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 10 月 2 日

书扇
[明] 杨慎
墨池波染蕺山云,书尽蒲葵与练裙。
郎君自爱家鸡好,肯问兰亭王右军。

写这首诗的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明正德忠臣杨廷和之子、明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杨慎曾游历绍兴蕺山,故有此诗。蕺山为绍兴古城内三座主要小山之一,位于城北,也是绍兴的主要历史名山。蕺即蕺草,也称岑草,该山因多产此草而得名。《吴越春秋·勾践入臣外传》中云:“越王从尝粪恶之后,遂病口臭,范蠡乃令左右皆食岑草,以乱其气。”《山阴县志》谓:“山多产蕺,蔓生,茎紫,叶青,其味苦。” 又名王家山,源于东晋王羲之出任会稽内史,曾建别业于山麓。传说羲之故居今在蕺山戒珠讲寺址。山上原有王家塔、蕺山亭、董昌生祠、三范祠、北天竺、蕺山书院等很多历史建筑,可惜大多被毁,仅有摩崖题刻等少许得以保存。

从兰亭出发打的至蕺山。的哥要 50 元,我说 40 元,的哥不肯,争执之下打表乃走。停车时一看,不多不少刚好 40 元,的哥非常无语。此为一趣事。

在蕺山山阴有书生故里牌坊,看似为现代修建。牌坊后是一条古街唤作西街。西街两侧有各色民宅小店,有箍桶店、理发店、锁匠店、杂货店……感觉比无锡的南长街更为古朴,仿佛小时候走过的老城。

绍兴西街

绍兴西街

整体格局是以西街、蕺山街、萧山街 “工” 字形的三条街为轴线。沿街分布着 70 多座台门,蔡元培故居、戒珠讲寺、题扇桥、探花台门、太平天国壁画等镶嵌在街弄间。

紫茉莉,有两年没看到了。想起了曾经在墨尔本租住的老房子

紫茉莉

紫茉莉

沿街人家的土炉灶。

土炉灶

土炉灶

老式的理发店。店主大概出门聊天了,空无一人也没事。

老式理发店

老式理发店

走出家门逛街的老人。

老人

老人

见我拍店铺,木匠很害羞的躲进了后面。

绍兴西街木匠

绍兴西街木匠

西街和蕺山街交界处,便是王羲之故宅的戒珠讲寺。东晋时,佛道风气盛行,王羲之舍宅为寺,初名 “昌安寺”,后称 “戒珠寺”,取自《法华经·序品》中 “精进持净戒,犹如获明珠” 之意。唐咸通三年(862 年)衢州刺史赵磷直书 “戒珠讲寺” 额。“讲寺” 不同于 “禅寺”,比较侧重研习佛法义理,属于中土佛教的天台宗。

寺前贩夫走卒熙熙攘攘,一派市井盛相。

戒珠讲寺

戒珠讲寺

讲寺内有新修的王羲之陈列馆,套票不能用,故没有入内。

戒珠讲寺

戒珠讲寺

反过身,有赫赫有名的墨池。王羲之在充当内史官员的同时,勤奋研墨练笔,终成书法大家,以至把眼前的墨池洗毛笔而染成了墨色。可惜他的《兰亭集序》真迹谁也没看到过,据唐明皇自己说将之陪葬,又有说陪葬武则天。

墨池

墨池

如今的墨池依然是黑色,只是总觉得不够干净,然而闻不到臭味,想必水还是清澈的,难道是前方居住的老人研磨墨汁故意将其染黑?古屋虽说已残破,但古不过明清,王羲之时代的草屋早已不见了踪迹。眼前如画美景,可惜后面的电信大厦实在败兴,虽然没能力将其炸毁,但可以用 “特殊技法” 将其去除…… 😆

墨池

墨池

从墨池沿着蕺山街向南走,偶然看到街左有小桥流水,走去一看,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这里有小桥流水,最原生态的古镇人家沿河居住,一派祥和与古老。

咸寗(“宁”)桥。古桥上的字逐渐漫灭,又加上中间的古体字谁也不认识,让我抓耳挠腮了半天。桥上坐着一位小兄弟在发呆——这里的确很适合一个人来发呆,来疗伤……

咸寗桥

咸寗桥

他一直在桥上发呆……

咸寗桥

咸寗桥

河东有廊桥。游人可在廊桥休憩,观赏沿街人家。

蕺山街廊桥

蕺山街廊桥

这里甚少游人,为数不多的路人也是带点文艺气息的小文青或软妹纸,实在太适合发呆了。我为能遇见这里而欣喜良久。

蕺山街廊桥

蕺山街廊桥

这一幢幢民居,便是明清。

蕺山街古屋

蕺山街古屋

蕺山街古屋

蕺山街古屋

而最妙的是这里还有着不少的原住民,是最原生态的市井生活。这一砖一瓦、河边石阶、盆盆罐罐、老树梧桐,不说民国,上抵明清。相比而言,我们无锡的那几条例如南长街惠山 “古” 街,实在是太过簇新和现代化得可怕。

