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南下塘街水弄堂

2014 年 3 月 15 日

上世纪九十年代,为了建成摩登商业都市,无锡拆毁了很多城里的老房,掀起了现代楼宇建设的浪潮。时光渐渐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随着城镇化的部分完成,生长在毫无特色西方建筑水泥丛林中的人们忽然又怀念起从前居住在老屋的美好时光,古镇游成了人们的新时尚。因此,仅存的无锡南门南长街和南下塘在改造成清名桥古街区后也就成了当下无锡人怀旧的新天地。如今有朋友从外地来,无锡人已经不再说 “我带你去鼋头渚看太湖吧”,而是改成 “我带你去清名桥逛逛吧”。连我这样宅的人,也常常会在周末去清名桥街区坐坐,喝喝咖啡聊聊天晒晒太阳,享受古典与现代融合的美丽。

根据政府的规划,南长街设立了不少饭店、酒吧和咖啡店,而一水之隔的南下塘沿河则保留原住民,修复民居,并开设老虎灶、茶馆、馄饨店、皮匠铺、藤椅铺等无锡手工作坊。对这样的规划,我还是很赞成的。

民国时的南下塘曾有 30 多米长的商业街,沿街有很多商铺,还有十几家丝厂和窑场建在这里,“上塘十里尽开店,下塘十里尽烧窑”,而周边梅村、荡口、望亭等地的班船也都在清名桥周边设站。如今的南下塘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留下只有在繁华中的寂寞。面对对岸的繁华,老街的人们能否按捺住各种寂寞呢?也许政府应该考虑用对岸南长商业街的部分税收补贴这里的低收入原住民,这样才能保证源远流长水弄堂文化的原汁原味的吧!

南下塘街18号历史建筑第4号
南下塘街 18 号历史建筑第 4 号

自在的狗儿
自在的狗儿

古街景致。

南下塘
南下塘

虽然我是在用广角镜头拍他,但我的镜头并没有朝向他,然而南下塘街 132 号前坐着的老人还是看着镜头笑了

南下塘老人
南下塘老人
金塘桥下
金塘桥下

从南下塘向对岸整饬一新的南长街望去。河两侧是无锡最原汁原味的水弄堂。

古运河
古运河

这条小巷外墙壁上粉笔歪歪扭扭的写着 “混堂弄”,感觉是调皮孩子的 “大作”,让我有发自内心的微笑,因为没有他们,我怎可能知道一条名不见经传小巷的 “大名”,又怎可能知道这里面曾有一个 “混堂 ”(老式浴室)呢?

混堂弄
混堂弄

民居间幽暗的小径通往伯渎河的岸边。

小径
小径
清名桥历史建筑第38号
清名桥历史建筑第 38 号

伯渎桥,从来都是从清名桥望来,今天竟然第一次登上它。

伯渎桥
伯渎桥

站在伯渎桥望伯渎河。

伯渎桥望伯渎河
伯渎桥望伯渎河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柳树
柳树

晒太阳的老伯用柳条编了个圈,于是我也想起了童年。

柳条
柳条

河边的梅花。

梅花
梅花
油菜花
油菜花

玩耍的儿童。

儿童
儿童

谁家门口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宫粉梅

游船荡漾至此回。

游船
游船
游船
游船
华新缫丝厂
华新缫丝厂

丝厂旁祝大椿故居。祝大椿(1856-1926 年),字兰舫,无锡人,清末资本家,旧上海十大民族工商业实业家之首,1908 年由清政府赏给二品顶戴。曾任上海商务总会董事、锡金商务分会总理。晚年任上海总商会董事。

祝大椿故居
祝大椿故居

阳光之灿烂,春风之得意。

南下塘夕阳
南下塘夕阳

一只睁不开眼的猫咪匍匐在窗台上。

猫咪
猫咪

老街坊们齐刷刷的好奇而笑盈盈的看着我。

老街坊们
老街坊们

一棵原本在南方的树。

棕榈树
棕榈树

于是又走过清名桥。只不过这次换了相机。

古运河
古运河
古运河
古运河

想起曾经的这个角度,只是桥上的游客已新。

清名桥
清名桥

大公桥。桥已老,人匆匆。

大公桥
大公桥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于是又走过清名桥。只不过这次换了相机。

你一般出行需要带几个相机?

Safari 7 Safari 7 Mac OS X 10.9 Mac OS X 10.9

像这样很休闲的随便走走一般只带一个随身机+一个饼干定焦镜。超过两天的陌生旅行会带两机两镜。商务出差视情况带一机一镜或两镜。

Safari 7 Safari 7 iPhone iOS 7.1 iPhone iOS 7.1

你的第 37 章,介绍的无锡县学太有用了,写一篇考察报告刚好用到了里面的图片,那个顺治的卧碑文不好找,你的 blog 有,太给力了! :lol:

Google Chrome 33 Google Chrome 33 Mac OS X 10.8 Mac OS X 10.8

我太喜欢 “老虎” 作者了,希望能加到作者的微信

Mozilla Compatible Mozilla Compatible iPhone iOS 8.2 iPhone iOS 8.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