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3日

本周上海培训四日。早已难耐欲往久仰的上海博物馆,最后半日毅然请假冒雨前往,结果不负所望。

上海博物馆创建于1952年,原址在南京西路325号跑马总会(另文详述)。新馆于1996年10月12日全面建成开放,其上圆下方的造型寓意中国“天圆地方”之说。陈列面积2800平方米,馆藏珍贵文物14万件,尤以青铜器、陶瓷器、书法、绘画为特色。青铜器大多来自陕西、河南、湖南等地,藏品丰富,质量精湛,据说有文物界“半壁江山”之誉,详见百度百科

博物馆设12个藏馆,有青铜器馆、陶瓷馆、绘画馆、书法馆、雕塑馆、钱币馆、玉器、家具馆、玺印馆、少数民族工艺馆、胡惠春先生捐赠瓷器陈列室和西方艺术馆。有不少珍贵的藏品,但有些主动支援了中国国家博物馆(例如西周成王时代的德方鼎和康王时代的大盂鼎),给参观留下了些许遗憾。

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虽不需买票,但安检颇严格。寄存行李物品也麻烦,须先安检再凭票出门寄存然后再安检……

中庭看到一大半都是外国人,看来上海博物馆成了对外宣传五千年文明的窗口了啊。人声鼎沸,远远超过4月份去的河南博物院


一楼最重要的莫过于中国古代青铜馆。由于重器太多,眼花缭乱,只好挑一些比较精美的与读者分享。

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青铜馆

中国古代青铜馆

萌生期青铜器,指的是夏代(前21世纪-前16世纪)的青铜器皿。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即是代表作。显示中国已步入文明社会。

镶嵌十字纹方钺,夏代晚期(前18世纪-前16世纪)。钺是古代用于杀戮的刑具。该器方形平刃,阑旁有两方孔,似用于皮条镶嵌捆扎。器物中心有一圆孔,其周围用绿松石镶嵌十字纹六组,纹饰较特殊。钺大而重,使用不便,且有绿松石作镶嵌,当是仪仗用具。中间的纹饰很让人联想起“天圆地方”说。

镶嵌十字纹方钺

镶嵌十字纹方钺

【左1】云纹鼎,夏代晚期(前18世纪-前16世纪),食器。【左2】连珠纹(jiǎ),夏代晚期(前18世纪-前16世纪),酒器。【右1】管流爵,夏代晚期(前18世纪-前16世纪),酒器,器物上有一个“壶嘴”很有意思。【右2】束腰爵,夏代晚期(前18世纪-前16世纪),酒器。

云纹鼎、连珠纹斝、管流爵、束腰爵

云纹鼎、连珠纹斝、管流爵、束腰爵

育成期的青铜器纹饰。育成期指的是商代早期到商代中期(前16世纪-前13世纪),是中国青铜艺术趋于成熟的发展时期,以黄河、长江的中游地区出土器物为主。

育成期青铜纹饰

育成期青铜纹饰

戈父丁簋,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食器。

戈父丁簋

戈父丁簋

(guǐ古方尊,西周早期(前11世纪),酒器。

癸古方尊

古方尊

父戊方彝,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为一对,此为其中的一只。两只方彝的盖皆缺失,原因是此物为早年出土,能保存到现在已颇为不易。

父戊方彝

父戊方彝

(yuè)()(yǒu),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高33.3厘米,口横15厘米,口纵13.7厘米,重6750克。隆盖高缘,鼓腹下垂,圈足。劲纵向置龙首提梁,提梁饰龙纹。自盖到圈足置棱脊四道。器及盖上饰浮雕大兽面。器体兽面双目特别巨大,手法夸张。

戉箙卣

戉箙卣

兽面纹卣,西周早期(前11世纪),酒器。

兽面纹卣

兽面纹卣

曲折雷文卣,西周早期(前11世纪),酒器。

曲折雷纹卣

曲折雷纹卣

(方罍,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

亚fú方罍

方罍

缺了盖子。器皿四周繁复的花纹应是龙。

亚fú方罍

方罍

小臣(方卣,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

小臣兹方卣

小臣方卣

刘鼎,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食器。

刘鼎

刘鼎

鄂叔簋,西周早期(前11世纪),食器。据说这是上博文物人员在废品回收站找回来的,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鄂叔簋

鄂叔簋

([未知](jué),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造型优美修长。

角

(引觥,西周早期(前11世纪),酒器。

聿引觥

引觥

黄觚,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边缘的纹饰很像是青铜剑。

黄觚

黄觚

工觚,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

工觚

工觚

([未知]觚,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酒器。

耳戈觚

龙纹扁足鼎,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食器。

龙纹扁足鼎

龙纹扁足鼎

兽面纹壶,商代中期(前15世纪中-前13世纪),酒器。

兽面纹壶

兽面纹壶

兽面纹斝,商代中期(前15世纪中-前13世纪),酒器。

兽面纹斝

兽面纹斝

兽面纹觚,商代中期(前15世纪中-前13世纪),酒器。

兽面纹觚

兽面纹觚

兽面纹爵,商代中期(前15世纪中-前13世纪),酒器。

兽面纹爵

兽面纹爵

凤纹簋,西周早期(前11世纪),食器。本品也是工作人员从废品收购站抢救而来。侈口,双耳,圆腹,圈足,耳作兽形附珥,中央有小兽首,足饰凤鸟纹,以雷纹为地。西周早期至中期因对凤有崇拜,故重视以凤纹装饰青铜礼器。

凤纹簋

凤纹簋

从簋,西周早期(前11世纪),食器。

从簋

从簋

母癸(yǎn),西周早期(前11世纪),蒸器。

母癸甗

母癸甗

甲簋,西周早期(前11世纪),食器。这么多刺大概是防止人去触碰烫伤吧!

