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文庙明伦堂

2012 年 8 月 10 日

江阴文庙坐落于江阴市内西面,位于西门内。宋景佑三年(1036 年),江阴知军(县官)范宗古到任后,循例到文庙行香,见孤零零的宋初所建文庙坐落南门外面,离军治(县城)远而靠监牢近,颇不合适,便于景佑三年废旧建新,在军治东南面新建文庙。庆历三年(1043 年),宋朝廷颁诏各郡县普遍建文庙。绍兴五年(1135 年),知军王棠在文庙的东面建明伦堂作为讲学的场所,堂前东西两序四斋,分别题名 “诚身”、“逊志” 和 “进德”、“育英”,是儒学(时称 “军学”)有相对独立设施的开始。后任知军颜耆仲重修并增建一座御书阁。

元朝以后,江阴改称 “州”,知州张献在大德五年(1301 年)对庙学也有所建树,李师善、翟谅继之。至正十二年(1352 年)九月,红巾军徐寿辉率部东进,十月,破江阴州;至正十六年(1356 年),朱元璋部下大将徐达击败张士诚军克常州,直指江阴;至正十七年(1357 年)八月,朱元璋派赵继祖、郭天禄、吴良、吴祯等败张士诚军于秦望山,进而攻下了江阴;至正十八年(1358 年)秋,张士诚兵犯江阴,吴良率部迎头痛击,翌年二月,张士诚出动战船来犯,在君山安营扎寨,并分兵攻东门,吴良、吴祯杀入敌营;至正二十六年(1366 年),朱元璋江阴督战,大破来犯的张士诚军于巫子门(今巫山港),朱元璋登君山劳军,连年战火使文庙与州学遭受相当严重的毁损。

明初,“江阴二侯” 吴良、吴祯在视事江阴之初,在原地恢复文庙;洪武三年(1370 年),知县吴志远拨银修缮;洪武二十六年(1393 年)起多次修葺、扩展;宣德六年(1431 年)江苏巡抚周忱与江阴知县朱应祖重建大成殿、明伦堂等;天顺六年(1462 年)知县周斌拨银拓建;弘治七年(1494 年)知县黄傅修建 “名宦”、“乡贤” 二祠。正德二年(1507 年)知县刘对庙学进行了大修,经过这次大修,文庙从前向后,依次有镶嵌 “文庙” 二字的石坊、棂星门、泮池及三穿九洞桥、戟门、大成殿等;县学一块,有奎文阁、明伦堂、时习斋、日新斋、教谕廨、训导廨、射圃等,庙学规制大致双双完备。正德十一年(1516 年)至万历三十七年(1609 年)的 93 年间,共进行大(扩)修、小修各三次,耗银六万六千余两,造就了庙学新的辉煌。1645 年,江阴人英勇抗击清军八十余日,后遭屠城,是为江阴之屠。此役,明伦堂为义军的指挥所,而县学的训导冯厚敦是领导义军的 “三公” 之一,城破以后,冯厚敦自经於明伦堂,而庙学的建筑除大成殿、明伦堂残存屋廓外,其余均化作瓦砾。

