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中国

最忆江南(04):上海东方之明珠

2008年8月4日-5日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这座刚过百五十年的新兴城市之所以越加兴旺发达,正是因为有着像我老姐这样辛勤的蜜蜂在这座城市里耕耘。如今老姐早已在上海生根发芽,家住小区高层俯视城市,美景尽收眼底,乐哉。

以下相片大部分由Sony T9便携机拍摄,少部分为Nokia 6230i手机图片,经异地传输后图像有损失,虽然经重制,仍然差强人意,请大家见谅!

上海蓝色港湾小区

蓝色港湾小区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03):常州城市大发展

2008年8月2日-3日

印象中的常州,一直以来是苏锡常江南地区的老三,对它城市风貌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准。但这次去常州却感觉到了常州的长足发展。固然常州在各项经济指标上可能仍不及其他县市,但是一位江阴籍的市长却实实在在为常州的老百姓打造了一个未来大城市的框架。

无锡站候车室

无锡站候车室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01):宁波北普陀之行

按:算是挖掘坟墓,把十年前写的两篇老文掘出来了(有删改)。犹记当年刚刚经过高考的洗礼,又有天天写日记的好习惯,再加没有强大的数码相机,所以字里行间含蓄隽咏自成韵味,再看近几年写的游记,却越来越似精美图片堆砌成的快餐文章。幸乎?悲乎?最让人难过的是现在已经写不出这些清新的文字了……

[2010/7/21] 后记:今日将之前胶片扫出以飨读者。


北普陀六日(1998年)

1998年7月16日,星期四,上海阴有雷暴雨

下午一点,公共汽车上,只见黑云密布,一场南方下午典型的暴雨铺天盖地。我与几个朋友心里都忐忑不安,虽然仍在说着俏皮话。地上万朵白色水花让我们心情沉重,沮丧万分。

Y234次车20元一人,14:46开。阿杰等人忍耐不住已在打扑克了,我则开始看一本武侠。火车快速的开过苏州,昆山……空调使我们打冷战,阴云的天气让我们失望。16:55,终于下了这过于“舒适”而使人肢寒的车,一头扎进熙熙攘攘的出站大军中。上海也是暴雨刚歇,空气闷热,积水犹存。为赶时间乘上去十六铺码头的TAXI,七个人足足花了七十多元。上海变化真大,高楼似乎是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外环路上一路飞驰狂爽无比,可惜终究只是个灰色的城市——由钢筋水泥铸成的一个大碉堡。

我们很怀疑船是否能如时开,但船还是于18时准时启航了。船名叫“法雨”,听上去怪怪的颇有神秘主义的味道。蜜蜂自信的说:“叫‘法雨’的缘由是,取船名有一条规则——新船袭旧名。‘法雨’八成是旧上海老外给起的名儿。”阿西不动声色的拿出了普陀山地图,上面赫然三个字:法雨寺。蜜蜂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们在四等A舱,定价78元一人。站到甲板上眺望浦江夜景,拿相机不由得拍了几张大船的照片。还有一艘护卫舰,看来看去都象是出口泰国的“纳来颂恩”级。只好先拍下来再说了。

因为是四等舱,所以人较多,计三十张铺子。空调开放,船行平稳。说好轮流值班看包,结果蜜蜂最先呼呼睡去,难怪一身肥肉了。我看着书,坚持了一会儿也睡着了。

23时醒了一次。此时船速很高已出上海界,颠得很。与阿西聊了一会儿,又再睡去。


1998年7月17日,星期五,普陀山少云转雷雨

凌晨一点三十分,被混蛋蜜蜂洒在脸上的水弄醒。再也睡不着了,整个下半夜在闷热的空气和半睡半醒中度过。四点多带上相机我们出去看海上日出。阴云密布,今天是没什么指望了。结果一直到六点,才有一点金灿灿红艳艳的东西拼命从云中钻出。“喀擦”拍下,我想这一定是杰作。没有吃早餐,就走到船头,尽情享受海风带来的清凉,如同泰坦尼克主人公般的张开双臂迎接朝阳和大海。大海在我们脚下,船儿劈开波浪将海水分开,留下长长的一条白练。真有一种征服感啊!