甲簋

甲簋

德鼎,西周成王(前11世纪上半叶),食器。

德鼎

德鼎

四羊首(),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食器。本器大口,短颈,广肩,深腹。肩部置羊首四具,间隔一鸟。腹部饰乳钉纹,圈足饰兽面纹,并有三方孔。整器体积宏伟,颇为壮观。

四羊首瓿

四羊首瓿

父乙盂,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食器。

?父乙盂

父乙盂

龙首钺,西周早期(前11世纪)。

龙首钺

龙首钺

象首兽纹钺,西周早期(前11世纪)。

象首兽纹钺

象首兽纹钺

透雕龙纹钺、目雷纹刀与马首刀,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

透雕龙纹钺、目雷纹刀与马首刀

透雕龙纹钺、目雷纹刀与马首刀

【左】镶嵌兽面纹戈、龙纹戈、兽面纹(qióng)内戈。【右】火纹戈、矛。均为商代晚期(前13世纪-前11世纪)制品。

镶嵌兽面纹戈、龙纹戈、兽面纹銎内戈、火纹戈、矛

镶嵌兽面纹戈、龙纹戈、兽面纹銎内戈、火纹戈、矛

鼎盛时期青铜器纹饰,多了凤鸟纹、雷纹等。

鼎盛时期青铜器纹饰

鼎盛时期青铜器纹饰

芮伯启壶,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酒器,国家重点珍贵文物征集专项经费征集。此壶通体沾铸着蝉,很是独特。

芮伯启壶

芮伯启壶

龙纹方壶,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酒器。

龙纹方壶

龙纹方壶

变形兽纹盉,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酒器。

变形兽纹盉

变形兽纹盉

师遽方彝,西周恭王(前10世纪中叶),酒器。

师遽方彝

师遽方彝

仲义父醽,西周中期(前11世纪末-前10世纪末),酒器,1890年陕西扶风县法门寺任村出土。

仲义父醽

仲义父醽

颂鼎,西周宣王(前827年-前782年),食器。

颂鼎

颂鼎

(父卣,西周中期(前11世纪末-前10世纪末),酒器。

夆mo(艹日)父卣

父卣

效卣,西周恭王(前10世纪中叶),酒器,为捐赠品,传为河南洛阳出土。

效卣

效卣

对尊,西周中期(前11世纪末-前10世纪末),酒器。

对尊

对尊

([未知]父鼎,西周恭王(前10世纪中叶),食器。

师(大王)父鼎

父鼎

秦公鼎,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甘肃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墓地出土。

秦公鼎

秦公鼎

晋伯([未知]父甗,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蒸器。

晋伯?父甗

晋伯父甗

大克鼎,西周孝王(前10世纪末),食器,潘达于先生捐献,清光绪中期陕西扶风县法门寺任村出土。出土的还有小鼎七件,()二件,钟六件,()一件,都是膳夫克所作之器,因此称为大克鼎、小克鼎,为祭祀祖父而造。本器物为上海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

大克鼎腹内有铭文二百九十字,字体工整,笔势圆润,是西周中晚期青铜器铭文典范。

克曰:穆穆朕文且师华父,悤()氒心,宁静于猷,淑哲氒德。肆克()保氒辟()王,()()王家,()于万民。[柔]远能[迩],肆克□于皇天,琐于上下,得屯亡(),易[釐]无疆,永念于氒孙辟天子,天子明[哲],显孝于()()念氒圣保且师华父,[龠+力]克王服,出()王令,多易宝休。不显天子,天子其万年无强,保()周邦,[田+允]尹四方。

王才宗周,旦,王()穆庙,即(),□季()善夫克,入门,立中廷,北嚮,王乎尹氏册令善夫克。王若曰:“克,昔余既令女出内朕令,今余唯[緟就]乃令,易女(赐汝)叔巿、参()中悤。易女田于野,易女田于渒,易女井家□田于(田+允+山),以氒臣妾,易女田于康,易女田于匽,易女田于溥原,易女田于寒山,易女史小臣、霝、籥、鼓、钟,易女井、微、(勹+累)人,[收取]。易女丼人奔于(日+東),敬夙夜用事,勿法朕令,”克拜稽首,敢对扬天子不显鲁休,用乍文且师华父宝彝,克其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

译文:

克曰:端庄美善的我的文采斐然的祖父师华父,冲和谦让的心胸,淡泊宁静的神思,清纯智慧的德性。故能谨敬的保护和安定他的君主恭王,整治王家事务,仁爱万民。能使远者怀想,近者依恋。至诚感格于皇天,能使上下信任。得到厚生不会泯灭,赐予幸福无有边际。永远思念他的孙子和当今的天子。天子贤明智慧,安事于神。常念伟大的导师我祖师华父(因为他的庇荫),克得以提拔为王官,接受和宣召王的命令,多次地蒙受王的恩赐。光明正大的天子,(永远延续)万年无疆。保护和治理周邦,长久地统治天下。

