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4日

四日,退房往诸暨。

诸暨去绍兴约五十公里,为古越族聚居地之一。史传:禹至大越,上苗山大集诸侯,驻跸于此,爵有德、封有功,因定此境为“诸暨”,意即天下诸侯到达驻留议事之所(此说存疑,见下)。夏帝少康封庶子无余于越,诸暨属越。春秋时,越国先后建都于境内埠中、大部、色乘等地。吴越之争,越王勾践曾以境内勾乘山为休养生息、图谋复国之所,故诸暨为越国古都早于绍兴(会稽)。诸暨为都时,绍兴为诸暨属地。秦王政二十五年(前222年),以越地置会稽郡,设诸暨县。西汉时,属扬州刺史部会稽郡。新始建国年间,更名疏虏。东汉建武初,复原名。东汉兴平二年(195年),分部分地入丰安、汉宁二县。三国吴时,改汉宁为吴宁。西晋属会稽郡。东晋属会稽国。南朝复属会稽郡。隋文帝开皇中,属吴州;九年(589年),吴宁县废,原诸暨地复归诸暨。大业中,仍属会稽郡。唐时,属会稽郡及越州;高宗仪凤二年(677年),划诸暨、会稽部分地置永兴县;武后垂拱二年(686年),复分诸暨县之吴宁故地入东阳县;光启三年(887年),改称暨阳。五代属吴越国越州东府。吴越王天宝三年(910年),复名诸暨。宋初,属两浙东路越州;南宋绍兴元年(1131年),属绍兴府;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分东北十乡置义安县,治今枫桥;淳熙元年(1174年),废义安,其地复入诸暨。元属江浙等处行中书省绍兴路;成宗元贞元年(1295年),升为诸暨州。

今诸暨为绍兴市下一县级市。但有人考证,古越城会稽居会稽山以南,为诸暨县,而会稽山以北则为山阴县(今绍兴),故诸暨曾与绍兴平起平坐:

诸暨与会稽本为一名。《水经注·渐江水》:“允常卒,句践称王,都于会稽。《吴越春秋》所谓越王都埤中,在诸暨。”《宏治府志》:“北界山阴康乐里,有地名邑中(本作埤中)者,是句践所立宗庙,在城东明中里。”《说文》:“有先君之旧宗庙曰都。”盖越王句距“徙治山北”之前,其都城在诸暨,句践之时,诸暨或称为“都”,缓读为“句无”(或无句),并习以呼之,一直沿用。从“诸”的读音看,也当于“都”同。《说文》说“诸,从言者声。”“都,从邑者声。”凡以“者”发声的如屠、堵、诸等字,其古音皆相同,可知诸、都为同音通假。而都、诸与余(涂)音亦同。都为无余(或即余)之“都”,也即无余“披草莱的而邑”之邑,是越国的肇兴之地。所以秦始皇在设郡置县时,将越之中心故地,以涂山(会稽山)为界,一分为二,山之北称为山阴,山之南以复越都之称,名为诸暨,不是没有道理的。诸暨在秦时包括今萧山,汉景帝时分诸暨北部为余暨,诸、余同音异构,所以有上诸暨、下诸暨之称。新莽时改诸暨为疏虏,称余暨为余衍,虽字有别,其实音同。横贯诸暨之江曰浦阳江,《越绝外传记地传》曰:“浦阳者,句践军败失众,懑于此,去县五十里。”浦阳之名也当得之于都或涂。《水经注·渐江水》:“城临对江流,江南有射堂,北带乌山,先名上诸暨,亦曰句无矣。”乌山即涂山(会稽山)。会稽山一名覆釜山。覆釜为涂之缓读,乌、浦、涂音同而字异,浦阳者涂山之阳。唐光启间改诸暨为暨阳,亦当本于此。综上所述,愚以为诸暨与会稽实为一名。皆由“都”(或余、涂)字假音缓读而来。越人因都名山,而为都山,借而为涂山,又缓读为会稽山;因都,或因都山而名江、而为都江或都阳江,借而为浦江或浦阳江;读“都”为“句无”,假借而为“诸暨”。秦始皇名诸暨为县,实本于此。

从绍兴往诸暨可乘坐大巴,但因大巴票不可预知,故在制定行程时便提早做了规划,订了火车票。火车为久未谋面的K字头422次红皮车,硬座,一张只需15.5元……绍兴火车站外观略新,但内部委实陈旧,与绍兴北高铁站不可同日而语。9:21,随一众民工上车。此车实为去往成都的卧铺车,故拥挤异常,但却别有风味。唯一不足是要在杭州绕行,故时间比大巴还要多一小时。

