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7 月 14 日

我从没有用英文名字做过标题,大约是觉得英语表达无力,所以考虑再三,最终没有用 H.Stern 这样的标题,但让我取名如此纠结自然也是因为 H.Stern(汉斯·史登)响彻全球的名气!读者知道,前两天我们去了圣保罗的阿姆斯特丹·萨奥(Amsterdam Sauer)宝石连锁店,琳琅满目的宝石让人垂涎三尺,而今天,则要参观圣保罗最大的、比萨奥宝石有名气得多的汉斯·史登宝石公司总部!

来读一下汉斯·史登的历史:

1949 年,汉斯·史登(Hans Stern)在巴西开设了一家宝石公司 H.Stern(H·史登)。起初,靠着过去在 “采买宝石” 工作上建立的关系,史登买下一些宝石做批发生意。很快,他以童叟无欺的诚实做法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客户。自然而然的生意慢慢转为代为镶嵌首饰,史登也开始了首饰成品的零售事业。

1951 年的一天,当时的 “尼加拉瓜” 总统 Anastasio Somoza Debayle 以 22000 美元买走了一条镶满了海蓝宝石的项链。H·史登宝石首饰店的名声自此开始响亮起来,而此事对于巴西 “彩色宝石” 身价的提高具有更深层的意义。

到了 80 年代,H·史登公司成为仅次于瑞士的布希瑞(Bucherer),美国的哈利·温顿(Harry Winston)和蒂凡尼珠宝(Tiffany)三家公司的国际四大珠宝首饰巨头之一。更值得一提的是,H·史登是其中唯一一个垂直供应链公司:从探矿、采矿开始,到原石切割、宝石打磨、宝石鉴定、首饰设计、金工制作、展示宣传、批发、零售,一直到外销全球,全不假手他人而一手包办。

H·史登公司的销售策略很有奇术。公司印制了各种赠给观光客的宣传小册、单张,还有实用的里约地图。地图上标明了 H·史登公司总店、分店的位置,更用多国文字清楚地写着:“请与您下榻旅馆中的 H·史登公司服务员联络,他们会安排交通工具,带您免费参观 H·史登公司,若蒙大驾光临还会收到一份我们赠送的小礼物。” 地图背面有各种在里约旅游所需的观光资料,其资料内容详尽,连衣服鞋子在美国、欧洲及巴西的尺寸换算表都包括在内,不可不谓之 “周到”,H·史登公司善把握游客资源,其推销术堪称第一。

事实上,H·史登公司销售宝石首饰,确是有一些为旁人所不能及的特点,明订价钱、不讨价还价的方式,在巴西属创举。他的宝石证书,也清楚列明售出宝石的品级、质地与价钱。H·史登公司素来以 “诚信” 为原则,服务周到,树立了良好的口碑。

H·史登公司虽是知名的国际大珠宝公司,但销售对象却是针对一般社会大众。大半的首饰价格都在美金 500-1000 美元左右。首饰设计也采取平实大方,适合日常佩戴的路线,很受顾客们的欢迎。自 80 年代后半期开始,汉斯·史登更积极地跟上最新商业潮流,将公司产品多元化,开发与首饰相关的手表、皮件等新商品,给顾客以更丰富的选择。

如果读者们没有听说过汉斯·史登的话,不妨读一下《Vogue》时尚杂志 2011 年 11 月的一篇报道:

帕拉依巴碧玺珠宝配饰——来自 H.Stern 的极致诱惑

内容来源:The Jewellery Editor,翻译:左邻源,2011 年 11 月 14 日

今年九月,H.Stern 出品的数件稀世珍宝在英国伦敦的 Harrods 百货公司公开发售,其中包括罕见的泳池蓝帕拉依巴碧玺。这些珍品均来自 H.Stern 位于老家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宝石圣殿。

H.Stern 是巴西一位著名的奢侈品珠宝制造商,被誉为” 彩色宝石之王”。Stern 家族两代人经营宝石公司,具备极高的彩石鉴赏能力。即便如此,当珍贵的帕拉依巴碧玺闪耀登场时,仍然使人目眩神迷。出土于 30 年前的这块霓虹蓝碧玺如今一跃变身顶级珍宝,立刻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帕拉依巴碧玺的其中一件珍品将于九月全月在 Harrods 百货公司 H.Stern 珠宝店发售,梨形切割,重 19.1 克拉,镶嵌在一款配有 665 颗钻石的项链上。

