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16] 先说一下时事。今天在澳洲红十字会网站捐了 100 澳元,合 650 人民币据说可够一位灾民一个月的伙食。很遗憾不能与邵逸夫一般富有,不然也能捐一亿……看了一下前天某网友在红十字会的捐款号码 423832,到今天我的捐款号码 429173 已经增加了 5000 多,也就是说 5000 多人次已经捐助了。按照最少捐助数额 5 刀、最多的网友捐了 1000 刀,平均 100 刀算,光这两天澳洲华人华侨和热爱中国的澳洲朋友在澳洲红十字会就至少共捐了 50 万澳币(合 325 多万人民币)!这还没算成千在澳洲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帐户上捐款的。刚才又看了一下,目前最新号码已经是 429738 了。

今天看到最感动的新闻大概是在南京街头倾其所有捐了 105 元的乞丐老人。我觉得这 105 元,是数十亿捐款中最闪光的部分。衣衫褴褛下,他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15 日中午,这位名叫徐超(音)、约 60 岁的老乞丐来到了南京江宁区一个募捐点。他头发花白,穿一件蓝色衣服,胸前的补丁起码 3 个,背后的则不计其数,衣服下摆已经破烂,脚上穿一双破烂的凉鞋,手中还拿着一个讨饭碗。他在捐了 5 元后离开,3 点后又回来,说是凑遍身上的零钱,特地到银行兑换了一张百元现钞,放进了募捐箱。看到这,别说现场的工作人员全都流泪了,在屏幕前读这则消息的我也流泪了……

光荣啊,中国人!


2008 年 1 月 5 日

悉尼湾的确是很美。信步从悉尼皇家植物园的草坪走到海湾,不禁为美景所陶醉。

悉尼湾

悉尼湾

悉尼湾大铁桥(Sydney Harbor Bridge)位于悉尼市,横跨悉尼港,连接南岸的气象台小山(Observatory Hill)和北岸的迈尔逊尖岬(Milson's Point),计划始于 1890 年,当时因为渡轮实在太过繁忙而被认为很适合造一座大桥。1900 年,开始设计;1911 年正式规划开始;1912 年约翰·布拉德菲尔德(John Bradfield)成为桥梁设计总工程师。在巡回世界看了很多桥梁后,他以纽约市的狱门桥(Hell Gate Bridge,或称为 “东河拱桥”,The East River Arch Bridge)为蓝本设计了悉尼大桥,到 1922 年一战后才结束最终设计。1922 年新南威尔士州议会批准兴建大桥,1928 年动工,1932 年 1 月 19 日最终完成,全部花费达 1000 万澳元。花费固然不菲,但也不至于为此支付的费用一直拖到 1988 年才还清!对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彻底无语了…… :smile:

悉尼湾大铁桥

悉尼湾大铁桥

关于悉尼歌剧院,有如下史实:悉尼歌剧院从 50 年代开始构思兴建,1955 年起公开搜集世界各地的设计作品,至 1956 年共有 32 个国家 233 个作品参选,后来丹麦建筑师约翰·乌松(Jorn Utzon)的设计屏开雀选。一段有趣的插曲:约翰·乌松获知自己作品中选那天是他的女儿骑着自行车冲到家里告诉他的,因为他曾答应如果中选则给她买礼物。随后建造悉尼歌剧院共耗时 16 年、斥资 1 亿 200 万澳币。由于建造费用高昂严重超标,政府几经破产,为筹措经费,除了募集基金外,走投无路的澳洲政府还曾于 1959 年发行悉尼歌剧院彩票。在建造过程中,因为改组后的澳洲新政府不满高昂造价,提出消减部分设计,与约翰·乌松冲突公开,这位建筑师愤而于 1966 年离开澳洲,从此再未踏上澳洲土地,连自己的经典之作都不曾亲眼目睹。之后的工作由澳洲建筑师群力完成,包括 Peter Hall、Lionel Todd 与 David Littlemore 等三位。悉尼歌剧院于 1973 年 10 月 20 日正式开幕。2003 年约翰·乌松获得普利策建筑奖。年迈的约翰·乌松其实自己也相当遗憾,但又放不下面子,不过最后在澳洲政府和他儿子的安排下飞到澳洲,于逝世前看到了自己生平最杰出的作品,给这段历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悉尼歌剧院云淡风轻

云淡风轻

海湾摩托艇

海湾摩托艇

悉尼歌剧院码头

码头

悉尼歌剧院一角

歌剧院一角,阳光下闪耀着动人的光芒

悉尼歌剧院眺望城市

眺望城市

我们参加了一个歌剧院 1 小时游的导游团,可以选择中文导游。我们的导游是一位气质很好的华人中年女子。她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歌剧院的历史、趣闻……

悉尼歌剧院内部装修

歌剧院内部装修,如同管风琴一般的装饰都是手工打造的

歌剧院内部装修

歌剧院内部装修,如同管风琴一般的装饰都是手工打造的

悉尼歌剧院内部装修

歌剧院内部装修

其实最美的还是歌剧院音乐大厅。只是因为 “版权问题” 不能在内部拍照,只好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相机。参观的时候音乐大厅一个澳洲乐队正在排练摇滚乐,电吉他的声音在声响效果极好的厅里回声非常出众,严肃建议晚上听音乐会的观众带上耳塞…… :grin:

出了歌剧院,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很是同情那些正在悉尼大铁桥上系着安全绳颤颤巍巍往最高点爬的人们(下图桥拱上依稀的小点就是往最高点爬的游客,暴雨中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说)。

悉尼大铁桥

悉尼大铁桥

悉尼歌剧院小火车

小火车

瓢泼大雨一会儿就过了。我们继续往前走……

悉尼歌剧院游艇

游艇

悉尼大桥附近植物园的奇怪钢铁植物雕塑

大桥附近奇怪钢铁植物雕塑

路边貌似有一场富人的香槟酒会。在电视台工作的朋友还认出了一个赫赫有名的黑人明星。

悉尼歌剧院美丽的亚裔大提琴手

美丽的亚裔大提琴手

麦考利夫人角(Mrs Macquarie's Chair)是在悉尼歌剧院东边的一个海岬,是 1810 年流放的囚犯为麦考利总督的夫人伊丽莎白雕刻的一个砂岩石座。从这个地方望悉尼歌剧院和大铁桥是最经典的角度之一。可惜因为下午光线问题拍的照片显得很平,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在麦考利夫人石椅处望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铁桥

在麦考利夫人角处望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铁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