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01):上京浩浩紫禁上

2005年7月9日

去北京的决定源于五月。当时因种种变故香港之旅被取消,于是便萌生了上京的想法。说来可笑,作为中国人却从未曾去过北京。小学曾经错过一次公费的机会,至今耿耿于怀。因此留下一个北京情结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么?记得一次上班时一个熟识的印度顾客跟我讲他去过北京上海,我就说我还没都去过呢!呵呵。上海这座城市离无锡毕竟很近,就跟后花园似的,一个多小时便可到达,因此在这一出双城记中,唯一未去过的便是这座几朝古都、帝王之家了。

但其实这个计划也事出偶然。七月六日,在表弟成成家的时候,聊着聊着他忽然说要去北京。对他来讲北京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于是我心中上京的热情被一下子点燃了。五分钟内我做出了决定。


七月八日,星期六,无锡晴。晚上背上一个小包便出发了。乘坐的是无锡到北京的T104特快列车,14车19号中铺,21:12发车,票价291元。这是一班空调硬卧特快,行程约13小时。

第二天一早便进了京。看到北京站外面的居民打出横幅抗议铁路扰民,不禁哑然失笑。毕竟是皇城根,民众的维权意识就是很浓厚。

出了站,遇到来接我们的建峰。三人打的去车道沟兵器工业集团xx所安顿。

北京站

北京站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2):无锡夏之初体验

2005年7月1日-16日

从颠簸不堪的沪宁高速公路回到家,是6月29号的傍晚,天气异常闷热,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已经不适应这样的夏天了吧,我想。迫不及待的脱了个精光,冲了把澡。

第二天便出门到市中心购物,办了很多事情,还在中国银行门口遇到那个机场大巴上遇到的美国人。一个上午,外汇搞定,手机搞定,买了一大堆东西。中午在炎炎烈日下冲回家吃午饭。男人购物的效率就是高啊。

7月5日,去曹张新村。看到了小姨新买的宝莱。无锡人民的生活水平是越来越高了。只是基建弄得到处都是灰扑扑的,受不了。我家门口那条该死的梁溪路,修了一年了,还是一塌糊涂,晴天满天灰,雨天满地泥。不免会跟澳洲比较起来。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跟外国人一样做事很地道呢?思索。

以下均为Nokia 6230i手机所摄。

Bora

Bora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18):新征程归心似箭

2005年6月28日-2006年6月29日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经历了五月与assignment们的殊死搏斗、六月大小考试的残酷打击,以及一场人为的无聊风波之后,我终于踏上了归程。这是来澳洲后首次归国。这次回国,其实早在三月便已筹划好了,因此在痛苦挣扎中,每每郁闷,便会憧憬一下七月的规程,于是便会有新的动力,如同看到星星之火般的。

28日上午,阴,喊了哥们儿开车将家什悉数搬到我老乡那里,然后快快乐乐的吃了中饭。晚上背着登山包便出发了。冒着寒气从Clayton坐寒假前学校最后一班Shutter Bus到Caulfield,转火车到Spencer Street站。可惜因修路,在下一站Flagstaff停了下来。很郁闷的背着大包小包绕了半天走到Spencer,然后买了机场大巴Skybus的22刀往返票。

Skybus

Skybus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17):新年夜色灿礼花

2004年11月22日-12月31日

04年的暑假,作出了在墨尔本上summer course,不回家过年的决定。然而不久以后,便发现这个决定有多么的愚蠢……

但至少,让我拍到了一些片子……


11月22日

和朋友夜出,在唐人街吃饺子,8块钱吃得脑满肠肥。

一行人晃晃悠悠又去联邦广场喝咖啡。夜色下的墨城如此熟悉而陌生。

夜色Federation Square

夜色Federation Square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16):感怀记1039

2004年2月14日-12月31日

1039,似乎是一首台湾地下乐坛所谱的歌,但于我,却是那幢曾生活了一年的房子。

2004年2月中旬,我告别了Pinkster一家,搬进了1039号。这栋房子位于Caulfield和Carnegie中间的一个地段,离学校颇近。也正是由于这点,我才看中了这栋房子。

