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20日

又来到这座城。培训一周,起床、早餐、上课、午餐、上课、出门约朋友、晚餐、睡觉,周而复始陈旧却新鲜的生活。

与从前一样随身带着微单,但这一次却没有拿出来过,许是来得太多,许是厌倦了生活,只用三星S5手机随意的拍着。效果不能算好,回家后用Lightroom调试一下罢了。

每次出行都会拍的高铁站。

无锡东站

无锡东站

第一次去张江,“满足”了当一回“张江男”的“愿望”。郁郁葱葱的大道,天气忽然变冷,冻得够呛。

张江

张江

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

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

又见吴姐。上次见面不久于前,眨眼三个月飞逝,大吃大喝是免不了的戏码。张江附近的“汤House汤馆”,听上去怎么都像Town House,顾名思义,喝汤是主流。

汤House汤馆

汤House汤馆

两个二货点了那么多菜,还以为是十年前大学里饥饿的青年吗?玉米胡萝卜马蹄筒、黑椒牛仔骨年糕、金不换三杯鸡、客家煎酿豆腐、蛤蜊炖蛋、白灼广东菜心、酸菜烤肉炒饭……根本吃不完,一半都打包了。最后结账,二百二十二元……

汤House汤馆

汤House汤馆

这天的雾气。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第三天的陆家嘴雾气氤氲。

陆家嘴

陆家嘴

其实培训基地自助餐也相当的好,比如第四天的晚餐。

自助餐

自助餐

培训中心

培训中心

吃得太多,看到傍晚天气好转,便出去走走,一路走向浦东。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不愧金融之都。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高楼林立。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金融街

金融街

路过陈桂春住宅及吴昌硕纪念馆。十多年来很多次路过这里,并不知道它的来历。《民国上海县志》载:“陈桂春,烂泥渡人。以驳运起家,性慈善,于地方公益事业尽力资助,孜孜不倦。光复之际,地方警饷无着,几致哗变,桂春临时筹垫,得以无事。对教育事业热心并建警局路小学一所,年捐经费千余金。县长沈宝昌,嘉其好义,赠以热心‘见义勇为’额”。陈桂春住宅又称“颍川小筑”,是一幢富有中西建筑特色的中西庭院式民居住宅,始建于1914年,建成于1917年。吴昌硕(1844-1927年),中国近代诗、书、画、印的艺术大师,艺坛尊其为“四绝”画家、海上画派的领袖人物。吴昌硕住宅为二层石库门建筑,仿上海北山西路吉庆里吴昌硕沪上故居而建。

陈桂春住宅及吴昌硕纪念馆

陈桂春住宅及吴昌硕纪念馆

陈桂春住宅及吴昌硕纪念馆

陈桂春住宅及吴昌硕纪念馆

在浦东大道上行走,晚风夹杂着一侧繁荫的清香阵阵袭来,魂不守舍。周围人不多,只有疾驰而过的车辆轰鸣。这一刻,上海滩是我的。

浦东大道

浦东大道

穿过正大广场,沿着曾经很熟悉的路走到外滩。曾经属于我们的外滩如今只属于我。

船还是那艘船。多年前相机拍不好的夜色,如今手机便可以。

外滩

外滩

《上海滩》的坐轿,一晃五年,人已去,车仍在。

《上海滩》的坐轿

《上海滩》的坐轿

不变的是一个人出行、拿着手机自拍的时尚女孩。

时尚女孩

时尚女孩

有人要回来,有人却要离开。第五天出发为远行的朋友送行。

上海公交

上海公交

为了纪念从前的美丽,用手机拍下没有夕阳的今日。

正大广场

正大广场

东方明珠,她曾是如此“高”傲,让广角相机也很吃力,如今可以用拼接方式拍摄。

东方明珠

东方明珠

打浦桥漫步到田子坊。爱尔兰薯条店。

爱尔兰薯条店

爱尔兰薯条店

熙熙攘攘,举着手机让我成为了地道的外地人。恍惚好像来过这里,却再也记不起那曾经美好的时光。

田子坊

田子坊

空荡荡的Costa只两人。两杯软饮,浅斟慢酌;十年交情,娓娓道来。未多聚首日,又要道珍重。

田子坊Costa

田子坊Costa

这是朋友最喜欢的座位,于是陪着坐了很久,可以让留下的记忆充满美好。

田子坊Costa

田子坊Costa

接着漫步到思南公馆区。

思南公馆

思南公馆

很有名的小酒店,可惜只是路过。

思南公馆附近酒吧

思南公馆附近酒吧

而几年前曾经心心念念的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