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28日

霞浦,福建省宁德市下属县,有着约一千八百年历史。据《霞浦县志》:“清置霞浦县,县境西南有霞浦江,东流入海。又有霞浦山,海中有青、黑、元、黄四屿,日出照映,江水如霞彩,这是山以江名,县以江名。”

霞浦之出名,大约是由于摄影师的功劳。近十年来,霞浦滩涂摄影成为了全国摄影师的必修课,间接导致了旅游业的发达。

霞浦之出名,又大约是因为当今圣上曾于1988至1990年担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宁德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

无论如何,霞浦,我们来了!


三沙镇

自无锡至霞浦县,D3125次动车耗时约6小时37分钟。下车后顿感湿热,比江南毒辣的太阳毫不留情的晒在身上。接我们一行十六位业余摄影师的中巴就停在霞浦动车站外。没有丝毫停留,直接上车,出发前往三沙镇。

三沙镇位于霞浦县城东部,东南西各有摄影胜地,实在是摄影师的天堂。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

下榻三沙镇渔业协会对面的圆山酒店。酒店虽然老旧,却已是镇上设施相对不错的住处。

三沙镇渔业协会

三沙镇渔业协会


小皓村

休憩片刻,启程去小皓村海滩紫菜场。

小皓村位于霞浦县东部,距三沙镇镇区约12公里,是闽东著名的渔场。

气喘吁吁的爬上几十米的山坡观景台,发觉来得并不是时候,恰好是涨潮期,所以美丽的滩涂拍不到了。

若是月初或十五,这个时间段,金色的滩涂尽情袒露。

那么拍点波光粼粼的海面吧。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偶尔来一下水墨画。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小皓村的海

日光隐耀。

夕阳

夕阳

观景台上人工种植的雏菊,在长焦中也是很美的。

雏菊

雏菊

这里大约有驻扎在福建的空军部队,经常有歼-11、歼-7等战机飞过。

歼-7

歼-7

晚上在酒店隔壁的宏发大酒楼用膳。

宏发大酒楼

宏发大酒楼

一桌丰盛的当地土菜。

宏发大酒楼

宏发大酒楼

普通的丝瓜加了点虾米,便有不同的海边风味。

丝瓜

丝瓜

蛤蜊汤

蛤蜊汤

带鱼

带鱼

鱿鱼炒青椒

鱿鱼炒青椒

回锅肉,不像是当地菜?端上来时我偷偷瞥了下坐在身边的当地司机,发觉他猛夹回锅肉。看来当地人对海鲜什么的早就吃腻了,还是喜欢大肉啊。

回锅肉

回锅肉

蟹脚炒鸡蛋

蟹脚炒鸡蛋

虾米炒大蒜

虾米炒大蒜

饭后,我等前往中国摄影协会会员、福建省杰出摄影家何兴水老师家做客,听取作为扎根霞浦十多年拍出无数获奖作品的何老师对此次拍摄行程的讲解。

何兴水老师

何兴水老师

何老师非常认真的讲课。

何兴水老师

何兴水老师


杨家溪

二十六日晨,至杨家溪。

清晨的三沙渔港,朝阳洒下柔美的色调。

三沙渔港清晨

三沙渔港清晨

三沙渔港清晨

三沙渔港清晨

杨家溪是另一处被无数摄影人涉足的圣地之一,这里的主要场景包括榕树下的牧牛人。

说到榕树,这几棵都是南宋时期栽培的古榕树,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拱起的树根穿透土地,仿佛让千年的岁月凝结无尽的故事。

来以前并没有想到,所谓的阳光普照,在摄影界是需要动用人工,烧制烟饼才能实现的效果;而牧牛人,也是请当地村民友情出演的。这与我平日里崇尚自然取景、抓拍人文的方式背道而驰,不过难得来一次,尝试一下也无妨。