抵诸暨后招车往市内唯一的如家。门面在艮塔西路三角广场,房间很小,很有点胶囊旅馆的感觉,但还算舒适。放下包裹打车去汽车站订了翌日返回绍兴的汽车票,了却后顾之忧后便直奔西施故里西施殿——来诸暨,便是为了西施。

作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首的西施,其“事迹”众人皆知。阖闾十九年(前496年)夏,吴王阖闾兴师伐越,为越所败,死于姑苏。夫差继任王位,秉承父训,于前494年伐越,败越于夫椒(今太湖),旋攻入会稽。勾践屈膝求和,携妻将臣入吴为质三年。归国后,誓洗奇耻大辱,采用越大夫范蠡、文种之“美人计”,几经寻觅,“得苎萝山卖薪女西施”。西施原姓施,名夷光,“父鬻薪,母浣纱”,幼承浣纱之业,故世称“浣纱女”。勾践将西施献于吴王,吴王悦:“越贡西施,乃勾践之尽忠于吴之证也。”西施用美人计使吴王夫差沉湎酒色不能自拔,勾践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经十年生聚,败夫差于秦馀杭山,夫差自杀而吴亡。史书上关于吴越争霸和西施的记载便到此戛然而止。

但我却想写一下勾践灭吴后西施的结局,有为勾践沉海说、夫差所杀说和隐居说。其中最真实的当属勾践沉海说——据《东周列国志》:“勾践班师回越,携西施以归。越夫人潜使人引出,负以大石,沉于江中,曰:‘此亡国之物,留之何为?’”孟子曾说:“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又有《墨子·亲士篇》说:“西施之沈,其美也。”东汉《吴越春秋·逸篇》中说:“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皮革制成的口袋)而终。”唐朝皮日休曾诗云:“不知水葬今何处,溪月弯弯欲效颦。”这样相比而言,还是重色的吴王夫差更尊重女性——至少他为了让西施开心,费尽心思修了那么多豪宅有没有!而越人实在是恩将仇报,无耻至极了。

无论史实真相如何,相对美好的应为隐居说,有说隐居齐国的,比如司马迁的《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说范蠡“浮海出齐,变姓名,自谓鸱夷子皮”。不过我不太相信司马迁的说法,一是他怎么可能知道范蠡变了姓名,二是变成什么姓名怎么可能公之天下?倒是东汉袁康在《越绝书》中说的有点可信:“西施亡吴国后,复归范蠡,因泛五湖而去”。如今在我们无锡的太湖之滨,有美丽的蠡湖(见《晴红烟绿蠡园春》、《层波叠影蠡园春》二文),其名便来源于范蠡于灭吴后携西施泛舟隐居湖上。而无锡旧属吴国,故在通往蠡湖的古运河一段,时至今日仍有地名“马(同‘骂’)蠡港”、“仙蠡桥”等,可见真实,亦可见古代吴人对范蠡的厌恶之情。但西施仿佛不包括在内——长得美就是好啊!

此之砒霜,彼之甘饴,当年为越人不齿的西施和吴人唾骂的范蠡,在死后千年却又神奇般的成了越人的英雄——越人为西施和范蠡在苎萝山下修筑了西施殿、范蠡祠。唐开成年间(836-840年),李商隐曾写下“西子寻遗殿,昭君觅故村”的诗句;唐女诗人鱼玄机又有《西施庙》诗曰“只今诸暨长江畔,空有青山号苎萝”。明代西子祠曾具相当规模。崇祯年,诸暨知县张决“为之辟其庑,新其址,峦其石台一座,麓之庐舍之楹,使千载忠魂,有所栖止。”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店口陈延鲁捐资重修,并捐田以备修葺。民国十八年(1929年),邑人陈锦文等再次集资重修,祠宇轩敞,门额直书“西子祠”三字。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两庑又配筑南厅,北阁,正厅中补筑銮阁,内供西施塑像,旁立两宫女,一持拂尘,一执宝剑。祠外建有木牌坊,上书“古苎萝村”四字,系当时诸暨县长汪莹题署。抗战期间,日军飞机轰炸,西施殿大部被毁。后经十年动乱,西施故迹荡然无存,仅有浣纱石一块。

现西施殿景区基于西子祠原貌于1986年奠基修建,1990年10月7日建成。游客要注意的是,西施殿和西施故里不是一个地方,西施殿在浦阳江西,浣纱南路上,而西施故里景区则在浦阳江东,苎萝东路南。两处景区一江之隔,有浮桥相连。西施殿单独门票45元,可不买西施故里景区套票。