普陀山日出

普陀山日出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3):无锡山色映溪光

2003年11月12日-12月13日

曾记得父亲有诗《舟过太湖》云:

碧波浩淼广无垠,翘首凭栏尽望春。
归棹乘风潮更急,野鸥掠水月初昏。
苍山寂寂浮烟霭,渔火星星弄晦明。
一派相思关不住,子规唤醒梦中人。

是的,一派相思关不住,于我,这乡愁便是江南那片湖光山色、鸟语花香的故土——无锡。

不才也曾附庸风雅,在西安写过一首《天净沙·思乡》:

青山碧水香樟,
薄云淡暮龙光,
曲径红梅寄畅。
西风遥望,
客长安居吴郎。

(注:青山寺、龙光塔、寄畅园乃无锡名胜,香樟乃市树,红梅乃市花)

作为无锡人,可以说是骄傲的,因为有着3200多年前从周太王开始到现在的悠久历史,也曾是吴地的故都,是从古至今数不尽名人文士的故乡,是明末东林党的发源地,是康乾二帝的精神家园,而瞎子阿炳的一曲《二泉映月》,更是将这种文化的厚重发挥到了极致。很可惜,现代的无锡,自打有了商业气息浓厚的“小上海”的称谓后,似乎离“文化名城”之称越行渐远。工业,真的是一个城市的精髓么?窃不以为然。 然而,纵使百般不情愿,吾等百姓又有何作为呢?污染无处不在,曾几何时,儿时波光粼粼、白帆点点的美丽的太湖,已成为绿藻泛滥之地。面对此情此景,不由想起一句名言:“沉默呵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谨以此文,些图(均为2003年摄),献给记忆中的无锡。

继续阅读

秦风汉韵(05):太白北上太白峰

1999年10月2日-3日

星座书上说,今天适合写游记,故此动笔。

唐李太白有诗《登太白峰》云: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
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
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
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
一别武功去,何时复更还?

又有诗《古风其五》:

太白何苍苍,星辰上森列。
去天三百里,邈尔与世绝。

于我,太白是很久前那次并不成功的登攀,但却也是人生中第一次攀登华夏名山。那是在交大的时候,刚入校没多久,国庆节,被高年级的老乡师兄拉去的。因为没有经验,准备很不充分,连冲锋衣和防水靴都没有装备,也没有GPS导航仪,甚至连指南针都没带,不可谓不冒险。并且出门就是大雨,咬牙坚持到山上,在山上又遭遇了暴雪,犹豫了几小时后只好泱泱的撤了下来。只是最让人气馁的是,那么高档的FC,因为天冷镜头雾化,拍的照片竟然全都冲不出来,真是太可惜了……因为是第一次就遇到那样的挫折和困境,所以也是以后才能够无畏于其他名山大川的原因吧!不管怎样,太白那雨雪中水墨国画一般的景色,已经永远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了,因为实在找不出第二座山,能有如此的水墨意境,甚至连山体都是黝黑的玄武岩,挺立在那莲花飞瀑后,皑皑白雪下,云雾缭绕中,游人们眼前。

继续阅读

秦风汉韵(04):华山自古一条道

2000年4月13日-14日

按:因为看了老牛送我的《中国国家地理选美中国》特辑,中国Top10的山:Everest,G2,梅里……因此对登山的欲望益发不可收拾蠢蠢欲动。画饼充饥,现在只好炒炒冷饭,把本科时的一些游记拿出来充数。本篇华山游记就是这样的产物。不知怎么,就很想回到当年,再跟着欧阳多走几座山。可惜啊,一晃很多年过去了……不管怎样,这是第一次在blog公开这些照片,都是翻拍旧日胶片。之前在BBS也从没有发过。不全,部分照片在家里,特别是华山云海日出那几张,以后有机会补上。

