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陵至德季子祠

2012 年 8 月 22 日

延陵季子祠在江阴申港镇上,从地理位置上看离我从前工作的单位仅千步之遥。惜工作多年,竟无一同事讲起这处古迹,想必在江阴人心目中,已是可有可无的去处。

季子(前 576 年-前 484 年),全名季札,姓姬,名札,又称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季子,春秋吴王寿梦第四子,封于延陵(今常州),后又封州来,传为避王位 “弃其室而耕” 常州武进焦溪的舜过山下。季子品德高尚,曾效法其先祖泰伯、仲雍三让皇位,传为春秋佳话,世称 “至德第三人”。孔子也对其佩服万分。史载:“父寿梦欲立之,辞让。兄诸樊欲让之,又辞。诸樊死,其兄余祭立。余祭死,夷昧立。夷昧死,将授之国而避不受。夷昧之子僚立。公子光使诸刺杀僚而自立,即阖闾。札虽服之,而哭僚之墓。”

又出使列国,观周乐,赠剑徐国君:

吴王馀祭四年,使季札聘於鲁,观周乐。

去鲁,遂使齐。说晏平仲曰:“子速纳邑与政。无邑无政,乃免於难。齐国之政将有所归;未得所归,难未息也。” 故晏子因陈桓子以纳政与邑,是以免於栾高之难。

去齐,使於郑。见子产,如旧交。谓子产曰:“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子为政,慎以礼。不然,郑国将败。” 去郑,适卫。说蘧瑗、史狗、史遒、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曰:“卫多君子,未有患也。” 自卫如晋,将舍於宿,闻锺声,曰:“异哉!吾闻之,辩而不德,必加於戮。夫子获罪於君以在此,惧犹不足,而又可以畔乎?夫子之在此,犹燕之巢于幕也。君在殡而可以乐乎?” 遂去之。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

适晋,说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曰:“晋国其萃於三家乎!” 将去,谓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三家。吾子直,必思自免於难。”

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於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 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

太史公曰:孔子言 “太伯可谓至德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余读春秋古文,乃知中国之虞与荆蛮勾吴兄弟也。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

——《史记·吴太伯世家》

《左传》载:

吴公子札来聘。……请观于周乐。使工为之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犹未也,然则勤而不怨矣。” 邶为之歌《邶》、《庸》、《卫》,曰:“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吾闻卫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卫风》乎?” 为之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惧,其周之东乎!” 为之歌《郑》,曰:“美哉!其细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 为之歌《齐》,曰:“美哉,泱泱乎!大风也哉!表东海者,其大公乎?国未可量也。” 为之歌《豳》,曰:“美哉,荡乎!乐而不淫,其周公之东乎?” 为之歌《秦》,曰:“此之谓夏声。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之旧乎!” 为之歌《魏》,曰:“美哉,沨沨乎!大而婉,险而易行,以德辅此,则明主也!” 为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不然,何忧之远也?非令德之后,谁能若是?” 为之歌《陈》,曰:“国无主,其能久乎!” 自《郐》以下无讥焉!

为之歌《小雅》,曰。“美哉!思而不贰,怨而不言,其周德之衰乎?犹有先王之遗民焉!” 为之歌《大雅》,曰:“广哉!熙熙乎!曲而有直体,其文王之德乎?” 为之歌《颂》,曰:“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屈;迩而不逼,远而不携;迁而不淫,复而不厌;哀而不愁,乐而不荒;用而不匾,广而不宣;施而不费,取而不贪;处而不底,行而不流。五声和,八风平;节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

见舞《象箫》、《南龠》者,曰:“美哉,犹有憾!” 见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 见舞《陬》者,曰:“圣人之弘也,而犹有惭德,圣人之难也!” 见舞《大夏》者,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谁能修之!” 见舞《陬箫》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无不帱也,如地之无不载也!虽甚盛德,其蔑以加于此矣。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请已!”