虽然呈现在阳光下的碧玺具有多种颜色,但只有那种能在黑暗中显现的、令人惊叹的蓝色才是极为珍贵的。蓝色碧玺比钻石要珍贵一万倍,而且经宝石学家鉴定质量极高。这种宝石容易破碎,挖掘时必须采取人工方式,不能用挖掘机。即使这样,表面完整无缺的宝石直径也大多不超过 10 毫米,就如同一颗豌豆大小。

一位宝石挖掘者在 1981 年首次发现了这种颜色奇异的帕拉依巴碧玺,这种宝石他此前从未见过。此后的六年多时间里,这位寻宝人雄心勃勃地挖遍了巴西北部的所有矿藏,却只得到了绿碧玺。绿碧玺虽然也很美丽,但无法与享誉世界的电气蓝相媲美。1987 年八月,我们的夺宝(宝石)奇兵终于寻觅到了蓝碧玺的踪迹,地点是在巴西东北部帕拉伊巴州的 Batalha da Nova Era 矿,这种蓝碧玺因此得名 “帕拉伊巴碧玺”。

1990 年,这位采矿者将其千辛万苦寻到的宝贝在展销会上展出,立刻引起巨大轰动,全世界的人都爱上了这种光彩夺目的宝石。

编辑第一次看到帕拉伊巴碧玺的裸石是在 H.Stern 位于里约热内卢的旗舰店。这座彩石圣殿入口是一条步行通道,两侧陈列着一排排滑动式抽屉。每一个抽屉里都陈列着数以千计的裸石,形态各异,按宝石类型、颜色和切割程度分列。圣殿里珍藏着成排成排的黄水晶、紫水晶、祖母绿和钻石,而帕拉依巴碧玺只有一排。数十颗电气蓝碧玺虽个体小巧,但每个微小的切面都漫溢出浓郁的色彩。而如今 H.Stern 全心投入,将世界上最珍贵的帕拉依巴碧玺都聚集到了 Harrods。对于珠宝爱好者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你不必亲自远赴巴西,就能一睹帕拉依巴碧玺的风采。

H.STERN 帕拉伊巴碧玺戒指,零售价 116,000~307,000 英镑。H.STERN 帕拉伊巴碧玺项坠,零售价 19,400 英镑。

读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有点迫不及待,那么让我带大家去汉斯·史登领略一下 “宝石圣殿” 的风采吧!

圣保罗汉斯·史登总部坐落于一处并不热闹的山坡上,四周紧邻居民区,外表也并不起眼。我们的车在门口停靠。

汉斯·史登总部
汉斯·史登总部

一行人鱼贯而入。因为价值连城,因此公司的警卫森严,大门口有一个大铁笼子可供 “请君入瓮”。

铁笼
铁笼

进了铁笼子后,通过守备的摄像头确认安全无虞,才开启另一端的铁门将大家放出门去。

铁笼
铁笼

导游提醒说里面不可以拍照,所以讪讪的将相机收藏起来。但是到了里面以后,巴西人对中国购物团的热情让大家将此警告统统的抛在了脑后,纷纷掏出了相机。在通过一个狭窄的通道后我们来到了汉斯·史登公司内部的销售柜台。这个并不起眼的柜台是给国际游客大宗交易使用的,与对当地人的零售渠道不太一样,货品成色也很不一样。

当看到宝石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放出了光芒,一哄而散,连拍照也顾不上了。这是黄宝石晶洞(Citrine Geode)。关于各种矿石的详细介绍,请参见《圣保罗萨奥宝石》文。

黄宝石晶洞
黄宝石晶洞

石英凝聚金发晶([英] Rutilated Quartz Agglomerate)与黄宝石晶洞。

石英凝聚金发晶与黄宝石晶洞
石英凝聚金发晶与黄宝石晶洞

紫宝石(Amethyst)原石晶洞。

紫宝石原石晶洞
紫宝石原石晶洞

巴西海蓝宝(Aquamarine)原石。

巴西海蓝宝原石
巴西海蓝宝原石

巴西祖母绿(Emerald)原石。

巴西祖母绿原石
巴西祖母绿原石

石英石(Quartz)。

石英石
石英石

紫宝石。

紫宝石
紫宝石

黄托帕石。

黄托帕石
黄托帕石

蓝托帕石。

蓝托帕石
蓝托帕石

璀璨夺目的各色宝石。

宝石
宝石

忘了将 H.Stern 的大招牌放上来。这个大招牌后面,就是宝石零售柜台,璀璨的各色宝石向大家招手!

