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克什克腾旗

塞北漠南(08):木兰红山军马场

2015年9月27日

最后一日,起个懒早,前往红山军马场。今日回程,因此越野车改成了中巴车,众人拖箱带口,好不累赘。

红山军马场一带曾是清朝木兰围场72围之一的图尔根伊扎尔围场所在地,也是蒙古族的重要游牧区,康熙经常在此举行“木兰围场”。有此历史渊源,军马场设立于此也不足为奇了。1964年8月红山军马场建立,主要担负边防部队军马供应保障任务,属北京军区。四十多年来,红山军马场向部队输送了一万五千余匹军马。

下车后,从围栏处往里走,在一条如同被几十辆坦克压出的大道上走了十五分钟,仍然不见军马。耐心等待的当儿,一个蒙古族中年男子盛装骑着白马,兜售他的绝活儿——拿破仑式的跃马扬鞭!当然,要价100元一次。最终,老李掏了腰包。虽然摆拍,但确实值回票价。

不多时,三百多匹军马呼啸而来。可能是要考虑安全原因,马儿跑得都不快。我们站在边上很是安全。忽然有几匹马从身边跑过,我们谨记导游的话,站着一动不动,于是逃过了被踩成肉酱的“厄运”。其实,它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马群,且赶马人早就成竹在胸习以为常,因此这点小case根本不在话下,想要被马群踩死还真需要一定的厄运当头才行,估计跟中奖差不多!

虽然,并没有拍到理想的万马奔腾,但是往回走的时候,偶然有了一张骏马特写,让我心中舒坦了许多……

清晨拖着行李上车,小中巴颇有蒙古味道。

清晨拖着行李上车,小中巴颇有蒙古味道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7):五彩山头醉秋原

2015年9月26日

按照既定行程,休息个把小时后,下午奔赴五彩山。

五彩山原名于家大山,是乌兰布统草原观赏秋景的主要景点之一,山上有沙杨树、柞树、桦树、枫树、松树、杉树、槐树、榆树、柳树,还有虎楱、山玫瑰、藤条、柠条等十余种灌木类植物。每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由于霜冻的作用,不同的树种因抗寒能力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像是披上了节日的盛装,松的绿、柞的红、杏的紫、桦、杨的黄与白……

很可惜,来的时间是下午,光线并不好,因此五彩山东面拍摄条件很是糟糕,很勉强的拍了两张后,果断喊导游转战山的西面。这里光线的确好很多,只可惜树少了些。倒是五彩山南面的草原、丘陵和沟壑,高低起伏,非常壮观,谋杀了不少快门。

想着拍日落,因此在我号召下,我们一行几人往五彩山对面的山头走去。果然,这里风光独好,除了望见平原外,还有远山与树林,在夕阳西下那变换莫测的光线中让人沉醉不已!

在山坡上架好机位,很悠闲的到处走着,拍着。这一片最美好的小山坡,今天傍晚属于我们几个人!

回程,皎洁的中秋满月为我们照亮道路。虽然今晚我们都不能与家人团聚,但借此明月,遥寄相思。

五彩山云浪翻动。

五彩山云浪翻动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6):盘龙峡谷潜蟠龙

2015年9月26日

离开公主湖,三辆越野车直奔公主湖东部数公里外的盘龙峡谷。它是乌兰布统草原上的一条著名峡谷,谷底一年四季都流淌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象一条游龙盘卧在秀丽的山谷间。秋天,峡谷内的草开始枯黄,桦树叶还没有黄透,山谷幽深,蔚为壮观。

行进荒漠之间。

行进荒漠之间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5):氤氲秀色公主湖

2015年9月26日

凌晨五点集合,比昨日轻松了许多。导游等三人早已在厅前等候,这么冷的天这些小伙天天陪着我们吃苦,也是挺不容易的。

出发去公主湖。公主湖相传是康熙的三公主蓝齐格格因联姻被迫嫁给噶尔丹,途径内蒙草原,悲极而泣泪流成湖。最后,噶尔丹兵败而亡。

去往公主湖的公路修得很好,没什么颠簸。不多时来到景点,走过吱嘎作响的木板路,望见湖边挤满了各色长枪短炮。真是个全民摄影的时代啊!

脑海中完全没有如何拍摄的念头,很后悔出门前没有做任何功课。很机械的架了三脚架,挂上中焦机,手被冰冷的脚架冻得够呛。清晨的光线还没上来,湖面仿佛一颗深邃的蓝宝石,让人感慨塞外草原的鬼斧神工。

不多时,太阳渐渐升起。这时深刻的体会到了长焦的好处,于是三脚架上的中焦被弃置一旁,而端着的长焦发挥了最大的威力。

那远处小山头上金黄的枯叶,配着金色的阳光,加上湖面恰到好处升腾起的氤氲,以及树林中木屋旁自顾自吃草的马儿,这幅画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感觉不太真实。这种大美,真得要长焦镜头,能将周围那些激动的人们排除在外,拍出宁静安详、秀色可餐的大片来。

由于景色太美,我拙劣的语文已不知如何描述,因此还是让图片说话吧!