王在宗周镐京,天明,王到达穆庙,就位。(赞礼官)緟季护佑着膳食官克,入门,立在廷中,面朝北。王招呼史官之长册命膳夫克。如是王曰:“克,以前我命令你,出入宣召朕的命令,今天我还是重申此令。赐给你红色的祭服,三根絅色中间夹两根葱色的衡带。赐给你野地的田,赐给你渒地的田,赐给你井邑(勹+累)人耕种的田于(田+允+山)地,还有其地的奴隶,赐给你匽地的田,赐给你康地的田,赐给你溥原的田,赐给你寒山的田。赐给你史小臣(宫中杂役)、霝官、籥师、鼓师、钟师,赐给你井邑的微人和(勹+累)人,收取。赐给你的井邑的人奔于(日+東)地(不留在井邑)。早晚尽职尽守的工作,不要荒废了朕的法令。”克拜稽首,称扬天子的光明正大的美意,为文祖师华父铸造宝器,克祈愿万年无穷尽,子子孙孙永宝用。

内容第一段是克对祖父师华父的颂扬和怀念,赞美他有谦虚的品格、美好的德行、能辅协王室、仁爱万民、管理国家,英明的周天子铭记着师华父的伟绩,提拔他的孙子克担任王室的重要职务膳夫,负责传达周天子的命令;第二段是册命辞,周天子重申对克官职的任命,还赏赐给克许多礼服、田地、男女奴隶、下层官吏和乐队,克跪拜叩首,愉快地接受了任命和赏赐,乃铸造大鼎歌颂天子的美德,祭祀祖父的在天之灵。此鼎系周孝王时期铸器,历见著录,是研究西周奴隶制的珍贵资料。

大克鼎于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出土于陕西扶风县法门镇任村的一处窖藏。出土后被天津金石收藏家柯劭忞购得,后转送予潘祖荫。潘死后,其后人将大克鼎连同其他宝物如大盂鼎等南迁苏州。潘氏家藏丰富,有“滂喜斋”专藏珍本书籍和“攀古楼”专藏青铜器。 其后,潘家先后拒绝了端方(清末大臣、金石学家,后被起义新军所杀)、国民政府和日军的索取,设法将大克鼎等保存在苏州家中。捐献者潘达于原本姓丁,1923年嫁到苏州望族潘家。抗战爆发前夕,潘达于将所有铜器逐一拍照存档,并将大盂鼎、大克鼎等珍贵器物深埋地下,书画及部分古董则安放在隐蔽的隔间中。由于安排周密,虽然日军多次到潘家翻查搜寻,这批珍宝始终安然无恙。1951年,潘达于向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捐献了大盂鼎和大克鼎及其他珍贵文物二百余件,同时谢绝了政府给予的奖金。作为上海博物馆镇馆重宝之一的大克鼎已是游客参观必看的文物。

大克鼎

大克鼎

芮子仲殿鼎,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

芮子仲殿鼎

芮子仲殿鼎

卷龙纹(),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食器。

卷龙纹鬲

卷龙纹鬲

()鬲,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食器。

仲姞鬲

仲姞鬲

子仲姜盘,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水器,是用于盥洗的青铜器,形体较大,整器风格质朴浑厚。盘壁的两侧有一对宽厚的副耳高耸,其外侧饰有云纹。盘的前后各攀一条曲角形的龙,龙首耸出盘沿,作探视状;龙身躬背曲体似于跃入盘内水中。盘内底铸有浮雕的鱼、龟、蛙等水生动物,鱼为七条一周,龟、蛙为相间排列,此种饰法极具春秋早期的特色。盘的中心是一只带有头冠的雄性水鸟,边上为四条鱼,外圈为四只头上无冠的雌性水鸟,造型生动。最有特色的地方在于所有的动物可以在原地作360度的转动,是以前青铜器中绝无仅有的。

子仲姜盘

子仲姜盘

狮虎簋,西周懿王(前10世纪下半叶)制品,食器。通高15.2厘米、口径23.9厘米,重4.72公斤。失盖,体较宽,弇口鼓腹,兽首耳,矮圈足向外撇。通体饰瓦沟纹。铭文:

()元年六月既朢甲戌 王()杜 [格]于()室 丼白内右(伯入佑)师虎 即立[中]廷 北[向] 王()内史吴曰 册()虎 王若曰 虎[载]先王既() 乃()考事 ()官[司左]右戏緐[荆] 今余()()先王() 令女[命汝更]乃[祖]考 ()□□(司左)右戏緐荆 苟□□(敬夙)夜勿灋□令(废朕命) 易女(锡汝)赤舄 用事 虎(敢拜稽)首 对[扬]天子()鲁休 用(作朕烈)考日庚[伯尊簋] 子子孙孙[其]永宝用

狮虎簋

狮虎簋

秦公簋,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甘肃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墓地出土。

秦公簋

秦公簋

师寰簋,西周宣王(前827年-前782年),食器。高27厘米,重9.18千克,口径22.5厘米,底径24.3厘米。盛食器。器形甚大。宽腹,圈足,下置三兽足。腹部两侧有大龙耳,下垂珥。造型庄严而浑厚。盖线及器口饰兽目交连纹,其余均为平行脊纹。簋内铭文记述宣王命令师寰率师讨伐淮夷的事件。