华山,古称“華山”、“太華山”,“華”的意思是“花”。有五峰,朝阳(东峰)、落雁(南峰)、莲花(西峰)、五云(北峰)、玉女(中峰)。在五岳之中,华山以险著称,登山之路蜿蜒曲折,长达12公里,到处都是悬崖绝壁,因东南西三面是峭壁,只有柱峰顶向北倾斜打开了登华山的道路,所以有“自古华山一条道”、“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整个山体位于秦岭北麓,由一块完整的花岗岩山体组成,最高峰南峰海拔2160米,为五岳之最。

发信人: chine (kittyhawk), 信区: tourist
标  题: 2000.4.14华山游(序)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BBS站 (Thu Apr 20 10:39:47 2000), 站内信件

不知为什么最近大有创作的冲动,因此将去华山的游记连夜写好了贴上来。也许在tourist板块的诸位都是去过华山的说。总之,班门弄斧了啦!

又及:要求斑竹给我辛苦费!呜呜~(饿了一顿的kittyhawk)


继续阅读

秦风汉韵(03):交大说说咱的车

2003年7月22日

说到这交大的车吧,话可就多了!

首先您瞧,这交大那么好几万号人,有个千把辆自行车实在是很正常。但交大就这么巴掌大块地方,这车实在是没地儿放呐!于是,只看见横七竖八乱堆一气。有个别没车棚的,或者车棚太小的,就只好把车扔在那里风吹日晒了。又因为陕西这地方出产黄土,流行沙尘暴,因此,交大的车也不能免俗,都灰不溜秋泥巴满身的。就拿东边来说吧,每个月管楼的都要把好几百废钢材往外扔。孩子们又是懒的居多,如今爸爸宠妈妈疼的小太阳小月亮更多了,估计从小就没擦过车的也有个好几千人,更别提修车了,因此铁锈什么的那更是正常。话又说回来,毕竟还是见过几个女孩,骑着优雅的女式车,飘行在学校。那是一道无比靓丽的风景。

然后,仔细一瞧,这一排排车里头,好车没几辆啊!为啥?因为偷儿厉害着呢。印象里,只要在大学买过车的同志,丢个两三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记得我一个师兄当年入校还闹过这样的笑话儿:从江苏吭吃吭吃托运来一辆自行车,因为那时候他家还以为这里是穷乡僻壤黄土高坡呢!那是一辆崭新的山地车,您看那钢圈克罗米,泛着蓝幽幽的光呢。然后我这师兄第一天上课,骑上它别提多威风了!到了教二楼往楼下一锁就上去了。没两个小时下来一看,嘿,没了!我师兄一下子就成了一苦主。因此,这车也就不能买高级的了。这偷儿也得吃饭,看大家都不骑好车,他也只好降低档次,改行破车了。这破车要偷实在是容易之至,根本不用撬锁,只要冒充一管理人员,把几辆车往三轮车上一扔,根本没人管!我有一次,那头烂驴趴窝了,原想一扔了之,毕竟是从一大肆师兄那里买来的,买来时候才10块钱;而该师兄又是从师兄的师兄那里买来的,价钱未知;而该师兄的师兄又是从文艺路二道贩子们那里买来的,价钱好像是40多。但是联想到上课抢前排位置没他不行,而我又是个睡懒觉迟到的主,所以咬咬牙,扛着去修。从东花园扛到公安处,没劲儿了——没吃早饭呗。就往公安处那里一扔。后来一想不好,别把我逮住了说乱扔垃圾。瞅准教1门口有一骑三轮车的,就让他帮忙给我弄出去(原来东区有一修车师傅,那几天某大人物来访,综合整治,撤了。这修车师傅和咱的友谊也有话可说,稍后再表),三轮车说,行,1块钱。于是我往那脏不啦叽车上斜着身子一坐,三轮车师傅一蹬,就和乡下小媳妇儿坐着毛驴一样吭哧吭哧就这么出东南门去了。校卫?没管。当然,这辆车因为年久失修,除了车垫儿还能发挥余热以外,其他已经修无可修了。因此,被我15块钱又转卖给沙坡某修车摊当零配件儿了。基本上,除去各项日常开支,没赚也没赔。:)

继续阅读

1 31 32 33 34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