凌晨的启程。

凌晨的启程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4):皓然大观杨树背

2015年9月25日

桦树林回程之后,一顿稍显丰盛的中餐肯定是少不了的。吃完,疲惫不堪的众人退散,各自回房休息。一觉便到三点,匆匆忙忙披挂整齐,坐上越野车前往杨树背。

杨树背,很有名的地方。这里,曾经发生过清军围缴准噶尔部落的大战;在《康熙大帝》等多部电视剧中出现过这片杨树林,可谓赫赫有名。

下午的阳光慵懒无力,清冷的空气依旧扫荡着裸露的肌肤。下车,沿着曾经的沼泽地向山头走去。层层叠叠的杨树林在风中傲然矗立,如诗如画。一匹马儿站立不动,静静的吃草;几个当地人,努力兜售着骑马的生意。伙伴们各自扛着沉重的相机,有的走进了密林,有的走向了小溪,而我,花了整整二十分钟爬上了杨树背山头。向下望去,好一幅辽阔壮观的草原风光图啊!我的三个富士微单相机外加一个iPhone 6+自拍神杆已经忙不过来了,拼命的换来换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谋杀了无数快门的景色开始让我审美疲劳,是时候换一个地方了。沿着山坡慢慢的挪下去,发现同伴们都不见了,当真吓了一跳啊,还以为就这样被抛弃在了荒郊野外!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微信中发现了伙伴们的踪迹——这里的信号还真不错!

顺着山脚下杨树林北侧向东走去,忽然发现远处的月亮从树林中升了起来!啊,这么美这么大的月亮真是难得一见,毕竟是快要八月十五了呀!快门又被谋杀了许多次!

忽然有位朋友从树林里跑出来冲我大喊,正茫然不知所措,转过头看到,一大群马在马倌的驱使下来到水塘边喝水。急匆匆的跑过去拍了两张,还是没有抓到特写,真是遗憾啊!

正因此,便顺着马群行进的方向走向东边一处山坡。遇到了一群广东游客,刚要上山去,一个小伙笑着说,先生慢点上去,我们有女士在上面……

在上面?什么意思?抬头一望,看到远处红色的身影悉悉索索的躲闪着,忽然明白了什么……😄

只可惜马群再也没来,好在不多久,太阳开始下山了,这里正是拍摄落日的好场所。随着这些游客往山头上爬,黄昏的风,忽然大了起来,山坡上人被吹得摇摇晃晃,把冲锋衣裹得紧紧的,痛骂自己居然忘带口罩。幸好三脚架还算给力,大风中一点也不晃动,倒也不枉二千多元的价格。

日落,这曾拍了无数次的日落,但在此时此地,显得如此不同!因为这是草原上壮观的日落,是独一无二的、今天的日落。那远处的池塘,如同大地上镶嵌着的巨大宝石,反射着璀璨的光芒。那牛羊马群,缓缓的走过草原,让人惊叹。

羊群,它们适时的钻入了镜头的视野。洁白的羊群、蔚蓝的天空、皎洁的月光、枯黄的草、橙红的光线、靛紫的沙滩……啊,我的三个相机,瞬间又不够用了……

渐渐的,太阳落下了地平线,留下了从蓝色到红色的幕布般的天际线。近处,草原渐渐的落入漆黑一片,也是时候下山归队了。

虽然,因为离队太远,走到越野车前花了整整半小时,被领队和同伴埋怨了一会儿,但是我相信,那个独一无二的角度,让我今天拍出了独一无二的片子,也便值了!

晚饭,比午饭丰盛许多,正在大快朵颐,领队神秘的说要腐败一下,搞一只价值一千多元的烤全羊。欢呼雀跃!但兴奋并没有持续太久,这只40多斤的羊用它颇有嚼劲的强健的肌肉打败了所有食客……后悔说还不如搞一只20斤多的小羊羔了。🐑

因为实在不舍得这千元的羊肉,我们集体决定把吃不下的羊肉全都寄存在店家,明天求他们重新烧个羊汤喝……

回宾馆后忙于倒照片,一晃竟然十二点多,想到明天还要五点集中,赶紧睡了。好在电热毯很是舒适,同伴那奇特的鼾声也便显得不那么刺耳了……

宾馆院内的格桑花。

宾馆院内的格桑花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2):坝上北沟观日出

2015年9月25日

凌晨三点半起床的主意虽然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太疯狂了,头晕脑胀的坐在长城哈弗越野车里,开上了宾馆后面的小红山。漫天繁星,动人心魄,猎户座正当头顶。记忆里自从十六年前华山山顶便没见过这样的星星了。来不及多感慨,被塞外凛冽的秋风吹得摇摇晃晃。这种钻心风,按照导游的说法便是“有一种冷叫做忘穿秋裤”……😄

哈弗越野车

继续阅读

塞北漠南(01):十七小时到坝上

2015年9月24日

其实不该抱怨什么,毕竟有机会被组织内蒙坝上草原拍摄秋景对咱们南方娃来说也不是特别多,可是凌晨五点四十起来准备出发却对自己这样习惯了七点半起床的人来讲考验巨大——好的吧,谁让你周围这帮子摄协的家伙们都是玩命的呢!

设想是这样的:六点驱车,至解放路崇宁路等待同事;六点半,五个人挤满了小车一辆,昏昏沉沉的向高铁站进发……

但其实这一幕并没有发生:因行李多,怕挤不开,最后还是Lily老师开了车送我直奔高铁无锡东站。无锡早上天空很是迷人,不免有些舍不得离开,哪怕短短的四天呢。见到两位朋友已站在南入口,其中一位还专门从江阴赶来,也是精神可嘉。入站,却被警卫赶了出来,原因为火车票已经由领队领了,怎么解释都不行。很忿忿的又在门口站了会儿,人齐了后才得入内检票。

无锡上空浮夸的云,预兆着一趟精彩的旅程吗?

无锡上空浮夸的云,预兆着一趟精彩的旅程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