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浙江

最忆江南(42):三味书屋百草园

2013年10月3日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土。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啪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臃肿的根。有人说,何首乌根是有像人形的,吃了便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像人样。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

长的草里是不去的,因为相传这园里有一条很大的赤练蛇。

长妈妈曾经讲给我一个故事听:先前,有一个读书人住在古庙里用功,晚间,在院子里纳凉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答应着,四面看时,却见一个美女的脸露在墙头上,向他一笑,隐去了。他很高兴;但竟给那走来夜谈的老和尚识破了机关。说他脸上有些妖气,一定遇见“美女蛇”了;这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能唤人名,倘一答应,夜间便要来吃这人的肉的。他自然吓得要死,而那老和尚却道无妨,给他一个小盒子,说只要放在枕边,便可高枕而卧。他虽然照样办,却总是睡不着,——当然睡不着的。到半夜,果然来了,沙沙沙!门外像是风雨声。他正抖作一团时,却听得豁的一声,一道金光从枕边飞出,外面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那金光也就飞回来,敛在盒子里。后来呢?后来,老和尚说,这是飞蜈蚣,它能吸蛇的脑髓,美女蛇就被它治死了。

结末的教训是:所以倘有陌生的声音叫你的名字,你万万不可答应他。

这故事很使我觉得做人之险,夏夜乘凉,往往有些担心,不敢去看墙上,而且极想得到一盒老和尚那样的飞蜈蚣。走到百草园的草丛旁边时,也常常这样想。但直到现在,总还没有得到,但也没有遇见过赤练蛇和美女蛇。叫我名字的陌生声音自然是常有的,然而都不是美女蛇。

冬天的百草园比较的无味;雪一下,可就两样了。拍雪人(将自己的全形印在雪上)和塑雪罗汉需要人们鉴赏,这是荒园,人迹罕至,所以不相宜,只好来捕鸟。薄薄的雪,是不行的;总须积雪盖了地面一两天,鸟雀们久已无处觅食的时候才好。扫开一块雪,露出地面,用一支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下面撒些秕谷,棒上系一条长绳,人远远地牵着,看鸟雀下来啄食,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将绳子一拉,便罩住了。但所得的是麻雀居多,也有白颊的“张飞鸟”,性子很躁,养不过夜的。

这是闰土的父亲所传授的方法,我却不大能用。明明见它们进去了,拉了绳,跑去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费了半天力,捉住的不过三四只。闰土的父亲是小半天便能捕获几十只,装在叉袋里叫着撞着的。我曾经问他得失的缘由,他只静静地笑道:“你太性急,来不及等它走到中间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人要将我送进书塾里去了,而且还是全城中称为最严厉的书塾。也许是因为拔何首乌毁了泥墙罢,也许是因为将砖头抛到间壁的梁家去了罢,也许是因为站在石井栏上跳了下来罢……都无从知道。总而言之:我将不能常到百草园了。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

出门向东,不上半里,走过一道石桥,便是我先生的家了。从一扇黑油的竹门进去,第三间是书房。中间挂着一块匾道:三味书屋;匾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没有孔子牌位,我们便对着那匾和鹿行礼。第一次算是拜孔子,第二次算是拜先生。

第二次行礼时,先生便和蔼地在一旁答礼。他是一个高而瘦的老人,须发都花白了,还戴着大眼镜。我对他很恭敬,因为我早听到,他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

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东方朔也很渊博,他认识一种虫,名曰“怪哉”,冤气所化,用酒一浇,就消释了。我很想详细地知道这故事,但阿长是不知道的,因为她毕竟不渊博。现在得到机会了,可以问先生。

“先生,‘怪哉’这虫,是怎么一回事?……”我上了生书,将要退下来的时候,赶忙问。

“不知道!”他似乎很不高兴,脸上还有怒色了。

我才知道做学生是不应该问这些事的,只要读书,因为他是渊博的宿儒,决不至于不知道,所谓不知道者,乃是不愿意说。年纪比我大的人,往往如此,我遇见过好几回了。

我就只读书,正午习字,晚上对课。先生最初这几天对我很严厉,后来却好起来了,不过给我读的书渐渐加多,对课也渐渐地加上字去,从三言到五言,终于到七言了。

三味书屋后面也有一个园,虽然小,但在那里也可以爬上花坛去折腊梅花,在地上或桂花树上寻蝉蜕。最好的工作是捉了苍蝇喂蚂蚁,静悄悄地没有声音。然而同窗们到园里的太多,太久,可就不行了,先生在书房里便大叫起来:

“人都到那里去了!”

