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协里塔川好秋色

2014 年 11 月 21 日-22 日

去年 11 月单位摄影协会曾计划前往宏村,人数不够未能成行,留下不小遗憾。今年初便改为婺源,行摄愉快。近日秋叶渐红,层林尽染,发烧友们又忍不住蠢蠢欲动,地点仍为宏村,只是行程更改为:无锡-宏村-协里-塔川-宏村-无锡。

话说五六年前便有计划去宏村走走,但从来没想过会跟着摄影协会一起,更没听说过协里、塔川这样偏僻的小村落,这确实要感谢这帮疯狂的家伙们,没有这样执着的热忱,能否找得到也很难说。

中午 12 点出发。14:30,至湖州青山休息。随后一直左右穿梭于车流中,为其叫好之余不禁捏把汗。15:34,又过临安青山湖。16:25,至龙岗。夕阳西下,沿途风光已然让人陶醉不已。

18:00,至黄山市。地陪接待至披云百变徽宴饭店用餐。有水晶肉、糖醋排骨、筱面、木薯团子、蕨菜、毛豆腐、臭鳜鱼、鱼头汤、拌面、腌制猪耳尾肚、冬笋片、牛排……等。菜很丰盛亦可口,沿途疲倦一扫而空。然而半瓶澳洲干红喝下,不禁醉靠大巴躺椅上,只见夜里乡间小道穿行,身在何处已不自知。

一小时后,车至宏村。此时方酒醒。下榻徽之梦乡村旅店,为两层农舍小改而来。门口有沟,其味不雅,盎然而出,小路无灯。临街为宏村西侧外围,有一桥可至宏村村口,但有人把守而不得入,只可于河对面略摄两张。

宏村夜色
宏村夜色

夜生活亦丰富,只是露天卡拉 OK 确实雷人。唱者走音又走调,自娱之外无非制造噪音,路人皆掩耳苦笑。

宏村露天卡拉OK
露天卡拉 OK

两小儿戏弄刀剑,莫非郭靖杨康再生。

宏村夜晚两小儿
两小儿

家乡酿的酒。

宏村贩酒者
贩酒者

无甚大事,洗漱而睡。同寝鼾声不断,一宿无法入睡,苦不堪言。待闹钟响,挣扎爬起,时 4:30 而已。黑夜中闻一公鸡大声打鸣,全村皆知,确实环保无忧。

去年,单位的狂热摄影师说过曾经在宏村四点多起床拍摄,当时颇不以为然,心忖早已过了如此狂热的年纪。今日竟然扎扎实实的 “落实” 在自己身上,起床时确实感觉有如粉身碎骨。所谓摄影,即为身在地狱心在天堂。

5 点大巴出发,载着啃面包的我们来到既定的协里风光摄影点 “抢机位”。黑漆漆的夜里什么也没有,正在狐疑某位天才的决定,忽然发现这么早竟然已有人在此架好设备,不禁咂舌。冷风飕飕,穿着加绒冲锋衣仍不顶事,后悔把毛衣丢在了办公室!

协里风光摄影者
风光摄影者

伸手不见五指,有车灯乃得光。

协里风光摄影者
风光摄影者

从 5:20 到 6:00,取暖基本靠抖。幸好时间并不长,天边渐现鱼肚白,平台上也渐渐挤满了几十个人,长枪短炮一字排开,颇为壮观。只可惜运气实在不佳,厚云的早晨看不到日出。

协里风光
协里风光
协里风光
协里风光
协里风光
协里风光

7:30 仍不见阳光,换了个机位拍一下层林尽染。

协里风光
协里风光

估计今日也就这样了,白抖了两小时,众人悻悻而撤。

从协里沿山路向下而行,不多时便见塔川。塔川隶属于黟县际联镇的塔川村,又名塔上,位于宏村到木坑竹海景点途中,距宏村仅 2 公里,是黟县小桃源众多美丽富饶的自然村落中独具魅力的山间村落。

塔川
塔川

站在宏儒公路下望塔川村,层层叠叠的古屋沿山坡而建,斑驳的墙体隐隐泛黄,诉说着岁月的苍茫。

塔川村庄
塔川村庄
塔川村庄
塔川村庄
塔川村庄
塔川村庄
塔川竹林
塔川竹林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塔川村口,映入眼帘数棵樟、榧、枫等古木,便是塔川第一景 “五树参天”。

塔川村红枫
塔川村红枫
塔川秋叶
塔川秋叶
塔川村红枫
塔川村红枫
塔川村银杏
塔川村银杏

刚走进村口,天空忽然一下放晴了,真是老天帮忙呀!