师寰簋

师寰簋

师寰簋铭曰:

王若曰 师寰 ()淮夷繇我帛贿臣 今敢搏厥众 遐反工吏 弗迹东国 今余肇命女率齐师 纪嫠(注:无女旁) 莱(bo) 尼 左右虎臣征淮夷 即(gai)厥邦兽曰冉曰荧曰铃曰达 师寰虔不遂()夜 恤厥墙事 休既又工(有功) 首执兹无言(ji) 徒驭欧俘士女羊牛 俘吉金 今余弗遐组 余用作朕后男腊尊簋 其万年孙孙子子永宝用享

大意为:淮夷以前是缴纳布帛财物等贡赋的臣民,现在它的首领竟敢迫使奴隶们停止生产,反叛王宫,造成了东国的混乱。命令师寰率领虎臣和齐国、莱国等联军征伐淮夷,消灭冉、翼、铃、达四个首领,从而胜利班师。俘虏男女牛羊等。制作此尊簋,用于给子子孙孙使用。

此铭之发现,与《诗经·江汉》、《兮甲盘》等同期作品相吻合。

师寰簋铭文

师寰簋铭文

倗生簋,西周恭王(前10世纪中叶),食器。通高31厘米,口径21.9厘米,侈口鼓腹,圈足连铸方座,兽首耳作大象卷鼻形,圈状捉手。盖沿和器口沿饰涡纹间以夔龙纹,盖上、器腹和方座中部饰直棱纹,方座边饰S状变形龙纹。铭文:

()正月初吉癸() 王()成周 格()取良马乘于[倗]生 ()[贾]卅田 [则]析 格()殹妊彶佤 ()从格()[按]彶() 殷()[绝]谷 杜木 [原]谷 菜 涉东门 ()书史戠武 立[涖歃]成□ 保[铸宝簋] 用典格()田 ()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释义较难,可参见连邵名所著考古文献《〈倗生簋〉铭文新释》。

倗生簋

倗生簋

晋侯([未知]簋,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食器。

晋侯昕簋

晋侯

龙纹钟,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

龙纹钟

龙纹钟

斜角云纹盆,西周中期(前11世纪末-前10世纪末),食器。

斜角云纹盆

斜角云纹盆

垂鳞纹鍑,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

垂鳞纹鍑

垂鳞纹鍑

山奢虎(),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盖、器造型、纹饰相同,敞口折沿,腹壁斜收,平底,方圈足沿外撇,各边中部有長方形缺口,两短壁铸有兽首耳,盖的口沿每边有一个小卡扣。盖顶饰兽目交连纹,口沿饰交叠式兽体卷曲纹,四壁饰相背式卷体变龙纹。口下和圈足飾云纹,腹饰双头兽纹。

铭文:

山奢淲其簠 子子孫永寶用

山奢虎簠

山奢虎簠

透雕波曲纹(),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盘边饰变形兽体纹,高圈足上下均饰波曲纹,下段纹饰为透雕。铺为盛放肉酱的器皿。外形与豆相似,但盘边狭而盘底平,圈足甚粗而矮,多为镂空。青铜铺见于西周中期到春秋时代,传世较为少见。

透雕波曲纹铺

透雕波曲纹铺

齐侯(),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水器。

齐侯匜

齐侯匜

鱼龙纹盘,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水器。1969年自上海冶炼厂废铜中 :D 拣选!口沿外折,浅腹,高圈足外撇,腹两侧设附耳。口内部饰一圈鱼纹,计十二尾部,首尾相接,盘内中心为蟠龙纹,龙首居中,躯体右旋,饰鳞瓣纹,旁设两爪。纹饰精美。

鱼龙纹盘

鱼龙纹盘

梁其钟,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乐器,1940年陕西扶风县法门寺任村出土。器主名梁其,官名膳夫,铭文有“……天子使梁其身,邦君大正用天子宠,蔑梁其……”等字。旋饰兽目交连纹,舞饰雷纹,篆间为两头龙纹,鼓部饰相背的俯首展体式龙纹。鼓石有一鸾鸟,此为该钟在编钟中使用双音的标志。钲间及鼓部铸铭文七十八字,内容为颂扬祖先功德,并表示忠心服事天子。梁其钟传世共五件,其中上海博物馆藏三件,南京市博物馆一件,法国吉美博物馆一件。另一说法为六件,第六件不知下落。

梁其钟

梁其钟

秦龙纹繁钮秦公镈,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乐器,出土于大堡子山秦陵。 平于,椭圆口,舞面封实,器身略呈立鼓形。四条透雕扁连环龙纹扉棱均分器身,透雕扁龙纹繁钮与两条侧扉棱相连。顶端饰昂首翘尾的凤鸟。舞部饰对称的四组龙纹。被扉棱分为四区的器表也各饰繁复的龙纹,上下各有一周绊带。鼓部中央两行七字铭:“秦公作铸□□钟”,字字浅细。大堡子山秦陵所出镈在日本和台湾均有收藏,形制、纹饰同而规格有别,此镈实为编镈中的一件,另出土有编钟和编磬,昭示了秦陵墓葬的性质和级别。