便一个一个陆续走回去;一同回去,也不行的。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总不过瞪几眼,大声道:

“读书!”

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有念“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的,有念“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的,有念“上九潜龙勿用”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的……先生自己也念书。后来,我们的声音便低下去,静下去了,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

“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因为读到这里,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读书入神的时候,于我们是很相宜的。有几个便用纸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戏。我是画画儿,用一种叫作“荆川纸”的,蒙在小说的绣像上一个个描下来,像习字时候的影写一样。读的书多起来,画的画也多起来;书没有读成,画的成绩却不少了,最成片段的是《荡寇志》和《西游记》的绣像,都有一大本。后来,为要钱用,卖给了一个有钱的同窗了。他的父亲是开锡箔店的;听说现在自己已经做了店主,而且快要升到绅士的地位了。这东西早已没有了罢。

九月十八日。

——《莽原》第一卷第十九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鲁迅)

大约是鲁迅的名气太响,或者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收录进了初中一年级下学期课本后太脍炙人口,绍兴中兴中路上的鲁迅故里景点从早到晚络绎不绝、人潮汹涌。昨天取古城通票时特意来探过风,果然里三层外三层,因此果断的去了兰亭。为了在成群结队的旅行社前参观三味书屋与百草园,今天要赶个大早。

当一早来到故居前时,仍然看到了不少比我还早的游客在排着让人崩溃的百人队。在资讯这么发达的今天,这些人都不上网的么,都不知道有古城通票么?只要网上预订了,根本不需要排队便可直接前往几处故居景点,可省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Camera:Fujifilm X-E1+Fujinon XF18-55mm/f2.8-4 R LM OIS)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41):沈园非复旧池台

2013年10月2日-3日

傍晚时分离开八字桥。走了一天,两腿酸痛,看到有人力车夫招揽生意,便凑上前去,车夫大爷喊价十五元,我说十元,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如果是平日里,我是决计不会坐人力车的,原因大概是总觉得坐在老人用蛮力蹬行的三轮车上,有种王八蛋的味道——毕竟是读书人,从小长在红旗下,同情劳动人民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有时候又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力车夫不仅解决了一些出租车力所不逮的运力问题,还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

(Camera:Fujifilm X-E1+Fujinon XF18-55mm/f2.8-4 R LM OIS)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40):陆连三路八字桥

2013年10月2日

“师傅,请问八里桥怎么走?”

“八里桥?这里没有八里桥。”

不知道为什么,从周恩来祖居出来后,街边问路时脱口而出个“八里桥”……或者是鸦片战争“八里桥之战”的史话印象太深,或者是北京去得太多了吧。

“啊……是,是八字桥!”

“哦,马路对面一直向前。”

“谢谢!”

老师傅说的八字桥,位于绍兴城区八字桥直街东端,处广宁桥、东双桥之间。

穿过繁华的中兴中路,沿着八字桥直街慢慢向东走,一路上没什么人。两旁有不少的古建筑,满是岁月的印痕。让人讶异的是这里还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天主教堂。根据墙上的记载,早在1586年,罗明坚神父和麦安东神父曾到绍兴传教;1702年,龚当信神父到绍兴买房建堂,传教5年;1864年,刘安多神父在八里桥买房建堂;1875年,设学校;1906年冬,在谢培德(Sherperd?)神父主持下建成大教堂,同时创办了培德中西学校。本教堂面积有926.88平方米,大堂内壁乳白色,立科林新式柱14根,为罗马式建筑。1909年,天主堂对面建了仁慈堂,内有修女楼、小教堂及孤儿院和孤老院。1912年培德学校有12位教师,6个班级。1919年兴办了便民布厂。1934年发起兴办了便民火柴厂。此时期教友达5958位。文革时教堂及附属建筑被没收,史济仁神父被错误处罚;培德小学也被改为八字桥小学,于今即育才小学。1979年后政府给史济仁神父平反,但只退回了极少部分宗教房屋。1987年复堂时,仅有一座教堂。