塔川村银杏
塔川村银杏
塔川
塔川

古树四处而立。

塔川村古树
塔川村古树

金黄的田埂。

塔川村稻田
稻田

秋后的稗草。

塔川村稻田
稻田

路边的野花。

塔川村路边野花
野花

路边的野草。

塔川村路边野草
野草

稻草人与树。

塔川村红叶与稻草人
红叶与稻草人

收割的稻田与崭崭的菜田。

塔川村收割的稻田与崭崭的菜田
稻田与菜田

火红的树。

塔川村火红的树
火红的树

村里的农妇。

塔川村村中的农妇
农妇

出挑的白色大公鸡,在一群黑色的母鸡中格外显眼,怕是高富帅的典型吧?

塔川村白色大公鸡
白色大公鸡

银杏黄了。后悔没有竖构图。

塔川村银杏
银杏

狗尾草的幸福。

塔川村狗尾草
狗尾草

沿曲曲折折的小径往村上走,有所谓 “塔川洞天”。其实便是一条深深的沟,沟上有几处别致的民居。

前往塔川洞天的路
前往塔川洞天

这座民居风水极佳。户主把平台打理得精致而美丽,所谓别有洞天便是这个道理吧?

塔川洞天
塔川洞天

民居内装潢考究,难不成是某位富商的别墅?来不及多拍,户主便赶人了:“这是旅馆,不准参观。” 询问价格,答:“580 一晚”,不禁咂舌。

塔川洞天别墅
塔川洞天别墅

倒是平常人家的房子,还有些人间烟火气。

塔川村民居
塔川村民居

时阴时晴的天气,期望下午能有阳光。

塔川村
塔川村

走过村口的银杏树,游人陆续到来。

塔川村游客
塔川村游客

公路边最后一个拍摄点 “塔川秋色”,在高庵与低庵两峰之间,峰之巅原有西林寺禅院。光线太强,相机无力。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反而是公路对面荒草地里一处村民的坟前,有着让人心怡的景色。端的是选的好风水,对得住去世的高堂。

塔川秋色
塔川秋色

原本拍摄一天的计划,在上午就全部搞定了。

午餐亦是农家乐,菜品比不上昨晚,但仍算不错。

梅菜扣肉
梅菜扣肉

饭后要求回旅馆休息者众,我也乐得补回昨晚缺乏的睡眠,默不作声跟着众人回到旅馆。

宏村村口
宏村村口

谁把这头骡子放在了旅馆前……

宏村的骡子
骡子

村人中贫困者,于屋内扎大扫把换钱度日。

宏村贫困者小屋
贫困者小屋

一觉两个小时,同寝的鼾声竟然可以无视,看来确实是累了。

下午 2 点出发,地陪很无奈的接受了加一个景点——西递的要求。西递之行下文详述。

傍晚从西递归来,几个死忠摄友强烈要求司机回到协里拍摄黄昏。啊,作为十多年的摄友,我在你们的激情面前彻底承认前几年我只能算是叶公好龙了……

大巴车一路堵,忍着 11 月不太正常的燥热的天气赶至协里观光平台,夕阳已近下山。唉,其实真不若刚才就在山下就着灿烂的阳光拍摄黄昏呢。

协里晚霞
协里晚霞

角度不算好,镜头也不行,还没有带渐变镜,技术更是臭得可以。无论如何,有此三片,足以唬人。

协里晚霞
协里晚霞
协里晚霞
协里晚霞
协里晚霞
协里晚霞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