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7 月 18 日

在里约的最后一个上午,有三个小时的余暇。理好行李后不愿意就此浪费宝贵的时间,将大件行李放在酒店门房,就拖着同事沿着科帕卡巴纳海滩向炮台走去。

在酒店天台望炮台。

科帕卡巴纳海滩炮台
科帕卡巴纳海滩炮台

因为比较早,天气又不好(好天气昨天已经赐给了基督山),所以海滩没什么人。

科帕卡巴纳海滩
科帕卡巴纳海滩

孤零零的座位上只有这位诗人卡洛斯·德拉蒙·德·安德拉德(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与他著名的诗句 “大海书写城市(No mar estava escrita uma cidade)” 在海边侧耳倾听海的呼唤。

卡洛斯·德拉蒙·德·安德拉德
卡洛斯·德拉蒙·德·安德拉德

倒是卖鱼的起得很早,在渔市上渔夫们闲聊着。

渔市
渔市
贩夫
贩夫

几个玩冲浪的年轻人从眼前飘过。

冲浪的年轻人
冲浪的年轻人

炮台其实是一个要塞,科帕卡巴纳要塞(Forte de Copacabana)便是它的真名。要塞本是里约守着港湾的军事基地,建于 18 世纪 70 年代,作为抵御西班牙殖民者入侵的重要防务设施。19 世纪末,巴西的军事政变便是从这里开始的,而共和国最后一位总统也关押在此。如今成了巴西陆军历史博物馆。

走到门前,不禁发怵,这里能随便进去吗,门口站着俩大兵呢。鬼鬼祟祟的走进去,发现不需要买票!大兵还向我们点了点头。

科帕卡巴纳要塞
科帕卡巴纳要塞
大兵
大兵
科帕卡巴纳要塞
科帕卡巴纳要塞

堡垒门口矗立着一尊铜像,是安东尼·德·西奎拉·坎波斯(Antônio de Siqueira Campos)中尉头像。坎波斯中尉是科帕卡巴纳兵营的副官,于 1922 年 7 月 18 日带领起义的科帕卡巴纳士兵走向大西洋大道与政府军激战,全军覆没。坎波斯中尉与爱德华多·戈麦斯(Eduardo Gomes)是幸存者之一。头像下方刻着坎波斯中尉 1930 年 5 月于大革命前的名言:“为了祖国的一切,应该不期待任何回报,哪怕连理解也没有。”(À Pátria tudo se deve dar, sem nada exigir em troca, nem mesmo compreensão)

安东尼·德·西奎拉·坎波斯
安东尼·德·西奎拉·坎波斯

地上除了五角星,还有菠萝的样子……

菠萝花纹地砖
菠萝花纹地砖
科帕卡巴纳要塞大门
科帕卡巴纳要塞大门

一辆卡车以兵车的速度嗖的冲进来猛的停在面前,吓人一跳。

卡车
卡车

正门一侧有两尊古炮,左边是前膛炮,应是葡萄牙人占领期的古物,右边是臼炮。中间还祭着一尊圣母像。

圣母像与大炮
圣母像与大炮

入门,一条沿着海边的大道绕着右侧的兵营向前蜿蜒。

兵营海滨大道
兵营海滨大道
浪卷雪
浪卷雪

对面的科帕卡巴纳海滩与远处的基督山笼罩在烟雨朦胧中。

科帕卡巴纳海滩
科帕卡巴纳海滩
科帕卡巴纳海滩
科帕卡巴纳海滩
夫与妻
夫与妻
母与子
母与子

兵营也不是冷冰冰的,这个窗台上就摆着两盆娇艳的鲜花。

鲜花
鲜花

兵营内有个小商店,里面摆满了让人欲罢不能的纪念品。在这里我买了一个带巴西国旗的小包,一大堆明信片,足球杯子,等等……这些小人很惹人爱,不过价格实在不菲,而且要搜集齐整可是耗费大量资金,据我估算面前摊了起码有五十多个不同的小人,涵盖了各行各业。只好算了。