清庭建立后,顺治九年(1652 年)江阴开始修复文庙和儒学,江苏学使石申、张能麟相继修葺;康熙年中,知县何尔彬、龚之怡、陆次云等持续增修;雍正四年(1726 年)进行了大修。知县蔡澍则于乾隆二年(1737 年)大兴土木,首先扩建县学的明伦堂,接着扩启圣祠为五王殿;在 “文庙” 石坊之前,建 “金声”、“玉振” 两坊于左右,改建征楼为征坊,疏浚泮池及周边河道,筑石驳岸。其后,又在明伦堂后建 “尊经阁” 一座;翌年(1738 年),利用儒学房舍,创办书院,暂时沿用古名 “澄江”,聘沈涛为首任山长;接着又花四年时间,一面借用东门外的栖霞精舍办书院,一面在庙右大兴土木,修缮儒学原有的时习斋、日新斋等,并在儒学右面建成一座较为完整的书院,使庙学建筑形成西庙东儒学、书院的布局,唯明伦堂仍在大成殿后。然后于乾隆七年(1742 年),把 “澄江书院” 迁回文庙之东。乾隆二十三年(1758 年),江苏学政李因培不满意于儒学与书院的规制,促成一次新的修扩建,建 “魁星楼” 做书院正门,进门为讲堂,敞厅三间,其后有 “志士先” 厅,再后有怀德楼、敬业乐群楼,均三间二层,楼西有辈学斋、后书房等书舍 19 间。在应邀撰写《兴建书院记》的时候,为书院题名 “暨阳”,聘卢文弨为书院的第十二任山长,以凸显书院从乾隆三年以来办学的连续性。乾隆五十三年(1788 年),学使沈初、知县牛兆奎再次倡议大修庙学,工程历时一年多,江阴士绅赵时煦,不仅领衔具体操劳,而且率先将私有的沙田捐献给书院,每年收取租息做书院的修葺费。此例一开,捐献之举陆续出现,使书院院产最多时达到拥有沙田 3320 亩。道光元年(1821 年),学政姚文田认为江阴庙学 “阴阳失调”,难出状元,出路在于整理周边河道,以调整 “风水”。在他的倡议下,在庙学的东南西三面,开成了一条环形河道取名 “玉带河”,在河的起点,架上一座 “鸿渐桥” 以便利南北行人;河的南面为中街,在进入和步出文庙区域的地方,各竖一座街坊,就是本文开头所说的 “德配天地” 和 “道冠古今”;在中街南侧建文庙的大照壁,照壁没有中门,只有东西两个圆顶门洞,一米多宽、四米左右高,名曰 “龙眼”;那时的棂星门,采用了 “三门六柱华表石枋牌楼” 的款式,此时,江阴庙学的建筑,可说达到了鼎盛。十多年前市政府复建的棂星门,沿用的就是那时的款式。惜乎咸丰十年(1860 年)四月初六,太平军克常州,翌日取江阴,十三日攻占江阴;四月十九日,张家港水勇总巡等人会集各路团练收复江阴城;五月十六日太平军复占江阴;九月初,太平军主力大半西调,避居江北的团练南渡攻江阴,迫太平军撤出;十一月初,太平军第三次占领江阴县城。此后,太平军驻守江阴两年又九个多月,建立 “天国” 基层政权,拜上帝、贬孔孟,三年多的磨难,使江阴庙学陷入困境。在太平军撤出以后恢复 “祭孔”,但典礼不得不借在城隍庙进行。

太平军撤出、江阴恢复平静以后,知县颜云阶清理废墟,奏请复建文庙,在士绅陈荣邦等人具体操劳下,文庙恢复了原来的模式,在大成殿的中龛,供奉了数米高的牌位——“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之神位”,仅尊经阁未曾重建。同治七年(1868 年)知县汪坤厚捐置漕田,清理废墟,筹划恢复书院;接任知县林达泉正式奏请复建书院,获准后,立即在原地拓建新模,于同治十二年(1873 年)竣工,规模宏敞。原来的 “魁星楼” 改为 “奎星阁”,继续作为书院的大门。鉴于战后江阴民生凋敝、士气不振,社会文化环境被太平军糟蹋得杂乱无章,林达泉抱着知难而进的态度,采纳了地方文人高心夔等的建议,将书院更名为 “礼延书院”,取 “礼祀延陵季子” 之意,在怀德楼中供奉延陵季子的牌位,策划在书院乃至在江阴全县大力宣扬这位江阴的人文始祖、在中国历史上享有盛名的 “延陵季子”,宣扬他鸿识多闻、精通礼乐、让国全伦、讲信修睦、戢战安民等等美德。此举得到来江阴检阅军事的侍郎彭毓麟的赞赏,在士绅请他为怀德楼题名时,他改题该楼为 “景贤楼” 以示景仰这位先贤。是年聘任重光任山长,列为书院第 40 任。此时的书院,又恢复到了与文庙相称的程度。清代诗人陈安,曾吟《江学八景》,一一描绘书院的讲堂、厅事、书斋、藏书楼、奎星阁、以及假山、古树名木等。据记载,在同治至光绪的 12 年间,投入修建庙与学的银两,达四万六千六百余两。