当青烟袅袅的从山坡上点起,随风飘到榕树下之时,朝阳恰到好处的射出万丈金芒,让人不禁感叹。

杨家溪

杨家溪

杨家溪

杨家溪

杨家溪

杨家溪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燃烧的清晨

燃烧的清晨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老农与黄牛

拍完杨家溪,今天上午的摄影任务便告结束。回酒店一觉睡到晌午,轻飘飘的去隔壁吃饭。

宏发大酒店午餐

宏发大酒店午餐

油焖茄子

油焖茄子

松鼠桂鱼

松鼠桂鱼

清炖鱼

清炖鱼

冬瓜皮皮虾

冬瓜皮皮虾

皮皮虾

皮皮虾

素炒鸡蛋

素炒鸡蛋

傍晚启程去岗尾。


岗尾

岗尾海滩在三沙镇东壁村前,距离小皓村也不远。海滩面向西南,是观赏落日的好地方。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沿着山坡向下走,当地树立了好几个观景平台,可供摄影师尽情享用。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这里也有着一派繁忙景象。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当金光万丈之时,便是相机疯狂点射之时。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天空,与我们开了个大玩笑,浓云密布西方,让拍摄落日的企图变得渺茫。

岗尾海滩傍晚

岗尾海滩傍晚

望着这厚厚的云,我给各位大师打气说,没准待会儿就会从那一小片红色的薄云处露出来哦!

岗尾海滩傍晚

岗尾海滩傍晚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金光中,一定有十万天兵天将。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海面,呈现出一点点的蓝色。

岗尾海滩

岗尾海滩

果不其然,半个时辰后,今天唯一的一点红,就这样突然出现了!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飞鸟纷纷鸣叫着掠过红色的闪电般的层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那一抹红,红得那么醉。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让人无法呼吸的绚烂,只存在于天地间十秒。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岗尾海滩傍晚火烧云

十秒后,一切回归朴实无华。

岗尾海滩傍晚

岗尾海滩傍晚

众人意犹未尽的走回车中,路过岗尾山顶的天主教堂,不禁默默感谢主的保佑。

岗尾天主教堂

岗尾天主教堂

岗尾天主教堂

岗尾天主教堂

傍晚的三沙渔港,静谧安详。

三沙渔港傍晚

三沙渔港傍晚

百无聊赖的店主在外乘风凉。

三沙渔港小店

三沙渔港小店

晚饭,继续是类似风味却有不同口味的海鲜上场。

青椒鱿鱼

青椒鱿鱼

菌菇烧肉

菌菇烧肉

鳗鱼汤

鳗鱼汤

烧海鱼

烧海鱼

油炸梭子蟹

油炸梭子蟹

荤烧海带汤

荤烧海带汤

这盘紫菜虾米要着重说一下,因为厨师大约是觉得日常菜口味实在不能凸显其水准,在这盘菜里放了估计有两勺糖!好吧,虽然贵为嗜甜如命的无锡来客,如此暴殄天物实在不可接受啊!

紫菜虾米

紫菜虾米

饭后随几位大师沿街一走。某位大师故作惊讶的“发现”了广场上穿着统一的广场舞大妈们。好在我带了随身小相机,记录之,以资纪念。

三沙镇广场舞大妈

三沙镇广场舞大妈

小小的镇上,有着自己的繁华。

三沙镇

三沙镇

三沙镇的主街是一个T字形,横的联通霞浦县与东部,竖的连接着主街与三沙港。

三沙镇

三沙镇

街上,多的是贩卖凉茶的小商铺。

凉茶

凉茶

一只流浪狗,回过头对我龇牙咧嘴。

流浪狗

流浪狗

回宾馆沉沉睡去。


古镇村

二十七日,四点半起床,五点半出发,前往古镇村,拍摄紫菜场。

天气多云,偶有阳光。众人爬上一处煤厂破旧的二楼顶,翘首以盼。

古镇村

古镇村

古镇村煤场

古镇村煤场

霞浦是中国紫菜之乡,漫长曲折的海岸线,勤劳的民众利用了众多的天然港湾作为养殖场。而古镇港的养殖面积占了霞浦的半壁江山,是我国紫菜珍品基地。央视专题记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对此地也有描述。