人偶
人偶

路两边,各个时期各种各样的陆军炮。

陆军炮
陆军炮
榴弹炮
榴弹炮
榴弹炮
榴弹炮

这是十九世纪的双管机关炮。

双管机关炮
双管机关炮
步兵炮
步兵炮

碉堡外形看上去是一块巨型天然礁石,内部空间却很大,里面设有司令部、武器库等。

碉堡
碉堡
碉堡
碉堡
碉堡
碉堡
碉堡
碉堡

这才是主力——堡垒顶端的两尊舰炮炮塔。当年有此巨炮,港湾无忧。

舰炮炮塔
舰炮炮塔
舰炮炮塔
舰炮炮塔
舰炮炮塔
舰炮炮塔

顶端巨炮下方,还有两尊巨炮,以及好几座小型的机枪塔。不少童子军在这里过夏令营。带队老师们让童子军们围成一圈。远处的面包山在雨云上方若隐若现。

童子军
童子军

炮台威武。

炮台
炮台

要说国外的中学生就是开放,我正拍这几个漂亮 mm 的时候,后面一对儿早已按耐不住激吻在了一起。

巴西学生
巴西学生

还有几个女生就睡在男生的腿上啥的,都没有拍,只拍了这一圈儿喊口号干正事的。话说右侧的高个长发 mm 是大美女。

巴西学生
巴西学生

下起了雨。从炮台上走下往回赶。

要塞
要塞

路过科帕卡巴纳纪念画廊。

科帕卡巴纳纪念画廊
科帕卡巴纳纪念画廊
绘画
绘画

我最喜欢的一幅作品。没有什么比这色彩绚烂却是穷人文化的里约贫民窟更能代表巴西了。

贫民窟
贫民窟

门口站得笔直的卫兵,是唯一正儿八经的兵。我总觉得巴西实在太舒服又没什么大的战争,这里的兵看着实在还不如我们当年大学生军训时候。

卫兵
卫兵

再见,Forte de Copacabana!

科帕卡巴纳要塞大门
科帕卡巴纳要塞大门

海滩大道,漂亮的鱼尾纹。

科帕卡巴纳海滩大道
科帕卡巴纳海滩大道

出来谋生不容易。

科帕卡巴纳海滩小贩
科帕卡巴纳海滩小贩

同事忍不住又买了两个椰子。好在量大又便宜,就算全买了也没多少钱,干脆吃个够。

水果摊
水果摊

中午了,马上要离开这座城市。我们跑到中餐馆楼上,望着雨中湿漉漉的海滩,默默无言。

雨中科帕卡巴纳海滩
雨中科帕卡巴纳海滩

一碗排骨面,一个炒蕹菜,热气腾腾的,结束这旅程。

排骨面
排骨面

这辆是停在楼下的旅游警察(Tourist Police)警车,旅游警察连同之前看到的军警(Polícia Militar)、刑警(Polícia Civil)、联邦警(Polícia Federal),以及形形色色各类保安人员,里约这片海滩可能成了世界上警察密度最高的地方了。感谢巴西各种警察马不停蹄的警戒,如今再没有抢劫和偷盗的新闻。

旅游警察
旅游警察

我们不知什么时候能再来,我们也许再也不会回来。在里约的旅行,即将定格在这个呆望着大海的游客身上——我身已远,神却端坐于此。

孤单者
孤单者

共有 4 条评论

  1. 话说你这趟去的时间是不是很长啊。我最喜欢梦想的是每半年换一个地方居住。

    Google Chrome 21 Google Chrome 21 Windows 7 Windows 7
    1. @好玩 因为是出差,所以不可能很长,大概 10 多天的样子,只是写得时间拖得有点长了。还有最后一篇就写完鸟。

      Google Chrome 20 Google Chrome 20 Windows 7 Windows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