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伊比拉布埃拉园

2012 年 7 月 12 日

第四天一大早在导游的建议下,先行前往伊比拉布埃拉公园参观。本来这项节目会安排在最后一天进行,导游的意思是反正巴西人这么懒,展会都要在下午开幕,整个上午就这样浪费掉很可惜,不如利用半天来做一下轻松游览。这个建议当然很受欢迎。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葡] Parque Ibirapuera)也就是圣保罗的中央公园,本来是印第安人的部落,1954 年为庆祝圣保罗建都 400 周年而建成并对公众开放。其建造师是巴西著名建筑师奥斯卡·尼迈尔(Oscar Niemeyer)和规划师罗伯特·布勒·马克思(Roberto Burle Marx)。它的地位可以与纽约的中央公园媲美,坐落在圣保罗市的中心,毗邻圣保罗议会大厦和圣保罗体育场。

在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一侧,隔着两条马路,有着圣保罗最富盛名的雕塑——拓荒者雕塑。这雕塑是为了纪念所有为开拓和建设巴西而做出过努力的各种族人民。讲到这里,不可避免的要谈及巴西的历史。自从哥伦布于 1492 年 10 月 12 日凌晨 “发现” 了美洲新大陆并在加勒比海的巴哈马登陆以来,美洲便成为西方殖民者的乐土。1500 年,葡萄牙人来到巴西将其变为殖民地。为了疯狂掠夺这里的资源,葡萄牙人贩运黑奴来此。蓬勃的经济发展激起了其他种族的兴趣,数百年来世界各地的移民也纷纷来到这块地广人稀的丰腴的土地上世代劳作。其中就包括中东人和亚洲人。

为了纪念巴西发展的历史,突出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人民对巴西的贡献,圣保罗市政府在最面向议会大厦、背朝中央公园的市中心位置,开辟绿地塑造了这个群雕。群雕由花岗岩雕刻而成,建在三层的花岗岩底座上。为首是两匹高头大马成奔驰状,一骑马者挺胸昂首示意引领前进;一骑马者回首似乎在呼唤队伍。马后是一群手持各种工具的开拓者,男女老沙各种面孔。第一排是亚洲面孔,后面是欧洲面孔,再后面有有黑人、头戴白帽的中东人、还有怀抱婴儿的妇女。女人有简单的衣服,男人大都裸体。这些衣衫褴褛的开拓者努力的拉动用绳索捆住的巨石,似乎反映了所有种族开拓新土地的艰难。

车水马龙的大街,一群球迷坐在大巴上敲锣打鼓,庆祝着昨日球队的胜利。天空不作美,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身上,颇为寒冷。一架警用直升机呼呼的飞过头顶。我们就这样开始了第四天的游览。走过大街,便看到拓荒者雕像矗立眼前。

拓荒者雕塑
拓荒者雕塑

当然,如今这样的雕像在中国比较多,因此仿佛也缺乏了那些能激励中国人摄影欲望的特色。但是作为多种族的巴西(与我国多民族不同)来讲,这个雕塑象征的种族团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是开国之本。

拓荒者雕塑
拓荒者雕塑

开拓者雕像旁的路,用碎石拼成海浪状纹饰,可能是将中间的草坪寓意为南美大陆,而开拓者们的样子仿佛就是一艘帆船。

拓荒者雕塑旁的路
拓荒者雕塑旁的路

在拓荒者雕塑旁呆了五分钟后就步入伊比拉布埃拉公园。上文说过这座公园像是纽约中心公园一样,因此跟纽约一样,这里也成为警察重点防御的地区,进门就要经过一辆警车的火眼金睛。天气虽然阴沉,但是湖面如镜,云蒸霞蔚,层次丰富。因为是沼泽的缘故,湖面呈黑色,但水质很好。周围是人工草地,缓缓延伸入湖。周围栽种了不少树木,有粗大的小叶桉树,挺拔的棕榈树,秀美的椰树,以及各种松柏、三角梅、扶桑、凤凰树和许多不知名的热带花木。远处矗立的,便是高大的巴西革命纪念碑,亦称 “七·九纪念碑”,用以纪念 1931 年 7 月 9 日在圣保罗发生的民主护宪运动。其高 82 米,为埃及方尖碑样式。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
公园

这里养着很多的水鸟,游起来真像艘鱼雷艇。四周的环境乍一看让我想起了墨尔本皇家植物园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
公园

看天气是一场大雨即将来临,都市上方的乌云在镜头中呈现了很诡异的色彩。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
公园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
公园

公园一角有一个观景台,利用排水设施建造的。在这里留影的角度很是不错。有意思的是公园没有用铁丝网隔开人群防止跌落水中而是种植了有尖刺的植物,很有想法。这么尖的刺,我想就是想摔下去也得考虑再三吧!

