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越无诸(02):风情万种鼓浪屿

2015年10月6日

第二日前往鼓浪屿。

鼓浪屿原名“圆沙洲”,南宋时期称“五龙屿”,明代改称“鼓浪屿”。因为岛西南方海滩上有一块两米多高、中有洞穴的礁石,每当涨潮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人们称“鼓浪石”,鼓浪屿因此而得名。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鼓浪屿也被英国人称为Kulangsu。1841年8月2日,金门镇总兵江继芸和部下官兵于炮战中全部壮烈殉国,厦门和鼓浪屿同时陷入敌手。1844年,伦敦差会在鼓浪屿成立教会。1848年,美国归正教会的“中华第一圣堂”建造在厦门新街仔。15年后,英国教会也在鼓浪屿建造了专供外国人祈祷的“协和礼拜堂”。

新世纪初,厦门市政府将鼓浪屿规划为5A景区,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每年游客量达上千万次。于是我们也不能免俗的来了…… 😄

好在,今年看到新闻,说鼓浪屿十一游客大不如前,再加上选在了6号来,岛上很是让人舒心。

游船码头。

游船码头

继续阅读

闽越无诸(01):永定南靖土楼群

2015年10月6日

记忆里大概在初中的时候,我开始搜集全国各地旅游地图。有一次爸出差去厦门,回来时把印着南普陀风景照的厦门地图给我,半是得意半是羡慕的对我说,厦门很漂亮!于是乎,在我的脑海中,便深深的记住了厦门这个地方。

五年前,厦门旅游开始火爆、来自江浙的小文艺们刚开始扎堆挤鼓浪屿的时候,我便计划着要去厦门,攻略也早早的做好。不过因为工作忙,加上那时去的地方太多,满世界的跑,所以总觉得随时可以去;偏偏双休不够用,长假又不愿意用在厦门,所以这计划便一直挂在那里。

四年前,网友OJerry从永定寄了张漂亮的明信片给我。

因此,厦门连同那永定和南靖的土楼,就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心愿,在我的足迹地图上,一直以蓝色的星星标记着“中期计划”——所谓“中期”,心忖是半年内要去的地方,谁知,一下子就拖过了许多年。

今年十一,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拖了。那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与以前不同,这次旅行,完全没有做什么攻略,只是从马蜂窝下载了两张pdf,确定了大概要去的景点而已。包括机票和酒店,也是在携程上提前一个月抄底买的package,行程则是从十月五日晚去,至十月十日回——请了三天年假是为了错峰,更为了节省一半的价钱。

十月五日18:20,无锡硕放机场深航ZH9457飞往厦门高崎。19:50降落时瞥见厦门港灯火通明,真是后悔没有买一个随身小机器。出机场后,出租车司机开得飞快,不停的超车,还在厦门跨海隧道里变道又闯红灯,真让人想起了《疯狂的赛车》这部在厦门拍的喜剧电影。下榻厦门思明区美仑皓晖酒店。当夜辗转反侧。

提前在携程上订好338元的南靖田螺坑土楼群+永定高北土楼一日游。十月六日早七点,地陪便打电话来。草草买了个早点,在酒店门口望见一个瘦小的本地小伙,便是他了。大巴车不久开来,把沿途接的散客全都带上后,发车往南靖。

行至山美寨,下来让游客们放水。自然也不会是白下车的,这里路边有个水果店,厕所便隐藏其中。放水之余,不少游客买了水果吃。

继续沿着G319向西,转东大路,不久便过漳州市南靖县。沿着X562县道继续前行,沿途欣赏河边的香蕉园与果林。10:49,行至刘厝村,县道旁客香土菜馆吃午饭,大约每人15元的标准,也就只能将就那很简陋的菜。饭毕继续开车,下县道沿书芦线南行,曲曲折折的山道逐渐爬高。

山美寨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8):木兰红山军马场

2015年9月27日

最后一日,起个懒早,前往红山军马场。今日回程,因此越野车改成了中巴车,众人拖箱带口,好不累赘。

红山军马场一带曾是清朝木兰围场72围之一的图尔根伊扎尔围场所在地,也是蒙古族的重要游牧区,康熙经常在此举行“木兰围场”。有此历史渊源,军马场设立于此也不足为奇了。1964年8月红山军马场建立,主要担负边防部队军马供应保障任务,属北京军区。四十多年来,红山军马场向部队输送了一万五千余匹军马。