——《左传·季札观乐》

这样一位名人,其祠堂所在地却扑朔迷离,原因是季札避耕延陵,封于延陵,死后葬于延陵。此后在古延陵及周边区域陆续出现许多季子庙、季子祠。而留存至今的主要有两处:一为丹阳延陵镇九里村的季子庙(庙内保存着一块唐代镌季子墓碑,相传为孔子手书共十字,史称十字碑);二为江阴申港镇季子祠(季子墓冢高大封土犹存)。根据学者唐汉章、程以正的《季札葬地考》,江阴在秦时被称为会稽郡延陵乡要比丹阳在西晋太康二年被称为延陵镇早了 500 年,《汉书》、《太平寰宇记》等史籍也指出季子所葬之毗陵为江阴,因此季子祠应在江阴申港镇。

为了参观季子祠,我特意按照网上所说,开车去往 “江阴申港镇西南隅的申港中学内”。谁知却扑了空。好在,印象中在申港镇中心十字路口附近、申新路与申浦路交界处有一座高大的新修庙宇,于是又转到那里,果然看到庙宇上书 “季子禅寺”。难道这便是季子祠吗?

延陵季子禅寺
延陵季子禅寺

夏末的中午闷热异常。禅寺大门紧闭。从侧旁小门走入禅寺。禅寺内空无游客,只有一些本地老太太在捏纸钱,大声的说着什么。

延陵季子禅寺
延陵季子禅寺
放生池
放生池
放生池
放生池

一个孤独老太晃晃悠悠的走向后殿。这些烧香老太太,是这座庙宇最后的守门人。

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

在大殿内找不到任何季子的踪迹。

季子禅寺
季子禅寺

在大殿的最后,有一排低房,上有 “季子殿” 字样。

季子殿
季子殿

低房中间找到一个空置的座位,两旁的蓝色牌子上记述季子的生平故事。感情这些破旧的屋子便是季子祠唯一的留存吗?

季子殿
季子殿

一旁的配殿散乱的放着法事道具……

季子殿
季子殿

有关公、二郎神、包公、观音。

各位神袛
各位神袛
二郎神
二郎神

有唐三藏、弥勒。

唐三藏、弥勒
唐三藏、弥勒

竟然还有一个做工精美的白瓷济公。

济公
济公

反正这些老太太把能拜的儒释道全都摆齐了。看来,这是与季子绝缘了。

季子禅寺
季子禅寺

悻悻然离开这座季子禅寺。

季子禅寺牌坊
季子禅寺牌坊

并不死心,在地图上找来找去,找到了在南边申浦路与人民南路交界处,有另一处季子祠,现在唤做 “季子文化公园”。驱车而往。这是条不太容易发现的小路,两侧的民居都很破旧。但开到公园处,却豁然开朗,杨柳依依,碧波荡漾。

凤凰河
凤凰河
凤凰桥
凤凰桥

所谓古戏台,当然是现代制品。

古戏台
古戏台

这便是新修的季子祠了。

季子祠
季子祠

这是传说孔子所书 “十字碑”——“呜呼有吴延陵季子之墓”,是否原件不知。

十字碑
十字碑

十字下方,刻有楷体宋代《季子墓碑后记》。

季子墓碑后记

常州,古延陵也,吴季子所封之地。至西汉,为毗陵。又至东晋,为晋陵,宋齐因之隋平陈,废晋陵为常州。唐因之,或曰,晋陵郡自武帝大康二年分曲阿为延陵,至隋徙治丹徒。唐武德三年,徙延陵还治故县,今润州之延陵镇是也。 杜佑谓曲阿延陵季子庙,非古之延陵,古之延陵在今之晋陵县,其说明矣。

而孔子所书季子墓碑,岁岁盖淹没。开元中,明皇敕殷仲容募刻之。

唐大历十四年,润州剌史萧定重镌石延陵庙中,于是习俗见润州之延陵季子庙,而不知常州实古延陵季子之所封也。

崇宁元年,予以罪责是州,因考大史公书历代地志通典图经,得其祥矣。又得其所谓季子墓在晋陵县北十七里,申蒲以西,又曰暨阳乡,而今暨阳乡今之江阴县乃属,令赵士淝访之,得大冢于暨阳门外三十里,申港之侧旁有季子庙,与史记地志通典图经合。

于是,表识其墓,谨樵牧耕之禁,又摩募取孔子所书十字刻墓碑上,设像祀之,学中以时率居史士诸生拜焉,所以示邦人,贵有德也。又备论历世废兴与习俗之变,易刊之碑下,使后之君子得以览观焉。

宋崇宁二年四月十二日,奉仪郎常州知州朱彦记。

上文清晰的说明了延陵季子祠的准确位置是在江阴。

十字碑
十字碑

新修季子祠主殿君子殿,上有 “三让高义” 牌匾。

君子殿
君子殿
至德殿
至德殿

两侧有诗词碑廊。

碑廊
碑廊

有诗:

季子祠
[清] 李凤翔
放棹春申浦,来瞻季子祠。
落霞明远渚,夕日闪灵旗。
社稷看遗冢,风雷护断碑。
延陵弓剑地,芳躅至今垂。

又有:

延陵墓
[明] 尹嘉宝
延陵墓上金钩树,结子殷勤为酒徒。
十字碑传夫子迹,谁云历聘不游吴?