尖刺植物
尖刺植物

这花儿像是凤凰木,其实是刺桐。

刺桐
刺桐
刺桐
刺桐
刺桐
刺桐

青铜雕塑,男主角是大力神赫拉克勒斯?

青铜雕塑
青铜雕塑

雨一直下,遛狗的人快步的走着。

雨中的伊比拉布埃拉公园
雨中的公园

岸边种植着各种热带树木,棕榈树剑麻树……

热带树木
热带树木

岸边放养着好多的鹅,还有鸽子混迹其中,造成的结果就是鹅毛鸽粪落满湖岸……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天鹅
公园的鹅

一只落单的疣鼻鹅。长得丑不是我的错……

疣鼻鹅
疣鼻鹅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
公园

这个我认识:南十字星。

南十字星拼花地砖
南十字星拼花地砖

路边的广告牌有其特殊的作用:按一下绿色钮就会喷出水蒸气,烈日下跑步锻炼者有福了。

降温水蒸气广告牌
降温水蒸气广告牌

公园中到处是警车缓缓的开着。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警车
警车

这么大的雨,还是有好几个跑步者。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雨中跑步者
雨中跑步者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雨中跑步者
雨中跑步者

滴滴答答的中雨变成了瓢泼大雨,为了躲雨我们跑入一处建筑遮蔽(其实是圣保罗现代艺术博物馆)。门口的小摊贩无奈的看着大雨——今天的生意又要泡汤了。

现代艺术馆门口的小贩
现代艺术馆门口的小贩

右边我们躲雨之处便是巴西圣保罗现代艺术博物馆(São Paulo Museum of Modern Art)。

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现代艺术馆外参天大树
现代艺术馆外参天大树

博物馆外参天大树。五个不同用途的分类垃圾箱以颜色区分,很漂亮。

五色垃圾桶
五色垃圾桶

从树上挂下的笸箩。

笸箩
笸箩

层层叠叠的参天大树,其实树龄可能不长,与在江苏的同等高度树木相比,这里生长成如此之高的大树可是容易多了。

参天大树
参天大树

在瓢泼大雨中有两个哥们走丢了……趁着导游忙乎着找人的当儿,我们发现博物馆是免费进入观看的。当然也就进去看一下啦。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墙上挂着的是现代的艺术品。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以及一些土著风格绘画。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在博物馆入口左侧的纪念品商店买了一些明信片。有意思的是,不少明信片居然是有点泛旧的葡萄牙风光明信片,而且价格不便宜,要好几个雷亚尔一张。难道是古董?

关于圣保罗一位老摄影师米利托·奥古斯都·德·阿泽维多(Militão Augusto de Azevedo)的介绍,但是我的葡语实在是小白,无法给大家更多的信息……

米利托·奥古斯都·德·阿泽维多
米利托·奥古斯都·德·阿泽维多

圣保罗城市发展的轨迹。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圣保罗的人民。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这些是圣保罗旧时的经典建筑。

现代艺术馆
现代艺术馆

旅游纪念杯。从前的技术就有这样的工艺了吗?

旅游纪念杯
旅游纪念杯
旅游纪念杯
旅游纪念杯
黑奴玩具
黑奴玩具

楼上是一个公共图书馆。可惜鲜有人光顾。

公共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

发光灯管组成的葡语,继续不认识。

发光灯管
发光灯管

旋梯上挂着一幅很有特色的绘画,很像是魔幻作品。

魔幻话
魔幻话

据说圣保罗的艺术家经常在磕了药以后作画,画出他们心中的妖魔鬼怪。

魔幻绘画
魔幻绘画

从前的热舞女郎服饰,深受伊比利亚风情的影响。

热舞女郎服饰
热舞女郎服饰

这是在博物馆外的行为艺术,一堆裤子挂在一幅摄影作品前。这幅作品左边有象征丰饶的大树,右边是形似指路人的枯树,背景是乌云、大地和夕阳。

公园外艺术品
公园外艺术品
鸽子的行为艺术
鸽子的行为艺术

博物馆外也没什么人,唯一的观众可能就是我们这些中国人了。

现代艺术博物馆一侧
现代艺术博物馆一侧

警察们检查着每一辆进出的车。其实这样下雨的冬季又没有什么人,估计恐怖分子也歇了吧。

公园门岗
公园门岗
朦胧的雨季
朦胧的雨季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Google Chrome 21 Google Chrome 21 Windows 7 Windows 7

来你这是有期待的,音乐美图,很少失望过。小小意见,图片是不是可以更精简些。

Google Chrome 21 Google Chrome 21 Windows 7 Windows 7

@好玩 感谢期待。小泪一个 😥 我已经尽量精简了,本来有七十多张图呢。好吧,下一篇我力争再精简一些。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拓荒者的勇气和坚强铸造了巴西今天的繁荣。多民族兼容并包的民族团结政策,让我对开拓者的情怀由衷的钦佩。

发表评论

2004-2019 ©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