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牛走墨城上

2006 年 1 月 3 日-4 日

按:本来不想写了,因为在老牛的 Blog 里已经记了好些,可这家伙歪曲事实的本领一流,又加上摄影技术奇烂,张张过曝或跑焦,哪怕有为数不多的几张佳作也因为人懒的原因不做后期处理就放了上去,用我们无锡话说就是 “拆烂污”,因此为免铸成千古冤案,为让真相昭雪天下,我——老虎,一个正直的青年,一个低调朴实、心地善良、善解人意、人畜无害的正直青年,决定以史为镜,以笔为刀,以墨为剑,以牛为靶,真实的记录下这段往事来……

(呵呵,上面是开玩笑了。真实情况是有些照片拍得还不错但老牛的文里没发,因此发上来补遗……)

先补一段逸事:老牛嚷嚷着要到澳洲来,是 05 年底的事。这家伙,口袋里的米多得瀑了出来,刚去过吴哥又来澳洲,我只有摇头叹息!圣诞节前后,老牛说,签证下来了。2 号,老牛出现在上海,把林哥一顿盘剥,半天工夫,又上了向南的飞机杀将过来了!老虎惶恐……

这头牛先去了悉尼,然后乘 Jetstar 的廉价航班飞到墨尔本。下午 3 点,我兴冲冲的出门去,转 n 趟车到了机场。结果扑了空。原来老牛的飞机停靠的不是墨尔本国际机场,而是 Geelong 的一个小型机场。晕死过去……醒过来以后我回到墨尔本市,在 Skybus 的终点站等他。瑟瑟寒风中等啊等,几个小时后一个电话打来,这头牛等不及了就去乘 VLine 的火车去了。又晕死过去……又饿又冻的我随便找了个小店冲进去买了个葱油饼,然后在巨大的 South Cross Station(原 Spencer Street Station)等。手机这时候忽然没电了,真是屋漏偏逢雨……焦急的在诺大车站里到处询问,到了晚上 9 点的时候,那些保安基本上都跟我认识了。这时候第 n 辆火车开过来,终于,到了!黑黝黝的老牛在 Blog 里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我正张望寻找着 tiger,被迎面传来的一阵荡笑吓了一跳:‘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在人群中找最黑的那个便是……’”

刚下VLine的老牛,打上马赛克以增加神秘气息
刚下 VLine 的老牛,打上马赛克以增加神秘气息

对此事件的评价:大约是日本新干线坐多了,老牛对铁路有种痴迷的性情,在其像片集中,到处是各式各样的火车头。拜托老牛,搜集火车画片是老虎我小学二年级干的事情好不好!


第二天,带老牛去逛墨城。先是当仁不让的 South Bank。天气有点阴。

Princes Bridge
Princes Bridge
老牛
老牛
雅拉河
雅拉河
Princes Bridge 桥边全景
Princes Bridge 桥边全景

在周围转了转,在铁桥桥墩上发现了一个很别致的小咖啡馆。

Charmaine's Ice Cream & Coffee
Charmaine’s Ice Cream & Coffee

在喝咖啡的当儿,看一哥们喂他的鸭子。听着音乐,看着河中央飘飘荡荡晃晃悠悠的 “STOP” 隔离墩,恍若隔世。

喝完咖啡走出去的时候,天气忽然好了。我跟老牛说我喜欢这样的蓝天白云。老牛诺诺。

Crown和独特的水瀑雕塑
Crown 和独特的水瀑雕塑
南岸悠闲的人们
南岸悠闲的人们

南岸走完便去植物园。路过新年看焰火的地方,路上有个公园有年轻人在玩滑板。

滑板少年
滑板少年

植物园我以前已经发过了,所以不多说了。详见《墨城皇家植物园》。

雨林
雨林
老牛在植物园
老牛在植物园

在植物园两人走得够呛。老牛终于坚持不住去了 WC 大大,我则在小广场处拍照。

球型雕塑
球型雕塑
Pacific Dunlop Plaza
Pacific Dunlop Plaza

出植物园,有一个叫做 Janet Lady Clarke Temple 的建筑,是捐助者于 1913 年 9 月 24 号献给墨尔本市民的公共设施。铭牌上写道:

This building erected by the public of Victoria as a tribute to the memory of a high example of beneficence and public spirit Janet Lady Clarke was committed to the perpetual care of the City Corporation of Melbourne by the subscribers. September 24th 1913.

本建筑由维多利亚公众建造用以纪念詹妮特·克拉克女士的善行和精神,由捐助者托付墨尔本城市社团永久照管。

关于 Janet Lady Clarke 的生平参考此链接

Janet Lady Clarke Temple
Janet Lady Clarke Temple

后来两个人继续到处乱走,在唐人街的台湾小吃店吃了点东西后就又晃悠到南岸再转回 Flinders Station。大家欣赏下夜景吧:

Crown夜景
Crown 夜景
Crown夜景
Crown 夜景
南岸夜色
南岸夜色
Princes Bridge街灯
Princes Bridge 街灯
墨城夜景
墨城夜景

引用:

澳洲日记(0)

刚刚回到家,鼻尖还满带着澳洲阳光的气息,眉梢上漂浮着的蓝天白云似乎仍可以唾手可得。迈步走过灰色的街道,昂着头挺着胸,鞋底残留的海滩气息依好像旧能够撒就一条金色大道。

这个阴郁的冬天,阳光只是属于有限的时日,并且显得那么无力。电视和报纸上不断传来暴雪人亡的新闻。地铁站的电子屏上,时不时会有某人往铁轨上纵身一卧的消息。没来得及喘口气,工作就开始了。重新拾起那副面无表情的面孔,于来往的人群中间奔走,穿梭。

我急切的想把澳洲的气息带进这里的冬天,于是每天上下班拥挤的地铁里,多了这么一个黑得像从煤炭堆里刚爬出来的小伙:一手拿本,一手执笔,在人缝里挣扎着狭小的空间,不停的写着划着。

……

澳洲日记(2)接机

其实应该叫做 “被接机” 才对的…

事先订好了 JetStar 的航班,下午直接去墨尔本(以后 MEL)。上飞机前给在 MEL 的 Tiger 打了个电话,Tiger 说会在机场等我。

这应该算是我第一次乘坐大名鼎鼎的廉价航空,心里有点好奇。上得飞机,机长见我拿着登机牌左右张望,赶紧笑眯眯的说 “you can seat anywhere you like.” 。哈,果然是抢坐。机舱里热闹非凡,像是去赶集,整就一公共汽车的感觉。我因为太疲劳,不一会儿就入睡了。

……

澳洲日记(5)墨尔本印象

如果你上网找墨尔本的资料,肯定能找到一堆诸如 “yarra 河水静静的流”,“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之类的话,我太懒,不去跟风了。说说自己在墨尔本的感受。

那天被 tiger 从火车站接机出来,商店早就关门歇业了。回 tiger 家的路上,随意走在静谧的大街,看着酒瓶碎片在大街上随处撒落着,我立马喜欢上了这里。就生活而言,我更喜欢散漫和随意。

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可能的情况下,我总会选择步行。晚上人烟稀少的街头有很多流浪者在唱歌。一不小心可能就会碰到科特柯本在不插电里的声音,让我忍不住驻足不前。

……

共有 90 条评论

  1.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这世道,被人理解真不容易
    sigh 经历了多日被人误解的生活
    突然弟娃这麽善解人意
    我实在。。。。

  2.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恩,可怜的。想想当时的情景都有点理解的
    一方面怒的,等人总是很痛苦的。
    另一方面又担心要接的人人生地不熟的出问题。
    难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