民国四年,“县立第一高等小学” 关闭南向的校门(奎星阁),面向鸿渐街造了一座欧式的校门,加上新式的操场、课堂等设施,学校开始显得时尚。县立初中首任校长陈贯吾,面对两种极端的思潮,提出了 “不腐不激” 的办学方针,谋求学校独立自主地生存与发展,同时尽可能维护破旧冷落的文庙。然而,微小而缓慢的进步仍然为日本侵略者所不容。1937 年 11 月江阴保卫战及 12 月 1 至 3 日进城日军三天纵火,使县立初级中学包括一座新盖的大礼堂在内的 82 间房屋化为灰烬,加上其他校产校具,直接经济损失在老法币 2500 万元以上,仅明伦堂与大部分破旧的文庙殿堂幸存。江阴沦陷以后,避居周庄的知识界人士在国民党留守政府的主导下,借房恢复 “县立初中” 招生,但立即遭到日伪军警的扫荡,几次遭劫以后,就改用 “私立成化中学” 的名义与日伪 “捉迷藏”,使学校生存下来,并相机进行抗日救国的教育,这所学校后来在周庄生根开花结果,成为今天的成化高级中学;在城区,日汪当局下令县立初中恢复办学,由于实在没有教室,只能借南菁中学劫余的几间东斋平房勉强上课,后来才回自己的废墟,逐渐修复了 19 间平房使用。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县立初中更名县立中学,实际上是加办了几届简师和中师,通过社会捐助和政府拨款等渠道筹集资金,修缮和扩建了校舍,不足部分,经政府批准进一步动用文庙的堂屋。

江阴解放以后,县立中学以政府拨款为主,逐年兴建平房和小型二层楼房,增添图书仪器和各种设施,不久就形成为一所高中双轨、初中四轨的完全中学,学生人数千人上下。明伦堂经过修缮做了 “饭厅”。更多的文庙堂屋,经批准后划归学校整修和使用。泮池和三穿九洞桥,虽然栏杆尽毁,周围杂草丛生,仍然不失为学生喜爱的游息场所。在此期间,县中还奉命接收夏港农校的校舍,举办了分部,后来衍生出一所夏港中学。1960 年,县中的校园环境比解放之初大有改善,被选定为苏州地区重点中学,迈出了弥足珍贵的一步。不幸的是,本阶段接踵而来的政治运动对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冲击太大,十年浩劫,县中的校舍校具遭到严重破坏,特别是经过 “破四旧”、批林批孔和评法批儒,“孔老二” 在青少年的心目之中,成了没落奴隶主阶级最反动的代表人物,红卫兵甚至酝酿要将大成殿付之一炬。

