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无锡

梁溪漫志(03):无锡山色映溪光

2003年11月12日—12月13日

曾记得父亲有诗《舟过太湖》云:

碧波浩淼广无垠,翘首凭栏尽望春。
归棹乘风潮更急,野鸥掠水月初昏。
苍山寂寂浮烟霭,渔火星星弄晦明。
一派相思关不住,子规唤醒梦中人。

是的,一派相思关不住,于我,这乡愁便是江南那片湖光山色、鸟语花香的故土——无锡。

不才也曾附庸风雅,在西安写过一首《天净沙·思乡》:

青山碧水香樟,
薄云淡暮龙光,
曲径红梅寄畅。
西风遥望,
客长安居吴郎。

(注:青山寺、龙光塔、寄畅园乃无锡名胜,香樟乃市树,红梅乃市花)

作为无锡人,可以说是骄傲的,因为有着3200多年前从周太王开始到现在的悠久历史,也曾是吴地的故都,是从古至今数不尽名人文士的故乡,是明末东林党的发源地,是康乾二帝的精神家园,而瞎子阿炳的一曲《二泉映月》,更是将这种文化的厚重发挥到了极致。很可惜,现代的无锡,自打有了商业气息浓厚的“小上海”的称谓后,似乎离“文化名城”之称越行渐远。工业,真的是一个城市的精髓么?窃不以为然。 然而,纵使百般不情愿,吾等百姓又有何作为呢?污染无处不在,曾几何时,儿时波光粼粼、白帆点点的美丽的太湖,已成为绿藻泛滥之地。面对此情此景,不由想起一句名言:“沉默呵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谨以此文,些图(均为2003年摄),献给记忆中的无锡。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2):无锡夏之初体验

2005年7月1日—16日

从颠簸不堪的沪宁高速公路回到家,是6月29号的傍晚,天气异常闷热,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已经不适应这样的夏天了吧,我想。迫不及待的脱了个精光,冲了把澡。

第二天便出门到市中心购物,办了很多事情,还在中国银行门口遇到那个机场大巴上遇到的美国人。一个上午,外汇搞定,手机搞定,买了一大堆东西。中午在炎炎烈日下冲回家吃午饭。男人购物的效率就是高啊。

7月5日,去曹张新村。看到了小姨新买的宝莱。无锡人民的生活水平是越来越高了。只是基建弄得到处都是灰扑扑的,受不了。我家门口那条该死的梁溪路,修了一年了,还是一塌糊涂,晴天满天灰,雨天满地泥。不免会跟澳洲比较起来。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跟外国人一样做事很地道呢?思索。

[附图]:Bora(以下均为手机照片)

Bora(Camera:Nokia 6230i (1.3MP))

继续阅读

梁溪漫志(01):惠山江南第一山

阿九mm提到二泉,不禁想起了家乡的那一座山,柔美的山。那座山,三岁便随父亲踏遍。山上的每块石头每棵松树,都记载着儿时的纯真和笑声。

这是一张本科时候画的江南第一山——无锡惠山。纯用鼠标画的。这张《无锡景》,是2000年圣诞前一天,冒着考试挂科的危险,窝在宿舍里,在那台古董电脑上,Windows 98,吭哧吭哧,用鼠标,先在Windows画板里描线,再在完全陌生的Photoshop里,一条条线勾勒的,画了两天呢。虽然技法稚嫩,但是对于我一个理科生来说毕竟是第一次接触ps。这图是画了送给一个建筑系mm的新年礼物,可惜人家并不领情…… :cry:

[附图]:无锡·惠山

无锡惠山

为了爱情而将其他重要的事情置身度外,现在想来,这也是一种傻傻的勇气吧?

仅以此图文纪念逝去时光。

关于惠山的摄影作品,我会在随后陆续发上来。

又及:配诗乃我父亲所写,原诗题为《九溪十八涧》(九溪十八涧在杭州)。

Quote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突然想到用这句话做今天blog的topic.

今天很高兴呢,因为落实了一个计划—-暑假去广告公司实习,虽然是volunteer,但是起码可以向偶的梦想跨一步了~~

所以偶要好好学习,多做实例.毛爷爷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

今天音乐欣赏课,终于讲到了二胡,终于放了那首我最喜欢的–二泉映月.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首曲子,我会由衷地感到共鸣,我的头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节拍晃,我觉得淡淡的忧伤当中有一丝希望.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悲凉.

其实中国民乐有很多好的作品,奇怪的是我只喜欢这一曲.

1 13 1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