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2 月 28 日

(本文概要:D7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 [Spirit of Tasmania](下))

大约白人都不怕冷的缘故吧,“塔斯马尼亚之魂” 号竟然没开暖气!在躺椅上翻来覆去昏昏睡了一晚,凌晨居然被冻醒。其他人香睡正酣,看看表,5 点半,大概是日出的时间,悄悄起身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端起相机去拍日出。

走在舷梯,整艘船如同鬼船,一个人也没有。到得舷梯上,看到一两个船员,还有一个从塔斯马尼亚来的农民,看我把仅有的一件单衣裹得严严实实还在瑟瑟发抖,笑着跟我打招呼说,很凉爽很舒服啊!我无语……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凌晨空旷的船舱
凌晨空旷的船舱

因为风实在是太凛冽,因此在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以前忙不迭的躲到船尾去。这里颇有些游客,也在等待日出。感觉暖和多了……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船尾
船尾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玻璃上反射的朝霞
玻璃上反射的朝霞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观日出(Camera:Nikon D80 + AF-S DX Zoom-NIKKOR 18-135mm f/3.5-5.6G IF-ED)
日出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观日出(Camera:Nikon D80 + AF-S DX Zoom-NIKKOR 18-135mm f/3.5-5.6G IF-ED)
日出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观日出
日出

与此同时,David 在我起身后不久,也在东方一线鱼肚白的时候,拿着他的柯达相机窜到了风最凛冽的船舷上层甲板。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观日出
日出

这不是我唯一一次看海上日出,所以也并没有那种激情,尤其是当冷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时。但是看着太阳从海平面跃出,还是不禁想起第一次在海上看日出。那是 1998 年的夏天,与高中死党们出游,在上海前往普陀山的 “法雨” 号渡轮上。翻出很久前写的网文,日记里这样记载着:

1998 年 7 月 17 日 星期五(普陀山少云转雷雨)

凌晨一点三十分,被哥们 “蜜蜂” 洒在脸上的水弄醒。再也睡不着了,整个下半夜在闷热的空气和半睡半醒中度过。四点多带上相机我们出去看海上日出。阴云密布,今天是没什么指望了。结果一直到六点,才有一点金灿灿红艳艳的东西拼命从云中钻出。“喀擦” 拍下,我想这一定是杰作。没有吃早餐,就独自走到船头,尽情享受海风带来的清凉,如同 Titanic 男主人公一般的张开双臂迎接朝阳和大海。大海在我们脚下,船儿劈开波浪将海水分开,留下长长的一条白练。真有一种征服感啊!

忽然觉得,十年前的文字,竟然能把现在的自己打动……那是一种少年豪情的尽情洒脱。但桃花春风,物是人非,往事种种,似水无痕,却一齐涌上心头,不可遏抑的想要泪流满面,然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罢罢,放下心情,收起相机,滚回船舱。诸人都已披挂整齐,准备下船。

船近墨尔本港,无事可干,懒得把刚拆好的单反重新装起来,就挎上 David 的相机,跑到船舷。天色已经很亮,是一个美妙的夏日清晨。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观海港城市的清晨
海港城市的清晨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
美丽的船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上海鸥在船舷飞翔
海鸥在船舷飞翔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停泊墨尔本
停泊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旋转餐厅的阳光
旋转餐厅的阳光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船舱圣诞装饰
船舱圣诞装饰

广播说,开始下船了。很明显大多数乘客都没有睡好,因此都是一脸倦容。印象最深是旁边有个小美女,眼睑都黑得熊猫一样了。

下船的时候收缴船舱磁卡,偷偷的留了一张作纪念,嘿嘿……

告别这艘雄伟的大船是件不舍的事情,尤其是可以预想的很多年内,应该不会再来坐了。因此在等行李的当儿抢过 Nic 的 T9 便携机,拍了下面的两张。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清晨阳光
告别 “塔斯马尼亚之魂” 号
塔斯马尼亚之魂号邮轮停靠墨尔本港(Camera:Sony T9)
告别 “塔斯马尼亚之魂” 号

清晨的阳光洒在墨尔本港湾,但我却开心不起来,因为还要立马赶去办公室值班,真是的……在打出租车的时候还与同伴有了一段小摩擦。不管咋样总之就看到我穿着 T 恤短裤,直接冲到办公室去了!

墨尔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恼人的工作,让我知道,我的 2007 圣诞塔斯马尼亚之旅,已经结束……

“快乐,总是短暂的。”

共有 3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