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科科瓦多基督山

2012 年 7 月 17 日

除了昨天去的瓜纳巴拉面包山,里约热内卢最闻名世界的莫过于 710 米高的科科瓦多山(Mount Corcovado)了。科科瓦多山上有 38 米高,重达 1145 吨的救世主基督像(Cristo Redentor),为 1922 年巴西天主教团和修女们为庆祝巴西独立 100 周年,联名要求总统建造,因此也称为基督山。共历时 5 年,于 1931 年 10 月 12 日竣工。雕像采用可塑性强的肥皂石细粒来装饰,来自各州的妇女志愿进行磨擦和粘贴,使塑像略呈绿色。基督像矗立在山顶,仿佛一个巨大的白色十字架,在市内任何角落都能看到基督的身影。2007 年,瑞士的一家机构将基督像评为世界七大新奇迹之一。在全世界各类电影(尤其是灾难和动作片)中,也不难看到它的雄姿,比如本文配曲《Cristo Redentor(基督山)》便出自 2011 年的赛车电影《Fast Five(速度与激情 5)》,请点击歌曲播放。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

在科科瓦多山上建造一座雕像的想法始于 1850 年代中期,那时一个天主教神父佩德罗·玛丽亚·博斯请求巴西帝国的伊莎贝尔公主筹措资金建造一座大型的宗教纪念物。伊莎贝尔公主对这个主意不是很在意,而当巴西在 1889 年成为共和国后,这个设想完全被政府否定,因为当时的法律强制规定必须政教分离。

第二次 “在山上建立一个地标” 的提议是里约热内卢大主教在 1921 年提出的。大主教组织了一个叫做 “纪念像周”(Semana do Monumento)的活动来吸引捐款,捐款者主要是巴西的天主教徒。基督雕像的设计要求包括:须代表基督教的十字架,有一座手持地球的耶稣基督像和一个象征世界的基座。最后选择了 “救世基督展开双臂” 为设计外型。

这座纪念雕像由法国纪念碑雕刻家保罗·兰多斯基设计,当地的工程师海托·达·席尔瓦·科斯卡监督建设。一组工程师和技师团研究了兰多斯基的设计方案,并决定以钢筋混凝土代替钢材,以便更适合十字架形状的雕像。科斯卡和兰多斯基决定以滑石作为雕像的外层材料,因为它有柔韧性高的特点,而且能够抵抗恶劣的天气。里约热内卢还特意建造了科科瓦多山的上山铁路,以便将打造雕像所需的大块石料运到山顶。

1931 年 10 月 12 日在科科瓦多山上举行了盛大的落成典礼,巴西总统瓦加斯为塑像剪彩,这一天是巴西主保阿帕雷西达圣母的纪念日——圣母显灵日(又称守护神节)。落成典礼的一大亮点是照明系统的启动,原本计划是由意大利发明家马可尼从他在那不勒斯的游船上,通过他发明的无线电启动开关,但是由于当天天气状况恶劣,信号强度受到影响,最终不得不改由科科瓦多山上的工作人员手工开启。

2006 年 10 月 12 日,在塑像落成 75 周年庆典上,里约热内卢的总主教欧瑟比欧·奥斯卡·舍伊德枢机在塑像下为圣母显灵日做弥撒,并宣布这座基督像被列为朝圣圣地。

第二天一早,以为会是阴雨天,但是打开窗户一看,不禁大呼耶稣基督万岁!天气如此灿烂,让我的相机也感到了兴奋。

一大早坐着 Luana 和 Pedro 的小车往科科瓦多基督山行进。一路上与他们说笑,说基督很是照顾我们啊,这么好的天气,实在是太不容易了。Pedro 的情绪也被我们所感染,将车开得飞快了。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一路上风景怡人。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远处,昨天去过的面包山清晰可见。

远眺面包山
远眺面包山

路上见到的漂亮的教堂。

教堂
教堂

云雾缭绕的科科瓦多基督山,让人不禁担心山上的状况,会不会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呢?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前往科科瓦多基督山

让人想不到的是,山脚下有不少贫民窟。我们知道,里约热内卢贫民窟大都依山坡而建,一个个狭小的房屋排列紧密犹如火柴盒一般,形成了里约热内卢市一道独特的景观。罗西尼亚就是众多贫民窟中最大的一座,那里现在居住着大约 5.6 万人,可以与印度孟买最大的贫民窟达拉维一较高下。

山脚的贫民窟
山脚的贫民窟

一般的上山路线,是从官方的电车道坐登山电车上山,因此绕过了这些山脚的贫民窟。但是开车的 P 想要给我们露一手,故开着他的小车从近道直接上山,走了一条据说是当地人才会开的路。当然,即使是地头蛇,也不免碰到麻烦事,我们的车开到一个拐弯处,便被一根杆子拦住了去路,几个看上去像是小混混的黑人走过来让我们交钱。就在我感到马上就要被抢劫的时候,Pedro 以其自幼在帮会里混迹的切口与小混混交谈数句,得以成功绕路上山!