西施殿门楼

西施殿门楼

古越台与红粉池

古越台与红粉池

西施殿

西施殿

西施殿三字为刘海粟所提。门联为:“山围古堞青萝色;水涌寒滩白些声。”龛联为:“越锦何须衣义士;黄金只合铸娇姿。”柱联为:“驻节观风,想当中名娃粉黛,国士风流,俯仰千秋人物;飞觞醉月,问门外山色苍茫,溪声幽咽,浮沉几代兴亡”。

西施殿

西施殿

正殿两侧各有一座侧殿,分别悬挂着“以身许国”和“忍辱负重”二块匾额。

西施殿

西施殿

殿内有塑像一座及今题“荷花女神”。

荷花女神

荷花女神

荷花女神

荷花女神

从细节上看,不得不说90年代修葺得相当精致,根本看不出是现代作品。

西施殿

西施殿

出西施殿沿着小路向上可直达古越台。

古越台

古越台

沿途有碑刻和神龛若干,为古物遗迹。其中一块碑刻上还隐约可见反过来的旧时题记。

碑刻和神龛

碑刻和神龛

鸡冠花。小时候有,后来仿佛许久不见了。

鸡冠花

鸡冠花

以这样一座建筑来纪念西施,未免太隆重了。

西施殿

西施殿

古越台卧薪尝胆匾额。柱子修得相当不计血本。

卧薪尝胆

卧薪尝胆

如果当代建筑能修得这么精美,那么假文物也挺让人赏心悦目。事实上,这些大殿上的梁柱、门窗、牛腿、擎枋、斗拱一律来自附近村镇古宅拆迁的废料堆中,工匠们从中遴选出有用的构建在旧料上加以改造,拼接出各种想要的形状。

雕梁画栋的斗拱

雕梁画栋的斗拱

“父母斯民”牌匾,题于乾隆岁次戊寅阳月(1758年农历十月)。

“父母斯民”牌匾

“父母斯民”牌匾

“父母斯民”牌匾

“父母斯民”牌匾

苎萝山。

苎萝山

苎萝山

碑廊,内有不少古诗复刻,还有一些日本人对西施的绘画和题诗也复刻此处,如大名鼎鼎的日本诗圣松尾芭蕉有俳句《象泄》曰:

象泄蒙蒙雨 淋打合欢树上花 楚楚赛西施

回来一查,原来松尾芭蕉还有一首传世名作,也是关于西施:

象泄绰约姿 雨里合欢花带愁 婀娜似西施

碑廊

碑廊

当然小气巴拉的俳句跟诗仙李白的诗是不能比的:

西施
[唐] 李白
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
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
勾践征绝艳,扬蛾入吴关。
提携馆娃宫,杳渺讵可攀。
一破夫差国,千秋竟不还。

竺萝亭

竺萝亭

苎萝亭望金鸡山。

望金鸡山

望金鸡山

从苎萝亭沿石阶而下,绕过郑旦亭,就来到西施长廊。这里悬挂着根据毛泽东笔法模仿而就的“天下第一美人”的长匾,长廊内陈列着西施、郑旦由越国入吴所发生的离乡别亲、土城学技、德清赠花、嘉兴尝李、思乡抚琴等场景。

此地有西施的各种故事、传说,甚至还有仿造苏州灵岩山馆娃宫响屐廊所建的“响屐廊”——当年吴王夫差为了讨西施欢心,在风景优美的苏州灵岩山上为她建造了一座华丽的行宫,名“馆娃宫”,供西施游憩。馆娃宫工程浩大,从水路运来的木头,把山下的河汊都填满了,所谓“木积于渎”即指此事,现在苏州的木渎镇亦由此而来。吴王夫差还别出心裁,在“馆娃宫”建“响屐廊”,将廊下岩石凿空,铺以大缸,覆以厚板,西施和宫女们穿着木屐在廊中行走,发出铮铮响声,如敲木琴,逗西施欢乐。有诗云:“廊桓空留响屐名,为因西施绕廊行。可怜伍相终尸谏,谁记当时曳屐声?”在这里还看到了我们无锡蠡园的照片。

夷光阁。夷光是西施的原名。

夷光阁

夷光阁

园子里的西施塑像,感觉比起蠡园“西施蹙眉”的塑像来差了不少。想必是因为太丰满太写实了吧!