秦龙纹繁钮秦公镈

秦龙纹繁钮秦公镈

四虎镈,西周晚期(前9世纪上半叶-前771年),乐器。剖面呈椭圆形,饰兽面纹,上有云雷纹方钮。与其他钟不同之处在于镈钟体两侧各附饰二伏虎,一上一下,均头下尾上,并以立柱与镈钟体连结,是西周时期精美的青铜乐器。此钟器壁较薄,发音短促,只能产生单音,形制和纹饰有南方青铜器的特点,湖南等地是其主要的产地。

四虎镈

四虎镈

晋侯(钟,西周厉王(前9世纪中叶),乐器,1992年山西曲沃县北赵村8号墓出土,国家文物局2002年发布的《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之一。本编钟一套16枚,因随葬于山西曲沃北赵村晋侯墓地第七代晋侯的墓中而得名。钟上的355个字的铭文都是刻凿上去的,这也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刻凿铭文。铭文十分整齐,每钟所刻文字多少不一,最后两钟为2行11字。刻凿在16枚钟上的文字可以连读,完整地记录了周厉王三十三年晋侯率兵随周王巡视东土、征讨叛乱部落,并立功受赏的事。

晋侯稣钟

晋侯

更新期青铜器,春秋中期、晚期、战国时代(前7世纪下半叶-前221年)所制成,期间青铜发展再现高潮,东南西北各诸侯国的青铜艺术交相辉映,实用性加强,礼器功用逐渐丧失,人物活动的画像作为主纹出现,镶嵌工艺绚丽工巧。战国晚期开始逐渐趋于平实。

镶嵌画像纹壶,战国早期(前475年-前4世纪中叶),酒器。壶侈口,有盖,斜肩,鼓腹,矮圈足。此壶乍看似平凡,奇便奇在壶上镶嵌的画像(背景图)。壶盖面平,三只鸟平均立于盖边,盖面內圈刻有纹饰。壶身肩上有二兽首衔环耳。花纹从口至圈足分段分区布置,以双铺首环耳为中心,前后中线为界,分为两部分,形成完全对称的相同画面。自口下至圈足,被四条斜角云纹带划分为四区。

壶盖一圈为鸟兽图,间杂几个人,像一幅人兽斗争的场面。壶颈部为第一区,主要为采桑图、射礼活动。壶的上腹部为第二区,为宴享乐舞、射猎场景。壶的下腹部为第三区,为水陆攻战的场面。壶近圈足部为第四区,采用了垂叶纹饰。圈足饰对顶三角及十字几何纹带。

镶嵌画像纹壶

镶嵌画像纹壶

羽翅纹壶,战国早期(前475年-前4世纪中叶),酒器。

羽翅纹壶

羽翅纹壶

络纹扁壶,战国早期(前475年-前4世纪中叶),酒器,1994年自香港征集。腹下部设一环,为倾倒酒液时使用,此壶最为特别之处,是背面为平面,正面看似是圆壶,侧面看是扁壶,造型别致,容量约相当于同类壶的五分之三。

络纹扁壶

络纹扁壶

燕王职壶,战国晚期(前4世纪中叶-前221年),酒器。直口长颈,宽肩,腹下部内收,圈足。颈、肩、腹分别饰镶嵌绿松石及红铜丝的几何纹,腹部有三道宽凹纹,上饰两条弦纹。圈足刻铭文28字:

()王职()()祀 氒□(厥几)卅 东戗□□(贯国) ()()午 □()()城 烕水(灭齐)()

记载了燕王职东破齐国的史实。

燕王职壶

燕王职壶

蟠龙纹盉,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酒器。

蟠龙纹盉

蟠龙纹盉

鸟流盉,战国早期(前475年-前4世纪中叶),酒器。

鸟流盉

鸟流盉

交龙垂鳞纹鼎,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食器。 无盖。窄平折沿,方唇,外撇双耳附于内壁,束腰,下腹部外鼓且明显下垂,平地,三蹄形足较为粗壮。折沿表面及耳内外侧饰浮雕式蟠螭纹,口沿下饰凹槽式突起蟠螭纹一周,其下饰带綯纹的凸箍式弦纹一周下腹部饰垂鳞纹带四周,上边两周垂鳞上式细线式蟠螭纹。腹部等距贴附六只形制相同的顾首卷尾式夔龙。龙首凸目圆睁,鼻部上卷,口旁一对獠牙向内卷曲,头上一对极度夸张的弯曲盘旋形双角类似鹿角,双足与器腹相连接,尾部上卷并附以形布满精美的细线蟠螭纹与凸起的蟠螭纹。鼎足根部饰一组以扉棱作鼻并饰以浮雕式蟠螭纹的凸目兽面纹,足下蹄端饰浮雕蟠螭纹。

交龙垂鳞纹鼎

交龙垂鳞纹鼎

交龙垂鳞纹鼎无论形制还是纹饰都与河南博物院的王子午升鼎相似。迄今发现的这一时期的大鼎制作工艺和装饰都较为简单,而这件大鼎通体满饰花纹,甚至连鼎足底部亦装饰有兽面纹,整体装饰极为精彩罕见。作为春秋时期诸侯国国君所用的青铜礼器,它既是迄今所知春秋时期最高等级的青铜礼器,也是目前所见春秋时期工艺最精美的青铜大鼎。 2002年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旧县乡有一座古墓被盗,墓主为春秋时期许国国君许宁公。在其后的考古发掘中,在盗洞出土了3件升鼎,经修复后与此鼎除大小外均极为相似。据破案后得知,当时有4件升鼎被盗,其中最大的一件被回购后捐赠给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此后保利艺术博物馆又购藏一件,还有一件流散于上海民间。上海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升鼎,应是7件列鼎中最后被购藏的一件。

