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夜色灿礼花

2004 年 11 月 22 日-12 月 31 日

04 年的暑假,作出了在墨尔本上 summer course,不回家过年的决定。然而不久以后,便发现这个决定有多么的愚蠢……

但至少,让我拍到了一些片子……


11 月 22 日

和朋友夜出,在唐人街吃饺子,8 块钱吃得脑满肠肥。

一行人晃晃悠悠又去联邦广场喝咖啡。夜色下的墨城如此熟悉而陌生。

夜色Federation Square
夜色 Federation Square

夜色Flinders Street
夜色 Flinders Street

虽然夜色很美,但当时可真郁闷,因为一个一个都回国过年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了……


12 月 31 日

新年前夜,墨城按照惯例举行焰火公放,地点仍是雅拉河畔。下午出发和勇哥一家三口在市中心碰头,然后就去唐人街吃饺子。随后看焰火。

密密麻麻河岸坐满了人,不下 40 万(官方统计)。

21:30——焰火焰火!

焰火
焰火
焰火
盛大的焰火
雅拉河畔拥挤的人群
雅拉河畔拥挤的人群

执勤的警察,黄马甲太像中国警察了。

警察
警察

Federation Square,The Cat Empire 乐队。我承认我手抖了不是一点,不过效果还不错。

The Cat Empire
The Cat Empire

大屏幕投影——The Cat Empire 乐队的帅哥。

The Cat Empire
The Cat Empire

很可惜,后面所有的照片和短片都被误删了……不然可以体验一下人山人海的感觉。估计全澳洲 2% 的人口当天都拥挤在狭窄的 Yarra 河畔和 Flinder Station 附近。那天回家,从南岸到车站水泄不通,地上到处都是啤酒瓶。在车站,所有人都和沙丁鱼似的挤在一起。最吐血的是老外们念叨的一句话:“It’s like in China!”

附下午的几张。那时候人们还都在做准备。渐渐的,聚集起来。

Federation Square
Federation Square

Yarra 河中央就是放焰火的装置,好像是电脑控制的。

Yarra河
Yarra 河

去年刚来的时候,三月份,一个庆典,也去看焰火,还有拉丁舞,不过那次大家彼此都以为对方会带相机,结果一个人都没带!幸好我的手机能拍照能录影,因此也不至于磨灭了那一次的记忆……只是 MSN Space 没有办法上传小 DV,只好先作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Re 诸位冒着炎炎烈日来我这里关税的朋友们:呵呵这次回来去了很多地方,也有很多 pp,很多感想,时间仓促一时没有来得及更新。一旦更新,会接连好几篇酱紫的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