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 年 9 月 12 日

看了 ei 的《xjtu 情结》后,无比的想念起之前的生活来。因此趁着这股热劲儿,把在大学里的游走感怀整理发表,也算了却一段思念,一段情愁。

下面是大二时一个下雨的周日所写,也算作这一系列的开篇吧。

发信人: chine (kittyhawk),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古都情话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Mon Sep 12 14:49:35 1999), 站内信件

闲来无聊书店一逛,见《雅皮生活》一册,即爱不释手,购得一本参详。读罢即兴起,愿将之前的日记《古都情话》奉上以博天下人笑。

九零年代曾经经历过高考的人大约都对那黑色七月记忆犹新,例如我。回想起那时报志愿,班上众生非沪宁线不报考,且大都在沪、宁二地,把个班主任急得团团转(大家都大撞车般的考那么几个校,升学率会降好几个百分点),天天都动员。只有我志比天高,力斥众议来到千里之外的这座几朝古都。人道是 “孔雀东南飞”,又有 “一江春水向东流”,我却要踏上茫茫西去路,真有不归之感。恰好班上有同学考到湖南去,50 号人里竟只我二人西去 “取经”,不由得在他的毕业留念册上写了 “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 的诗句,当时还是颇伤感的。

于是就来到了这座古都念大学。实话说这里气候的确不怎么样:冷冷的北风吹过,灰尘满天,与温柔的江南水乡确是不同概念。不过公道的说,在这一地区来讲古都的气候还是蛮可以的了。记得班上那时有个长久不衰的笑话儿,我班有一香港来的同学,假期回家,女友柔柔的问他学校离市区远不远,他说在南郊。

接下来女友就睁大杏眼,惊惶地说:“那你不是每天要骑骆驼上学了吗?”

话归笑话,但由此可见在南方人心目中,北方的生活大抵如此吧!

不过缺水到是真的。学校里颇有几个学期每晚一到十点就准时停水,简直成了 “水闹钟”。那时就热闹了:有到锅炉房打了热水冷却了再用的,有买了矿泉水刷牙的,还有的人就干脆臭烘烘的上床去了。脸盆脚盆洗澡盆,锅碗瓢勺叮当响,沸反盈天了。

冬天还好,夏天可就受不了了,往往是肥皂满身还在吹着泡泡,一件小裤衩到处乱窜。而市区曾有过一圆钱一桶水的记录。不过这几年托 “厄尔尼诺” 的福,老是下雨,倒也不见有什么抢水了。

其实地下水是很多的。学校就斥巨资盖了个温泉浴室,装修豪华得比过了实验室。那水有点儿咸,还颇有硫的味道(批评者说那是有毒的硫化氢),既杀菌又美容。当年大唐盛世,赫赫有名的杨玉环小姐曾用此水作桑拿,效果世人皆知(虽然近年来的水质早已不可与往日同语了)。何况澡费并不贵,因此众人趋之若骛,且美名曰 “贵妃浴”。

说到温泉就不能不说火山,说到火山就不能不提到地震。在举世谈震色变的今天,我们更有理由相信这里 “太危险” 了。去年曾有了一次小小的虚惊,吓破胆的大有人在。而对住在那用脚一揣墙就晃,钉钉子只需用手摁的楼里的我们,遗书也不是多此一举。

最惨的就是那位来自山东枣庄的舍友。引其原话来说就是 “……李四光断言的中国的 4 个地震带,一个就在胶南,另一个就是关中。我反正是死定了。”

杞人忧天而已,天下人不必惶惶。

北方人比南方人怕冷,在一般人眼里是匪夷所思,但确实如此。就如我们寝,才 12 月初那东北小伙子就用起了热水袋,还不如我呢。而一个海南来的,冬天也只是盖 3 斤被,还在透风的水房洗澡。一次众人买衣叫其同去,其曰:“等明天”。等了几星期,快考试了,其曰:“考试完了再买”。等真的考完了,其曰:“归家,毋用”。于是一个冬天他就穿了一件薄毛衣加夹克。

而最让我们叹服的是,他竟然睡了一年的席子!感慨之余得出上述结论。

若详说古都的风土人情,大约就不是区区几页纸所能概括的。罗嗦了这么多,打住、打住。

共有 8 条评论

  1. 哈哈 gg 写的真是太有意思了,北方人比南方人怕冷太对了! 比南方人更不怕冷的就是交大女生,爆个料,很少有交大女生冬天会穿毛裤噢:)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2. 好长~~~~~~~
    头大~~~~~~~
    本人抽象思维很差, 比较难把若干华山图片整合成完整的华山印象。所以期盼下次再游华山。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