交龙垂鳞纹鼎局部

交龙垂鳞纹鼎局部

攸武使君甗,战国晚期(前4世纪中叶-前221年),蒸器。

攸武使君甗

攸武使君甗

交龙纹鼎,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食器。

交龙纹鼎

交龙纹鼎

伯斿父壶,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酒器。

伯斿父壶

伯斿父壶

禾簋,战国早期(前475年-前4世纪中叶),食器。 直口方唇,束颈鼓腹,腹部有一对龙形耳,下有垂珥,圈足外撇,并连铸方座。腹部及方座均饰环带纹,圈足饰垂鳞纹,龙身饰鳞片。

内底铸铭文16字:

()正月己亥 禾肈()皇母□龏(懿恭)孟姬()

禾簋

禾簋

邵王簋,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食器。 春秋后期方座簋的方座有了变化,座体口沿四面都开有正方或长方形缺口,簋体承前,盖的捉手为莲瓣形。

邵王簋

邵王簋

变形龙纹盆,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食器。此盆侈口折肩,圈形盖顶,装饰精细的变形龙纹,制作十分精良。

变形龙纹盆

变形龙纹盆

交龙纹盆,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食器。侈口有盖,顶部有三支爬行的小虎,头颈两侧有兽形的小耳。这件器物盖与器体主要都装饰变形卷体兽纹,极抽象,是卷体龙纹的最简形式。但纹饰方向相反,为同模纹饰倒印。

交龙纹盆

交龙纹盆

陈侯簋,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食器。呈侈口、折沿、浅腹略鼓,口沿下饰火纹,有浮雕的兽首居中,腹饰波曲纹,两端饰有对称之龙型耳。器底铸有铭文3行15字。记为姬夫人作此簋。该种形制的簋在周朝十分常见,并相沿至汉唐。宋代此种器型为瓷器借鉴,两宋官窑用器多见此型。元代见有此种形制之青花器。明代清代均有类似形制的铜香炉,可说历经三千年而不衰。

铭文:

()()嘉姬宝[簋] ()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陈侯簋

陈侯簋

吴王夫差盉,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酒器。由原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在香港古玩市场上见得,香港何氏家族捐赠。本器扁圆形腹,小口直唇,平顶盖,盖沿下折与器口形成子母口,盖上有活链与提梁相连,流作上昂的龙首形,龙有尖角,颈饰鳞纹,龙的额顶还有一个小龙逶迤而下。提梁是用失蜡法铸成,由无数条躯体相纠的龙组成一条透雕的俯首弓背的龙形提梁,后有龙尾卷曲脊背上还有镂空的脊饰。外底有三条兽蹄足。盖沿饰龙纹,盖面和器腹饰细密规整的变形蟠蛇纹,以三条突起的绳纹间隔。整个器型极为规整优美 古朴典雅,堪称春秋晚期青铜上乘之作。肩部有铭文12字,铭文为:

()王夫()吴金()女子之器吉

吴王夫差盉

吴王夫差盉

莲瓣盖龙纹壶,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酒器。透雕莲瓣壶盖,颈部一对象形耳,壶身数层饰龙纹,圈足也采用透雕手法。光影之下显现华美奇幻的色彩,不可多得的一件精致的作品。虽然比不上河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莲鹤方壶,但器物形态上真的很像。

莲瓣盖龙纹壶

莲瓣盖龙纹壶

展馆。

上海博物馆青铜馆

上海博物馆青铜馆

透雕龙纹铺,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食器。

透雕龙纹铺

透雕龙纹铺

镶嵌几何纹敦,战国晚期(前4世纪中叶-前221年),食器,是用以盛放饭食的器皿。这件敦由两个半球相合而成,下半部为器身,上半部为器盖,器身与器盖以子母口相连,结合紧密。上下两部分均有二耳、三足,器盖仰置可以作器物使用。外部以三角形与长方形的几何纹连续构图,填以红铜丝或细银丝镶嵌的云纹,故命名为镶嵌几何纹敦。其制作工巧精丽,造型圆柔优美;通体饰以阴阳互托的大三角形云纹,并用红铜丝、银丝或绿松石镶嵌,具有细密流畅,绚丽多异,富丽堂皇的效果。

镶嵌几何纹敦

镶嵌几何纹敦

镶嵌几何纹方壶,战国晚期(前4世纪中叶-前221年),酒器。本壶敞口,直颈,弧形方腹,有一对兽首铺首衔环,方圈足。通体镶嵌红铜和绿松石组成的几何纹饰,线条曲折多变而富有规律,色彩协和而富有对比,具有很强的装饰性。方壶和上面的敦貌似在河南博物院也见过类似的展品。

