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7月22日

说到这交大的车吧,话可就多了!

首先您瞧,这交大那么好几万号人,有个千把辆自行车实在是很正常。但交大就这么巴掌大块地方,这车实在是没地儿放呐!于是,只看见横七竖八乱堆一气。有个别没车棚的,或者车棚太小的,就只好把车扔在那里风吹日晒了。又因为陕西这地方出产黄土,流行沙尘暴,因此,交大的车也不能免俗,都灰不溜秋泥巴满身的。就拿东边来说吧,每个月管楼的都要把好几百废钢材往外扔。孩子们又是懒的居多,如今爸爸宠妈妈疼的小太阳小月亮更多了,估计从小就没擦过车的也有个好几千人,更别提修车了,因此铁锈什么的那更是正常。话又说回来,毕竟还是见过几个女孩,骑着优雅的女式车,飘行在学校。那是一道无比靓丽的风景。

然后,仔细一瞧,这一排排车里头,好车没几辆啊!为啥?因为偷儿厉害着呢。印象里,只要在大学买过车的同志,丢个两三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记得我一个师兄当年入校还闹过这样的笑话儿:从江苏吭吃吭吃托运来一辆自行车,因为那时候他家还以为这里是穷乡僻壤黄土高坡呢!那是一辆崭新的山地车,您看那钢圈克罗米,泛着蓝幽幽的光呢。然后我这师兄第一天上课,骑上它别提多威风了!到了教二楼往楼下一锁就上去了。没两个小时下来一看,嘿,没了!我师兄一下子就成了一苦主。因此,这车也就不能买高级的了。这偷儿也得吃饭,看大家都不骑好车,他也只好降低档次,改行破车了。这破车要偷实在是容易之至,根本不用撬锁,只要冒充一管理人员,把几辆车往三轮车上一扔,根本没人管!我有一次,那头烂驴趴窝了,原想一扔了之,毕竟是从一大肆师兄那里买来的,买来时候才10块钱;而该师兄又是从师兄的师兄那里买来的,价钱未知;而该师兄的师兄又是从文艺路二道贩子们那里买来的,价钱好像是40多。但是联想到上课抢前排位置没他不行,而我又是个睡懒觉迟到的主,所以咬咬牙,扛着去修。从东花园扛到公安处,没劲儿了——没吃早饭呗。就往公安处那里一扔。后来一想不好,别把我逮住了说乱扔垃圾。瞅准教1门口有一骑三轮车的,就让他帮忙给我弄出去(原来东区有一修车师傅,那几天某大人物来访,综合整治,撤了。这修车师傅和咱的友谊也有话可说,稍后再表),三轮车说,行,1块钱。于是我往那脏不啦叽车上斜着身子一坐,三轮车师傅一蹬,就和乡下小媳妇儿坐着毛驴一样吭哧吭哧就这么出东南门去了。校卫?没管。当然,这辆车因为年久失修,除了车垫儿还能发挥余热以外,其他已经修无可修了。因此,被我15块钱又转卖给沙坡某修车摊当零配件儿了。基本上,除去各项日常开支,没赚也没赔。:)

扯远了,还是回到偷车这件事上来。同学们对偷车的那是义愤填膺啊!因此商量着搞个patrol什么的。商量来商量去,后来这事儿还是让校卫们干了,当然,学校也资助一部分困难同学勤工俭学,晚上穿个军大衣带个大手电,咋呼咋呼的走走,一来防止搞破坏的比如打算炸行政楼的,二来抓偷车偷机房的(说到这偷机房,故事可就又多了。咱交大有这个“光荣传统”,按下不表),三来也顺便打打野鸳鸯啥的——那小树林里、彩虹桥下、通宵教室,是“杀敌”的好地方。

不过巡逻来巡逻去,车照少,寝照偷,用处不大。自打公寓标准化管理以后,偷东西现象好像反而愈演愈烈了。这偷儿中间,除了外来人员以外,也有内部人员,比如极个别学生什么的。偷车的暂且不说了,就说偷宿舍东西的吧,我估摸着每年都有那么一两个。以前我们院里,9x级就有一小伙,经常偷(或者叫“拿”)宿舍伙计的什物。到了毕业那天,宿舍关起门来6个小伙把这人狠狠揍了一顿,然后7个人就去吃散伙饭,说,这就叫打过以后,还是兄弟,既往不咎。当然外来人员还是多数。记得非典那阵,东边宿舍抓住一东方厂的偷儿。五百来学生围着他。有一学生喊:“非典封校还敢来偷,看来是不想混了!”看他蹲在地上被人踢,唉既知如此,当初何必呢!

