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3 月 23 日

晓起

晓起位于婺源县城东江湾镇,北段莘水和晓起水交合处,始建于唐代。村屋居多系明清建筑,风格各具特色。晓起分上下晓起,下晓起村水绕村庄,一派田园隐士的风范。其名来源于其先祖,据《汪氏宗谱》记载,唐乾年间(877-879 年)歙县篁墩汪万武逃乱,来到此地,看到田地肥沃、青山环绕,天刚破晓,故在此结庐,取名 “晓起”。

婺源晓起景区的大门十分低调,犹如苏州园林一般的古朴,也仿佛多了一份羞涩。

晓起景区大门
晓起景区大门

一进门便是几棵开得正艳的桃花,惹得快门大动。有老同事笑话说,这桃花有什么好拍的,还不如我们无锡阳山的桃花呢!话是没错,但此桃花非彼桃花,自然感觉也是不同。

翻上一个小山头,绕过门口熙熙攘攘的一排商铺,走过一座桥。桥下是清澈的溪流,女人们在水边浣衣、汰菜,岸边大宅高大的白墙气势恢宏,矗立一旁。过桥走入下晓起村的主街,贩卖樟木梳和树墩的商户遍布整个街口。往前走有继序堂,主人汪允圭是礼耕堂主人汪允璋之胞子弟,一生半儒半贾,赚尽江广之财,有茶庄十余座,钱庄若干所,房子用料很豪华,12 棵方柱全是价值百万的一级树种红豆杉,部分肥梁及月梁为一级树种银杏树,门上的砖雕被誉为江南第一雕,实不愧为光绪年间婺源首富。

再往前,有礼耕堂,为茶商汪允璋所建,格局恢宏,门罩的砖雕、石雕及木雕工艺十分精湛。与汪允圭并为光绪年间婺源商界双雄,曾垄断广州府十三行的茶叶出口。

礼耕堂
礼耕堂

除了 “退一步天空海阔,让三分心平气和” 这样的联,还有 “先圣格言为玉宝,祖宗遗训抵万金” 等等。

礼耕堂
礼耕堂

雕刻之精湛,很罕见。

礼耕堂雕刻
礼耕堂雕刻

穿过礼耕堂,有振德堂。堂口可比不上礼耕堂等大户,但宅子也相当可观。建于清乾隆年间,正屋三进三开三楼,左右设有围屋,迂回曲折,共有六个天井,五厅十二房,古朴恢宏。此屋曾走出三个当地名人,分别是汪连石、汪禹丞和汪英宾,曾在中医、帮会、新闻学史上留下足迹。

振德堂
振德堂
小巷
小巷

下晓起有很多稍不知名的古宅,比如百忍堂,据一块白底蓝字的牌子上写是晓起现存最古老的宅子,建于明洪武十九年(1387 年)。但当游客饶有兴味的一看却发现未加修缮的大堂中摆满了主人贩卖的香樟粉、香樟油等物件和自己画的各种解说,不禁笑着走开。还有一些房子,连名字也没有,更没有精美的石雕,只有主人用墨汁在门楣上画了一些吉祥图案。但这些图画一样都很精美,丝毫不亚于那些豪宅。

百忍堂
百忍堂

漫步在晓起村曲曲折折的小径上,眼前全是商户。但绕过主街,来到真正的晓起村居民区,才能看到他们真正的生活。绝大多数下晓起村民除了干农活外,还从事樟木或檀木等木料加工生意,村内锯声不绝于耳,木屑更让整个村庄弥漫着一股木头特殊的清香。

不小心走到了屋后的一大片菜田里,周围没什么人。看到一个老妇正在不远的山坡上挥锄种地,忽然感到远离了世俗。这一片菜园子,在这个清新的早上,是属于我和她的。

慢慢又回到主街。主街的某一处十字路口,有两口井,号 “双井升月”,是下晓起八景之一,开凿于唐末,历时千年。井分大小口,大井饮用,小井洗涤,估计是充分考虑到了井水的流向问题,让人惊奇古人的智慧。

双井升月
双井升月

在街口一侧,黑色油漆草草写着 “樟树王向前” 字样。沿着路右拐向前,只看到一处紧锁的大宅和院墙上方露出的参天树冠。往左走,路过村子的老集场,这才看到真正的樟树王!

樟树王
樟树王

因为见到了樟树王,便很偶然的走上了村庄山后的观光小径。从这里,能俯瞰下晓起一大片宅子。晨光照在大宅的白粉墙上,让黄色与粉红在绿色的田野和黄色的土墙中变幻,笔墨难书。我有多幸运,才能撞见这晓起村晓起时最美的景色。而乡人们大概早已知道这里的美好,很多祖坟也便沿着这条观光小径排开,静静的望着后代子孙的日渐繁荣。

有诗曰:

冲麓村居
[清] 齐彦槐
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
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
晓起
晓起

大樟树另一侧山头,仿佛有俯瞰全村的制高点。将信将疑的往山上走去,沿途有不少墓碑,一看墓志,不少还是大清光绪年的五十九世、六十世先祖墓。再往上,能看到两棵大红豆杉,除此以外别无他物,只好下山了。

大红豆杉
大红豆杉

时间还多,想去上晓起,忽然听到有商贩说上晓起还在十里开外,顿时泄了气。漫无目的的走到油菜花地,看到远处一片村庄,随便问了一下,原来这就是上晓起了!看着并不远,也就一两里地而已嘛。自然要前往。

路边油菜花地旁有一希望小学,墙上书写 “不送子女上学是违法行为!” 大字,让人大笑之余,恻隐心顿起。不像他们的先人,如今这些贫穷山民哪里有什么教育意识,赚钱是第一要务了吧。

希望小学
希望小学

怕来不及,急急忙忙走到上晓起村口。一片桃花林!