西施塑像

西施塑像

出西施殿,过浮桥往西施故里。浦阳江上望浣沙大桥。

浦阳江

浦阳江

如今的浣纱女,也只有这些老人了……

洗衣老妇

洗衣老妇

浦阳江

浦阳江

西施团圆饼,据说很有名,习近平来过……

西施团圆饼

西施团圆饼

但看了那团圆饼,实在是没有胃口,天气也炎热,怕吃到馊的,不如点一个冰激淋慢慢休息吧,顺便拍点小清新。

云竹

云竹

盆栽

盆栽

歇够了,在外面走走。有郑氏宗祠——纪念郑旦,也就是那个随着西施一同往吴国后一年便仙逝的“东施”了(非效颦的那位)。

郑氏宗祠

郑氏宗祠

乡梦楼,西施故里最有名的饭店之一。据说诸暨人为了纪念西施,将其爱吃的家乡美食作为楼中特色菜,因此声名大噪。又“据说”李白诗《西施》便是在乡梦楼中所作。今乡梦楼为异地拆建,古色古香。可惜只接受大桌预定,散客就婉拒了……

乡梦楼

乡梦楼

乡梦楼

乡梦楼

不死心,便询问店员。店员说可以接受散客,把菜端到隔壁酒家饭淘箩去吃。虽然享受不到古色古香,但这样也无甚不好。

时间还早,可以再溜达溜达。乡梦楼外古越人家酒楼在做麻糕。打麻糕的木槌子很沉,得三个老人轮流才够。

打麻糕

打麻糕

数亩荷塘,风景秀丽。

荷塘

荷塘

荷塘深处有咖啡馆。

咖啡馆

咖啡馆

范蠡祠

范蠡祠

东岳大帝庙

东岳大帝庙

东岳大帝庙

东岳大帝庙

骑自行车的儿童

骑自行车的儿童

金鸡山上层林尽染。

金鸡山

金鸡山

古越春秋会所

古越春秋会所

浦阳江畔有垂钓者。

垂钓者

垂钓者

望着这美景,我也便呆了好久好久。

浦阳江畔莲花

浦阳江畔莲花

“爸爸,那两个阿姨都走了。”

垂钓者

垂钓者

秋日里降温前最后的明媚阳光。

明媚阳光

明媚阳光

顺着江边的小路慢慢的踱回荷塘。

浦阳江畔

浦阳江畔

不亚于蠡园与西湖

荷塘

荷塘

荷塘

荷塘

实在是太美了,让人不忍离去。

荷塘

荷塘

荷塘

荷塘

坐在长廊内,望着夕阳一点点的褪去。心中念想的不是西施,而是消逝的青春。

荷塘

荷塘

如有这几亩荷塘相伴,那卒于此也安心了。

荷塘

荷塘

羡慕他们。

小夫妻

小夫妻

看着看着,时间还早,但已经饿了。跑到饭淘箩饭店,一个客人也没有。老板娘笑着说,乡梦楼介绍来的客人,先坐吧,饭菜马上端来。

荷塘

荷塘

不一会儿便端来三盘菜,有著名的西施豆腐,茶香虾和木耳菜。

西施豆腐,茶香虾和木耳菜

西施豆腐,茶香虾和木耳菜

西施豆腐为诸暨的传统风味名菜,无论是起屋造宅、逢年过节,还是婚嫁、寿诞、喜庆、丧宴,每每成为席上头道菜肴。相传,乾隆皇帝游江南时,与宠臣刘墉一起微服私访来到诸暨,两人尽心游阮,信步来到苎萝山脚小村,只见农舍已炊烟袅袅,方觉肚中饥饿,在一农家用餐,享用“西施豆腐”后,不禁击桌连声称妙,闻其菜名,“好一个西施豆腐”,脱口而赞。一道西施豆腐,需有豆腐、猪血、淀粉、鸡汤、时件(鸡肫之类)为基本原料,故当地人称为荤豆腐。

西施豆腐

西施豆腐

过了好久又端上来一盘昂公鱼(黄颡鱼),非常新鲜。做法好像是用霉干菜配烧的。

昂公鱼

昂公鱼

只是因为装修得太现代了,故整个饭店一直都只有我一桌,很是惬意。其实饭菜和乡梦楼是一样的。直到吃完,才三三两两走来几个客人。几个菜都很可口,一扫而光。结账172元。

天色已晚。

亭

华灯初上。

商汇馆

商汇馆

周老汉臭豆腐,背景墙上有杨澜等人。

周老汉臭豆腐

周老汉臭豆腐

江边有浣纱女群雕。

浣纱女群雕

浣纱女群雕

清辉玉臂寒。

浣纱女群雕

浣纱女群雕

回到如家小宿舍,洗漱完毕。太过劳累,躺在床上看电视,诸暨如家只有中央一台,只好看了半晚识字节目。一夜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