房子虽然旧,但是于我却已满足。一共六个人住五个房间,我的房间是最大的。毕竟从Pinkster家搬出来在这个价格昂贵的富人区找房子,是多么的不易。几个朋友没头苍蝇一般的乱找了一个多星期,眼看就要开学了房子还没着落,大家心里都慌。于是在一天和一个印尼人徒步了整整六个小时未果的情况下,终于找了一间看上去还凑活的房子住下了。这便是我2004年的窝了。

搬家的那天正是情人节,Henk开车送我到门口,然后我们大包小包的往里面搬。听Henk讲,他原来也在那里住,早知道现在Caulfield的房价这么高涨,他就不卖了。看着我们的房间,他双手托腮,若有所思。

住进去的第一天,虽然晚上澳洲一号公路颇吵,但我居然睡得颇香。其后的日子里,大部分时候睡觉也很安稳,远超出我的预期。基本上很少失眠。唯一的一次,我还半夜爬起来写了一首“诗”。

住户Janet和“kaka”是香港妹,到这里来学美发专业。还真别说,给我们理发比到外头花$18(约合¥108)让鬼佬理一个最简单的头都好看。Jessica和我们一学校,深圳mm,accounting专业。Roger上海小伙儿也是accounting的,不过比Jessica早半年。储藏室住了另一个上海人J。

阳光灿烂的日子

阳光灿烂的日子

房东是犹太女人,珠光宝气的。不过她委托名为Tam的越南人管理。Tam长得还挺漂亮,她老公可又黑又瘦,可怜见的。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15):感怀墨尔本的秋

2005年4月5日

墨尔本的秋天,是明媚的,是灿烂的,是默默温情的。

四月份的一天,早晨早起。吃早点的时候,见外面阳光明媚。这么妩媚的秋天,这在去年是没有的。去年的秋天,是这么的阴沉沉,以至于我一直以为墨尔本的秋是惹人厌的。

小鸟在吱啾。我喜欢这里的小鸟,除了乌鸦。不过这里的乌鸦,却是白眉,大约也是成仙了吧。

早晨的空气是清新的。我端起相机出去,东拍拍,西拍拍。

门口那一家人家,他们有着红色的砖墙。那砖墙,做工是很地道的。从花纹可以看出来,看似随意,却又有独特的味道。赭红色和赤红色相间的、光滑而平整的一面墙。这面墙,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呢。一般人家的墙,或者说篱笆更合适些,也就是一些孩子般高的木板而已了。

远处也有一户人家,是白色的墙,淡黄色上漆的木篱笆,夹杂深红色的桩子。树叶的影子落在它身上,一点,两点……

天永远都是这么蓝。就像我的MSN Space一般的清澈的蓝。蓝的天空,是墨尔本的一大特色。这种蓝有别于其他地方的。虽是清晨,阳光却毫不吝啬。金色阳光洒下,透过那尚未稀疏的梧桐枝叶。看那黄色的梧桐叶,在地上铺成了一条地毯。地上的落叶也没有人扫,就这样散乱在干净的马路旁,也没有风,就这样躺着。

试着从很多角度去拍它,都不甚满意,最后还是回来稍稍PS了了事。

落叶

落叶

继续阅读

墨城游记(13):墨尔本动物园中

2005年1月21日

(本篇含有可能使人产生不适感觉的动物照片,敬请留意)

踱入爬行动物馆(Reptiles),里头黑漆漆的,两边都是用厚厚的玻璃隔起来的“蛇虫百脚”。一开始看门口那条蜥蜴半天也一动不动,还以为是蜡制模型,颇为失望,但后来发现竟是活的,因为有条蛇真的在吐信子!

下面是蓝舌蜥蜴,以蓝色的舌头而命名,以贪婪的形象出现在中部毛利人的最初神话中。

蓝舌蜥蜴

蓝舌蜥蜴

继续阅读

1 55 56 57 58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