山脚的贫民窟
山脚的贫民窟

绕行上科科瓦多基督山

山腰的贫民窟。

山脚的贫民窟
山脚的贫民窟

铁轨是为登山电车(Trem Corcovado)而铺设的。停车场就在这样一个登山缆车车站。

登山电车
登山电车

车站外的牌子上,竖着警告标志和一个大骷髅。

登山电车警告牌
登山电车警告牌

走几步路,就是基督山的售票站。从这里买过票后,有一个垂直电梯带着人上山。这里云蒸霞蔚,一棵参天古树伸展着枝桠,笼住了这一小片空地。

登山电梯
登山电梯

电梯上山后,扑面而来的是基督的巨大身影。让人激动!

基督山基督像
基督山基督像

没高兴多久,一片云雾飘来,让基督湮没在云中。难道我的运气止于此了么?

基督山基督像
基督山基督像

海托·达·席尔瓦·科斯卡(Heitor da Silva Costa)(1873-1947 年),建筑工程师。

海托·达·席尔瓦·科斯卡像
海托·达·席尔瓦·科斯卡像

枢机主教塞巴斯蒂昂·雷米(Cardeal dom Sebastiao Leme)(1882-1942 年),里约大主教(Arcebispo Rio de Janeiro)。

枢机主教塞巴斯蒂昂·雷米
枢机主教塞巴斯蒂昂·雷米

合影留念的母女。

母女
母女

当然,我的运气不会如此差的,没一会儿,云开霁朗,整个科科瓦多尽收眼底!

基督像
基督像
科科瓦多基督山山腰
科科瓦多基督山山腰

从山顶俯瞰罗德里格·德·弗雷塔斯泻湖(Rodrigo de Freitas Lagoon),泻湖左侧有一座山,山的左侧便是我们住的科帕卡巴纳海滩,山右侧是阿泼阿多海滩(Arpoador)。

罗德里格·德·弗雷塔斯泻湖
罗德里格·德·弗雷塔斯泻湖

正前方大洋里的小岛是卡嘎拉斯岛(Cagarras Islands,或称鸟粪岛),右方是赛马场(Jockey Club)。

罗德里格·德·弗雷塔斯泻湖
罗德里格·德·弗雷塔斯泻湖

再向远方眺望,昨天去过的面包山赫然在前。

科科瓦多基督山眺望面包山
科科瓦多基督山眺望面包山

远处的大桥横跨两座城市,近处的山脊上有着一条公路和直升机场。

大桥
大桥

基督山东南方,海湾尽收眼底。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基督山南方。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基督山西南方。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基督山西方。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科科瓦多基督山俯瞰全景图

山上的树,被风吹成了扭曲的样子。

弯曲的树
弯曲的树
不知名的树
不知名的树

基督欢迎全世界的人们。

基督山基督像
基督山基督像

夸张的拍照。

躺在地上拍照的老头
躺在地上拍照的老头

Pedro 眼中的我。

Pedro眼中的我
Pedro 眼中的我

壮观的海湾。佩服 Luana,帮我们选了最好的观景点,又在游客们疯狂挤在平台上的时候带我们坐在下面的小咖啡馆享受阳光。

基督山俯瞰壮观的海湾
基督山俯瞰壮观的海湾
基督山俯瞰壮观的海湾
基督山俯瞰壮观的海湾
小咖啡馆三个美女
小咖啡馆三个美女

下山的电车。

电车
电车

下山时忽然有一个黑人叫我看屋顶,诧异之下蓦然回首,原来是一只丑陋的猴子站在屋顶大嚼偷来的饼干。

丑陋的猴子
丑陋的猴子

远去的基督像。

基督山基督像
基督山基督像

游人越来越多,排队堵塞了电梯前面的道路——不得不佩服 Luana 的先见之明,让我们避开了汹涌的人流。

车子开在山顶,很是惬意!

基督山山脊的路
基督山山脊的路

出乎意料,我们没有下山,而是去了对面山头的直升机停车场。从这里,可以望到基督山,也可以看到海湾和面包山。

基督山对面的直升机场
基督山对面的直升机场

基督山山路

广阔无边,连广角都无法合成一张完整的全景。

基督山对面的山头俯瞰全景
基督山对面的山头俯瞰全景

对面山脚上密密麻麻的是大片的墓园,附近住着数不清的贫民。根据官方统计,以里约热内卢市大大小小四百八十个贫民窟为家的民众目前已经超过一百万,在全市五百六十万的总人口中占了相当的比例。

基督山对面的山头俯瞰贫民窟
基督山对面的山头俯瞰贫民窟
基督山对面的山头俯瞰海滩
基督山对面的山头俯瞰海滩

上山容易下山难。

下山路
下山路

山下的小镇,很具有南美和葡萄牙混合的风情。

小镇
小镇
小镇
小镇

这样的景色,美得让人窒息。

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Internet Explorer 8 Internet Explorer 8 Windows XP Windows XP

印象中,巴西的男人不穿裙子的。
为什么倒数第二张图片里有一个穿花裙的男人。外来客不?

发表评论

2004-2019 © Travel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