1980 年,县委、县革委会抓住省教育厅决定扩大创建首批重点中学的机遇,决定县中和南菁一道争创江苏省首批重点中学,并在各方面给县中大力支持,使县中于 1988 年完成老校舍的旧房翻新,在文庙的正门处,建造了一座民族形式的新校门,修建、新建的总面积超过 1 万 1 千平方米;同时投资整修文庙的戟门、东西庑、名宦祠等,使之 “古为今用”,成为校长室、接待室等;泮池和三桥,进行了疏浚和整修,复建了栏杆;沦为 “危房” 的大成殿,则用钢柱支撑。更进一步,县委、县政府又扶持学校在虹桥新区开辟新校区。1993 年成立了以市长为首的文庙修缮委员会,把修缮文庙列为江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目标之一;1995 年,在支持暨阳中学进一步扩建现代化校舍的同时,收回全部移交学校使用的文庙房舍,耗资数百万元,进行全面整修:最南端重建三开间单檐歇山顶抬梁式屋架的棂星门,六根石柱、三对朱门,两侧重竖 “下马碑”;进门为泮池和三穿九洞桥,原来的水泥栏杆都改成为石栏,更具气派;池北甬道由砖路改建为大块石路,而硬山顶的戟门和左右各四间 “致斋所”,原来已被用作为学校行政用房,现在都恢复古老的原貌,门是门、槛是槛;进入戟门,就可看到气势恢弘的大成殿,面阔五间,进深六架,歇山顶、重檐、抬梁式屋架,高 12.6 米,殿内梁、栋、额、枋,都恢复彩绘,并供奉上前所未有的孔子等往圣先贤的系列塑像;殿前月台,长 19.5 米、宽 10 米,按上了青石栏杆、砖石台阶;左右两旁东西庑,原来做了生活用房,现在都恢复原貌,安装朱红落地长窗,与戟门的左右两翼一起,围成一个廊庑式的大院;殿北的明伦堂,原属书院规制,损坏不大,现在修葺得焕然一新,既成为文庙的组成部分,又是暨阳书院的遗存建筑,堂前左右,本来是书院的时习斋和日新斋,现在也恢复旧貌,与明伦堂围成第二个大院。一口古井,修建了栏圈和栏杆,并在南面矗立起阎应元、陈明遇和冯厚敦 “三公” 神像。

棂星门
棂星门

棂星门
棂星门
棂星门
棂星门
泮池及三穿九洞桥
泮池及三穿九洞桥

桥中心石雕,为鲤鱼跳龙门样。

桥上石雕
桥上石雕
大成门
大成门
大成门
大成门
大成门
大成门

抱鼓石为灵龟样。

抱鼓石
抱鼓石

蜗居此处的猫。

猫

乾隆年间重修江阴庙学碑记。

《重修江阴庙学碑记》
《重修江阴庙学碑记》
大成门门后
大成门门后

古老的台阶,上有龙纹。

台阶
台阶

大成殿。

大成殿
大成殿

想不到横梁等为古物。

大成殿横梁
大成殿横梁
大成殿横梁
大成殿横梁
大成殿顶部
大成殿顶部
大成殿孔子像
大成殿孔子像

孔子像前莲藕砖雕。

莲藕砖雕
莲藕砖雕

孔子门生位列左右。

孔子门生
孔子门生

大成殿后为明伦堂。此即为明末遗臣阎应元、冯厚敦等人指挥抗清战争之所。

明伦堂
明伦堂

江阴文庙明伦堂前的 “抗清三公”:阎应元、陈明遇、冯厚敦。这是江阴仅有的阎应元立像。

江阴文庙明伦堂前抗清三公像
抗清三公像

如今明伦堂内辟为国学讲堂,让人欣慰。

明伦堂内国学讲堂
明伦堂内国学讲堂
明伦堂内国学讲堂
明伦堂内国学讲堂

恰好有一位老师带着几个中学生在这里进行成人礼。

明伦堂内国学讲堂
明伦堂内国学讲堂

明伦堂两侧有历代碑刻,比如乾隆十四年《御制平定金川告成太学碑文》、乾隆三年《重修明伦堂碑记》、嘉靖三十九年《江阴县儒学官题名碑记》、乾隆五十四年《文庙重修碑记》等。

明伦堂两侧历代碑刻
明伦堂两侧历代碑刻
明伦堂两侧历代碑刻
明伦堂两侧历代碑刻

抗清三公默默的注视着明伦堂。他们的英魂不绝于此。前面的井中,也许还留存着冯厚敦妻儿的尸骨。

明伦堂
明伦堂

大成殿两侧有不少名人题刻。

大成殿两侧名人题刻
大成殿两侧名人题刻

配殿内有历史沿革介绍。

大成殿配殿
大成殿配殿

闷热的天气,四下寂静无声,一方乐土,仍忆忠魂。

江阴文庙
文庙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