下车后,从围栏处往里走,在一条如同被几十辆坦克压出的大道上走了十五分钟,仍然不见军马。耐心等待的当儿,一个蒙古族中年男子盛装骑着白马,兜售他的绝活儿——拿破仑式的跃马扬鞭!当然,要价100元一次。最终,老李掏了腰包。虽然摆拍,但确实值回票价。

不多时,三百多匹军马呼啸而来。可能是要考虑安全原因,马儿跑得都不快。我们站在边上很是安全。忽然有几匹马从身边跑过,我们谨记导游的话,站着一动不动,于是逃过了被踩成肉酱的“厄运”。其实,它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马群,且赶马人早就成竹在胸习以为常,因此这点小case根本不在话下,想要被马群踩死还真需要一定的厄运当头才行,估计跟中奖差不多!

虽然,并没有拍到理想的万马奔腾,但是往回走的时候,偶然有了一张骏马特写,让我心中舒坦了许多……

清晨拖着行李上车,小中巴颇有蒙古味道。

清晨拖着行李上车,小中巴颇有蒙古味道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7):五彩山头醉秋原

2015年9月26日

按照既定行程,休息个把小时后,下午奔赴五彩山。

五彩山原名于家大山,是乌兰布统草原观赏秋景的主要景点之一,山上有沙杨树、柞树、桦树、枫树、松树、杉树、槐树、榆树、柳树,还有虎楱、山玫瑰、藤条、柠条等十余种灌木类植物。每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由于霜冻的作用,不同的树种因抗寒能力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像是披上了节日的盛装,松的绿、柞的红、杏的紫、桦、杨的黄与白……

很可惜,来的时间是下午,光线并不好,因此五彩山东面拍摄条件很是糟糕,很勉强的拍了两张后,果断喊导游转战山的西面。这里光线的确好很多,只可惜树少了些。倒是五彩山南面的草原、丘陵和沟壑,高低起伏,非常壮观,谋杀了不少快门。

想着拍日落,因此在我号召下,我们一行几人往五彩山对面的山头走去。果然,这里风光独好,除了望见平原外,还有远山与树林,在夕阳西下那变换莫测的光线中让人沉醉不已!

在山坡上架好机位,很悠闲的到处走着,拍着。这一片最美好的小山坡,今天傍晚属于我们几个人!

回程,皎洁的中秋满月为我们照亮道路。虽然今晚我们都不能与家人团聚,但借此明月,遥寄相思。

五彩山云浪翻动。

五彩山云浪翻动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6):盘龙峡谷潜蟠龙

2015年9月26日

离开公主湖,三辆越野车直奔公主湖东部数公里外的盘龙峡谷。它是乌兰布统草原上的一条著名峡谷,谷底一年四季都流淌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象一条游龙盘卧在秀丽的山谷间。秋天,峡谷内的草开始枯黄,桦树叶还没有黄透,山谷幽深,蔚为壮观。

行进荒漠之间。

行进荒漠之间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5):氤氲秀色公主湖

2015年9月26日

凌晨五点集合,比昨日轻松了许多。导游等三人早已在厅前等候,这么冷的天这些小伙天天陪着我们吃苦,也是挺不容易的。

出发去公主湖。公主湖相传是康熙的三公主蓝齐格格因联姻被迫嫁给噶尔丹,途径内蒙草原,悲极而泣泪流成湖。最后,噶尔丹兵败而亡。

去往公主湖的公路修得很好,没什么颠簸。不多时来到景点,走过吱嘎作响的木板路,望见湖边挤满了各色长枪短炮。真是个全民摄影的时代啊!

脑海中完全没有如何拍摄的念头,很后悔出门前没有做任何功课。很机械的架了三脚架,挂上中焦机,手被冰冷的脚架冻得够呛。清晨的光线还没上来,湖面仿佛一颗深邃的蓝宝石,让人感慨塞外草原的鬼斧神工。

不多时,太阳渐渐升起。这时深刻的体会到了长焦的好处,于是三脚架上的中焦被弃置一旁,而端着的长焦发挥了最大的威力。

那远处小山头上金黄的枯叶,配着金色的阳光,加上湖面恰到好处升腾起的氤氲,以及树林中木屋旁自顾自吃草的马儿,这幅画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感觉不太真实。这种大美,真得要长焦镜头,能将周围那些激动的人们排除在外,拍出宁静安详、秀色可餐的大片来。

由于景色太美,我拙劣的语文已不知如何描述,因此还是让图片说话吧!

