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12 月 17 日

去年春,某周末,多云、大风。曾与友沿南下塘向东南,上伯渎桥,至大窑路,见有窑群遗址博物馆,取手机拍摄数张。可惜天气不好,效果欠佳,只得敝帚自珍。一晃一年过去,重游、重拍大窑路之念想,却从未断过。刚好周日送友往清扬路茂业上课,取 X70 一部外加 14mm 广角镜,偷得半日闲,独往大窑路。

车停南长街停车场。虽有冬日暖阳,仍被冷空气吹得瑟瑟发抖。

南长街仿古建筑

南长街仿古建筑

一处花店,蓬勃的各色花卉将它打扮得如此异域风。

南长街花店

南长街花店

信步走至南下塘街。虽冷风刺骨,行人却络绎不绝。

挂满红灯笼的南下塘街

挂满红灯笼的南下塘街

让南下塘街区别于南长街的,便是这些两侧老民居中摆放出的廉价塑料玩具。忽然想起小时候,也住在老式的民居,于狭窄的弄堂中、学校门口,总有一两个老太太摆着摊儿,用并不健康并不卫生却色彩缤纷的塑料玩具和自制食品,让我们这些熊孩子流连忘返。而这里,想必也住着一位摆摊儿的老太太吧!时光飞逝,这样的老太太,与这样的弄堂一样,是越来越少了,而我的怀念,却更浓了。

弄堂里色彩缤纷的塑料玩具

弄堂里色彩缤纷的塑料玩具

这里,还住着一些低收入的人群,收旧货的妇女,便是其一。但我觉得,她们才是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收旧货的妇女

收旧货的妇女

烤芝麻饼的青年在玩着手机

烤芝麻饼的青年在玩着手机

路旁红木商店摆出了茶鸡蛋

路旁红木商店摆出了茶鸡蛋

铁树桥,桥上望见对岸繁华。

铁树桥

铁树桥

The Orangutan House,字面是 “猩猩之屋”。画得不错,让它出众。

The Orangutan House

The Orangutan House

狭小弄堂

狭小弄堂

馄饨店,门可罗雀

馄饨店,门可罗雀

走不多时,就来到伯渎桥。每次来到这里,总忍不住从这个角度拍出它的巍峨和古典。

伯渎桥

伯渎桥

越过伯渎桥,在西堍拍出它的高大。

伯渎桥

伯渎桥

伯渎桥西堍望清名桥

伯渎桥西堍望清名桥

不巧的是,大窑路在大张旗鼓的施工,几个工人忙得热火朝天,三轮摩托开过,留下一股浓烟。好在,我戴了口罩。

大窑路工人施工

大窑路工人施工

前方,便是无锡窑群遗址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