古镇港

古镇港

密密匝匝的竹竿,向天际线绵延,一眼望不到边。

古镇港

古镇港

一支火炬从东方照亮天空,只可惜云层太厚,太阳钻不出来……

古镇港

古镇港

既然拍不到金光万丈照耀港湾的理想照片,那便随意拍一点港口吧。

古镇港

古镇港

这位运输竹竿的小哥,那表情像极了扛着长枪短炮的无奈的我们。

古镇港

古镇港

海燕趁着清晨,勤奋的飞出巢,为自己的生计而奔波。

古镇港海燕

古镇港海燕

一艘货轮,慢慢起航,开向天边。

古镇港货轮

古镇港货轮

在海带养殖基地以S型绕行的快船手。

古镇港小船

古镇港小船

三帆争流。

古镇港

古镇港

福建特产小船,颜色很像是苹果系统里内置的“小船”颜文字。🚣

福建小船

福建小船

近处红黄相间的漂浮的竹筏,是用来晾晒紫菜用的。

竹筏

竹筏

我喜爱的一幅照片。

小船

小船

密密麻麻望不到边的竹竿阵列。

竹竿

竹竿

竹竿

竹竿

运送浮筒的船只

运送浮筒的船只

走出煤厂,沿着岸边往下走,左手是海,右手是山,中间是兴奋的我们。

古镇港

古镇港

辛勤的“网娘”在织补渔网。

晒网

晒网

晒网

晒网

这样的工作,她们要在炎热中持续一整天。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男人们则负责搬运和聊天……

织补渔网

织补渔网

回程,穿越隧道。

隧道

隧道

三沙镇,岸边的南无阿弥陀佛金刚柱。

南无阿弥陀佛金刚柱

南无阿弥陀佛金刚柱

午餐,继续海鲜。

丝瓜蛤蜊

丝瓜蛤蜊

红烧鱼块

红烧鱼块


下青山

下青山有著名的海上渔村。这里,一条船就承载着一家人全部的财产,人们在海里劳作,饲养鲍鱼、海参、海带、紫菜,也在海里生活,好似海上吉普赛人。

大约是前两日把运气都耗尽了吧,下午风云突变,大雨滂沱。等我们来到下青山大桥上,天气阴沉,阴风怒号,完全不适合摄影。好在抓住了二十分钟左右的风雨间隙,捏了一些照片,不至于空手而归。

这里的鱼排,大多数用来养殖小鲍鱼,在黑色的网箱筒里,用绳子挂在竹排上。而食物,则就地取材,来自岸边的大海带。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雨渐大。而他们仍然风雨无阻的劳动,让人佩服、感慨!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下青山海上渔村

晚膳,只拍了其中三盘不一样的菜。

清炖鳗鱼

清炖鳗鱼

鸡蛋炖梭子蟹

鸡蛋炖梭子蟹

清炖章鱼豆腐

清炖章鱼豆腐


返程

二十八日。昨晚一场大雨,让今早四点半起床前往花竹福瑶列岛的想法全化为泡影。然而对于我来说,劳累了这么久,在这里休养一天不用那么早起是相当不错的选择,因此很明智的没有在四点半开闹铃,竟然一觉睡到七点半,感觉酣畅淋漓!可怜其他十几个人就没那么好运,早上四点半起来听雨声又无奈的睡下,也是蛮惨的。

既来之则安之,爬到六楼顶俯瞰三沙镇渔港,补全前几日没有拍摄的遗憾。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俯瞰三沙镇渔港

回程的路上,经过前日里去的岗尾,离小皓村还有一段距离的大路边,有一片壮阔的海上紫菜场,引得我们驻车拍摄此次活动的大合影。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岗尾海上紫菜场

虽然留下了一些遗憾,但我很是满足,毕竟,我曾在这个夏天来过。

霞浦火车站商贩

霞浦火车站商贩

霞浦火车站

霞浦火车站

出发前曾纠结于带什么器材,最后终于决定只带长焦(Fujifilm X-T1 + XF50-140mm/f2.8 R LM OIS WR)和超广角(Fujifilm X-T10 + XF10-24mm/f4 R OIS),另外携带一个随身机(Fujifilm X-70 (18.5mm/f2.8)),不带三脚架不带滤镜也不带重型背包,只揣了一只小野人牌挎包,虽然仍嫌累赘,但胜在方便,事实证明确实如此。而出发前心中一直长草的大法ILCE-7RM2,经过四天出片,仿佛也对它不那么狂热了。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