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宜兴

梁溪漫志(104):篱笆园处深氧墅

2016年7月2日

可能最近都跟宜兴有缘,周六会议选在了宜兴古镇湖㳇镇上的篱笆园深氧墅度假酒店。湖㳇镇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因“太湖第一源”、“太湖之父”得名,而篱笆园深氧墅度假酒店就在上个月去的宜兴竹海龙池山自行车公园的东北方。

然而江南梅雨季的连番大雨倾盆让这次出行变得狼狈,上车被淋个落汤鸡,下车还是落汤鸡,晚上呆在酒店吃了顿农家菜,深夜听雨倾盆而下,第二天上午所有行程也只能取消,下午便冒雨回城了。

扫兴毕竟是小事,这场百年未遇的洪水让整个宜兴也遭了殃,电视里每天都在播放某某小区被淹了,省市领导视察灾民云云。连前一阵去过的横山水库泄洪的镜头也滚动播出。

因此只拍了二十几张照片,大多数为酒店内景。

DSCF0124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101):身残龙背龙池山

2016年6月10日

这标题我足足想了十分钟才定稿,主要原因是前篇已经把登竹海玉女峰的自虐惨状写得够多了,总不该第二天继续自虐吧?

但实际情况是继续自虐,而且虐得更惨,惨得更彻底。

因我与Lily老师本次属于无脑跟游类型,故对本日行程完全一无所知。乐呵呵的跟着小鸡的车开至龙池山,费了牛大的劲儿在老多人中把咱家的大车给停好了。

DSCF1480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99):宜兴竹海自虐游

2016年6月9日

端午小长假,由Lily老师的朋友兔子和小鸡,以及小鸡的朋友Peter和Vera发起了宜兴竹海休闲游,久未出行的我们当然是积极响应啦!

等等!标题不是写的自虐游吗,是不是写错了?且听我娓娓道来……

本日一大早出行,自沪宜高速一路向西南。天空并不作美,阴沉沉偶尔下雨。赶时间一路踩油门,开到宜兴后路遇小鸡的车在县道上慢吞吞的爬行,果断超车,群中兔子在怒吼:小心超速!

开至宜兴竹海风景区,车流中找到停车位。下车,风景真好啊,到处绿油油!天气也稍稍给力,自阴转阳,晒在身上还是有点热的!想戴太阳镜,遭Lily老师嘲笑,忽然瞥见兔子等人都戴着,Lily老师顿时无语……我瞬间欢乐,返回车内找到贵气的雷朋戴上。重新走回路边,一辆山寨陆风越野车呼啸至面前,一群人在车内朝我打招呼。我顿时傻了,这谁开的破车啊?上车后才发现原委——他们找了个当地人带进景区去!可怜Peter高大的身材委屈挤在狭仄的第三排坐立不安……

这个当地司机约莫40来岁,言语健谈。过了仅容一车的山口,在山间绕行数圈,忽然右拐下了一条只有一车宽的林间小道,小道尽头是几户村落。到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边,司机将我们赶下车,说,爬上山去吧!……

DSCF4979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85):宜兴大觉寺礼佛

2015年4月25日

部门一年一度聚会活动,今年去宜兴大觉寺。

大觉寺始建于南宋咸淳(1265-1274年)年间,由志甯禅师首建,历代迭有兴替。清乾隆年(1735-1796年),寺名“集贤山大觉院”;至清道光年(1820-1850年),更名为“白塔山大觉禅院”;至近代,据《宜兴县志》记载,寺名改为“元上乡白塔山大觉寺”。

如今大觉寺出名则是因为现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1920年,志开上人出任栖霞寺监院。1938年,悟彻今觉(即释星云、星云法师)逃难至南京,在栖霞山出家。1947年星云法师与师兄今观法师至大觉寺主持寺务,兼任白塔国小校长。1949年,星云组织僧侣救护队到台湾。后大觉寺历经文化大革命,佛寺无存。1989年,星云由台返国弘法探亲时,回到宜兴祖庭礼祖,眼见片瓦无存,不禁兴叹:“当尽复兴祖庭之志。”后获得江苏省宗教局翁振进局长建议恢复祖庭。2004年5月10日宜兴市政府批文同意,于西渚镇横山村王飞岭岕“云湖”之滨建立新寺址,占地二千余亩,依山傍水,翠竹环绕。

早上八点半,同事开着SUV来接。因车上有位小祖宗,故我无奈成了司机。大约是这两天心绪颇不宁静,天气也骤然变热,刚上车便流鼻血,哭笑不得。至锡宜高速入口集中,前两辆车飞驰而去,我等SUV体积庞大,追赶实在困难,一路超速(后被罚款50),终得会齐。

10:15至大觉寺门口停车完毕。一行人施施然踱入寺中。寺颇新,状瑰丽,宏大气派,一条主路绕山曲行,颇有风水之道。两只铜狮怒目圆睁,惟妙惟肖。星云法师铜像矗立正中。

宜兴大觉寺铜狮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