凌晨的启程。

凌晨的启程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4):皓然大观杨树背

2015年9月25日

桦树林回程之后,一顿稍显丰盛的中餐肯定是少不了的。吃完,疲惫不堪的众人退散,各自回房休息。一觉便到三点,匆匆忙忙披挂整齐,坐上越野车前往杨树背。

杨树背,很有名的地方。这里,曾经发生过清军围缴准噶尔部落的大战;在《康熙大帝》等多部电视剧中出现过这片杨树林,可谓赫赫有名。

下午的阳光慵懒无力,清冷的空气依旧扫荡着裸露的肌肤。下车,沿着曾经的沼泽地向山头走去。层层叠叠的杨树林在风中傲然矗立,如诗如画。一匹马儿站立不动,静静的吃草;几个当地人,努力兜售着骑马的生意。伙伴们各自扛着沉重的相机,有的走进了密林,有的走向了小溪,而我,花了整整二十分钟爬上了杨树背山头。向下望去,好一幅辽阔壮观的草原风光图啊!我的三个富士微单相机外加一个iPhone 6+自拍神杆已经忙不过来了,拼命的换来换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谋杀了无数快门的景色开始让我审美疲劳,是时候换一个地方了。沿着山坡慢慢的挪下去,发现同伴们都不见了,当真吓了一跳啊,还以为就这样被抛弃在了荒郊野外!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微信中发现了伙伴们的踪迹——这里的信号还真不错!

顺着山脚下杨树林北侧向东走去,忽然发现远处的月亮从树林中升了起来!啊,这么美这么大的月亮真是难得一见,毕竟是快要八月十五了呀!快门又被谋杀了许多次!

忽然有位朋友从树林里跑出来冲我大喊,正茫然不知所措,转过头看到,一大群马在马倌的驱使下来到水塘边喝水。急匆匆的跑过去拍了两张,还是没有抓到特写,真是遗憾啊!

正因此,便顺着马群行进的方向走向东边一处山坡。遇到了一群广东游客,刚要上山去,一个小伙笑着说,先生慢点上去,我们有女士在上面……

在上面?什么意思?抬头一望,看到远处红色的身影悉悉索索的躲闪着,忽然明白了什么……😄

只可惜马群再也没来,好在不多久,太阳开始下山了,这里正是拍摄落日的好场所。随着这些游客往山头上爬,黄昏的风,忽然大了起来,山坡上人被吹得摇摇晃晃,把冲锋衣裹得紧紧的,痛骂自己居然忘带口罩。幸好三脚架还算给力,大风中一点也不晃动,倒也不枉二千多元的价格。

日落,这曾拍了无数次的日落,但在此时此地,显得如此不同!因为这是草原上壮观的日落,是独一无二的、今天的日落。那远处的池塘,如同大地上镶嵌着的巨大宝石,反射着璀璨的光芒。那牛羊马群,缓缓的走过草原,让人惊叹。

羊群,它们适时的钻入了镜头的视野。洁白的羊群、蔚蓝的天空、皎洁的月光、枯黄的草、橙红的光线、靛紫的沙滩……啊,我的三个相机,瞬间又不够用了……

渐渐的,太阳落下了地平线,留下了从蓝色到红色的幕布般的天际线。近处,草原渐渐的落入漆黑一片,也是时候下山归队了。

虽然,因为离队太远,走到越野车前花了整整半小时,被领队和同伴埋怨了一会儿,但是我相信,那个独一无二的角度,让我今天拍出了独一无二的片子,也便值了!

晚饭,比午饭丰盛许多,正在大快朵颐,领队神秘的说要腐败一下,搞一只价值一千多元的烤全羊。欢呼雀跃!但兴奋并没有持续太久,这只40多斤的羊用它颇有嚼劲的强健的肌肉打败了所有食客……后悔说还不如搞一只20斤多的小羊羔了。🐑

因为实在不舍得这千元的羊肉,我们集体决定把吃不下的羊肉全都寄存在店家,明天求他们重新烧个羊汤喝……

回宾馆后忙于倒照片,一晃竟然十二点多,想到明天还要五点集中,赶紧睡了。好在电热毯很是舒适,同伴那奇特的鼾声也便显得不那么刺耳了……

宾馆院内的格桑花。

宾馆院内的格桑花

继续阅读

1 5 6 7 8 9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