蕺山街古屋

蕺山街古屋

走出长廊一看,原来唤作 “谢湾咏梅诗廊”。

谢湾咏梅诗廊

谢湾咏梅诗廊

前方又有一座古桥蕺坊桥。

蕺坊桥

蕺坊桥

无论是长廊,还是桥下台阶,都可供人们隐遁、闲聊、发呆……

蕺坊桥

蕺坊桥

沿街挂着的书生故里灯笼。

书生故里灯笼

书生故里灯笼

偶尔能看到一座咖啡馆。喝咖啡的人在发呆,河边的小哥在发呆,看着他们的我在发呆。这里的时间,可以是缓慢的。

河边咖啡馆

河边咖啡馆

老伯在河边洗衣服。他们的生活节奏,几十年如一日。

蕺山街洗衣老伯

蕺山街洗衣老伯

慢慢的便走到最富盛名的题扇桥了。现存之桥重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 年),为单孔石拱桥。相传,王羲之在街上见一老婆婆卖扇,生意清淡,甚是可怜,便从附近店里借了一支笔,二话不说,拿起扇子就写字。老婆婆急了,王羲之不慌不忙,嘱咐她以十倍之价售扇。果然,人们发现扇上有王羲之亲笔,纷纷抢购。老婆婆以后就屡屡缠着王羲之,恳求题字。一而再,再而三,王羲之终于不胜其烦,气急之下将笔向空中掷去,转身逃到走弄堂里。因此,人们将题扇处的石桥称题扇桥,弄叫做笔飞弄、躲婆弄。

读到这个故事,我依稀觉得仿佛在哪里见过,思忖再三,才想起在江阴的适园看到过清道光年间摹刻的王羲之换鹅碑。

尝至门生家,见棐几滑净,因书之,真草相半。后为其父误刮去之,门生惊懊者累日。又尝在蕺山见一老姥,持六角竹扇卖之。羲之书其扇,各为五字。姥初有愠色。因谓姥曰:“但言是王右军书,以求白钱邪。” 姥如其言,人竞买之。他日,姥又持扇来,羲之笑而不答。其书为世所重,皆此类也。每自称:“我书比钟繇,当抗行;比张芝草,犹当雁行也。” 曾与人书云:“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后之也。”

——《晋书》卷八十·列传第五十

从江阴到蕺山,古时最多也只要走一周,而我从看到适园换鹅碑,如今见到蕺山题扇桥,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题扇桥

题扇桥

题扇桥桥东

题扇桥桥东

有乌篷船载客。

题扇桥下乌篷船

题扇桥下乌篷船

此处小河流转,高桥藤蔓,枯树梧桐,如有画意。

题扇桥下乌篷船

题扇桥下乌篷船

桥上鸡犬相闻。

题扇桥上小狗

题扇桥上小狗

桥西南立 “晋王右军题扇处” 石碑,系康有为女弟子萧娴书写,并有落款 “时年八八”。墙上有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现帖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疑为唐摹本。落款山阴张侯,或为收藏者,或为收信人,无定论。

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

——王羲之

《快雪时晴帖》

《快雪时晴帖》

一只小狗很合时宜的跑进了镜头。

题扇桥

题扇桥

题扇亭内乡人正在棋盘厮杀。

题扇桥

题扇桥

正是傍晚时分。古镇的居民三三两两出来散心。

绍兴蕺山街

绍兴蕺山街

就像是演电影一样,这家大爷麻利的接过小桌子放在门前,媳妇将孩子从门中抱出站在桌前,大妈转身往门内走去,三个人的动作一气呵成,把我看呆了。

绍兴蕺山街

绍兴蕺山街

邻居阿婆洗脚准备睡觉了。

绍兴蕺山街

绍兴蕺山街

探花桥,位于萧山街东首南边,与蕺山街交界处。清《乾隆绍兴府志》载:“探花桥,在县治北,旁有小桥,曰田家桥,桥下曰田家楼。” 清乾隆《越中杂识》载:“探花桥,在戒珠寺南。河口有探花坊,明探花余姚谢丕立,因以名桥。” 现桥为改建,石桥墩为古桥原物。探花桥前有今修牌坊一座,正面题额 “翰墨春秋”,反面则是 “胜迹长春”。

探花桥

探花桥

从蕺山街走到萧山街,人少了不少,但铺子依然各色各等,一样不少。

萧山街

萧山街

一条小河绕南而过。

萧山街小河

萧山街小河

时光与浮沉,留下与消逝的印痕。

蜘蛛网

蜘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