(Camera:Fujifilm X-E1+Fujinon XF18-55mm/f2.8-4 R LM OIS)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39):绍兴周恩来祖居

2013年10月2日

走过蕺山街,绕过萧山街,沿着中兴中路慢慢向南走,不知不觉便来到了绍兴周恩来祖居。

大多数国人知道周恩来是江苏淮安人,但实际上他却是地地道道的绍兴后裔,跟鲁迅搞不好是本家哦。周家先辈于元代迁徙至绍兴,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定居于现越城区劳动路369号的祖居,名锡养堂。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周懋章之妻王氏寿至百岁,浙江巡抚授“百岁寿母之门”匾,遂称百岁堂。少年时代的周恩来曾在此生活学习。

(Camera:Fujifilm X-E1+Fujinon XF18-55mm/f2.8-4 R LM OIS)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38):墨池波染蕺山云

2013年10月2日

书扇(明·杨慎)

墨池波染蕺山云,书尽蒲葵与练裙。
郎君自爱家鸡好,肯问兰亭王右军。

写这首诗的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明正德忠臣杨廷和之子、明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杨慎曾游历绍兴蕺山,故有此诗。蕺山为绍兴古城内三座主要小山之一,位于城北,也是绍兴的主要历史名山。蕺即蕺草,也称岑草,该山因多产此草而得名。《吴越春秋·勾践入臣外传》中云:“越王从尝粪恶之后,遂病口臭,范蠡乃令左右皆食岑草,以乱其气。”《山阴县志》谓:“山多产蕺,蔓生,茎紫,叶青,其味苦。”又名王家山,源于东晋王羲之出任会稽内史,曾建别业于山麓。传说羲之故居今在蕺山戒珠讲寺址。山上原有王家塔、蕺山亭、董昌生祠、三范祠、北天竺、蕺山书院等很多历史建筑,可惜大多被毁,仅有摩崖题刻等少许得以保存。

从兰亭出发打的至蕺山。的哥要50元,我说40元,的哥不肯,争执之下打表乃走。停车时一看,不多不少刚好40元,的哥非常无语。此为一趣事。

在蕺山山阴有书生故里牌坊,看似为现代修建。牌坊后是一条古街唤作西街。西街两侧有各色民宅小店,有箍桶店、理发店、锁匠店、杂货店……感觉比无锡的南长街更为古朴,仿佛小时候走过的老城。

(Camera:Fujifilm X-E1+Fujinon XF18-55mm/f2.8-4 R LM OIS)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33):余杭双溪漂流记

2011年5月29日

离开景致优美的青山湖后,我们驱车一小时来到杭州西北30多公里处的余杭区双溪镇。

到双溪最大的娱乐活动便是溯溪漂流和,童叟无欺妇孺皆知的打水仗。这里的水仗器具可谓非常丰富,从巨大的水炮到细小的水枪都有,而最具杀伤力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便是——水盆!

全副武装后,我们一行人乘上牛车来到溪边,分别登上不同的竹筏,顺溪而下。因为打水仗之故,相机是不能带了。幸好同事带了一部N手机,在水仗的间隙抓了几张。

双溪漂流(Camera:Nokia C7-00 (2.4/5.2 8MP))

继续阅读

最忆江南(32):临安会锦青山湖

2011年5月29日

在临安的第二日,一早去临安东边的青山湖。这个湖泊是1964年积天目山之水而成的人工湖,又称为“金鲜湖”、“会锦潭”。

清晨的阳光虽然有些刺眼,天气也有些许炎热,但是清风徐徐,分外惬意。吃完早饭,驱车来到渡口。(点击放大)

临安青山湖(Camera:Sony NEX-5 + Sony E-mount 18-55/3.5-5.6 OSS)

继续阅读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