下面该说说东区的修车师傅了。这修车师傅应该算是交大的老师傅了。说老,不是因为真的老。我看他年纪不过三四十吧。脸黑黑瘦瘦的,穿一件蓝色工作服,手上油油的,人很和气。我经常去那打个气什么的,也常谝一谝。他说自己以前在外面干,后来进来修车。由于校领导的主意是一日三变,经常今天让修,明天又不让了,因此打打游击那是常有的事。有时候,也会和他扯扯学校的事情。他就喟叹还是读点书好。不读书还是混得很难。这个师傅比饱受诟病的西区修车摊那个好得多,我有时候打个气修个小东西什么都不收钱。现在他应该经常在东8西边十字路口蹲着。

至于文艺路。那地方就是贼窝,正直善良的青年们还是别去那买车了,纯粹是支援小偷事业嘛。

侃了半天自行车,现在说说机动车吧。其实摩托车没啥说的,学校一般比较少。印象里洪流有一辆,常常开着兜风嘿嘿。好像体育部的几位都有。家庭用轿车则是以一些教授什么的,其中又以1.6以下居多,牌子也比较混杂。学校高层则开一些桑塔纳丰田之类的公车。学校里出现过的最高级的车可能应算去年六月在康桥门口出现的911了,牌照好像是陕U。当时我正去一旁取下图这辆30块钱的老驴,不禁感慨反差啊。这里不能不提一句老校长蒋德明还有前任校长模哥的老坦克,我都亲见过。很是感动。

最后说一说我那辆老驴——我的第二头驴,也是我这辈子骑过的最烂的车之一,是从西区一98级电信哥们那买来的。30买下,基本没什么问题,在西区修车摊打了气就吭哧吭哧骑到东区,然后一直在东区出没。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后座,没办法让mm坐。所以校内找妹妹的买车子一定要买有后座的,就像我几个同学专门买的那种大坦克,天天接送老婆上下课上下晚自习,不亦乐乎。

毕业时候出手20。后来一调查,原来是卖给了又一电信的学弟。临走前还专门去电信宿舍楼下拍了那张照片以资留念。不知道现在这辆车是不是还在发挥余热,呵呵。

附:当时的卖驴公告,以博一笑。

发信人: chine (别人的bbs再好,也不及我的bmy~), 信区: mood
标  题: 卖”宝马”公告书~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bbs站 (2003年06月22日14:06:59 星期天), 站内信件

前几天写的公告,拿出来大家一笑~
偶有一辆山地宝马,状态为:能骑,刹车灵。规格为:26″男式

优点:
1、速度快,曾在与同学午夜狂飙中多次蝉联冠军
2、车胎从不用打气,当然,打了以后则更省力
3、刹车稳,链条好
4、锁好,2年来从未被偷

缺点:
1、卖相不好(很多次要部件锈了),不适合泡mm之用
2、没有后座,不能带人
3、前刹没有,也没有铃
4、坐垫松了,上紧即可
5、冬天打气要叫师傅帮忙不然进不去
6、不适合雨天泥泞道路上奔驰

总体评价:
是偶从小到大骑过最有“个性”的车子,其实也是最破的,呵呵。谁让交大这里偷车实在太疯狂呢!偶高中那辆可是Giant……

感觉,就和交大男生一样,其貌虽不张扬,小毛病也是有一点,但能用,关键时候为了帮mm办事能够快速投入战场冲锋陷阵~ 价格便宜量又足,属于有内在的那种,嘿嘿。

有意者站内联系~ 😛

[2003/7/6] 破车
[2003/7/6] 破车

–※ 来源:·交大兵马俑bbs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9.46]

[2009/5/3] 交大修车师傅
[2009/5/3] 交大修车师傅

共有 41 条评论

  1. 偶们学校自行车也是丢的很严重,不过好在也不贵。一辆八成新的也就六七十块钱,最多不超过八十。我身边的1朋友丢车丢的都习惯了。出门发现自己车不见了,脸不变色心不慌的出门再写一个广告,不几天又一辆自行车在屁股底下吱呀吱呀地就开始了。
    关于自行车我也听过三件实事。
    第一个呢,据说我校一位仁兄平素甚为谨慎,锁车都锁6把锁。这锁倒不要紧,就是严重的激怒了偷儿同志。一次这位仁兄锁好了锁子就上楼休息去了,等再下来时,之间6把锁子都被卸去躺在地上,车倒还在,座上多了一张纸条,上写大致是哥们今儿不偷你车,但别以为锁多就能拦住咱之类的。笑死我们了。
    第二个。是我中学一个老师,有次骑着自行车去买肉,车前面有个筐,筐里放着一个空布兜。老师把车停在旁边就去看肉了,转头一看,一个偷儿正在翻老师车上的兜,老师大惊说:你干吗翻我的兜?偷儿不慌不忙地说:切,没钱还想吃肉!
    第三个,据说我刚出生不久的时候第一次放映《霍元甲》,大家那个兴奋亚,都回家支持电视事业去了,兰州的偷儿们还集体出了公告,说也回家去看《霍元甲》偷儿生意暂时停业。
    ;-)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2. 呵呵,俺算是有先知的,一辆被俺命名为“心灵美”的车,陪了我整整3年半。大家伙都说那车几乎是破到扔路上都没人捡的份儿了,可她却坚持了3年多几乎没怎么修过,包括车胎也只补了2次,在她们丢车丢到无可奈何的地步时,终于对我的“心灵美”叹道:好车~~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3. 呵呵,俺算是有先知的,一辆被俺命名为“心灵美”的车,陪了我整整3年半。大家伙都说那车几乎是破到扔路上都没人捡的份儿了,可她却坚持了3年多几乎没怎么修过,包括车胎也只补了2次,在她们丢车丢到无可奈何的地步时,终于对我的“心灵美”叹道:好车~~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4. 哈哈哈哈,我之前去上学,我爸也是寄了很好车子给我。江苏人是不是有托运自行车的传统 😉

    Google Chrome 65 Google Chrome 65 Windows 10 Windows 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