H.Stern
H.Stern
H.Stern
H.Stern

由于中国团太过激动,导致几个巴西籍亚洲阿姨忙不过来。余下的几个巴西本地人只好打杂,比如给我看了一本《Vogue》杂志上著名模特女星所戴的汉斯·史登珠宝首饰。

《Vogue》
《Vogue》

趁着不注意来一张。

宝石柜台
宝石柜台

拍完上面这张,立刻投身到选购的行列。一直纠结于是否要买一个祖母绿回去交差,但家里也实在没人戴祖母绿,况且价格也不便宜($2000 美元以上),思来想去,入了两个托帕石。为什么又入了托帕石呢?因为帮人代购总要有所交代吧……发现汉斯·史登的托帕石比萨奥的托帕石切工好了不是一点点,尤其是左边鸡心形托帕石,在灯光下闪闪放光,有如钻石般熠熠生辉,又有着深海蓝的深邃,价格又不贵,$230 多美金的确是物有所值啊!这颗果断自己留着了。

汉斯·史登托帕石
汉斯·史登托帕石

汉斯·史登随即制作了证书。与萨奥手写不同的是,汉斯·史登的证书是机打盖章的,这点不愧为大厂风范。

大家的购物瘾显然没有得到最大程度的声张,因此被导游赶羊回车上时,一个个都意犹未尽。唉,银子太少,屌丝太多,连几个企业的老总们也不得不自我感慨一下。

门外的机车旁,站着一位让人心酸的试图向我们推销冰激淋的不停喃喃自语的老人。

冰激凌老人
冰激凌老人

这就是在圣保罗汉斯·史登宝石公司总部的全部图片。显然读者们会高呼不过瘾,因此仿佛是作为一个补偿,在里约热内卢旅行时,我们阴差阳错去了汉斯·史登宝石巴西总部,也就是汉斯·史登全球总公司。那里才是要亮瞎眼的真正 “宝石圣殿”!


2012 年 7 月 16 日

在里约热内卢遇到了朋友 Luana。Luana 是巴西人,但是却有着一半的中国血统。让我们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她带着我们去了汉斯·史登在里约的总店。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的爸爸是经理。太让人意外了!在开心的气氛中,我们随着他们走进了这座宝石的殿堂。

前台。中国人的地位不言而喻。不过这几个却是日本中老年旅行团,专门来买帕拉依巴的。

汉斯·史登里约热内卢总部
汉斯·史登里约热内卢总部

进入二楼大堂,便是宝石博物馆。一间不到一百平米的屋子,可能价值上千万元。

宝石博物馆
宝石博物馆

一些漂亮的宝石都用玻璃罩和射灯挂在房间中央供人观赏。

宝石博物馆
宝石博物馆

在靠近门口的一侧则展览着数不清的宝石,让人目不暇接,口水直流。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琳琅满目的宝石

