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年 2 月 12 日

继续我的游记。

Sovereign Hill 是维省最有名的景点之一,在 1850 年代是 巴拉瑞特(Ballarat)最具盛名的地方,其最大的特色景点就是金矿。巴拉瑞特位于墨城西北,高速公路大约两小时的车程。这个景点曾获得“Australian Tourism Award”(澳洲旅游奖),连英国女王的参观照也被摆在了正门口。在淘金热时代,这里被称为“新金山”,有大批世界各地的淘金者来这里淘金,而美国的圣弗朗西斯科从此就被称为“ 旧金山 ”了。

去 Sovereign Hill 并不是我的主意。 IAP 课程开设有集体出游项目,自由报名,价格优惠。不能不说这项活动是很值得一去的,但是一开始却给我们这些贫穷的中国学生蒙了一层阴影——AusAid 学生是免费的,而我们却要交全费($28)。虽然如此,在房东太太的劝说下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前往,毕竟还是有很多同学很憧憬这样一趟难得的团体游的。

去的那天早晨,天气很是阴冷于是多穿了一件绒衣,结果就上了天气预报的大当了!(好象这是我第 n 次写到天气预报了)暂且不提这个,倒霉的是早晨等汽车正好错过了八点零六去学校的一班 703 路,哭都来不及。幸好人机灵,紧急打了个电话给 Pixie,她驾车送我到了学校才罢。好险。没几分钟就出发了,一路上就和勇哥聊天。车上都在昏昏欲睡,只听到我们俩在擅议朝政。 :)

十一点到。遇到了一群国内来的游客。没错,这里中国游客占了绝大多数,因此在门口才会有一幅“祝亲爱的游客: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的中文横幅。进门后就七转八转。天气这时候异常晴好,热得我只穿了短的。主街上都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木屋,很有点西部小镇的味道。

马车

马车

邮局

邮局

警察局

警察局

Red Hill(红山)相馆

Red Hill(红山)相馆

冲我兴风作浪的泰国mm们

冲我兴风作浪的泰国 mm 们

矿区的路

矿区的路

矿区

矿区

整片矿区都是属于 Red Hill Mining Co.(红山矿业公司),其所有者是 Julius Isidor 和 Joseph Wittkowski。后者好象是个俄国(犹太?)名字。

一路走一路拍。走过一大段路便来到 Gold Panning 区,就是一条小溪里有些金沙之类的地方。

这条小溪里真能淘出金子?

这条小溪里真能淘出金子?

小溪旁的工棚

小溪旁的工棚

看到一对老年夫妇,淘了一小瓶金沙,呵呵。不过我没这个兴致——太阳太毒了!

在 Gold Panning 区乱转,乱拍了一阵。忽然发现一处很眼熟的建筑——分特,这不是关帝庙么。原来这里曾是广大中国劳工辛勤工作的地方,所以……

关帝庙

关帝庙

不仅有关帝庙,还有中国矿工的工棚。进去一看,有个 Ballarat 大学读书的中国小伙在那里打工演算命先生,分特了。聊了聊天。看到中国同学,小伙粉高兴的说。

旧中国矿工宿舍

旧中国矿工宿舍

“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

拉水车的马儿

拉水车的马儿

然后就去矿井。矿井里头伸手不见五指。大家都故意来个惊声尖叫。还真的差点迷路。

漏水

漏水?怕怕!

终于出来了

终于出来了!

吃午饭——自制三明治的时候,同坐的三个中国 mm 狂侃吃的,听得口水直流。支撑着把干面包吃完,又出去转了一圈。

china

china

cowboy

cowboy

废弃的机车

废弃的机车

金矿高塔

金矿高塔

大四轮马车

大四轮马车

时间紧蹙,终于还是要走了。让我再望它一眼。

金矿的街

金矿的街

远眺

远眺

离开

离开

归程车行高速,沿途尽是原野。

自在的羊儿

自在的羊儿

进入都市,远眺海港

进入都市,远眺海港

如果说金矿之旅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存储卡太小,拍照时候缩手缩脚的,亏啊。还有就是时间太急促,很多地方都没有参观到,包括很有历史底蕴的 Ballarat 城。

不管怎样,关于金矿的流水账结束了,呵呵。