镶嵌几何纹方壶

镶嵌几何纹方壶

伯斿父醽,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酒器。

伯斿父醽

伯斿父醽

四虎交龙文豆,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1923年山西浑源县李峪村出土。

四虎交龙文豆

四虎交龙文豆

透雕蟠龙鼓座,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鼓座上方有中空的圆筒,用来插鼓,下面是与鼓体垂直的高台边,设四个衔环铺首,可供移动时候搬运用。鼓座台面上设置有九条造型生动互相咬合的透雕圆雕蟠龙,极有气势。下部最边上三条龙首尾相连,围成一圈。中部有六条龙,三条头朝上,三条头朝下。下部的三条龙,咬着中部头超上的龙的尾巴。中部头朝下的龙,咬着下部围成圈的龙的中间。中部头朝上的龙,咬着上部一圈边沿。头朝上的龙,有翼无足。头朝下的龙,先有足,后有翼。这样中圈的龙翼同圈,相互稍稍交错。此物为“建鼓”的半球形底座,其上还应有装饰木鼓柱、革鼓、羽葆等附件,惜已不存。鼓座的接口、座身、铺首衔环等系先分铸再接铸而成,为我国春秋时期青铜器的代表作品之一。此器体魄巨大,纹饰华密,气宇轩昂,在我国青铜文化中具有相当重要的价值和地位。

透雕蟠龙鼓座

透雕蟠龙鼓座

变形交龙纹匜,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水器。

变形交龙纹匜

变形交龙纹匜

([未知]儿钟,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

?儿钟

儿钟

龙纹镈,春秋中期(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乐器。

龙纹镈

龙纹镈

吴王夫差鑑,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传河南辉县出土。

吴王夫差鑑

吴王夫差鑑

兽面纹卣,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

兽面纹卣

兽面纹卣

三鸠鬲,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为越族青铜。

三鸠鬲

三鸠鬲

龙耳尊,春秋早期(前770年-前7世纪上半叶),食器。属于创新阶段新形制的青铜尊,考古专家赞誉它是“一件罕见的艺术佳作”。形体较大,器壁厚实。大口广肩,肩腹部两侧以巨大的龙形耳为把手,故名龙耳尊。龙作回首状,竖耳,突目,张口,卷尾,充满活力,形态生动。器身饰以横条脊纹(也称瓦纹)为主题,粗大凝重。肩部、圈足和龙身饰云雷纹,为吴越文化青铜器流行的纹饰,具有显著的地区特征。巨大龙耳不仅延续了西周晚期的制造规则,更突破创新加入了地区文化。

安徽省博物馆也收藏有一对龙耳尊,为1979年在皖南南陵县出土,共两件,形制相同,均定为国家一级乙等文物。其器型、大小与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几乎一模一样,因此专家估计上海博物馆本件青铜尊也是安徽出土的。根据前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陈佩芬所说,1966年初,工作人员在安徽运来的废杂铜碎片中经拼接发现两条半龙,龙形较大,似乎是器耳,但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器物,于是只能将龙耳存放起来。事隔两年多,在安徽的铜包中又发现了两件无耳的大尊,而且口部有缺损,陈便告知马承源先生,他嘱咐与两年前收到的龙耳去核对一下,结果耳与器破损的口子也恰好对上了,经过修复,便成了一对造型罕见的龙耳尊。迄今为止,在其他地区尚未发现同类型器物。龙耳尊的出土,为进一步探讨春秋早期吴越文化历史提供了实物资料。

龙耳尊

龙耳尊

八牛贮贝器,西汉(前206年-8年),1956年云南晋宁县石寨山出土,为罕见的边远地区青铜器,是汉代云南滇族特有的青铜器。出土时里面装有贝币,器盖以八头牛为装饰,所以被命名为“八牛贮贝器”。储贝器是云南地区滇族青铜器的典型品种,多带有生动写实的装饰。此器圆盖上塑有8头姿态各异的牛,形象生动。敞口收腹,设一对虎形鋬,张口卷尾,似乎正欲猛扑向前,具有高度的艺术性。

八牛贮贝器

八牛贮贝器

五牛枕,西汉(前206年-8年),1972年云南江川县李家山出土。马鞍形,两端上翘各铸一牛。一侧无纹饰 ,另一侧以虎纹及双旋纹为底,其上有浮雕立牛三头。出土的五牛枕有多件,除保存在出土地的云南博物馆外的三件外,各有一件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

五牛枕

五牛枕

云雷纹矛,春秋晚期(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雕饰比较精美。

云雷纹矛

云雷纹矛

虎纹钟,战国(前476年-前221年),为生活在四川盆地的巴族制作,以虎纹最为常见。

虎纹钟

虎纹钟

变形龙纹剑、手心纹剑、犀牛手心纹矛、虎纹矛,均为战国巴族制品,器形比中原地区的青铜器更为优美。

变形龙纹剑、手心纹剑、犀牛手心纹矛、虎纹矛

变形龙纹剑、手心纹剑、犀牛手心纹矛、虎纹矛

兽面纹戈、虎纹戈,均为战国巴族制品。

兽面纹戈、虎纹戈

兽面纹戈、虎纹戈

女跽坐俑,西汉(前206年-8年),1956年云南晋宁县石寨山出土。

女跽坐俑

女跽坐俑

蛇首叉、豹钮矛,西汉(前206年-8年),1956年云南晋宁县石寨山出土。

蛇首叉、豹钮矛

蛇首叉、豹钮矛

虎背牛饰件、鎏金斗兽饰件、牛首饰,西汉(前206年-8年),1956年云南晋宁县石寨山出土。

虎背牛饰件、鎏金斗兽饰件、牛首饰

虎背牛饰件、鎏金斗兽饰件、牛首饰

蛙饰鼓,南北朝(420年-589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青铜器,望着旁边一排小号的,想起了前两天iPhone 6发布时的广告词“Biger than biger”——大得一比!

