定定心心睡个懒觉然后慢吞吞坐巴士过来都不迟啊!唉小黑就是让人难以忍受。算了算了不说了……

今天的天气颇阴沉沉,不知道山上会不会下雪。忘了介绍一下Mt Buller了。它位于墨尔本东北方约200公里处,在一处名为Mansfield的小镇旁。因为Mt Buller的海拔颇高,纬度也较高,因此成为澳洲唯一的滑雪胜地,每年的8到9月,滑雪比赛都会在那里举行。拥有这样一个雪山对于一个全世界第二干旱的大洲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所以也不能寄希望太高呵呵。记得当年出国前我高中同学霏霏就在那里拍过照片,因此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一路上小黑们的兴致颇高,一直在跟司机调笑,拿着个话筒轮流唱歌。有几个小黑唱得确实不赖。后来话筒还传到我们这边来要求我们唱中文歌,为了国际形象避免出丑我婉拒了,后面的一个广东mm唱了一首粤语歌,小黑们也不懂欣赏,礼貌的鼓了一下掌。诚实的说其实我也不懂粤语。

穿过绵延的Dandenong山脉,再开了一阵便隐隐约约看到两座雪山山峰了。司机说从前叫双乳峰,因为人们觉得特别象“woman’s breast”。立刻想起了中国的一些山也有类似的名字,看来人类的想象力都是类似的。

原野上的羊群和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原野上的羊群和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继续阅读

秦风汉韵(02):交大老六舍之忆

2002年3月23日-24日

【以前为交大108周年制作的短片《西交四季》链接:http://talk.synyan.net/516.html】

老文重发。因为是旧照,翻拍时压缩了很多,所以个别片子未免糊了。但是毕竟是以前写的,配这些老照片刚巧合适。

东亭和老6舍的官方照

东亭和老6舍的官方照

继续阅读

1 53 54 55 56 57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