一些矿石和成品则放在中央和稍远的玻璃柜内。这是帕拉依巴蓝碧玺。

帕拉依巴蓝碧玺
帕拉依巴蓝碧玺

帝皇玉(Imperial Topaz)。

帝皇玉
帝皇玉

海蓝宝石/绿柱石(Beryl)。

海蓝宝石/绿柱石
海蓝宝石/绿柱石

红碧玺(Rubylike)。

红碧玺
红碧玺

黄水晶(Quartz)。

黄石英
黄石英
黄石英
黄石英

紫水晶。

紫水晶
紫水晶

玛瑙与紫水晶伴生矿(Agate and Amethyst)。

玛瑙与紫水晶伴生矿
玛瑙与紫水晶伴生矿

黄水晶(Citrine)。

黄水晶
黄水晶

红碧玺原矿与最后的成品。

红碧玺
红碧玺

绿碧玺。

绿碧玺
绿碧玺

祖母绿。

祖母绿
祖母绿

海蓝宝。

海蓝宝
海蓝宝

紫水晶。

紫水晶
紫水晶
紫水晶
紫水晶

帝皇玉。

帝皇玉
帝皇玉

开采过程。

矿山模型
矿山模型

宝石博物馆的美丽当然是有代价的,在里面叹为观止很久后,往前走下楼就是宝石销售中心了。销售中心很舒适,是很私人的氛围,舒服的软椅,原木的桌子,微笑的服务生。这里,各方富人们瞪大了眼挑选着中意的宝石。

宝石销售中心
宝石销售中心

因为 Luana 的关系,我们直接被放到贵宾席上。贵宾席的结果就是一个来自上海的销售大姐直接把一个成色最好的稍小一些的蓝碧玺放在了我面前,1.3 克拉,价格 2.2 万美元……

蓝碧玺
蓝碧玺

如果觉得坠子好看,还有蓝碧玺坠子,其赶上钻石的璀璨的光芒亮瞎了我的眼。价格数万美元。

蓝碧玺坠子
蓝碧玺坠子
蓝碧玺坠子
蓝碧玺坠子

一个不够就来两个比。上面的是帕拉依巴蓝碧玺,下面的是海蓝宝。

帕拉依巴蓝碧玺与海蓝宝戒指
帕拉依巴蓝碧玺与海蓝宝戒指

两个不够就来四个比,左边三个从上往下分别是帕拉依巴蓝碧玺、海蓝碧玺和海蓝宝石,右边是红碧玺。

帕拉依巴蓝碧玺、海蓝碧玺、海蓝宝石与红碧玺戒指
帕拉依巴蓝碧玺、海蓝碧玺、海蓝宝石与红碧玺戒指

还有一个成色中档个头挺大的比较 “便宜” 的祖母绿——当然也要数千美元。

祖母绿戒指
祖母绿戒指

两个祖母绿坠子,已经是看在 L 的面子上的内部折扣+再折扣+三折扣+最后折扣价了。还是贵啊。说要考虑一下,但后来几天就再也没空了。

祖母绿坠子
祖母绿坠子

下面是刚才看的宝石一溜儿放着给你选。相机关系看不出来,但每个在灯光下竟然都比我家的钻石闪……当然,祖母绿是不闪的,不然就是假的了呵呵。

从左往右数:①、红碧玺 3ct,$3290。②、海蓝宝 1.12ct,$1818。③、天蓝蓝碧玺 1.6ct,$10392。④、帕拉依巴蓝碧玺 1.3ct,$22516。⑤、祖母绿 0.96ct,$2338。⑥、祖母绿 1.6ct,$4289。

宝石
宝石

罗嗦了半天其实上面的都不算啥,作为销售策略的一部分,一个已经搞不清多少克拉的蓝碧玺被戴到了我手上。价格?三十万美元……

巨大蓝碧玺
巨大蓝碧玺

还有一个 “稍微便宜” 的,价值好像是二十万美元……

巨大蓝碧玺
巨大蓝碧玺

由于各色宝石看到晕,最后导致什么也没有买就出去了……去这样的地方而能全身而退是需要巨大的定力的,这点被证实不假!

汉斯·史登里约热内卢总部
汉斯·史登里约热内卢总部

这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一侧大门。而我们刚才进去的是内部通道。

汉斯·史登里约热内卢总部
汉斯·史登里约热内卢总部

在圣保罗时导游大概不知道我们会去里约热内卢,也就不会知道我们会去看宝石,更不会知道我们会有认识的当地人在 H·史登当经理,所以在圣保罗时安排我们去了圣保罗的几个宝石店。问题是,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会来,不然想必前面的宝石店都不需要去了吧!只要来这里就好了!

当然还是有些遗憾。试问,如果你去了宝石圣殿,会买什么呢?

共有 10 条评论

  1. 去的时候带 2 只镜子,一只放大镜,一只显微镜。除了美丽的震撼什么都不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

    Internet Explorer 8 Internet Explorer 8 Windows XP Windows XP
  2. 我想问问,这个销售后会有一张证书的吗?销售证书是每个一张还是单个有单个的?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