蛙饰鼓

蛙饰鼓

制造青铜器的步骤。

制造青铜器的步骤

制造青铜器的步骤

青铜器的一些工艺,比如亮斑兵器。这些战国的戈,质量和艺术价值比先前在其它博物馆看到的要好。

亮斑兵器之战国的戈

亮斑兵器之战国的戈

“透光”镜,西汉制品,因在阳光照射下其背面的图文能映到墙上而得名。在河南博物馆也曾看到一个类似的镜。这种铜镜在铸造过程中,镜背的花纹图案凹凸处由于厚薄不同,经凝固收缩而产生铸造应力,铸造后经研磨又产生压应力,因而形成物理性质上的弹性形变。当研磨到一定程度时,这种弹性形变迭加地发生作用而使镜面与镜背花纹之间产生相应的曲率,从而导致出现这种透光效果。上海博物馆藏有两面西汉时期的透光镜,圆形,直径7.4厘米,重50克,镜缘比较宽厚,镜背铸有文字和图样,一面铭文为“内清质以昭明”,另一面铭文为“见日之光,天下大明”。

咱家老祖宗沈括的《梦溪笔谈》竟然也记载有此类铜镜,且对原理描述相当清楚:

世有透光鉴,鉴背有铭文,凡二十字,字极古,莫能读。以鉴承日光,则背文及二十字,皆透在屋壁上,了了分明。人有原其理,以谓铸时薄处先冷,唯背文上差厚,后冷而铜缩多,文虽在背,而鉴面隐然有迹,所以于光中现。余观之,理诚如是。然余家有三鉴,又见他家所藏,皆是一样,文画铭字无纤异者,形制甚古。唯此一样光透,其他鉴虽至薄者皆莫能透。意古人别自有术。

——《梦溪笔谈·器用》([北宋] 沈括)

“透光”镜

“透光”镜

错银带钩、镶嵌绿松石错金带钩等器,之前在河南博物馆得见,且器形更优美,故不多拍。

错银带钩、镶嵌绿松石错金带钩

错银带钩、镶嵌绿松石错金带钩

上海博物馆青铜馆藏品中果然珍品不少,超出了预期。据东方早报2013年文《关于上海博物馆藏品征集的回忆》记述,不少青铜藏品都是从各地甚至境外文物市场征集收购,还有些早年从废品站、钢铁厂抢救,以及从收藏家手中征集。

青铜器研究部所负责的青铜、印章、雕塑、货币及古文字类文物,数量已占所有馆藏文物的一半。其中除了历年在全国各地文物市场征集收购之外,还有我们的前辈凭着专业的眼光和认真负责的态度从废品回收站、钢铁冶炼厂等处拣选抢救的,其中青铜器将近800余件,钱币166件、铜造像28件。在这些从废铜烂铁中拣选入藏的文物中,不乏现属一、二级品的珍贵文物,如青铜鄂叔簋、凤纹簋、龙耳尊等。

有相当一批的珍贵文物是我们的前辈用诚意和专业态度从收藏家处征集而来,特别是有一些收藏家被我们的前辈工作人员敬业和专业精神感动,出于对上海博物馆文物保管、陈列研究水平的信任,他们主动将自己珍藏多年的文物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清朝大收藏家潘祖荫、吴大澂的后人潘达于、吴湖帆等就数次将家藏珍贵文物捐赠或出让给上海博物馆,如举世闻名的“大盂鼎”、“大克鼎”和“小克鼎”等。著名青铜器收藏家李荫轩、邱辉夫妇的藏品现已几乎都入藏于上海博物馆。钱币收藏家李伟先、吴筹中先生收藏的整套纸币,施嘉幹先生收藏的近代机制币,杜维善、谭端言夫妇收藏的丝路古国钱币构成了如今上海博物馆货币陈列的主体。华笃安、毛明芬夫妇先生捐赠的明清流派印使得上海博物馆明清文人印的收藏独领风骚,无人可比。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博物馆在欧美、中国港澳等境外市场征集到一大批珍贵文物,其中以晋侯苏钟为代表的晋侯青铜器,以秦公鼎、簋为代表的早期秦国青铜器都是近年流失境外非常重要的青铜器。战国楚竹书的征集,成为考古、文物、古文字和史学研究等学术界广为盛誉的一件事,上世纪90年代中期,马承源先生了解到香港古玩市场有一批楚简,凭着敏锐的学术眼光,他果断地将它们征集入藏。这批竹简共1000余枚,5万余字,经整理它们分属百种以上的古书。如今对这批楚竹书的研究已发展成为学术界的一项专门学问—“上博简研究”。

不怀好意的想,有钱的博物馆就是不同,把各种珍品辗转多个渠道就买来了。难怪很大一部分藏品都没有出土地点介绍,难说都是盗墓者所为!当然,藏品标签设置得还是不错的,最让人欣慰的是不少生僻字都有拼音,对我等半文盲来说确实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