桃花林
桃花林
桃花林
桃花林

走过村口的牌坊,经过三保庙,来到上晓起最大的建筑江氏宗祠前。祠堂门楣上方的黄木木雕异常精美,绘制了古代晓起人的起居生活。宗祠左侧,有一树梨花,非常美丽。

江氏宗祠
江氏宗祠

宗祠为一品官江人镜建造,为祭祀先祖先敕授修职郎江满荷而盖。大门一分为三,中为祭祖时男丁行走,左右两侧偏门为女眷入内。堂中匾额为林则徐所写!两侧楹联则写出江氏以锦绣文章名扬天下。堂中央保存着江人镜担任钦差时带回家光宗耀祖的两块镏金朱砂的 “钦命” 金牌。

江氏宗祠
江氏宗祠

宗祠另一侧好像是个祠堂。

江氏宗祠
江氏宗祠
读书的孩子
读书的孩子

上晓起有名的 “大夫第”,房子建于清末,主人是江人铎,为扬州巡检,光绪年光禄大夫。房子讲究风水,大门口 “龙舌” 正对 “笔架山”,二层客馆正挡南方离火,诠释了古人对 “堪舆” 的见解。

大夫第
大夫第
大夫第
大夫第

屋内三个儿童围坐一旁,很起劲的看着电视。

大夫第
大夫第

荣禄第,是上晓起另一处有名的宅子。又称思训堂,是前述修建了祠堂的清代一品大员江人镜府第。江人镜字云彦,号蓉舫,生于道光三年(1823 年),天资聪颖,道光二十九年(1849 年)应顺天乡试中举,次年任镶白旗汉学教习。咸丰三年(1853 年)任内阁中书。受赏一品花翎顶戴,授封 “金紫光禄大夫”。光绪十七年(1891 年)任两淮盐运使,育有十男九女,大部分定居扬州。本想回安徽老家(时婺源属古徽州)安享天年,可惜没等如愿便病逝扬州,时为光绪二十六年(1900 年),享年七十七岁,最后灵柩运往婺源晓起村安葬,著有《知白斋诗钞》。看来江泽民的祖上还真可能是婺源来的。

荣禄第隔壁大宅
荣禄第隔壁大宅
荣禄第
荣禄第
双桥东巷
双桥东巷

走出荣禄第,清幽的小路上没有人。

小路
小路

一条狗儿温顺的走着。

狗儿
狗儿

村口蜿蜒的小路,画出优美的 “了” 字。

蜿蜒的小路
蜿蜒的小路
油菜花与小径
油菜花与小径

总有些老人让我感动。

清洁工
清洁工

狭窄的小路,让我不得不侧身让过这位推着单车挂着鸡笼的老人。这一刻,我将老人拍下,于是,老人与这景儿,便凝固为永恒。

小路
小路
晒着的茶叶
晒着的茶叶

李商隐和文天祥曾有两首《晓起》,虽然与此晓起无关,但同样描绘了一派田园风光。

晓起
[唐] 李商隐
拟杯当晓起,呵镜可微寒。
隔箔山樱熟,褰帷桂烛残。
书长为报晚,梦好更寻难。
影响输双蝶,偏过旧畹兰。
晓起
[宋] 文天祥
远寺鸣金铎,疏窗试宝熏。
秋声江一片,曙影月三分。
倦鹤行黄叶,痴猿坐白云。
道人无一事,抱膝看回文。

好景如画,好画如诗!

晓起
晓起

在晓起外的小饭店用午膳。因为来得早,饭菜便比昨日可口了许多。想象中江西人嗜辣,但其实也有相当一部分菜肴颇具江淮特色。

笋烧肉
笋烧肉
油炸溪鱼
油炸溪鱼

酒足饭饱之后,发车回程。司机怒批来时带路者荒唐,从南京走新路多开了数百公里,返程便走黄山-临安-杭州-苏州一线的杭瑞高速-申嘉湖高速,可省两个小时车程。

再见了,婺源!

共有 6 条评论

    1. @Betty 那旮瘩应该都嗜辣的。印象深的有一顿中饭,服务员问要重辣、中辣、微辣还是不辣,我们说该咋样咋样,老板娘凑过来说,那就辣的辣,不辣的不辣!……

      Google Chrome 33 Google Chrome 33 Windows 7 Windows 7
      1. @Shrek 江西人的辣是太著名了。我们单位一江西妞发的结婚喜糖,巧克力里竟然是辣子夹心……

        Wordpress App 6 Wordpress App 6 iPhone iOS 9.3.1 iPhone iOS 9.3.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