月桂亭
月桂亭

松风亭与枣树。此枣树即为传说的 “枣树挂钱”,当然枣树早已不是那株了。“枣树挂钱” 是说,季札与随从二人出城视察农田,到舜过山下,日已过午。仆人见满树枣子,便摘枣吃。季札返回,忙予制止,责怪之。仆人伏地说,饥饿难挨。季札思量一番,命仆人拿出一吊钱挂在树上,算作赔偿,然后离去。恰为田间老叟看见,追上去道,王爷为黎民百姓四处奔波,呕心沥血,吃几颗枣何必如此认真啊。季札回身答礼道,未经许可,擅摘果实实属不可,以钱赔偿歉意。老人便感叹季札为真君子!但这段故事遍寻史料未见,许是民间传说而已。前方有两只()()——专为皇陵驼碑守陵之石龟,但雕工粗糙,应是现代复制。

赑屃
赑屃
延陵季子之墓
延陵季子之墓

季子墓
[明] 李元阳
何事春申国,能存季子坟。
孤峦蒙弱柳,虚阁入流云。
天地徐君剑,江山鲁圣文。
千年吾酌酒,藉草坐斜曛。

延陵季子之墓
延陵季子之墓

碑林,有唐李白、吴筠、刘长卿、韩栩,宋曹確、唐肃,元刘子寰,明沈周、曹宏、徐问等人提季子诗十首。

陈情赠友人
[唐] 李白
延陵有宝剑,价重千黄金。观风历上国,暗许故人深。
归来挂坟松,万古知其心。懦夫感达节,壮士激青衿。
鲍生荐夷吾,一举置齐相。斯人无良朋,岂有青云望。
临财不苟取,推分固辞让。后世称其贤,英风邈难尚。
论交但若此,友道孰云丧。多君骋逸藻,掩映当时人。
舒文振颓波,秉德冠彝伦。卜居乃此地,共井为比邻。
清琴弄云月,美酒娱冬春。薄德中见捐,忽之如遗尘。
英豪未豹变,自古多艰辛。他人纵以疏,君意宜独亲。
奈向成离居,相去复几许。飘风吹云霓,蔽目不得语。
投珠冀相报,按剑恐相距。所思采芳兰,欲赠隔荆渚。
沉忧心若醉,积恨泪如雨。愿假东壁辉,馀光照贫女。

碑林
碑林

至德殿内季子铜像。此像铜锈斑斑,猜想曾放置在季子禅寺后殿院内,后移至此。

季子铜像
季子铜像
古碑
古碑

清四大名臣之一、长江水师总督彭玉麟,曾画四碑 “梅花章” 赠季子祠。彭玉麟所绘梅花有 “兵家梅花” 之称,与郑板桥 “墨竹” 有清代画坛双绝之称。据说彭幼年时青梅竹马的玩伴戚梅姑殉情而死,彭玉麟纪念梅姑,发誓余生画十万梅花。

梅花章
梅花章
季子祠大殿
季子祠大殿

从祠外远望新修的季子祠,绿树成荫。

延陵季子祠
延陵季子祠

王世祯有诗曰:

吴季子祠下作
[清] 王世祯
我行延陵城,怀古心菀结。让德邈已远,流风缅曩哲。
州来季当立,高怀宁讵屑。躬耕表遐志,亮哉子臧节。
慕义永无穷,穹碑字难灭。所悲于潜役,国乱相更迭。
伍胥进勇士,专诸践王血。逊位固高义,复命忍臣列。
春秋不名贤,书札理当晰。呜呼三代后,斯风久沦绝!
廉节起顽懦,尚论义常窃。缟纻思古人,空祠飒寒雪。

其 “让德邈已远,流风缅曩哲”、“伍胥进勇士,专诸践王血。逊位固高义,复命忍臣列。春秋不名贤,书札理当晰。呜呼三代后,斯风久沦绝!” 之句,真可谓一针见血矣!

共有 4 条评论

  1. Safari 10 Safari 10 iPhone iOS 10.3.3 iPhone iOS 10.3.3

    你走错了,不是那个地方,申港的季子墓现在好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